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花边新闻~[杂工无责任恶搞]巴塞罗那站·评委外传·华丽赤军三人组

  上弦月,勾住几丝轻盈的云彩,撒出一片近乎妖娆的月光,给学院的玫瑰园平添了几分妩媚。此刻,已近黎明,即便夜猫子迭出的学院,也陷入了梦神的怀抱,偌大的玫瑰园只能听到微风吹过蔷薇的叶子所发出的沙沙声。
  一条影子,矮小的影子,时而隐匿在斑驳的花丛中,时而落在沙罗树的阴影里,这毫无声息地潜行,即便是在白天恐怕也不一定能够被察觉。但是就当影子要跃入冬青的瞬间,一道蓝光从冬青丛里窜起,劈开了黎明前的黑暗。露出行藏的影子一愣,失口道:“青冥!”
  站在冬青树丛里,手持等离子激光剑的年轻男子穿着一身朴素的青蓝色长袍,微风吹动他的衣角,配着那微微眯起的双眼和温和的笑容,说不出的潇洒。影子一看形势不妙,转身就要逃,却不料正迎上一支闪着金黄色光芒的手枪。高挑修长的身材,精灵独特的尖耳朵,和扳机上纤细稳定的手指。影子突然像被扎破了皮球,举起双手放弃了抵抗,“在两位强大的地下城主面前,我的潜行修得再高也没用啊。”

