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桑学院2003年度F1征文
|   学院首页  |   征文首页   |  征文资料  |   选手积分速查  |
44号
作者:att

  地球纪年公元1997年4月19日。
  那一天我的平静生活再次被打破。

   一
  阳光真好。温暖而柔和地洒在身上,就像记忆深处的母亲的手。来到地球两年,我最喜欢的,就是这里的阳光,仿佛又回到了美丽的索克尔。我情不自禁地闭上眼睛,尽情享受。我几乎能觉察到肌肤的舒展,能量一点一点地渗入我的体内,融入血液中……
  门铃在这时急促地响起。
  “是你吗,小荔?”我诧异地问。小荔以前从不用门铃,她说不喜欢那种枯燥的音乐。但除了她之外,我想不出还有谁会来找我。
  不是小荔——门外静悄悄地,没有像往常那样响起小荔清脆的声音。我极为迟疑地开了门:“请问你找……
  话没说完,甚至还没等我看清,一团洁白的东西就跌进了我的怀里,一股淡淡的香气随之飘来。我的思维机制在刹那间对这个温暖柔软的东西作出了判断——一个女人。
  是的,一个女人,一个美丽的女人。她有一头乌黑的长发,散落在我的臂弯和她的肩上,衬托出她天使般的脸庞。她的嘴和眼睛都紧紧地闭着,好象是昏过去了,也仿佛是睡着了。
  几乎是一种本能,我的身体迅速的测定她的各项身体机能:体温、心速……几秒钟后,我断定她只是疲劳过度而已。
  她在靠窗的床上沉沉睡着,阳光给她的脸添上几分红润,她可真……美。
  我强迫自己的目光离开她,就在我转过头的瞬间,我被她手腕上一个晶莹的东西吸引住了。也许有人会以为那是一只水晶镯子,但我清楚地知道它不是,多么熟悉的东西!超光速粒子联络机。通过它,可以接通游弋在太空中的主飞船, 或者进一步接通母星上的基地,使用上面的仪器,使一个远离母星球的人,在不携带大量仪器的情况下也能完成许多种工作。
  我觉得心微微一沉。她,不是地球人。而且是来自……我几乎不敢往下想。这时我才发觉其实我的心里一直藏着深深的恐惧。 注视着她,我思索着该何去何从,说实在的,我心烦意乱……
  “笃笃”,熟悉的敲门声打断了我纷乱的思绪:“小荔……”
  门开处,露出小荔明朗的笑容:“容凡,爸爸已经醒了,他说可以开始工作了。”
  两年前,那时我刚到地球不久,在一个很偶然的机会中,我认识了贺小荔和她的父亲——物理学家贺环宇教授。贺教授渊博的知识和敏锐的思维,让我极为震惊,他的某些天才的思想甚至已经逼近了索克尔星球的水平。我告诉贺教授和小荔我是中国留学生,他们一点没有怀疑我的来历,听说我对基本粒子也有兴趣,就热情地请我做他的助手,并坚持让我搬到他们家楼下的空房住。我很快答应了,虽然他们的实验手段对我而言,还非常落后,但是,也只有在繁忙的研究工作中,我的心才有片刻的宁静。
  贺教授习惯午睡,有时我会在这段时间时下楼——贺教授的家就是他的实验室——做我自己的事,等他醒来,小荔就来叫我上去继续工作。
  我思索了一下,“她”至少还需要十个小时的睡眠,这段时间可以让我做完工作:“好,走吧。”




   “……各巡航舰队请注意:严密搜索在逃杀人嫌疑犯肯迪·索达,此人于2743年4月11日,涉嫌杀死前联合防卫部队总司令法弗洛狄达·唐,炸毁司令总部,并立即潜逃。此人……”
“又是一段,”贺教授读着国际互联网上的新闻,无可奈何地说,“自从上个月发明了高能光子接收机,每天都有人宣称收到了外星光子通讯信号,而且内容不断进步。开始是些问候语,接着是聊天,现在是通缉令,我保证,过几天一定会有外星进攻地球命令。”
“那机器是你发明的。”小荔向她父亲指出。
  贺教授顽皮地扮了个鬼脸:“是啊,可我没想到它会被用在这种地方。”
  我微笑着听这父女俩的对话,目光却停留在下面的一条新闻上:
  “……昨天下午5:25,在纽约上空,有不明飞行物出现。据目击者说,该物体为椭圆型,约10米长,呈银灰色。它在500至1000米高度盘旋了5秒钟左右,便迅速升高。另有目击者透露,该飞行物在升至7000米左右突然增亮,然后消失。据猜测,可能发生了事故,但目前没有找到任何证据……”
  这会不会是“她”的飞船呢……
  “容凡”,“容凡!”
