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赛场回眸~裁判总结陈词

当日费褘出使东吴,走到成都南边的万里桥,忽然有感而发,跟诸葛亮说了一句:“万里之行,始于此桥”。如今已经是F1马放南山刀枪入库的时日,忽然想起这个典故,不由得人发上一番人生苦短的小资感慨。

遥想当年年初的时候,R摇摆着恶魔尾巴对我说:“要不要做F1的裁判?”涉世未深的我欣然应承,心想做裁判总比写文轻省多了,只要坚持那么六七个月就算是圆满了功德,四十岁之前可以面南背北心安理得地悠闲度日了。身为裁判长,我居然抱持着这样的念头来写总结陈词,实在是惶恐。虽然理论上说提笔开篇该是抒发一番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志向,但思前想后还是无论如何也拔高不到弘扬主旋律的程度。也罢,兄弟我是个粗人,天塌下来、大任砸下来有“斯人”们顶着,我只求天下大乱的时候留个空位看热闹就够了。这大概才是我答应做裁判的真正理由吧。

不可否认,F1是项艰苦的赛事,16站下来,对车手、裁判、杂工甚至出题组那几只有山羊蹄子和角的生物来说都是个考验;甚至能够持续对赛事保持关注都是件既费精力又费银子的事(……在单位上网的同志们可以忽略掉这句)。有人感慨说F1这一年是自己写文写的最多的一段时间,同样,这一年也是我看文看的最多的一年。从第一站开始,举凡武侠、科幻、童话、历史、美食、推理甚至我最头疼的言情,统统逐一看来,倒是给了自己一个机会无偏见地了解各种文章的机会。参赛选手每个人的风格和视角选择俱个不同,而F1各分站的选题亦涉猎广泛,这许多脉络线索交错之下,便产生了无数种可能,无数篇别具特色的文章——即使它们顶着的是同一个题目——或温情、或幽雅、或清秀、或冷峻、或宽和、或戏谑,或诡异……我坐在井底,望着井口这些五彩斑斓的烟火,虽然粗糙的神经也许没办法体会到作者们文字中隐藏的深意,但其绚丽色彩足以让我忍不住“呱”地叫了一声:“幸甚至哉。”

裁判组最早的时候由三名常任裁判LKB和两名特约裁判。虽不敢说是殚精竭虑,但总算也是惨淡经营。后来因为种种原因,特约裁判的编制取消,于是裁判版面就成了三名常任裁判的私人属地:在幽暗的地下室里,三块标记着SOUND ONLY的立方体面无表情地决定着文章的排名,身上散发出的气氛,比屋内的黑暗更加幽深。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裁判本人想保持圣洁是很难的;更难的是则是决定排名,曾经有数次的经历,两篇文章不分轩轾难分伯仲,实在难于定其高下,最后只得忍痛割爱其中一篇。这样的感受,就好象是在饥饿时让我在青椒盖浇饭和纯猪肉馅大包子之间做出抉择一样——虽然只要其中一样就可以填饱肚子,但两个菜确实都很好吃啊。截止到目前为止,并没有发生过“贿赂”事件——至少没有被揭露过——这令裁判们不免多少有些遗憾,要知道,每当两篇文章的排名出现争议的时候,“贿赂”就成了决定性的砝码;尽管裁判们频频暗款秋波,但选手们始终没有注意到裁判组张贴的大幅标语:“就让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裁判”

这种种风景都汇聚成三名裁判的名字,并在每一站都重复着这一出时代正剧:Let Killing Begin。

M是这次长跑的冠军,而且是全勤奖的获得者。做为报应,她已经写了10K的感言。这个结果,我并不意外,这个人——恩,不,这台电脑的实力是有目共睹的,它有着和C++程序一样极富逻辑性的文字能力,有着CPU般的勤勉,那种冷静笔调让人感觉到仿佛在阅读斯蒂芬·金或者米哈尔·克莱顿的小说,理性的质感之下隐藏的是激情。事实上,她的风格也是本次比赛中所有车手里我最偏好的。

但是,我需要特别指出的是,M所做的一切,都是为它能顺利征服世界而做的铺垫。我们在赞赏它的同时,也要时刻提醒自己认清这样一个事实:终结者系列里有天网,黑客帝国里有母体,而学院里则有Multivac。

三宅则是影之王者,虽然缺席了数站而导致积分被M反超,但仍旧以第二名的排名冲线;假如她能够多参加几站的话,那么总冠军鹿死谁手,还未可知。当年F1前几站她所展现出来的强大优势,令其他车手望尘莫及,风采至几仍叫人叹为观止。据说有人在她的赛车上空,隐约看到了Glenn耀眼的身影,该说这是花痴的信念呢,还是信念的花痴?三宅的文章无须置评,只应膜拜;而令我等裁判感动加惭愧的是每一站结束后认认真真写成的青评,那一度成为F1场外最华丽的风景,相信很多选手能得其一句评语,会比得到分站三前更有成就感吧。

其他值得详细回顾的人还有很多,比如幕前幕后活动的R,比如后来居上的chiyama,比如杂工组、小记组、出题组以及裁判组的诸位同事,还有其他所有参加比赛的车手们,同志们辛苦了,组织不会忘记你们的。

按照作文惯例,最后应该引一句名人名言做为煞尾总结,考虑了半天,决定还是用《CHICAGO》的几句歌词来表达最为合适:

He had it coming
He had it coming
He only had himself to blame
If you'd have been there
If you'd have seen it
I betcha you would have done the same!


——bucock(2003年10月19日)

 

版权声明
本网站的图片、文本版权属于作品版权人所有,排版样式由学院拥有,请在转载前征求原作者的同意!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