  “比比,这些日子你可过得很滋润啊。”收了激光剑,青冥手里拿着一朵水晶玫瑰,笑眯眯地走过来拍拍影子肩膀,“不过,似乎技艺没什么长进嘛。都两个月了,居然只偷到这么点东西,我真为到盗贼工会叹息啊。”
  听着有“滑不溜手”之称的人类吟游诗人青冥的讥讽,半身人盗贼比克古并没有显露出多少沮丧,他抢过那朵水晶玫瑰,“切,我是来做圣裁的,又不是来当盗贼的。更何况,就算我没偷到什么东西,也总比某个只能靠打杂混口饭吃的人要好得多啊。”
  “打杂又如何?劳动最光荣,劳动者没有贵贱之分,都是为人民服务啊!”看到青冥脸上洋溢着自豪地笑容,比克古差点没晕过去。
  “我的手册和骰子呢?忘记了?”精灵收起了枪,双手环抱在胸前,略显稚嫩的脸上挂着一丝冷笑。
  半身人用袖子擦了擦额头上开始冒出的冷汗,“黑太子殿下嘱咐的事情,在下怎会忘记。只不过,前一阵子出来躲风声,我这不生怕把您的宝贝给弄丢了嘛,所以给好好藏起来了。”盗贼自信满满地微笑着,配合着额头上的汗珠,说不出的狡诈样。
  “那就是说,我现在拿不到喽?”比克古一边谨慎地向四处张望,一边颤颤巍巍地点头,正打算找机会滑开个五六尺,不料精灵突然一把抓起半身人的衣领:“你今天要么还钱,要么把我的手册和骰子拿来!”
  “我,我身边没那么多钱啊?!”比克古的声音听起来比哭还难听。
  “那就把你卖了!”
  “啊呀,别激动,别激动。”永远乐呵呵地吟游诗人及时阻止了事态进一步恶化,“黑太子啊,能不能先让我和比比说点事啊?”说着,青冥仿佛变戏法似的从脚边的帆布口袋里掏出一叠又一叠的书来,“我说比比啊,你可把我给害苦了,为了你这些书,我跑了多少回书市啊。又碰上严打,很多都只有一套了,不肯打折啊,花了我不少银子哩。喏,你要的《机器猫全集》《SLAMDUNK》《娱乐金鱼眼》……”
  很快书就堆得和半身人盗贼差不多高了,“MONSTER 有吗?”在精灵的威胁下还能够如此神情自如地询问这些问题,恐怕也只有眼前的这位半身人盗贼了。
  “怪物?有啊。”吟游诗人笑嘻嘻地从口袋的最低下掏出一叠书,“那的确是强漫画呀强漫画!情节组织能力太强了……”
  “啊,快给我吧。”可能是因为精灵被眼前这么多书所震住了,盗贼轻松地将自己的衣领从对方的手中拽了出来,奔向那叠漫画书,眼看就可以将日思夜想的书抱在怀里了,冷不丁眼前插进了一张温和的面孔,“比比啊,我们的交情是没话说的。但亲兄弟,明算账。这些书加上我辛苦帮你搬过来,啊呀,给你打个折扣,给我三万个第纳尔就行了。”
  比克古嘴角牵了牵,脸上堆满了亲热的笑容,伸手拍着青冥的胳膊(半身人比较矮),“啊呀,青冥啊,俺们的交情谁和谁啊。我们是兄弟,我们是知己,我们是瓷器!”吟游诗人顺势将半身人盗贼的肩膀搂住,快乐地附和:“是啊,是啊。我们是瓷器嘛。”
  “我也知道,三万个第纳尔实在是很便宜很便宜了,可是我现在手头紧,青冥兄一定是能够体谅我的啦。能不能先把书给我,我过两天给你钱?”看着比克古笑得跟狐狸似的,青冥笑得更灿烂了,“当然,当然。我们是兄弟嘛,这种事情我当然能理解的啦。”
  “那就谢谢啦!谢谢!”盗贼说着就打算去地上取书,但被吟游诗人勾住了肩膀,硬是弯不下腰。
  “啊呀,不要那么急嘛。”青冥还在笑,只不过这种笑容怎么看怎么让人胆战心惊,“我等得起,可是黑太子等不起啊;我信得过你,可黑太子不像我们这么熟啊,不知道你的信用啊。我若此刻把书给了你,他待会儿还是不乐意,非要把你大卸八块,论斤论两地卖,那我上哪儿讨钱啊?”
  “论斤论两?!”半身人盗贼显然对于这个销售方式不满意,“起码也应该是论只论头的吧。”
  “噢,对对,整个的卖比较值钱。比比,你放心,只要你把这三万第纳尔付了,这书就是你的了,就算你下地狱,我也把这些书烧给你。”
  “呸呸呸!你还是人嘛你,有这么咒自己兄弟的吗!”
  “我当然是人啦,这里只有我才是真正的人类啊。”青冥得意洋洋地回答道。
  看着前后堵住自己的两人,一个奸笑,一个冷笑,比克古终于理解了什么叫欲哭无泪。

  “哎,”比克古长叹一声,“想当初,我们华丽赤军三人组多么的亲密无间,3B 威名高居多少通缉令的榜首。我一直以为,我们的友谊高过喜马拉雅,深达马里亚那,哪知道仅仅因为 SARS 分开这短短几月,朋友情谊就灰飞烟灭,金钱身外物竟能让我们兵刃相向……哎,斯文扫地,斯文扫地啊。”
  “啊呀,话怎么能这么说呢。”吟游诗人继续亲昵地搂住盗贼的肩膀,“我们是兄弟啊,兄弟讲友谊多见外啊。你看,我除了帮你把这么多书都背来,还专程给你带来了‘夏桑菊颗粒’,代茶冲饮,清肝明目,是防止非典的有效手段啊。”
  黑太子则不屑地低垂着眼帘,“通缉令榜首?只有你吧;我们可是受人尊敬和欢迎的艺术人士。”
  听到精灵的话,比克古突然灵光一闪,“哎,其实早知道两位要来,我一定给你们准备好现金。这个桑桑学院别的没有,就是坑多,随便刨两下,就是一件宝贝,像这种水晶玫瑰根本就是随处可拿。若不是怕被发现,御赐的缺月簪,重生的百衲琴我也是手到擒来啊。”
  精灵依旧保持着不屑的神情,吟游诗人仍然带着微笑,异口同声到:“就凭你?!”
  “当然凭我一个是不行的啦,”盗贼讨好地将手中的水晶玫瑰佩戴到黑太子的胸前,“但如果青冥兄在前,黑太子大人殿后,哪里还会有不可能的事情呢……”看到同伴的眼中闪烁着异样的光彩,比克古知道自己不会被卖掉了,“理事长正在找新的圣裁,只要两位点个头……”