  “嗯?”我回过神。
  “我考虑了一下,经过前一段时间的修正,今天我们继续44号粒子的数值模拟实验。”贺教授说。
——44号粒子是一种超光速粒子。44这个称谓的来历,简单得几近滑稽,据说因为贺环宇在他44岁生日那天发现了它。贺环宇对这个数字感到很高兴,“44,发发啊!果然就在那天发了。”他经常开玩笑地这样说。44,在地球的音符唱名体系里,发音刚好是“发发”,而这好像是中文的一个吉利字眼。我相信贺环宇其实并不是真的相信,只是,这是一种风俗。
  我没做声,44在我心里撞出一股难言的滋味,好一会儿,我才轻轻地问:“教授,您真的决定了吗?”
  贺教授显然被我的态度弄得一愣:“为什么你会这样问?”
  “我……我是觉得,现在做这个实验可能为时过早——我们的技术手段还无法实现。”我没有说实话。
  “这不要紧,我们只要能从理论上证明有这种可能性,就为后人打下了基础。想想看,如果这个实验成功,我们就从此打开了超光速世界的大门。人类就多了一种新的能源,超光速粒子在加速到1500倍光速的过程中所释放的巨大能量,根据我初步的计算,可以达到核聚变反应的40~50倍……”
  100~120倍,我默默地想。
  “容凡,不要犹豫了,”贺教授的眼眸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我们开始工作吧。”
  我不再说什么,坐到计算机前,开始输入数据。
  今天的我,始终无法专心于工作。这种古老的键盘式输入常常让我力不从心。而且,这台据说是目前地球上最先进的微机,运算速度甚至经常远不如我的大脑。平时,我会饶有兴致与它一起算,但今天,望着荧幕上变幻的算式,我的思绪却飘忽不定。有许多我努力想忘记的事纷纷地涌上心头,而这一切,似乎都是今天下午,“她”的出现带来的……
  “她”!我看了一下时间,我已经离开她六个多小时了,应该回去看一看。


  出乎我的意料,她快醒了。她的恢复如此之快,看来,她有着比我估计中更进化的身体机能。望着她,我一遍一遍对自己说,记住,你现在叫容凡,你现在是地球人……
  她慢慢地睁开眼睛, 又缓缓转动头,疑惑地打量四周。 目光终于落在我身上。大概她需要几秒钟时间来思考目前的情形。然后……
  “哪噜啦斯……”她以异乎寻常的速度坐起来,缩进了床的一角。
  我瞪着她,几乎怀疑自己的语言中枢出了问题。我想起了看过的一些地球电影,《独立日》、《火星人登陆》……,地球人竭尽所能地描述残暴的外星入侵者。然而,地球人是否能想得到,她, 他们心目中可怕的外星人,醒来的第一句话竟然是:“不要伤害我……”
  她紧紧盯着我,那满眼的戒备和微微发抖的身体让我不得不相信,她是在害怕。
  害怕?她在害怕一个地球人?
  我吃惊的表情终于让她认识到什么,她触动了镯子上的某个开关,然后无措地看着我。我知道镯子上装有语言翻译机,需要借助它,说明她是波兹瓦人,而不是语言中枢高度发达的索克尔人。她必须知道我使用的是什么语言。好吧,我决定帮帮她,我先开口:“你从那里来?”
