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桑学院2003年度F1征文
|   学院首页  |   征文首页   |  征文资料  |   选手积分速查  |
红毯
作者:蓝夜

——当我想要好好地写一场爱情的时候,才发现,原来自己没有真正爱过。

blue终于和万廷分开了,不是“分手”,而是“分开”。他们之间只能说“分开”,因为blue和万廷之间从来就没有过山盟海誓,没有过两情相悦,甚至没有过甜言蜜语。一直以来都是blue自己痴痴地傻傻地追逐着万廷,用一些甚至微不足道的小幸福麻醉着自己,就这样走过了大半年。
出事的那一天距离blue怦然心动的纪念日,还差十天才满八个月,后来blue回过头看,实在无法想像那段经历起来如此漫长的时光,用数字衡量起来竟是那么地短。而“出事”的内容其实很简单也很必然——他们,差点上床了。
实际上blue相信如果不是地利不合,他们根本不可能只是“差点”上床。当然那个时候blue不满十九,万廷比blue还小七天,正是血气方刚的时候,出点差错也是难免。然而这事让blue彻底地震惊了,blue是非常非常传统的女孩子,她可以用八个月的时间形影不离地跟在万廷身边,但她从来没有对万廷表白过,“喜欢”和“爱”,她坚持要让万廷先说出来。
blue曾经以为没有什么事情能够让她离开万廷,但是这一次blue知道自己真的不行了。万廷既然能够跳过所有环节直接产生冲动,那似乎只能说明,万廷心里完全没有那些东西的存在——譬如感情。
他们,甚至连吻都没有一个。
回到宿舍以后blue想了大半夜,不觉得很痛,也不觉得很困。她只是反复地告诉自己,应该是最后了。
天亮了以后blue又录了一盘磁带,她特意选了万廷在上面留过言的那一面,用自己的声音覆盖了他的。半年前万廷说把blue当成姐姐,blue不知道,这一次万廷会怎么说。
磁带在当天就交到了万廷手里。blue去的时候万廷正躺在床上,宿舍里除了万廷没有别人,以往遇到这种情况blue总会暗喜,但今天,已经不一样了。看见blue手上的walkman万廷什么都没有说,blue把它放在万廷枕边,万廷闭上眼,微微露出不耐烦的表情。万廷睡的上铺其实很高,blue的个头只是中等,她伸长手去,刚好能够触摸到万廷的脸颊,blue的手指停留在万廷眉心,顺着那浓密英挺的眉毛划了过去,指尖残留的温度,是blue与万廷接触的最后记忆。blue转身,离开了这个过去的八个月里一直陪伴着的人,心里忽然觉得很空。
接下来的时间里blue一直在等待,她没有办法否认自己的心里还有期待,她也没有办法去戒绝那种期待。她曾经在八个月里用全身心去爱着那个人,同时也在期待那个人终于可以爱上她,现在就要生生斩断这种期待,谈何容易。
那天晚上blue提早知道了结果,是同宿舍的姐妹们最终按捺不住,去找了万廷。
她们问他:“blue到底算不算是你的女朋友?”
blue没敢问她们万廷的反应,但是blue知道,答案是完全否定的。她其实知道得比谁都清楚。
blue于是淡淡地笑起来,带着悲伤,带着无奈,然而blue没有哭,她在心底悄悄给了自己一个希望,她一定还要见见万廷,亲耳听听,万廷他怎么说。
夜里blue很快地就睡着了。她太累了,光是压抑着悲哀不让它侵占整个身体整个灵魂,就已经损耗了blue的所有体力。那种激烈的对战似乎在梦里都无法停止,所以又是一个清晨来临的时候,blue觉得很疲倦,疲倦得她只想缩在床上一动不动。保持那样的姿势,眼泪也不会轻易掉下来。
可是那天有课,blue可以为了万廷逃课,但没有万廷,就没有逃课的理由了。
在课堂上毫不意外地看见了万廷,以往只要可能,blue总是坐在万廷身边,但今天blue悄悄地缩在后面,控制着自己不去看万廷的背影,只是多看几眼跟少看几眼,对blue来说其实是没有任何差别的。
一直到下课,万廷都不曾回头看blue一眼,或许他不知道blue就在他的身后,隔了七八排的位置,远远地注视着他,可他连找blue的举动都没有过。最后blue看着万廷慢悠悠地走出教室的模样,清清楚楚地听见了自己心碎的声音。
在食堂里blue吃着自己的午饭,她很奇怪自己居然还能够觉得饿了,她也很奇怪自己只要不去想万廷,还可以觉得相当轻松。当然,那个前提是“不去想”。一天里有八万六千四百秒,blue大概有八万六千三十九秒会想到万廷。
想着想着blue的眼眶湿润了,她拼命地低下头,大口大口地吃着碗里的宫保鸡丁。同桌的还有总是关心她支持着她的姐妹们,blue知道自己绝不能在她们面前哭出来。当blue终于离开餐桌的时候,她已经只剩下爬回自己床上的力气,拥着被子她静静地把脸埋进自始至终给予自己温暖的棉布里,任它迅速地吸走她的眼泪。
到了晚上blue终于决定去找万廷,她的walkman还在他那里,她还在等他的答复。事情总归需要一个了局。
看见blue走进他的宿舍万廷依然没有说话,他只是很默契地,不等blue开口就拿起她的walkman递给她。blue接过来,看看自己手里的东西,又抬起头,深深地近乎贪婪地看着万廷。
“我想你应该没有什么要说的了吧?”blue自己都没有想到自己能够把话说得这么顺畅,这么平静。
万廷简短地“嗯”了一声,移开目光,重新陷入沉默。
blue又笑了起来,牵动嘴角的微笑,blue不知道那个时候的自己笑起来是不是象哭,所以她很快把头低下去,轻轻地然而郑重地鞠了个躬。
“Byebye。”
blue明白自己这样说等于宣告了一切的结束,她跟万廷之间的一切,至少是她曾经希望能够永远共有的一切,统统落幕了。
走出了那间她每次都要克服满腔的羞涩心才会步入的男生宿舍,听见门在身后几乎无声地关上,blue手里紧紧握着她的walkman,心里明白以后除非发生天塌下来的大事,她是再也不会走进这个房间了。