  有脚步声!三人同时警觉地回头,青冥快速地收拾起地上的书籍,等比克古反应过来想插手帮忙的时候,他已经把所有的书都收起来了。而黑太子做了个手势,然后就凭空消失不见了。正当比克古在那里猜测黑太子会跑到什么地方去的时候,一个优雅的声音传了过来:“不许动,否则我就要放小强了!”
  小强的威力可不是盖的,即便天生异质的比克古也垂头丧气地举起双手,向来人表示自己没有恶意,“我是比克古。”
此刻东方已经开始微微露白,隐隐的朝阳里,一个女子单手举着个瓶子,侧着身颤颤巍巍地朝这里慢慢靠近;看到对方如此,盗贼又好气又好笑,他放下手又恢复了平日里嘻嘻哈哈的模样,“这位小姐好早啊!我有什么可以为您这样深沉优雅的美女效劳吗?”
  可能是因为盗贼的话语太动听,也可能是看清了半身人那可爱的娃娃脸,觉得不太像暴徒,这位小姐放下了手,警惕地望着比克古,“你,你是谁?”
  半身人突然跪了下来,把她给吓了一跳,谁知道比克古用一种无比虔诚的神情说道:“啊,我到这里这么久了,却不知道学院有一位像您这样美丽的小姐,请允许我用清晨带露珠的玫瑰来形容您,您的……”还没等盗贼说完,一朵真正的沾着露珠的阳光玫瑰伸到了来人的面前,吟游诗人青冥用他那如同音乐般美妙的声音说道:“Mary Sue 小姐,您永远和阳光一起光临这座玫瑰园。”
  “啊,你认识我?!”看到晨曦中那个飘逸潇洒的年轻男子手持玫瑰,仪态大方,而且还居然认识自己,苏抑制不住心里的狂喜;“咣当”手里的玻璃瓶子碎了一地,原本被封在瓶子里的小强统统跑了出来,其中一只居然爬到了苏的脚面上,“哇!”据说惊恐下的人能够做出超出自身极限的行为,此刻苏小姐正是如此,平时连立地跳远都不及格的她居然一蹦三米远。当然,盗贼的敏捷度可比苏小姐高多了,他一看事情不妙,脚地抹油逃得比什么都快,剩下一个吟游诗人来对付一堆小强。
  “啊!”苏小姐完全忘记了自己正穿这一双时髦的高跟拖鞋,才落地脚就一扭,眼看着就要摔个四脚朝天,我新做的睡袍啊……嗯?掉下去的势头被一双结实的臂膀所阻止,抬眼望去,朝阳把一张无比清秀的脸分成了粉红和暗灰两面,黑色的乱发,尖尖的耳朵……天,这是个精灵耶!就是和莱格拉斯一样的精灵耶!苏顿时忘记了自己脚上的疼痛,完全沉醉于自己的想象中。
  “嘶嘶~~”苏没听见,继续盯着面前的美少年咽口水,不过显然精灵并没有她那样好的闲情逸致,冷冷地说:“小姐,青冥已经把小强烧死了,你可以起来了。”
  “啊?!”苏转过头,果然地面上已经没有小强的影子了,只有几缕青烟随风而散,那个穿青蓝色长袍的年轻男子正拿着那朵玫瑰冲自己笑。嗯,和眼前的这个小帅哥酷酷的样子相比,那个什么青冥也就是一般的英俊而已。舍不得啊,苏不由得有点埋怨青冥的动作太快了,自己不能在精灵的怀里多呆会儿,于是无比郁闷地在小帅哥的搀扶下缓缓站起,“啊哟!”这可不是装出来的,脚的确是扭了,哈哈,这下可以多蹭一会儿了,苏摆出一幅拼命忍住疼痛的楚楚可怜样,“我,我的脚,好像……”一只修长的手马上覆在了自己的脚踝上,顿时痛楚减轻了……
  “好了,小姐。”说着,他居然放开了手,我可不想摔一跤,无奈之下,苏只得自己站立起来。嗯?不疼了,难道说,苏小姐惊异地望着精灵,“你是牧师?”
  “玛法保佑你。”身穿黑衣的精灵微微一躬身,这时青冥和比克古也站到了精灵的身旁,苏只感觉眼前花瓣飘舞,彩虹飞架……什么时候学院来了这么三个帅哥,自己居然不知道,真是丢花痴队长的脸啊,“你们,你们是谁?”
  太阳整个地跃出了地面,玫瑰园里顷刻间金光四射,百鸟齐鸣……
  “我们是 3B 党 Black Prince,Blue Sky and Bucock,华丽的赤军三人组!”
  黑太子和青冥斜眼看着正兴高采烈大声宣告身份的比克古,异口同声地斥道:“废柴!”

