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场外风景~[赛后总结]无言独上黑楼,月入沟

无言独上黑楼,月入沟

1、青楼

经常被人们忘记的一件事实是,就算是黑楼老大,也是有老爹老妈的。
那日,青楼主人正泡好了一人份加了佛手柑的红茶,准备独自享受时,听见楼梯乱响,接着,一个黑色人影一言不发,掀帘进来。
青楼主人很留恋惋惜地看着自己泡好的茶,一篇“往生咒”还未来得及念,那满脸郁闷之色的家伙,就自顾自地倒了一杯,牛饮下去。
青楼主人于是决定把她发明的这种红茶改名为“伯爵红茶”。
理由是,被某人喝过的茶,自然身份要降低一等啦。
不过后人不知这点,若干年后,等到什么等级的茶叶甚至高碎,熏上点佛手柑的味道也都冒了伯爵红茶的名儿时,青楼主人微微叹了口气,从此改喝大红袍了。
至于正品大红袍原本每年也只产一市两,自从被青楼主人开始喝后,周围的藤藤蔓蔓长出的叶儿也被掰下揉碎,马马虎虎也叫“大红袍”,这又是之后的事了。
但说那日,不幸损失独享好茶的青楼主人,见某人一脸郁闷,职业习惯使然,毕竟还是温柔开口询问。
能让不良中年郁闷到连窗户都不用,老实一步一个台阶走上来的事,毕竟不多。
一问之下却不面忍俊不止,原来对方竟是因父母远道而来,占据主园且连日在耳边劝尽良言,忍无可忍下翘家前来。
“罢了,无聊之事,不谈也罢,我们还是风花雪月。”
“咦——?”
江湖中经常传言,主管江湖史录与情报的青楼主人,与主导江湖黑幕与追星的黑楼主人,彼此关系甚是暧昧。
俗话说,流言最后知情的,一定是当事者本人。所以某一日在猜心园内部,就发生如下对话。
“听说,我们之间关系特别?”(暧昧笑容)
“哦?”(喝茶)
“谁都知道青楼主人有名妓风范嘛。”(想抓纸扇,没抓到;那就帐簿也好,摇摇摇)
“关键还是某人不良名声远近知名吧。”(微笑,拿下玉簪)
“切,我也是有原则的。”(我又不是某恋发癖,长发攻势无效啦)
“朋友妻,不可戏的原则?”(没劲……慢慢挽起头发,这个动作可以同时强调指尖的优美和长发的顺滑,还可让人联想某名曲)
“首先,你不是那人的老婆,正妻明明另有其人;其次,我要是倾心相爱,一念想追,那自然就不是‘戏’。”(正义凛然的姿态偶然也是要复习的)
“首先,我抢夺正位已成功,从今后我是你嫂子;其次,你的倾心相爱……不提也罢。”(冷笑,抢回帐簿)
“太过分!你可以瞧不起我,却不可以瞧不起我喜欢的心情!”(拍案而起……反正该吃的吃到,该喝的喝到,剩下的也打包好准备带走。
没有意料中的冷笑回对,某正做义愤填膺状的不良一转头,就见一张笑咪咪的英俊文秀的脸,顿时身上先起了一阵恶寒,一转头,青楼主人果然已一脸柔媚笑容地靠在对方身上。
书生气的男子对情人与好友微微一笑,道,“大家要做好朋友哟!”
一想到当时那人的笑容仍旧身上发寒的黑楼主人,听见青楼主人大有深意地一声“咦”,赶紧声明,“是我与你共风花雪月,可不是我共你风花雪月。”
“那是自然。我心亦然嘛。”
沉默。
“唉,无聊呀。”
继续喝茶。
“什么时候,天下才能被我掌握在手中呢?”
“……你最近圣斗士的同人又看多了吧。”
而且,这人一旦没品起来,还真是完全没救,什么好人不好学,非要去学那个没事玩“看手下够不够英勇无敌打倒魔王”的公主……话说回来,从打不死的蟑螂特性来看,倒也不是没有共通之处。