——本就不曾牵手,又谈何分手呢?

有个邻班的同学擦肩而过,跟blue打了个招呼,blue侧身,微笑着回应。
那个问候让她觉得很温暖,六月天已经热得流火,然而现在她确实需要温暖的感觉,所以她径直朝自己的宿舍走去,她知道那里有能够给她温暖的人,在等着她回去。
blue躺在别人的床上,她自己的床是上铺,可她现在完全没有力气爬上去,而且她需要有人坐在她身边,陪着她。现在坐在她身边的是兔子,blue的同学兼宿友兼身边最好的朋友,或许还有谁的,blue看不见,也不想看,她的手臂正遮着她的脸。
blue在听她的walkman,walkman里放着blue拿去给万廷的磁带,磁带……
磁带是空的。
blue听了很久很久,她不想承认,然而她不得不承认。
万廷把blue说的话洗掉了,万廷还给blue的一片空白,到最后,万廷什么都没有说。
她以为万廷至少会对她说点什么,说不爱她,说从来就没有喜欢过她,说……无论说什么都好,无论说什么,blue都设想过的,blue只是没有想到,万廷会逃避这个问题逃避得那么彻底。blue忽然觉得一切都像那盘磁带一样,变成了空的,blue明白再没有任何东西能够给她希望,她曾经满心期望的小小幸福,已经永远不可能实现。
渐渐地blue发觉胸口堵得几乎不能呼吸,她于是扯掉耳机坐了起来,她迎上兔子询问的目光,苦笑了一下,她说:“空的,什么都没有。”
兔子抓住blue的手,紧紧紧紧地,仿佛希望通过那个动作赋予blue勇气和安慰。
blue知道自己需要的其实不是勇气也不是安慰,她要的是解脱。不过兔子的动作让blue觉得很温暖,很欣慰,她知道至少还有人会为了她的遭遇感到痛苦,为了她的坚强感到喜悦,她知道无论如何都会有她亲爱的姐妹们陪她走完这一程,blue轻轻地靠在兔子肩上,如果可以,她其实不希望兔子为她伤心。
她很想对兔子笑笑,但是她此时确实笑不出来,然而她至少清楚自己觉得很平静,平静得,让她相信自己有能力走完以后漫长的路。
可是……
说不清楚是在场的五个人里谁先开始的,更加说不清楚是怎么开始的,等到blue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正在痛哭。blue曾经说过自己是绝不在人前哭的,然而此时此刻,blue实在想不到自己还不流泪的可能。因为大家都哭,为了自己,也为了blue——抱头痛哭。
blue并没有哭得多伤心,也没有哭得多投入,应该说最投入地伤心的时刻在她决定跟万廷一刀两断的时刻已经过去了,应该说,她在四个月前就已经预料到了现在的情况。她猜得到结局,她只是猜不到过程,也猜不到,纵使早有心理准备,自己的胸口仍是那么痛,痛得将要把自己湮没。此刻已没有什么能够阻止眼泪的奔流,哭出来,用力地,痛痛快快地哭出来,blue朦胧地想,如果那些根深蒂固的东西也能够随着泪水流出来,甚至仅仅动摇也行,不知该有多好。
能够流出来的眼泪比想像中的要少得多,能够发泄出来的伤心亦然,blue湿着眼睛,听着房间里悲悲切切的哭声,心里很沉很重,又想到了很远。
blue想,这样的日子总会过去的。
blue想,终有一天她会不再爱万廷。
blue想,到了那时候,她一定要比过去过得轻松,过得快乐。
那天她们一起哭了很久很久,久到忘记了时间,久到blue最后冷静得再也流不出一滴眼泪。
最后一次了,blue告诉自己,这是最后一次,她为万廷哭泣。