  “呸!”学院理事长 R·冯·先寇布气呼呼地吐出一嘴牙膏泡沫。该死的 Mary Sue!《魔法学徒》看多了,一个人小资情节大发作,学什么什么三世一清老早地剪玫瑰也就算了,居然还学那个海某某,把别人从温暖的被窝里拖出来,她当人人都像她那么空啊。
  “活活活活~~呸!”先寇布放下漱口杯,狠狠地挤出一堆剃须沫刷在脸上,对着镜子小心地开始用狸猫送的印有特首头像的限量纪念吉利舒适剃须刀刮胡子。想起来,巴塞罗那大赌场超级豪赌已经开始快 48 小时了,可决定众多赌徒身家性命的两位客席圣裁还没有到位,这两天连平时最活跃的比克古都不知道跑哪里去了,真是叫人有点担心。
  “哗哗哗~~”在水龙头下面冲干净剩余的泡沫,用干净的手巾擦干脸,拍上有古龙水成分的须后水,再梳理一下头发,镜子里的男人再完美不过了。哼,什么非常非常可爱啦,非常非常酷啦,非常非常和蔼可亲啦,一群毛头小子。今天就让这些家伙见识见识什么叫做深沉优雅的典范。抓过外衣,理事长步履匆匆地向中央垂直升降梯走去。

  根据欧氏几何学原理丈量,我们可以发现理事长办公室距离理事长的公寓在物理上实在不能算远,也就 200 来米的直线距离。但是由于这两间屋子是位于学院大殿地下迷宫的不同层次,必须通过中央垂直升降梯才能到达,所以真正的路程要比 200 米长得多。
  先寇布理事长走进升降梯,对着墙上的镜子穿上了那件黑色外套,军装式样的外套很好地称托出中年男性坚定顽强的生活态度,而那白底有着三种红色花纹的领巾,给严肃呆板的制服添加了如火的热情。似乎有点歪啊……于是,他凑近对着镜子把领巾重新整理了一番,果然感觉好多了,升降机的门打开了,理事长容光焕发,昂首阔步走了出去……

