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场外风景~[赛后总结]无言独上黑楼,月入沟

无言独上黑楼,月入沟

3 百合少年与孔雀小弟

“小白菜呀地里黄,一入黑楼变不良……”
歌声幽细,听来如怨如慕,如泣如诉。
明月微一皱眉,顺手将漂浮过身边的透明趴趴物质抓过来,往地上用力一摔,那啪啪落地后流体变换,却化成一个垂鬟少女,正拿宽大衣袖擦眼睛,一见明月,愣愣得似乎呆了。
“阿璃乖,把刚才的歌再给姐姐唱一遍?”
“明、明月……阿、阿姨——咦,歌、歌是什么,我、没有听见……”
明月额头出现青筋一跳,伸出一手拉着少女阿璃的发鬟把她拽过来。
“死小孩,都跟你说了多少次了,要叫明月姐姐,姐姐啦!”
瞬间又转换成温柔容颜。
“乖,把刚才那歌再唱一遍。
阿璃一双大眼中满是泪水,明月见到,心中一动,暗自恍然,“难怪东瀛那变态地方最近罗莉风行,越是幼齿越受欢迎,我看这一只颇有潜力……恩,要不要考虑卖过去呢?”
阿璃自是不知对方心中正转着如此念头,只是积威之下,纵是委屈,却也一唱三叹,将方才那首歌给又唱了一遍,见明月拿着案头一件模样古怪物事对着自己,心中越来越恐慌,只怕这位阿姨不知要用什么刁钻古怪的法子来炮制自己。
呜呜,好黑啊,好暗啊,好怕怕啊。
想她夕璃,不过是听说青姐姐高雅脱俗,温柔体贴,更有如花妙笔,是江湖一大即美且才的奇女子,因此内心仰慕,就瞒着家人偷偷溜出来,却不料在闹市中迷了路,正对着一大块酱牛肉大咽口水,却有人摸摸自己的头。
“小妹妹你是一个人吗?”
她抬头,见到一个好帅好帅的大哥哥,笑的一脸阳光,心中顿然大感亲切,立即拼命点头。
大哥哥温暖的手摸在头上好舒服哟。
“真是佩服,我说小温呀,我一向知道你是生熟不拘,不过这个小孩我看不超过十岁……”
大哥哥旁边的阿姨,笑的好恐怖哟。还上来就捏人家的脸,我不是卖的苹果梨啦!
“恩,不过说起来我倒确实是缺个童星……”不顾身边男子满脸黑线,那位阿姨仍用力捏着“小妹妹”的脸,满脸感动得回忆着,
“想当年,我家小宗宗小时,小脸也是这么鼓鼓的,咬上一口,他就尖叫一声,笑得什么似的扑过来,哎呀真是可爱死了!”
“明、明月,起码擦擦口水,你看满市的人都被你吓跑啦。形象形象!”
“不管,决定啦!这个小孩我要啦。”
“呜……”虽然听不懂,也还是觉得很可怕。夕璃大眼中水汽升腾,很快,大滴大滴的泪水就落下来。
“小温,来,这只归你抱。”
感觉一双结实臂膀将自己抱起,夕璃从手指缝中偷看一眼,却正看见刚才和自己说话的大哥哥,微皱着眉与恐怖阿姨争论。
“明月你这是拐卖人口哟。”
“切,更邪恶的事我都干过,拐卖一只两只小孩算什么。你看这小鬼多机灵,都知道偷听啦,成不了明星,当个八卦小记那绝对是没问题。”
夕璃听到一愣一愣,那些江湖黑话虽然是听之不懂,却也大致明白对方要拿自己去做可怕的事啦,只有一边哭一边泣道,“人家我要找青姐姐。”
“哦?青姐姐,那是谁?莫说这方圆十里,就是普天下的美女,我都大略认得,说来听听?”
呜,人家不想和可怕阿姨说话啦,不过,好想知道青姊姊的消息呀。
“就是青楼的青姊姊啦。”
“她嘛……你怎不早说,我们两家一向是知交,你想见她,跟我走就行。”
“真的真的?”忘记了哭。咦,那哥哥那一叹之后的“明月”,说得似乎深意无限,可是是什么深意呢?而明月阿姨一挑眉回答的,“自是十足真金。”又是什么意思啊?
一路被抱在温暖怀中,到达听月楼时她早已沉沉睡去,被叫醒后,明月让人给她送来一只笔,一叠纸,告诉她在这里,这里和那里写上名字就好啦。
呜,她怎么知道那就是卖身契啊!
明月用集音器收集完歌,立即传来她最得力的助手,前丫鬟、现黑楼影音娱乐处总管涣青,一转眼却见那可怜兮兮的小孩用大大眼睛望着自己,饶是心硬如铁,也不由一时心软。
算了算啦,就算是钓上钩的鱼,偶尔也要给点饵嘛。一念及此,就从怀中拿出那青楼楼主亲笔加上“绝密”两字与印章的素笺,拿给死小孩看。
“青姊姊的字吗?真的是青姊姊的字呀,太好了太好了。”雀跃的少女开心下一时冲动,在明月脸上大大吻了一下,又变成趴趴透明生物,漂浮着离开。
所以涣青一进屋,就看见明月苦着一张脸,用力擦脸颊。
“那,这首歌,你听听,可不可以做黑楼的招募广告歌。”
涣青打开集音器,听了一句,立即关掉。
“我说小姐啊,你去了趟天外南海以后,大脑缺氧吗?我们本来就名声不好啦,你再搞个什么大白菜小白菜的,原本有想加入的可也给吓回去了。”
“大白菜有什么不好,我就很喜欢。”
“我也喜欢。喜欢吃。”
明月看了看说话斩钉截铁的总管大人,轻笑一声。
“哎呀,真是的。你也知道嘛,现在呀,什么幸福白烂的东西不实行啦,要悲惨的,惨无人道,惨绝人寰的东西才比较受欢迎呀。说不定一听见加入黑楼就变得很惨,象大白菜小白菜一样惨,很多人会有兴趣哟。”
“……说你缺氧你还真白目起来了。小姐!看悲剧主角那是大众爱好,你让他们换着自己去做悲剧主角看看?不要说生离死别被抓住被虐待,就连最通俗的剧情,你说跳崖吧,有几个肯自己去做的。”
明月叹口气,唉,果然,世上的公理是,没人能说动自己的丫鬟。
前丫鬟也一样。
“好啦好啦,不拿这个做广告歌也就算了,你看看能不能把阿璃送到阿路那里去培训一下。就算做不了伟大的歌星,干个八卦小记总是可以的吧。”
一抬眼见对方一脸苦瓜脸,“怎么?”
“小姐你真是不怕折寿。”
“哎哟,快乐享受生活,年纪轻轻死去,留个漂亮尸体,这个可是我的座右铭嘛。好啦,不多说啦,我还要出去拐人呢。”

