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场外风景~[赛后总结]无言独上黑楼,月入沟

无言独上黑楼,月入沟

2 黑手、一剑七命

这青楼主人把翘家小孩送走之后,坐回窗前,先喝了一盏茶。记起当年这紫砂茶壶,原是一起选的,杀价杀到老板痛哭流涕,三人各自买了一套回去。不过现在黑手那一套一定是扔到那个小黑屋接灰了。
虽说那样做,没品程度比起某人用紫砂壶泡绿茶也差不了多少。
她幽幽叹了口气,便伸手将掀下桌上罩物用的一层纱,露出灯月中,反映莹光的水晶球。
那是一个视觉联络器,她将手放在上边,过了一会,水晶从中心暗下,显示出一间黑暗房间,里面却是无人。
“好啦,在的话就接一下吧,反正我找不见你,某人自然会发动人围剿的。”
原本黑漆漆的球面闻言亮起,浮现出的人一脸不爽。
“就算是有水晶球也不是用来半夜骚扰人的。”
不是半夜那倒真是找不见你了,青楼主人心中想,却只是回答。
“要找你的是某人,最近很无聊,想请你出个点子,怎生把江湖再玩个底朝天也好。”
“我拒绝。”
青楼主人微一抬眉,这倒是意料之外的回答。
“你又不是不知,我现在迷的赛车大赛很快要开始了,哪里有时间去玩它的黑幕白幕。”
“赛车?就是白家老三拿去想在美人面前现,结果没有了油只好用人扛回来的那东西?”
“……所以我就说,好东西也不能借给白家那个败家子啦。”
看对方满脸黑线,青楼主人不由嫣然一笑。
却不由想起曾有好事者为苦、集、灭、境中知名人士排座次,拼凑出一套与素日巫女用来演算天数类似的塔罗牌,那时眼前之人名字还不叫黑手,与自己同是初出江湖,青衫年少。
想起那时江湖中人给自己定的是女王,给他定的却是皇帝,不由微微一笑。
“哎呀,果然是我不喜欢的牌,我要做权杖6才好。”对方就这样说。
这话她当年听得,却也未放在心上;到得后来,某人黑楼的组织开始办各种花边新闻小报兼营偶像养成,负责此事的色使明月,一日拿着新印塔罗牌来想骗她签名,她才注意到牌上也有黑手,却到底是占了权杖6号了。
“这张牌,有什么特别?”她当时好整以暇,慢慢喝茶。黑楼最忙、日理万机的明月,就耸了下肩道,“没什么特别啦,不过有人坚持要做而已。”
她将思绪拉回,却见到黑手一脸趣味地望向自己。
“怎么?”
“最近江湖中又有人传言你和某人关系暧昧啦。”
“江湖传言什么时候能信,江湖传言还说你就是当年反出神奈门,还一剑将流川枫以下七名高手全部斩杀之人呢。”
“啊哈哈。今天的天气真不错。”
青楼主人喝了一口茶,微微一笑。
“最近还有一条有意思的流言,说孔雀小弟原是女孩子,而且还是大美女。”
“哦,这个,是报应吧。让人把自己居处漆成那种粉粉的颜色。”
“哦?你对粉色有意见吗?”(微笑微笑)
“啊,是你穿的话就没有。”(冷汗冷汗)
“话说回来,这天下争竞之事,原也是相通的。你的那赛车之道,移到江湖中也必可以通行。反正你现在也迷那个迷到要死,何必不假公济私,干脆弄个规则相似的竞赛出来呢?”(以德服人,以德服人)
“……老大,我真的很想知道,那个不良中年给了你什么好处,你这么替他说话。”(黑线黑线)
“哦,也不太多,利益分半而已啦。”
我就知道!黑手心中哀叹,但看对方架势,是自己若不答应,对方绝不中断通讯,这样耗下去,绝对自己不利。在心中连叹三声,黑手只有点头应允下来。