  “怎么理事长还没来啊?!”比克古无比郁闷地缩在办公室角落里的那张符合人体工程学却不符合半身人体工程学的躺椅上。果然不出所料,青冥和黑太子一进入学院正厅就被一大帮苏小姐花痴队的美眉们围住了,一想到那些甜腻的花痴样,他心里就难受。这些美眉哪里知道,这两个家伙,都不是好人呐。一个是看上去温和客气,实际是滑不溜手,想要逮住他,还是等下辈子吧;至于另一个,根本就是个披着精灵皮的大地精,很酷是吧?酷到让你哭都来不及。当初不肯把这两个死党拉过来,就是怕会有这么一招,现在可好,果然是没人注意自己了,真是适合盗窃啊……怎么就没有美眉垂青像自己这样有身材(半身人的标准)、有相貌、有财富、有学识、有风度、有品位,外加又温柔、又体贴、又周到、又敏感,简称:石油新人的新好男人呢?!真是没眼光啊,没眼光。
  由于黑太子对那些美眉的香粉味道过敏,所以隐身不知道躲到什么地方去了。而超级吟游诗人青冥则乘着等待的无聊时光,开始弹琴咏唱。这家伙的表演级别大概已经超过 59 级了,外加不知道多少点的魅力附加值,不出一盏茶的功夫,周围就密密麻麻地围了无数崇拜者和凑热闹的家伙。比克古也没有忘记自己的责任(还是债务?),只不过在捞到六支日光灯管、十三朵水晶玫瑰、二十多块毛毯、三十多盒蛋糕、四十多面镜子……后,实在是再也没有兴趣去掏别人的口袋了。好久都没有这么努力地工作了,真是缺乏锻炼啊,居然累得连手都举不起来了。看来要恢复以前的状态,还得有一阵子。盗贼一边喘着气一边定下心来,打算听听青冥到底在唱什么,引得那么多人全都被催眠了……
  “踏着彩虹,回到那久违的家;推开窗,和清新的风耳鬓厮磨;褪去尘世的外壳,洗涤袒露的真心;亲近者夏桑菊的香气;让我们远离非典……”~~@@~~

  虽说先寇布理事长也是学院的超级路痴之一,但好歹这理事长办公室天天走,而且这一层也很久没有翻新了,应该不至于迷路的。所以他眯着眼睛琢磨着待会儿怎么给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所谓美少年组合一个下马威,没想到居然听到一阵冲击钻的声音从走廊的墙里传来!怎么这里又开始烟雾弥漫起来?莫非又有人挖洞了?先寇布有点纳闷,自己最近都在忙着 F1 大奖赛的事情,自从上次因为买玫瑰把四周年超华丽暗洞完工后,似乎只收到了某人的《伦琴》纪念室的工程计划,而且纪念室也不在这层开工啊……一定是违章建筑!学院的迷宫已经够混乱的,加上一堆超级路痴,就算是拿着 GPS 都能迷路,再这么不负责任、没有计划地乱挖乱开,造成一些列豆腐渣工程不说,更增加了学院迷路的可能性,岂不是会让那帮超级路痴饿死嘛。虽然 Mary Sue 小姐已经连 Call 了四回了,但冲击钻刺耳的噪音把理事长的怒火提到了 120 度,他依然决定先到施工工地查看一下情况。

  “嗯,我觉得还是用蓝灰色的涂料比较合适。”言采展览馆第七主题室里,乘着工人们打洞的间隙,Yomi 大人和 Waxlrose 大人商量着内部装修的细节。“灰蓝色啊,会不会太深,感觉太压抑啊?素描可都是黑白的啊。”
  “咳咳!”Yomi 和 Waxlrose 赶紧带上防护口罩回头,发现原来是一身黑衣的理事长,这才撤销了警报。
  “原来是你们两在倒腾啊!”
  “理事长啊,怎么有空来这里玩啊?”
  “虽然装修比预计的时间要长,但我估计还是能够按时完工的。”
  三个人同时开口,又同时闭上了嘴。
  “难道……我们跑错了坑?”由于在学院迷路的次数实在是太多了,Yomi 和 Waxlrose 马上进行了自我批评。“这个,我们的确没想到……你看,我们都到做到这份上了,能不能,就把这个坑让给我们吧?”
  理事长摇摇手,“不是,不是。我只是以为这个第七主题室已经完工了,没想到还没好啊。”原来是自己走错了层次!该死的升降梯,又停错层了!果然是便宜没好货啊,回头先让杂工组去检查一下,实在不行只好重新买一套了。
  “啊,正在最后的调整。我们打算在那里再添几盏射灯,另外,我们打算把这堵墙作为大卫爷爷写生专用墙,正在考虑背景刷什么颜色呢……”