  她显然松了一口气:“我从一个很远的星球来。”
吃惊,我不断提醒自己,我应该感到吃惊:“你,你的意思是……”
“按照地球的长度单位,我们的波兹瓦星球离这里有21.3光年。”
  “你是外星人!”
  “是的。”她诧异地看了我一眼,仿佛在说,当然了,怎么你才明白。
  我有点好笑,面对她坐下来:“你叫什么名字?”“菲丽·波尔。”“你怎么会在这儿?”“我在地球附近航行,我的飞船出了问题,推进系统发生了故障,我飘荡了几天,进入了地球大气层,然后我使用了弹出座舱,降落到地球。我的飞船随后炸毁了。我这么说……你明白吗?”我点点头,“你说得很清楚。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嗯,”她舔舔嘴唇。我起身倒了一杯水给她。她急切地接过去,喝了一口就停住了,迟疑地看着我:“有股怪味道。”我明白她的感受:“有点污染,但没什么大碍。”
  她犹豫了一下,喝完那杯水,然后她望着我,眼中有一丝为难:“我想可以联络主飞船,让他们来接我。但他们现在离这里很远,最快大概也得2、3个月,可能更久,在这段时间,我就不知道该怎么办……”
  她显得很茫然,我考虑了一会儿,终于决定:“你就留在这里吧……不要随便到外面去,有些人知道了你是外星人,会把你卖给哪个科学院作研究的。”
  “不会不方便吗?”
  “不会的,至少我不会的。我对面的房间还空着,你可以住。当然,要先问问贺教授的意思,他才是这里的主人。不过,我敢保证,听说你是外星来客,他会非常高兴。”说不定你能让他忘了“超光速粒子”,我想,但没说。
  “谢谢。”她露出笑容,纯真的,真像一个可爱的天使。



  贺教授不止非常高兴,他简直欣喜若狂。
  “你,你真是外星人?”贺教授激动得快要透不过气了。
  “是的。”“可是,你长得太象地球人了。”“这也是我们波兹瓦人一直很吃惊的——自从我们发现了地球人类,可能是因为我们星系与太阳系十分相似。但也有人推测我们与地球人有血缘关系,不过没有证据。”
  “你们星系在那里?”
  “你们地球人称我们的太阳为‘水蛇座b’,我们有两颗住人行星——波兹瓦和索克尔,现在正计划逐步向星系中另一颗行星移民。我们已经建立了行星联合体,有统一的秩序。
  “我们波兹瓦星球的自转周期为地球时间24小时44分,公转周期442.35天,索克尔星球自转周期24小时14分,公转周期378.43天,都和地球很接近。”
  “你们比地球先进多少年?”
  “其实在很多方面,我们和地球相差不超过两百年。但是我们的生物进化水平却比地球高很多。我们对人自身的开发远远超过地球,比如,我们对大脑的利用达到70%以上,你们需要借助计算机的很多事,我们可以直接完成。索克尔人比我们更先进,比如他们掌握原子重组技术,能在一定程度上使自己变形,以适应不同的生活环境。”
  “你们……”
  贺教授和小荔不停地提问,菲丽不停地回答。他们都满心的喜悦。只有我,心情越来越沉重。我就像个不相干的人似的坐在一边,听着人描述我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的故乡。也许,我将再也不能回到那里,我的,心爱的索克尔……
  窗外,阳光灿烂。我站起身,向门外走去:“我去晒一会儿太阳。”
  “……索克尔人最喜欢阳光。”菲丽的声音飘进我的耳朵。
  我浑身一震,回头看了她一眼——菲丽并没有注意我,她在继续说:“索克尔人在一千年以前,就开始致力于人的植物性进化,而且很成功。 他们既能由食物补充能量,也能进行光合作用,他们的外形和我们差不多,但他们是绿色的——绿色的头发,眼睛,皮肤是浅绿色的,连血液也是绿色的。索克尔是个绿色的世界,美极了……”
  我逃回了自己的房间。
  接连几天,我都没有再上楼去。小荔来找我,我就推说头疼。我鼓不起勇气面对过去,面对我心底沉重的罪恶感……
  “容凡,身体好了吗?”我在楼梯上与贺教授不期而遇,“如果好了,就上来看看,我们的实验有重大突破了。”贺教授神采飞扬。
  “什么?”我心不在焉地问。
  “我们的‘超光速粒子’。”
  这几个字迅速把我的思绪拉了回来:“我以为,这几天,您一直和菲丽在交流。”
  “是的,菲丽给了我极大的帮助,没有她,我说不定还要在黑暗里徘徊好几年呢。”
  菲丽!