——眼泪如果不流出来,倒回去只能积存在心里,愈压愈多,愈酿愈苦。所以,谢谢你们陪我哭泣。

blue上学的那个园子其实很美,是那种没有经过精心修饰,北方特有的很粗犷然而极其纯净的美。春天开花,夏季风凉,秋光明媚,冬日飘雪,还有满园子让人精神爽朗的清新空气。园子里的路很少,也都很直,blue最喜欢的一条路上,两旁长满了笔挺的胡杨树,稍微仰头就能看见蓝得不带半点瑕疵的天空,仿佛伸出手去就能触摸到似的,blue觉得天空的手感一定很柔软很顺滑,像大叠上好的丝绸,又或是看着着就想陷进去的水晶蛋糕。
然而blue再也没有回过那个园子,她总觉得一旦回去,就要面对自己曾经赤裸裸的伤心,苦苦的挣扎,她有多庆幸自己在日后终于能够走出来,她就有多恐惧自己在重温那种心情以后会旧创复发。
跟万廷分开以后blue在那个园子里只待了一个月,就永远地离开了,但是那一个月的心情,让blue记忆犹新到了现在,也害怕到了现在。在那一个月里,blue甚至忘了,自己有没有再从自己疲劳不堪的心里抬起头来,看看那一望无际的蓝天。
其实blue明白自己过得很苦,就像十八年来未曾如此深爱过一个人一样,快满十九岁的blue过着从没有尝试过的艰难日子。物质上的缺乏对blue的影响很小,毕竟她不是对超现实有诸多要求的人,然而精神上的拉锯,必须不断地牵扯自己避免灭顶于无穷无尽的思念和渴求,心悬在半空的无处落脚的苦让blue心力交瘁。
只因稍不留神,便将沉溺,永劫不复。
是的,永劫不复。从某些方面来说,blue是很果断的,譬如对万廷,blue能够用八个月去犹豫去彷徨去等待,也可以在关键的那一天,一个晚上,决定一刀两断以后,绝不回头。她告诉自己一旦回头就是永劫不复,所以blue没有回头,一次都没有。
blue可以为了万廷什么都不要,为了那个她心爱的男孩子她甚至可以放弃她自己,然而眼前的情况是,blue给的一切,万廷都不要。在那一个月里blue把大部分心思用在复习,来对付她的期末考试;同时blue跟那些她曾经为了万廷而忽略掉的姐妹们,又象以前地亲亲密密起来,尤其是兔子,总是尽可能地陪着blue,那种不经意的温柔让blue觉得暖融融地,有别于七月天气的炎热,是用温开水把心脏包容起来的熨帖。
虽然隐隐作痛却平静的生活让blue觉得欣慰,她让自己尽力去看失去万廷之后所得的,而除了万廷以外,她再也不想失去任何东西。万廷不要的blue,blue自己要。
世事自然不能尽如人意,blue竭尽全力地让自己捕捉到每一分每一秒的幸福快乐,每一分每一秒里不能戒绝的是,对万廷的想念。自从到万廷那里拿回walkman的一天起,blue就没有怎么见过万廷,不去他们共有的那个天地——电脑机房,他们之间的交集就少得只剩下教室主楼和食堂,两点一线。