  匆匆忙忙地告别了言采展览馆第七主题室的两位负责人,理事长开始回头找去升降梯的路。这里并非自己熟悉的行政楼层和宿舍楼层,要找到升降梯可没那么容易……更何况目前学院土方工程量最大的言采展览馆和 F1 主题公园都坐落在这个 Focus Light 楼层上,不要说一天一个样了,几乎每时每刻都有新的通道、新的坑穴出现。在差不多一个小时的瞎转悠后,好不容易从 F1 主题公园的镜宫里跑出来的理事长终于不得不承认,自己是迷路了!

  “对不起,请问,理事长办公室怎么走?”
  先寇布抬起头,一个穿黑衣的年轻人正站在面前,“你是在问我?”对方点点头。
  “你要去理事长办公室?”
  “对。您能告诉我怎么走吗?”
  世界上再没有比向迷路的路痴问路更可笑的事情了,而且这个目标恰好是路痴自己找不到的办公室。想到如此可笑的事情居然发生在自己身上,先寇布再也无法保持深沉优雅的风度,爽朗地大笑起来。
  面对眼前笑得前仰后合的中年男子,黑太子表现出了精灵惯有的冷静,在观察了大约半分钟后,这位牧师认定对方并不需要镇静剂,所以他礼貌地微微点了点头,“抱歉!”转身打算离开。
  “噢,对不起,哈哈哈哈,请,请留步,留步,呵呵……”噢哟,肚子好痛。迷路是一件很糟糕的事情,但如果是两个、或者更多的人一起迷路,那么起码还有个商量,一路上不会感觉无聊,援救小组找起人来也比较方便。这是路痴协会十大经验指南的最后一条,深为路痴协会名誉会长的先寇布理事长自然对此非常了解,所以当务之急绝对是要把面前的迷路者留下来,如果可能,甚至可以考虑发展成路痴协会会员。“对不起,呵呵,我,我实在是想到了一件太好笑的事情。”
  看看自己的衣着,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黑太子真的有点恼了,不过还没等他发作,对方就开口了,“从这里往正北走九百二十米就可以看见一个升降梯,见鬼,升降梯……”
  “…………”
  “对,升降梯,然后你进去,按行政楼层,等到了,直接走出升降梯,向前直走五百七十五步,左转,第三个岔道向右到底就是。”
  “…………”
  “喂,你听明白了没有?”
  其实黑太子听得清清楚楚,只是还在察言观色,看看此人是不是在胡说八道,毕竟刚才的傻笑给人的印象太深刻了。不过看来这个人虽然刚才有点奇怪,现在还是很清醒的。因此,在让先寇布理事长等待了足够长的时间以后,黑太子微微欠身,“谢谢!告辞了!”也不见他有何动作或者念了什么咒语,一个蓝茵茵的光球凭空出现,悬浮在精灵的左耳旁边一米的地方,并且不断地朝左平移,于是黑太子毫不犹豫地跟着光球就走。
  “喂,这是什么?”先寇布的一大优点就是有问题就问,学问学问,有了问,才会有学,这就是先寇布博学多才的原因之一。
  但精灵并没有回头,似乎是生怕跟丢了光球,“这是指北术。”
  指北术?这岂不是专为路痴设的法术?看来这次有救了!先寇布兴高采烈地跟了上去。