几日后,仍是夜半时分,地点也仍在青楼,但这次三人聚会,却是人手一份厚厚文件,封面赫然有猩红血滴,标明“天字一号绝密”大字。
“好策划。不过真要做这样的活动好象人手有些不足。”看了半日,黑楼主人发言道。
“这个好办,”连熬几夜成了熊猫眼的黑手打着哈欠,“我家小蜜借你用几天就是。”
“嘿嘿。我的人,什么时候反倒成了‘你家小蜜’了?”
“废话,自己跑去不知道和哪里的美人风花雪月,把人家扔到一边,还是被我带回家,现在再想声明拥有权,晚喽!”
“那不过是我公务繁忙,懒得找你讨人。小零卖契还在我手上,当然是我的人。”
“啧啧,你难道不知道,自从西域某国革命以来,现在不行卖契啦,大家已经平等自由博爱了!”
“好了好了。”青楼主人试图打断低次元的争吵。
无效。
“我早就和小零说,跟着这种不良中年,名不正言不顺地,没前途啦。”(冷笑)
“哼,你懂什么,老婆那是桌上的红烧蹄膀,不可不吃;小蜜才是贴心小菜,必不可少……”(也想冷笑,不过头上挨了一扇子,咕咚栽倒)
“哈哈,居然忘记我们阿青已经扶正了,被打得智商再跌30也是应当!”黑手见状大笑。
“好了,你也省省吧。真是,都年纪不小的人了,还要吵这种低次元的架,害我每次为你们调解。”
虽然心里嘀咕,不过会议到底还是继续。
“你刚才说的那原则叫什么?哦,公平公正?喂,我依稀记得我们以前是混黑道的?”
“哦,你大病一场所以不记得了,现在我们已经漂白了。”青楼主人曼声答道,黑手见她这话说得理直气壮、理所当然,不由心中再次佩服到五体投地。
“这样啊。真糟糕,我怎么一个认识的正道都想不到?”
“裁判嘛,我是这样想,三位常任的,然后每站再加两位临时的好了。”青楼主人喝了口茶,继续道。
“刚才黑手那里推荐了小蜜,我呢,就让我家青史御笔凯出马好了,剩下一个,你自己想办法好啦。其他杂工记者,也非我们所长,自然是你出手就好。”
黑楼主人只觉头部奇痛,听得也懵懵懂懂,不过幸好还记得这拐人贩口的差事该找谁负责,从怀中拿出一块玉珏,轻弹手指,一个身穿文士装,神情跳脱的少女立体形象,凭空浮现。她听黑楼主人转述要求,不由眉头一皱,双手叉腰。
“你好烦。我现在安排专集演唱会排卡斯接通告的事儿都已经忙不过来,你身为黑楼之主居然敢说自己无聊。无聊要玩也就算了,还要把工作派到我这里……”
“哎呀明月呀,这个也是为你好,你想想有多少美少年美少女,现在散落在民间的,原本不会出来,现在却可能被这个活动吸引出来……”
黑手与黑楼主人对望一眼,心中闪过同一念头:毕竟是不良中年。却听那黑楼色使明月已扳着指头数起:“裁判嘛,最近有一个百合少年新出江湖,我倒一直想出手拐,却没有由头的,也好,就借机说服他好啦。杂工的话,喂,反正你的精灵后宫最近也不建了,那边有个美人借我用用。也许还要力气活,那就再加个半兽人。至于记者,啊哈,我们部什么都缺,就是这个不缺。”
少女的影象轻松一拍手,“没问题啦。记住让财使那家伙给我划一百万两到帐面,整个活动你就不用担心啦。”
一、一百万?
建个后宫也不过是这个数,黑楼主人不由肉疼,有些后悔是否不该只为“无聊”就玩这个大个儿的游戏……

明月想拐的神秘百合少年到底是谁?她又是否会出手必得?这场百万游戏,又将如何展开?敬请收看F1深夜18禁成人档《无言独上黑楼,月入沟》第三集:百合少年与孔雀小弟

——R(2003年10月27日)

 

版权声明
本网站的图片、文本版权属于作品版权人所有,排版样式由学院拥有,请在转载前征求原作者的同意!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