见不到不等于不想念,也许,见不到所以才会更想念。实际上以blue对万廷的了解,万廷会在什么时间出现在什么地方她大体能够猜到,所以见不到,也是没有勇气去见。那些日子blue心心念念的就是如何斩断对万廷的牵挂,她怎么可能纵容自己去见他,去让自己,增加一些能够回忆或者臆测的画面。
可是终于有一天blue想万廷想得不行,多少天压抑自己压抑得都快要疯了,她走到哪里都会想到万廷,哪里都有她和万廷的回忆,她看书的时候想,吃饭的时候想,走路的时候想,到了晚上躺在床上,更是无力自制地想。所以明知道是自欺,blue仍旧忍不住说服自己,她只去看万廷一眼,远远地一眼,就好。
blue沿着那条隐蔽的楼梯上到五楼,曾经她恨过这条楼梯,如果主楼里没有两条楼梯,那天她不会找万廷找得那么狼狈,也就不会在抬起头发现万廷就在她前面微笑的时候——心动。
但是现在blue不恨它了,她知道恨也没有用,就象blue从来没有恨过万廷一样,一来她不懂得把爱转化成恨,二来,她觉得恨比爱更累。
机房的门就在眼前,blue的心脏扑通扑通地跳起来,刚过傍晚的时候楼里面人很少,就算有也都在教室里面,走廊上空荡荡的只有blue。blue把步速控制得不快不慢,悄无声息地从门前走过去,到了能够看见万廷习惯坐的位置的时候回头,一望。
万廷习惯坐的那个位置上有人,不是万廷。
blue停下脚步,她不明白嗜电脑如命的万廷这时候怎么可能不在机房,因为万廷不在,所以blue并没有多作犹豫地,走了进去。
借口找资料的blue要到了那台电脑的使用权,她坐下来,盯着睽违了仿佛有半个世纪之久的显示器,桌面上的背景图案还没有变,一切都显得那么熟悉,却又陌生。blue抓起鼠标,她不知道自己会找到什么,或许她只是无意识地,想要在这个她和万廷相伴过两百多个日日夜夜的地方再多停留片刻,想把握住那个她和万廷都抚摸过的小东西,再长久一点点。
blue终于发现有什么东西不对了。打开资源管理器,blue看着万廷最喜欢的游戏FIFA1999的文件夹,被删掉了。
万廷走了。就象blue自动地从万廷的生活中消失一样,万廷也从blue的世界里退出了。万廷不再去机房,甚至除了考试不再出现在主楼,blue和万廷碰面的次数越来越少,直至于,几乎为零。
其实万廷过得并不好。blue知道万廷是一天离了电脑就不行的,而万廷居然放着偌大个机房,那么多台好电脑不用,缩回了宿舍。blue甚至听说万廷开始追着看《还珠格格》,那种……blue觉得无聊到令人发指的东西,所以,万廷一定也是,无聊到发指了。
blue过得自然也不好,而且绝对比万廷过得更不好,至少万廷不用在想着一个人的时候,必须用比思念更强的力量控制自己不要去想。
既然两个人都过得不好,分开以后,平静快乐的生活都大大地走了样,那么他们为什么还要分开?
关于这个问题,blue没有去想,她只知道,自己决定了的,就绝不能再回头。
blue庆幸与骄傲的正是,这么些年,她一次都没有回过头。

——追忆前尘,那是断得干脆利落,其实对我是无与伦比地好。所以我是不是可以认为,那种决绝其实可以看做,另一种温柔?

