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赛场回眸~赛后感言

(汗,为什么要写10K?为什么为什么?)


Part 1: Stories
(一般称作感言的东西)


原本,我的感言用一句话就可以概括:
“纯属没有功劳有苦劳,没有苦劳有疲劳啊……”

然而,在暗黑的学院里,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件,这绝不可以从表面去理解。是不是别人即使没在治国平天下,至少也在修身齐家,反倒是我太闲了又不思进取的缘故?无论如何,我干的是力气活,强在数量,同三宅等人的艺术品是不能比的。

之前也说过,我的目的非常单纯,只是练习讲故事,讲一个完整的、俗套的故事。不是同人,必须建造有说服力的背景与人物;不是内心的感悟,而是严格的开端发展高潮结局;不是阳春白雪,而是下九流的追车爆炸枪战;不是长篇大论,而是在“一话完”的篇幅里放下足够的内容……这是一个很没品味的目标,为此做的练习,也许对自己反倒是一种妨害——然而我反正从来就不曾怀着向世界传播爱与和平和正义,yada,yada的伟大念头,因此并不指望这些文字能够如何。

三宅说过,时间用在哪里是看得出来的。的确如此。我今年到现在仍旧没有享受过阅读的乐趣。这么说显得有些失实,因为我还是看了哈利波特之类的东东,然而那算不上是享受阅读——我看波特享受的是离奇的故事,而不是阅读这件事本身。从前我也提到,阅读是一件让人齿颊留香的愉快事情。它的语言会渗入你的脑细胞,甚至成为新的习惯——许多人的村上腔就是这么来的——当然任何东西只要看多了都会这样,但是好文字的魅力就在于它并不需要重复很多遍就能起到影响。问题就在于,我已经很久没有这种体验了。

哪,不要相信漫画是文学。你可以相信它是艺术,但是决不要告诉我它是文学。我不管手冢的大作是不是摆在文学柜,也不管Sandman是不是上了纽约时报的书评。它们是视像化的东西。因为受视像化媒体的影响过于严重,渐渐的我发现自己说都不会话了,寒。同样也是由于这一影响,下笔的时候总会不由自主地从场面和对话落墨,而其他的描写则比较欠缺。至于文笔,我想许多人也看出来了,就是完全谈不上文笔——我的句式变得非常西化和翻译腔,(-_-|||)。一句话说,整天阅读美漫和同人,对于中文的遣词造句没有任何帮助。自己也为此感到郁闷,再要遇到武侠之类的题材简直要抓狂——这就是为什么我总是抱怨武侠站(居然有3站之多,FT)的原因。因此,这是我参赛的另一个理由,借着这个机会做一点恢复训练。

所以,看别人的文章时,首先无论如何其文字一定比我的好,这已经足够令我羡慕了,更何况命题作文有个好处,总能比较别人面对同一命题的不同思路,看到各人翻出的花样,实在是一件快乐的事。更何况还有青谈——哇,这个是意料之外的最大收获。看别人的文,可以了解不同的作者的思路,看别人的评论,则可以了解身为读者的见解——说到这里跑题一下,这次F1好像除了青谈没有多少别的评论也~~今后假如再举办(天哪,可不要16站这样长!),是不是考虑一下反馈机制?

最大的遗憾,就是因为时间限制,许多本来可以挖掘的题材都没有继续展开;其次就是不得不制造了大量俗套,而且是超级白烂的俗套。但是,我却不能够说“哎,假如时间充裕,我一定可以写得更好”这样的话;因为如果时间真的充裕,这16站大部分可能都不会完成——果然只有在爆缸的危险迫在眉睫的时候才有动力,这是确定无疑的事。

因此,虽然有许多次都在撞线之前赶得手忙脚乱,但是终于全勤了,已经是最大的满足。看了一看居然加起来有190K,连自己都感动了,汗。其实这回实在是有些勉强,特别是那些不适应的题材,未免左支右绌,狼狈不堪,写完之后自己都不好意思看。

其实,有一点现在可以公开了,就是在整个赛事之初,我还另外自己设置了一个贯穿全程的主题:Sin City。
罪之城。

在那里生活的人,职员,记者,警察,律师,商人,学生,英雄,侠客,小偷,学者,……甚至机器人,他们面对的矛盾与痛苦,尽管有的来自外部,有的则纯粹是自己制造,但都是同他们所生活、所成长的环境分不开的。那就是它。
它不是一个具象化的城市,它也许存在于古代的中国,19世纪的雾都,甚至遥远的太空。它的历史就是人的历史,因此存在于任何时空。
也是因为这个缘故,全程都是灰暗的调子,注定没有喜剧结局。
他们是绝望的,而且他们知道。
他们每个人都以不同的方式对待这种命运。有的不认同它,试图改变,有的被迫服从与接受这样的安排,有的被它同化,有的根本无视。他们或者心存希望,怀有梦想,或者冷漠颓废,逆来顺受,但是无论如何,那是他们无法摆脱的东西,因为那是他们的生活。
我的F1计划,瞄准的就是他们的形形色色的人生。

