|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特色栏目
银英分院
CLAMP分院

相关栏目
学院会堂
学院新闻
每月之星
投稿细则
学院站务

 

之后,各自的一年

6th.txt。在名为done的文件夹里,距离这份名为7th.txt的文档,距离也没有多远。就象回忆中,写下那跳票声明的六周年纪念一样。虽然不是清晰如昨夜,却也只是最近发生的事而已。
第六年的庆祝,之后是6月。生日、F1的决斗场、接二连三地放了别人的鸽子,用萝卜拐来的骑士,还有终于开始补全的第十三期。
言采它的意义并不在于抒发自己的热爱,现在是这样想的。而是在那样的记录中,回头审视如此热爱着的自己。哪怕所爱的是一个虚拟的形象也好。
然后,在那种审视中,同时明白了自己是怎样的人。
以那个不良中年的代表数字为期号的那一期,等到7月补完的时候,就成为关于黑发提督的感想了。发现这么多年,喜欢的东西其实并不会变。纵然淡去了,再重新想起时,最爱依旧是最爱。不会减灭丝毫风采
(拿另一个例子来说,倒很象‘小别胜新婚’的感觉。)
也是从这里开始,开始了以工作来做时间的重要里程。特洛伊放映,看完之后也毫无感觉。以前会为对阿基里斯的理解不同,开始写属于自己的希腊神话系列。这个时候却不会。就象十数年前,军训中感受到的极度疲倦,“头脑是空空的,然后心里也是空空的”一样。能泯灭一切激情的是时间,和时间同样残酷的,是不再有属于自己的空间。
在人生的某一个关口,曾经明白,选择是最为重要的权利。面对自以为的背叛和伤害,选择受伤,才会真正受伤。
然后,又要到接近十年后,才明白这一点适用的,并不是只有情感的历程而已。
所以,从这个意义来说,正如在某次真心话大冒险中回答: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自由。可以自己选择的自由。
十面埋伏的8月。对这部影片的恶感,来自它不曾留下选择的空间:会不会做那种选择是一回事,能不能则是另一回事。
9月,第一次为了工作连续两周工作超过晚上10点。10月有了半月的休假,回家。没有电脑。第一次感觉到不能上网的日子也是一种幸福。11月1日,双重意义上的纪念日。曾经在一晚上烧掉一整包烟。说“烧”是因为完全没有在抽,迷恋的是点燃以后看着它在指间慢慢燃烧的感觉。
并不是为了所谓的温暖,真正分析起来其实是装酷。笑。
所以,就象在这样的年纪突然用起香水或穿起嫩色衣裙的女孩一样。人生也并不一定在该发生某件事的时候,一定会发生那件事。
觉得有所遗憾,那也没什么,补完之即可。
11月是无趣的一月,再创记录连续两周工作超过晚上12点。每次去K房都必点“沧海一声笑”,还因此认识了一位朋友。但在黄沾走的那几天,一个字都没有写。比那甚至更糟,当时对“什么也没写”这件事,一点感觉都没有。要等过了好几月,某一天听着他的歌,才记起,这个人已经不在了。然后惊觉,在接近一年的生活中,已经到了多么无趣的地步。
12月和1月,仍旧加班,F1的总结完全没写,就算是到了春节长假,也没好到哪去。
所以到底从哪里开始改变,觉得再这样下去不可以的呢?好象也不算什么主动的觉醒,和外界的变化也有分不清的联系。当时觉得是坏事的,现在想来,只是因为变化。觉得超过了自己的舒适区,而不愿去尝试。回头看却是好事。
有人说,未出生的小孩在子宫中,无限的温暖和黑暗,所以它将出生看做一个“劫”,哭泣着来到世间,却不知道自己将会面临如何鲜活的世界。那是留在原本的世界永远无法感知的。
也许,生死亦可以其观之。
2月开始的生活,则充满着旋风般的迷恋和旧爱新欢。几乎是要补偿过去的缺憾一般,疯狂地接触了很多以前不曾接触的东西。(也许还有“美人们都跑去生孩子”了的缘故……爆)列下简单的心路历程,大概会是这个样子:

《逆水寒》-钟汉良-《四大名捕》(立即回头)-温瑞安重温-张智霖-张智霖所有电视剧-孙兴-《七侠五义》-焦恩俊(尽管一直坚称自己并未迷上不过还是)-小李飞刀-飞刀问情-焦恩70%电视剧及1G+MV(仍旧坚称自己并未迷上)-开始BT-康熙来了-国光帮-蔡康永-两代电力公司-国光帮帮忙。

没有能和这条链连上的则是中间偏出去重温的五星,Ghost in the Shell2,大河剧的新选组,义经,还有其他零散的东西了。
所以,绕了一圈,现在的状态是“除了花痴和变相花痴以外,没有在写特别的东西”。仍旧不算是值得自豪的什么事,不过比起工作狂来说似乎更健康一些。
这样的一年。

很多朋友似乎都说:你是个很适合当blogger的人。其实不是。平时看起来多么地容易有感触(见到随便什么都可以发一堆感想,笑)也好,要写出真实的现实,我会很为难。也许因为对自己来说,容套用一句名言:I'd like to keep my private life just like what it says:Private。
所以,这篇七周年的闲聊,所谓“向着奔四的夕阳努力奔跑”的,可能反而是这么多年,触及“正在经历的人生”最多的一篇了。

也许,会这样写,也是因为终于明白,在这么多年后。学院对于我。
它不再是一个会勉力去维持,多辛苦多累也要给予每个来者“唯一无用的回帖”,为它落泪,为它欢笑的地方了。
比起需要那么付出的一件东西,希望它可以维持在,在喜欢的心情和“可持续发展”(爆)的坚持中,会一直存在的那一样事物。
在变化中的不变。也不用再害怕变化。
然后,就象在富坚的某篇,某个段落,激烈的战斗和高潮后的平淡期,他这样形容:之后,各自的一年……

2005.05.24

版权声明
本网站的图片、文本版权属于作品版权人所有,排版样式由学院拥有,请在转载前征求原作者的同意!多谢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