在那个炎热得让人心浮气燥的月份里,blue做过一个梦,梦里她成了新娘,新郎是万廷。甜蜜和美的梦,无法成真的梦想,在梦里变成了画面,也算是某种现实。
第二天早上醒来以后blue用了半个小时细细回味那个梦,把其中的幸福完完全全地吸吮干净,然后将它埋进了记忆最深处,加上无数封印——她怕那种虚构出来的温馨让自己动摇,她怕,一个动摇,自己又会回到万廷身边去,重复那种什么都不说,单方面品味甜美或者苦楚的生活。
同样的错误不能犯两次,同样的折磨,blue也不想经历第二次。
blue曾经有过一个跟万廷同桌吃饭的机会,但是面对在众人怂恿下万廷不怎么真心的邀请,blue毫不犹豫地拒绝了。即使同时还有一大群同学做伴,blue仍然不敢让自己冒险,她实在不希望自己在万廷的欢声笑语中赫然惊觉,自己还是多么多么地爱他,穷其一生,也离不开他。
回到宿舍里姐妹们围着blue感叹,她们说:“我们都以为你拒绝不了的,没想到你这么坚强。”
blue于是大大地扬起笑脸,她一定会坚强到底的,就算只是为了她们的赞扬,她也一定会坚强下去,直到她终于不用依靠坚强以及赞许来支撑自己。
“你怎么总是怎么开心呢?”听到这话的时候blue几乎要笑翻过去。
真是不开眼的家伙,她也不过是在笑而已,怎么就能看出她是很开心了?
“其实我心情很差啊,你看不出来吗?”blue故意反问他,她班上的一个同学,说话的时候blue笑得愈发灿烂。
同学没有说下去,只是与blue相视而笑。那个园子里的夏夜是很凉爽的,被晚间的轻风吹拂,blue觉得格外惬意。
开心吗?未必。
可她还在笑着,不是吗?
那段日子里blue最引以为傲的杰作,是一张纸。纸上整整齐齐地,写着一百多个“放弃”。
blue看书的时候,每当想万廷想得看不下去,就会拿出那张纸来,认真投入地写着“放弃”。每一笔都在催促自己,每一笔都在告诉自己,“放弃”。blue认为把字写下来类似自我催眠,就象朗读出声的字句总会更加容易记住一样,以blue偏于内向的性子,自然做不到把这两个字大声地说给自己听,所以blue选择了写。
至少在全神贯注地写字的时候,blue可以不用去想万廷,可以觉得轻松一些,可以觉得有些东西顺着笔尖流淌出来,再也不会倒灌进满满的心田了。
后来blue把这张纸拿给兔子看,兔子只看了一眼,便倏地用力抱住了blue。blue轻轻拍着兔子的手臂,有些悠然地微微笑着。
blue手中的纸上写着许多个放弃,排列有序,瘦长有力,一笔一画都有如刀削斧刻般地——坚定。
在偶尔的日记里blue给自己规划了一个未来,她写道:
“我已看见,迎着云淡风轻的蓝天,欢笑甩着一头柔软黑发的我……那就是我的美好的未来。”

放完暑假回到学校,姐妹们都惊呼blue瘦得不象话,几乎认不出来。blue很有滋味地想,这就是失恋的好处。
后来blue加入了校学生会,她开始让自己变得很忙,忙得没有精力去沉浸在回忆和空茫中。尽管bule知道自己笑起来的时候,还是会显得忧郁。
次年二月blue给自己找了个男朋友,为的也是刹那间的心动,然而不到一个月后两人分手了。
那天夜里blue静静地流下了两行眼泪,并非沉重,而是轻松的眼泪。blue带着哭腔却是笑着对她的亲爱的姐妹们说,她忽然觉得自己是把两段情同时放下了,她终于,解脱了。
也是那个月里blue去理了次发,短短的学生头配着blue圆圆的小脸,完全象是个初中生。blue说那是她最后一次对自己的头发大动干戈,从此blue开始留长发。
到了现在blue的头发已经相当地长,到了现在blue已经习惯在阳光中无比阳光地笑起来。
到了现在,blue已经可以放任自己自由自在地去回忆,去触摸曾经痛彻心扉,如今连痂都快掉干净的累累伤痕,笑着说:“其实那段事情想起来很愉快。”

blue知道,没有万廷,就没有现在的blue。
blue知道,没有万廷,她不会体会什么叫做爱情。
blue知道,万廷,其实是一个不抬好也不太坏的人,而她爱过他,很爱很爱。

当时决定放弃的时候blue曾经不无讽刺地对自己说:“原来我的真心也有尽头。”
到了现在,blue总算明白真心是不会有尽头的。
blue用了八个月去爱万廷。
又用了八个月去不再爱他。
然后,blue知道自己会用一生的时间,记住万廷。

将要写下完结的瞬间blue忽然非常想要知道,万廷究竟有没有做过跟blue同样的梦,又有没有梦见过blue不曾梦到的,美丽的红毯。
以后找个机会问问吧,blue心想,然后写下来:
End, but not forever end.

——最后的最后,我想说,谢谢你,万廷。

★版权声明★ 本网站的图片、文本版权属于作品版权人所有,排版样式由学院拥有,请在转载前征求原作者的同意!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