  是的,当我看到最新的实验数据,我知道,贺教授已经离成功不远了。忧虑在我心中油然而生,发生在波兹瓦的一幕是否会重演?然而我还来不及说出我的担心,菲丽的一句话却使我的心又一次如沦入地狱般的煎熬。
  “贺教授真是一个天才的科学家,我只提供了一点数学上的帮助——在我们星系,深入这方面研究而且有实质突破的,据我所知,也只有肯迪·索达博士。”
  “肯迪·索达?”贺教授和小荔同时问。
  “对,”菲丽没有意识到他们的惊讶,“他是一个伟大的科学家,他第一个突破光速极限,实现了超光速粒子的连续生成,并且使超光速粒子能量能被实际利用……”
  贺教授找到了几天前的新闻:“就是这个被通缉的肯迪·索达吗?”
  菲丽微微一怔:“对,就是他。”
  “他杀了人?”
  “对,据说是这样的。”
  “据说?”
  “出事的时候,我已经登上飞船了。 虽然我是波兹瓦人,但我还是得承认,波兹瓦人中的确有一些野心家。 防卫部队总司令法弗洛狄达就是波兹瓦人。我听说,法弗洛狄达将索达博士的某项技术用于制造足以摧毁一个星球文明的武器,等索达博士发现自己被利用,他已经把目标对准了诺曼星球——地球人称为‘孔雀座d’星系的一颗行星。索达博士在情急之下,杀死了法弗洛狄达,引爆了指挥中心。”
  “他这么做,也没什么错,为什么要通缉他?”小荔说。
  “我听说,”菲丽犹豫了一下,“索达博士在引爆前,撤出了所有人员,但是,却没人发现法弗洛狄达的两个年幼的孩子,六岁的露茜和四岁米兰达还留在里面,结果他们被炸死了。所以……”
  “那他也是无心的。”小荔很同情地说。
  “不,”贺教授说,“孩子是无辜的。任何人都不应该随便夺走别人的生存权利,即使他是无心的。”
  任何人都不应该随便夺走别人的生存权利,即使他是无心的……
  “容凡,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菲丽惊呼。
  贺教授也注意到了:“是不是又头疼了?快去休息。”
  我挣扎着站起身, 耳边轰响的全是露茜和米兰达最后的惨叫。恍惚间,我似乎看到菲丽脸上露出一种奇怪的笑容……


  整整一夜,恶梦不停地折磨着我……
  我仿佛又回到了索克尔,我刚获得行星联盟科学奖的那一天,周围全是向我祝贺的人。人群中我看到妈妈担忧的神情,她对我说:“肯迪,你真的认为同法弗洛狄达合作是有前途的吗?”
  我是怎么回答的?我好象是说:“是的,因为他能让我全力投入工作。”
  妈妈的脸模糊了,忽然变幻成法弗洛狄达的笑脸:“年轻的肯迪,尽情发挥你的才能吧。”他笑着笑着,脸变得狰狞起来:“只要我开动这个开关,你就永远消失了,可惜,你还如此年轻……”
  啊,妈妈,您是对的,我制造了杀人武器,我被这个魔鬼利用了。
  他狞笑着,开动了开关,就在这一刻,我猛扑过去抱住了他,指向我的强大辐射全落在他身上……
  我站在爆炸的指挥中心前,突然死亡释放的能量形成脑电波,清晰地传入我的意识,那是两个孩子的惨叫!有人惊叫的声音:“露茜和米兰达,她们还在里面!”无法描述的可怕感觉顷刻间淹没了我,我做了什么?我竟然杀了两个无辜的孩子!