  事实证明,人类有时候还是比其他生物来得聪明。比如说,光球跳到房顶,精灵就跟着爬上了房顶,而先寇布则从前门进去,后门出来;当然,没门的时候也自然也只能爬房顶了,毕竟理事长没有把握绕着房子走一圈会不会又迷路了。精灵虽然对于这位外表优雅,处事奇特的中年人的行为十分好奇,但出于“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原则,始终采取了不理不问的处理方式;这让理事长非常孤闷,这哪里能体现不会感觉无聊的结果?不过话说回来,若不是这个小光球,恐怕理事长又要刷新路痴协会的最长迷路时间纪录了。
  但即便有了这等指路利器,这段不足一公里的路程堪称理事长十年来最艰苦的三十九分钟:见墙翻墙,见水趟水,爬屋顶、挖地洞,为了跟住那个光球,两个人什么法子都想出来了……当最后欢呼着跑进升降梯的时候,两人也已是浑身湿透,汗水、河水、泥水把两人原本光洁体面的黑外衣浸得灰一块、黄一块,更不要说撕裂的下摆,磨破的裤脚和凌乱的头发。帅大叔、美少年的形象一扫而光,整就两个逃荒的。
  “你要去理事长办公室干什么?”想到对方和自己一样路痴,而且现在一样狼狈,一股知己之情打先寇布的心底油然而生。
  拧了拧湿嗒嗒的外衣,黑太子苦笑道:“我朋友推荐我来参加圣裁的测试,不过我想我恐怕是要迟到了……”
  啊,真是罕见的合适人选啊!学院多么需要像这样的路痴来发扬黑暗、迷路的校训啊!把这个人找来的学员,真是天才,一定要好好提拔表扬……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是否和我一起先去换身衣服,然后再和一起去理事长办公室,你看怎么样?”
  “……”黑太子的脸上写着问号。
  “嘿嘿,”先寇布尴尬地笑道,“不瞒你说,我刚才就找不到到理事长办公室的路来着。”

  二十分钟后,先寇布带着黑太子衣着光鲜地推开了理事长办公室的门,偌大的办公室此刻只有两个人:比克古躺在那张超级大的皮躺椅上睡着了,而一个身着蓝青色长袍的男人正背负双手站在赌场监视器的前面。
  “Mary Sue 呢?”
  “理事长大人。”青衣男子转过身来,竟是 F1 杂工组的青冥。永远堆满微笑的脸上此刻带着些许歉意,他微微欠身,“刚才我咳嗽太厉害了,以至于惊吓了各位学员,她们现在大概消毒吃药去了。”
  “……”望着明显神清气爽的青冥,先寇布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一直只知道此人做事勤快,怎么以前没有发现这位杂工居然个如此潇洒的人物。
  “啊,理事长!”终于醒过来了的比克古从躺椅上跳了起来,“您可来了!请允许我向您介绍我的两位挚友,华丽赤军三人组的另两位:黑太子和青冥!”

  “这两位都长期从事地下城考古工作;而且,黑太子殿下年初还曾前往西班牙实地考察……”比克古花了将近一个半小时才把 Black Prince 和 Blue Sky 傲人的出生和华丽的履历简单地叙述了一下(主要是实在太长了,笨熊懒得写了),本来就已经对此二人心存好感的理事长由此更加确定这两人正是自己梦寐以求的圣裁人选。不过,有的时候形式主义还是有搞一下的必要的,先寇布清清了嗓子,打断了还在报履历的半身人:“关于这两位先生的出生和才华,我想我已经非常清楚了,我个人也认为能够请到他们两位来裁定巴塞罗那站实在是我们赛事的荣幸。只是,我们这次赛事出题组、裁判组、杂工组三权分立,身为总裁判长的比克古您,加上身为杂工组组长的我在这个问题上已经达成了一致,不过我们最好还是询问一下出题组的组长黑手的意见。”
  眼看着就要成的好事,横生枝节,盗贼有点烦心,这个黑手来无踪去无影,连是男是女都没搞清楚,天知道他(她?)会不会出什么花样?
  “喂,是的,是我。”青冥突然从口袋里掏出个移动电话来,穿着吟游诗人的行头打移动电话,到的确是让人一时不太习惯,比克古和先寇布的目光顿时都被吸引了过去。“对,没错,19,我确认过了。好的。理事长,黑手大人的电话。”
莫名其妙的先寇布,将信将疑地接过青冥递过来的电话,“喂?”
  “x@@-\\$%^#^#$^”(此处经过信号处理,屏蔽了黑手大人身份确认口令。)
  “真是你啊!”
  “就让黑太子和青冥做这站的圣裁好了!”
  电话挂断了,先寇布理事长不明所以地望着青冥满脸的微笑,一种非常不好的感觉从胃里升了上来……