百合少年自然居住在靠近水边的地方,明月找见他时,他正看着远处港口中来来往往的舰队船只,明月看他的侧面线条柔和,一看将来长大必是有为青年,不成华盛顿也起码一个特留尼西特,不由心中大动。
虽是如此,到底任务要紧,上前搭讪,将这事端如此这般与他一说,那百合少年思考片刻,缓缓开口道,“抱歉,我拒绝。”
“喔?”心中打叠起千般说服理由,明月缓缓一笑。“那却是为何?”
“因为,比起静坐在裁判席上,我比较享受下场参赛的快感。”
一愣,千般理由未有机会说出口,真是浪费脑细胞。
“不过我有一个好友,你也许也听过,他出道的名字原本是孔雀,不过嫌这名字一来俗气,二来重名者太多,三来,一听就知不会红,明显一个路人甲小兵乙被人砍来升等级的名字,所以近来他已经改名,如今你要找他,得问一位名为‘比克古’的人啦。”
“比克古……孔雀小弟怎地改了如此奇怪的名字?”
“据说,是依照严密的科学选定的。”百合少年尤里安严肃说道。不知名某方,他那正在玩翻字典游戏的好友便不由打了个大大喷嚏。
既有这般好友陷害,又有明月小姐催逼,先前以孔雀小弟知名江湖的比克古,便就此成为小蜜零之后,第二位确定的裁判。不过后来某日涣青忆及此事,奇怪明月当年为何会对百合少年放手,倒也引得明月说了句著名名言,
“以美人来做比喻的话,世界上也有不适合收在后宫的美人啦。”

不提这壁厢明月拐完裁判后又要忙碌与记者组之组建,单说黑手那边此刻正在为题目犯愁,千思万想之后,就选定了兵器谱这个题目。此题一出,有分教百晓生天机子当年所定种种奇兵器重现江湖,到底会出现何种神兵利器,更令何人纳命授首?敬请关注F1深夜档改白日联播《无言独上黑楼,月入沟》第四集:素木一枪风华现

——R(2003年10月28日)

 

版权声明
本网站的图片、文本版权属于作品版权人所有,排版样式由学院拥有,请在转载前征求原作者的同意!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