被瞪了一眼,赶紧检查,是否不小心言为心声了?没有嘛,表面上仍是在沉静品茶啊,那就装天真也好、单纯也好,给它回瞪回去。
对方不耐地伸了个懒腰,把椅子靠向后晃荡起来。
“你知道我说的是天下的美人、美人嘛。”
这回是真地诧异,连茶都放下了。
“你不是刚建了一个后宫吗?”
对方也难得露出困窘的样子,抓了抓乱七八糟的头发。
“也还在建啦。不过——”
“哎哟,原来这么快就又过气啦。难怪人家说‘莫向君前吹花落’呢,你这周期,现在也忒短啦,以前还是两年,现在?半年却就了不起了。”
“少胡说,我还是很喜欢西域美人们的,何况还有许多有精灵血统的美人……不过,确实如此,精灵美人,现在已经无法成为我的缪思了。”
“老实承认不喜欢,简单多了哟。”
“……受不了。告诉你啦,喜欢的美人,和想要拐到手的美人是不同的;而想要拐到手,和能够促人奋起的美人,也是不同的嘛。”
“所以说,还是厌倦了嘛。”
冷静喝茶,温柔的声音却比外间的霜雪还要冷。
“不够爱和根本不再爱,也没什么区别。”
黑楼主人起身踱到窗前,看了半日外间的雪景。
过了半晌,容颜柔媚的此间主人,听那沉默半日的身影淡然开口。
“既然这样,看来只有承认我从开始就不够爱,或者根本没有爱比较好吧。”
哎呀,糟糕,逼迫太过,对方反弹了哎呀呀。讨厌,人家还都没玩够。
“也不是这样啦,你也有你的好。”
“诸如,‘当我喜欢的时候,对你却是一心一意’?”
啧啧,所以说、彼此太过了解真的不是好事……“
还没想起如何回答,对方就又已转回身去看雪。
“不过你说的也没错。不能控制的东西,我不会去喜欢。所以我的爱情,也只是在先知道一切在自己掌控时发生。这点,从我甚至更年轻时亦是如此。”
呜,居然开始痛说革命家史,这样下去真的会死到很难看呀。“大家都要做好朋友”的阿娜达你跑到哪里去了啊啊啊……
“区别大概是,以前我会自己结束开始的一切,来证明没什么是不可舍弃。那时的我,太过年轻。现在我想的则是——”
冷汗直下,青楼主人保持嘴角上翘15度弧度不变。
对方很没品、很恶意地,来了个电影里反面角色常用的大喘气。
“‘在彼此能够愉悦对方的时候,让我们快乐地在一起吧。’美人如此,朋友之间,也是同样。”
终于能出口长气啦。阿娜达我错了,下次再也不要玩“给翘家小孩当知心姐姐”的角色扮演了。
一边心中心念电转,却已想起一个人来。
“既然觉得无聊,有一个人倒是值得拉来,此人长于隐藏幕后进行创意策划,以前的48小时限时大逃杀节目就是此人想出。”
“你是说……”
“没错,就是‘黑手’。”
外边的雪飘落得柔和许多,红泥小火炉上慢慢温着新醅之酒,青楼主人一边滤出绿色浮沫,一边微微笑道。
“这个人必会想出极新奇,极刁钻的节目,未来半年内,江湖想来不会寂寞。”

到底黑手此为何人?为什么有如此奇特之名?他是否会参与此计划?又会想出怎样的计策?敬请收看黑幕频爆,暗黑浮现的《无言独上黑楼,月入沟》明日第二话:黑手、一剑七命。

——R(2003年10月25日)

 

版权声明
本网站的图片、文本版权属于作品版权人所有,排版样式由学院拥有,请在转载前征求原作者的同意!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