之前一直不敢说出这个计划——好像只告诉过比老头子——因为害怕命题组抓住这一弱点,针对性的出个题目,我就只好爆掉了的说……最后居然达成了既定目标(嗯,美食站除外,这个属于不可抗力,反正是散文不是讲故事),不禁暗自庆幸。

Sin City这个概念是借用自同名漫画,因为那时候在迷它的作者Frank Miller,(虽然后来看了《DK2》觉得他整个变成了一个左派狂人,汗……)尽管如此,在F1中所写的其实和该漫画并没有关系,汗。而且越到后来越顾不上这个了,最后两站严格说来已经偏离了我的预定方针。最可恨的是,没想到第一站的命题就几乎破坏了我的全盘计划,当时看到题目就faint了,不光是我头痛的武侠,而且满怀的雄心壮志居然还没上赛道就眼看要变成空中楼阁,是可忍孰不可忍。于是硬生生联系到了主题上去,计划好歹还能进行,但是转得非常牵强,几乎可以听到车身的每一个铆钉在强大的压力下吱吱抗议的声音。

自己比较喜欢的,也是写来比较顺手的是开膛手杰克那篇,虽然其中也有些需要修补的地方。但是,果然写喜欢的东西就是爽啊……M for murder!写的时候完全的代入,汗……本来还想加入一些无聊的小把戏,比如在文中到处隐藏“M就是凶手”的彩蛋什么的,后来想想还是不要这么变态比较好……汗。

借着F1的机会,倒是把那个软件Dramatica Pro熟悉了一下。从第一站就开始学着用那个,直到第15站都用它做了大纲,虽然那些长长的英文写作理论我完全打不起精神来看,但是至少得出了一个结论,就是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当然,我不否认,对于长篇作品,那个软件起的作用会比较大,可惜的是至今我还没有遇到这样的大工程,真是感觉有点浪费了呢……对了,那个某人和某人啊,到底还想不想汉化这东西?

另外,我的所有道具都还是完璧哦~~(喂喂,传说中的第十五站强力道具是虾米啊?)虽然其中有一站没有报名,所以没有完整版道具套装了。嗯,没有使用的原因,主要是不会用……(逃)实在是太复杂了啦,这个加那个的,还要算玫瑰,搞不懂ing ……


最后,当然是致谢:
首先,真心的感谢学院。真心的感谢为F1的圆满成功而辛苦的人们。
感谢这次漫长比赛(这不是F1,实在是拉力赛啊)的策划者。感谢常任评委和特约评委。感谢组委会,命题组,记者和杂工。感谢参与者和关心赛事的人们,当然还要感谢提供奖品的人们——虽然参赛不是为了奖品,但是众所周知,有奖品总比没奖品好……最后,还要感谢正义联盟的诸位英雄(爆)……是他们的精神激励着我,提醒我为了周六能够踏踏实实的看Justice League的动画(不是白看,看了还要到网上去为老美写spoiler,容易吗我),最好是提前完成任务,这就是为什么有一段时间,原本以精确撞线为傲的我,突然提前冲线的原因……



Part 2: Tales of the Sin City
(绕圈,后记,彩蛋,以及所有之前没有交待的东西的大杂烩)


“当时,耶和华将硫磺与火从天上耶和华那里降与所多玛和蛾摩拉,把那些城和全平原,并城里所有的居民,连地上生长的,都毁灭了。”
——创19


1 兵器谱

绕圈:

“素木枪,check;千金掷,check;……富贵金枪,check。”
高宝宝掷下毛笔,满意的点了点头。“不错,眼下,有这些也足够了。”
“这样的就可以骗过‘眼睛’组织吗?”葛笛还是有一点怀疑她的计划。“毕竟他们的势力那么大,耳目那么多……”
“不,不需要由我们来骗过他们。”高宝宝对老公甜甜一笑,“我们只要把它流传出去,江湖上的传言自然会越传越玄。到时候,别说是‘眼睛’,就连我们自己也未必能分清楚哪些是真的,哪些是这张错综复杂的大网制造出来的谣言呢。”她说,“何况我们还会故意从中推波助澜,不断散播新的版本。
“眼睛们也是人,他们只有不断收集信息才能完成任务,所以他们很快会发现,这些不断出现的消息对他们来说简直太好了——何况我们的资源无需他们花费经费。他们会逐渐依赖它,而不是原有的低效的管道。
“这就是我的真正计划——兵器谱贰零零三叉劈!”