  我逃走……我不能留下,我如何向爱我的妈妈解释,我如何向支持我的人们解释,我如何向崇拜我的孩子们解释,我如何告诉他们我是凶手……我要到别人找不到我的地方去躲起来。
  我逃,我逃……


  “‘达维’集团提出投资五亿给爸爸的‘超光速粒子’研究,条件是以后他们可以分享他的成果。”小荔告诉我。
  “嗯?那贺教授的意思是……”
  “当然,我回绝了。”贺教授淡淡地说,“即使一时不能实现这项成果,也不能随便交给别人。一旦它落入别有用心的人手里,就会成为可怕的武器。一项新的成果就像一个新生儿,让孩子走上正途是科学家的责任。”
  “有些人不像您这样想。”菲丽说。“有很多人只要全心研究就好。”
  “的确,”贺教授叹惜了一声,“有很多科学家为科学的魔力所牢牢吸引,他们把整个灵魂都献给了科学,却忘记了他们的责任。他们忘记了,科学是无辜的,科学家是会犯罪的。”
  这正是我付出了如此巨大的代价才懂得的道理。我意识到,我以前的担心都是多余的, 不由自主地,我握住了他的手,由衷地说:“您是一位真正的科学家。”
  小荔望着我们,露出了微笑,眼中闪烁着动人的光彩。菲丽也笑了,依然如天使般纯真,然而当我的目光触及她时,一阵寒意突然掠过我的心头。不祥的预感……
  翌日清晨,我被急促的敲门声惊醒。小荔神色紧张地告诉我:“容凡,装‘超光速粒子’资料的光盘不见了。”
  “什么时候发现的?”
  “十分钟以前。”
  我吸了一口气:“别紧张,我上去看看。”走了几步,我忽然想起一件事:“菲丽呢?”
  “不知道,今天没见过她,可能还没起床。”
  我转身冲向她的房门:“菲丽!”没有人回答,我推了推,门没锁,我了走进去。果然,菲丽不在了,只有一张字条:“如果你足够聪明,就会知道到哪里找我。记住,要快。”

  “她要这些资料做什么?那些东西对一个物理学家也许有用,但毕竟还没有多少实用价值。”
  “而且,为什么是菲丽?——如果她需要,完全可以从她自己的星球上获得。”贺教授眉头紧锁,疑问重重。
  “还有,她为什么选择地球?地球比她们的星系落后,她又怎么可能事先预料到我会进行这方面的研究而航行21.3光年到地球来?”
  贺教授的最后一个问题在我脑海中如灵光一闪,刹那间照亮了一切:“‘索克尔III号!’”我兴奋地叫了起来。看到贺教授和小荔疑惑的目光,我坐下来,按着我的思路,慢慢地解释说:
  “地球时间90年前,也就是公元1908年,索克尔星球第一艘光速飞船‘索克尔III号’在地球北部坠毁,就是地球人所说的通古斯大爆炸。那上面有一些特殊的能量块,正是制造超光速粒子武器所需要的。这种物质非常重要,一般存放在索克尔极为隐秘的地方。对于她而言,冒险去偷不如试试运气到地球上来捡。这种能量块有严密防护,可以抵御核爆炸,而且它们密度极高,会随着时间逐渐沉入地下。由于直到1927年才有地球人进入通古斯作调查,那时能量块很可能已经沉积在较深的岩层上而没有被发现。据我所知, 索克尔人一直没把它们再找回去,那么,它们应该还在那里。我相信她找到了。而且,那是一个比较荒僻的地方,能量块又不方便运送,就地建基地是很明智的。所以,我相信,她应该是在西伯利亚。
  “至于她为什么要偷走资料,倒很容易推想。我想,她手里原有的资料一定缺了并不大的一部分,但她可能在什么问题上遇到了困难,急于把资料补完整。”事情已经渐渐明朗了,“我原以为我在炸毁波兹瓦的指挥中心时就销毁了那些资料,现在看来,菲丽通过某种途径得到了一个副本,但不完全。”说到这里,我忽然意识到,她是故意说那些话,让我心烦意乱而不去怀疑她。
  贺教授望着我:“你就是肯迪·索达?”