  “叭。”赌场监视器突然传来一个不太熟悉的声音,大家不由自主地转过头去。一颗精巧光滑的白色象牙小球,精准地落在了 17 号方格内,“17,黑色,低单!”
  “天!居然是单数小?!”理事长瞪大了眼睛……
  “咳咳”青冥干咳了几声,“这个,我的生日是 25 号,黑太子的生日是 19 号,2+5+1+9=17,所以是黑色,低单。”
  先寇布双目无神地跌落进皮质旋转办公椅中,喃喃地重复着:“黑色,低单;黑色,低单……”
  比克古有点心惊地看了看玛法的牧师,后者则无所谓地耸耸肩,“他没事。”
  “我想,我们还是先出去,让理事长大人一个人静一静。”
  于是,一个接一个,3B 党对着依旧没能从巨大的震惊中恢复过来的先寇布理事长鞠了一躬,然后悄悄地离开了办公室。

[尾声]

  金色的夕阳照耀在空荡荡的 F1 赛道上,给什么东西都镶上了一道金边,看得人的眼睛有点酸,泪水涌进了眼眶……
  “我会想你们的!”半身人盗贼站在赛道的护栏上抹着眼泪,不过,心里可是乐开了花,哈哈,这两个讨人嫌的家伙终于要走啦!哈哈哈哈……
  “你还欠我手册和骰子,两周后,我会再次来确认的。”黑太子狡猾地眨了眨左眼,拎起地上的帆布口袋不见了……
  “噢,比比的眼泪真是让我感动啊,”青冥抹了抹眼角,亲热地拍拍盗贼的肩膀,“我决定,我不离开兄弟了,我要继续留在杂工组,为人民服务!这样,你就不会这么寂寞了。”
  >_<!听到这话,比克古差点没从围栏上翻下去。不过,有个人在也好,万一学院的人发现那些碗啊盆的全是黑太子做的赝品,还能有个替罪羊。想到这里,比克古跳下了围栏,甩甩手勾住吟游诗人的腰,“兄弟!走,今天我请客……”

  夕阳下的学院小道上,有一长一短两个影子在舞动……
  “对了,黑手怎么会同意让你们做圣裁的?”
  “噢,我只是向他保证,球一定会掉进单数格子。”
-------------------------------------------------------------------------------------------
[名词解释] 华丽赤军三人组
  3B党,由 Bucock (比克古)、Black Prince (黑太子)和 Blue Sky (青冥)三人组成。由于他们均是新战国联盟赤军长胜将军的家臣,而且(自诩)以可爱、优雅、温和为特色,喜好华丽的风格,因此被称为华丽赤军三人组。
  据笨熊考证,似乎 3B 党均生在书香门第,受正统教育,当属名门之后;而三人却偏偏都选择了盗贼、牧师(形式上和跳大神、巫医没啥两样)和吟游诗人这些下九流的职业;故此次尽数被理事长大人网罗参与巴塞罗那站的评审。

[声明]
  凡文中所涉及的黑幕情节均为虚构,没有巧合的可能。

——eIT

 

版权声明
本网站的图片、文本版权属于作品版权人所有,排版样式由学院拥有,请在转载前征求原作者的同意!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