2 镜面

绕圈:

“你还是老老实实交待吧。”审讯室里,一个胡子拉茬的大叔没好气地说,“反正证据我们已经掌握了,没有你的口供也一样定罪。为你自己着想,还是坦白从宽比较好。”
没有办法。我吐掉嘴里的血和牙齿,一五一十的交待了自己的杀人罪行。我承认自己最终失败了,但是还有一个问题,我始终不明白:
“为——为什么这一次知道是我?”
“因为你们的一个傻B美工,把3D模型的一个面的法线搞错了。”他说,“玩家在游戏中是看不到那里有镜面的。”
我叹了口气。我不该那么早就杀掉测试组的小妞。新招的测试员实在是不负责任……就算是赶上市日期也不能这样啊……


3 红毯

一开始主人公所做的鸡蛋土司后来在美食站又出现了!
会有这个东西是因为,本来是想用来当摩登蛋糕的……


4 下九流

嗯,女主人公的原型是catwoman,不过同她的直接联系已经很淡了,反正这本来就不是真正关于她的故事……


5 科幻

下篇的标题 IC and id
IC是集成电路,指机器人;id是本我,指当时人们的状态,也是主人公的名字伊德。


6 历史

本文原名 Mysterious Haze,现名谜雾,都是M开头。
《都会报》(Metropolitan)同样是M开头。
至于为什么要执著于这个字母……因为 Dial M for Murder 是作者相当喜欢的一部希区柯克影片。(嗯,真的没有别的原因吗?)


7 惊悚

这个故事有一部分并不是虚构的!
当然,不是闹鬼的那部分,寒……只是主人公幼年时和同伴潜入大楼走投无路的情形……

至于真正的鬼是从前死去的同伴,还是婴灵的问题……追杀他们的那个成年人模样的是当初的同伴。遇到的那个小孩子……可能是婴灵,也可能是主人公的第一个孩子(流掉的),反正是鬼故事,不需要什么理由。
自我感觉镜头感是做到了……最后的结尾,曾经想过要不要改一改,因为有点太X档案化了,笑。后来还是保留了……


8 家徒四壁

我记得从前报上说过真有单位要举办这样一个活动来的,奖金好像是20万RMB。后来可能是没办成,当然更有可能从头到尾都是炒作……


9 童话

文中涉及的典故:
《亨舍尔和葛丽泰》《没有手的女孩》《灰姑娘》《白雪公主》(格林童话)
《美女与野兽》
《群鸟》(希区柯克)
奥兹国系列
JLA


10 美食

这是唯一不属于整个Sin City系列的文章。


11 奇幻

名副其实的Sin City故事。
从来没有写过奇幻,因此完全不知道怎样写。不过我自己很喜欢。
主人公英帕尔斯的名字来源于Impulse——闪电侠系列漫画中的人物。


12 动机

自我感觉写得最白烂的。严格说来不能算推理,最多算犯罪题材。
没办法……在 who did it 和 Why did it 之间还是前者的悬疑感更强,不是吗?


13 运动

原本的计划是由几个人物分别作为叙述者,后来为了省事就用一个人啦。
唯一一篇特别声明纯属虚构的。
最初的设定里,地点背景是在中东,最后是在特拉维夫机场(写的时候为了不出现真实地点,改成了特瓦夫)
几个人物的名字:
哈尔:出自绿灯侠
巴特:出自闪电侠系列
艾伦:出自闪电侠系列


14 唐诗

“月落满城钟”出处:

全唐诗 卷595 22 【夜与故人别】于武陵
白日去难驻,故人非旧容。今宵一别后,何处更相逢。
过楚水千里,到秦山几重。语来天又晓,月落满城钟。

诗写得平平,不过满符合该篇文的,竟然变成绕圈了,叹息……


15 时间

一直担心交待得不是很清楚,这个也许是属于“有时间就能改好”的。可惜已经交了。
至少末尾该改改的。因为交替出现的三个梦里,其实只有两个算是一般人所谓的幸福吧。
第一个梦里为DoD(国防部)赶做的项目就是“现实”中所使用的模拟训练系统。呜呜呜,对于进度和deadline的描写可是我的真实体验啊……


16 道具

又是关于梦的,写到一半都有些后悔和上一站重了。
直到最后一站才摆脱镜头视角的叙述方式,而以心理描写为主,好像是迟了点了呢,汗ing……

漏掉的注释:
“你让我们的私刻鲁挤先生笑了。”
私刻鲁挤 Scrooge 狄更斯《圣诞颂歌》的主人公(啊,每个人都应该找来看看,太有名了,我已经见到多次引用这个典故的)



嗯,要爆的内幕就是这些。我还等着听别人爆料呢……


——M(2003年10月19日)

 

版权声明
本网站的图片、文本版权属于作品版权人所有,排版样式由学院拥有,请在转载前征求原作者的同意!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