  “是的。”不知为什么,我此刻特别平静。
  “啊,我早该想到的。”他轻轻地说。沉默了一会儿,他忽然问了一个很突兀的问题:“容凡,你几岁了?”
  “我出生48年了——索克尔时间和地球十分接近。但是我有二十年在以光速航行,所以实际上我还是28岁。”
  贺教授凝视了我好一会儿,说:“容凡,你过去犯的错,虽然已经无法挽回,却不是不可原谅的。如果你勇敢一点就会知道,有比逃避好得多的办法来弥补错误。”


  一星期后,我和贺教授来到了通古斯泰加森林,在小荔的坚持下,我们只好把她也带来了。
  我的推测没错,在当年的爆炸地点附近,建起了一座伪装得很好的基地。贺教授通过某些关系,向当地的军队求援。在等待援军的过程中,我们用高倍望远镜进行观察,发现那里异常平静。我告诉贺教授我决定先到基地附近去看一看。
  “太冒险了,还是等援军来了再说吧。”
  “不要紧,我只是去确认一下,”我微笑着安慰他,“放心,记得‘超人’吗?虽然我不会飞,但也很有力量。”我轻松地扭断一根拇指粗的铁棍给他看。
  “好吧,”贺教授想了好一会儿,终于答应了。“千万小心。”
  我点点头,稍作准备之后就出发了。我没有告诉贺教授我的担心。通过观察和推测,我发现,这个基地的内部结构很可能和我在波兹瓦炸毁的指挥中心是相同的!如果真是那样,这个基地就很可能是法弗洛狄达建的,这也意味着,基地里也许早已有了超光速粒子导弹。这几天的时间可能足够菲丽解决最后的技术问题,作好发射准备。我们没有时间了。如果我的推测不错,那么也一定有一条秘密通道可以直接进入基地的主控制室,那里有一个特殊按钮能使发射装置暂时瘫痪,从而争取到几天宝贵的时间。
  果然,那里有一条密道。
  我顺利地晃过守卫,打开入口,进入蜿蜒的密道,很快,我来到了一扇小门前。我知道,进了这扇门,就真的没有无路可退了。我深深吸了一口气,取出我从索克尔带来的一把万能激光钥匙,转动一个隐秘的开关。门,开了……
  我走出密道,刚一抬头,就看见一支激光枪的枪口正对着我。
  “菲丽,果然是你。”我直视她天使般的脸。
  “你真的来了。你果然很聪明,也很有勇气。可惜,你只是来送死。不用希望那两个地球人能救你,他们自身难保。”
  “贺教授和小荔!”我大吃一惊,“你把他们怎么样了?”
  她冷笑了一声:“我想,他们应该已经从这个世上消失了。”
  强烈的悲愤反而使我镇定下来,有些事我要先弄清楚:“是你建了这个基地,还是法弗洛狄达?”
  “是法弗洛狄达·唐。确切地说,他告诉几个富有而愚蠢的地球人,建立这样一个基地能让他们统治地球,于是他们就愉快地建了。可惜,工程才开始,法弗洛狄达就死在你手上。当然,法弗洛狄达不会把技术资料给他们——那些资料后来被我得到了,我就是从那里面得知这个基地的。只是资料缺了一小部分,很重要。我意外地发现贺环宇在进行这方面研究,我故意弄炸了一艘飞船,煞费苦心地接近他,没想到,竟然让我找到了你。我当时多么喜出望外。按我原来的计划,我是想先发射一颗超光速粒子导弹,我猜想,你一旦听说它又出现了,一定会赶来。那时我就可以杀死你,我没想到这么巧遇上了你,而你也果然来送死了。现在你还有什么不明白?”
  “从一开始你就在故意折磨我。为什么,你的一切计划都针对我?”
  “为什么?”菲丽的声音忽然失去了冷漠,激动得发抖,她的脸因为强烈的仇恨变得狰狞可怖。“我来告诉你为什么。因为一个十七岁的少女在满心欢喜,即将开始她生平第一次星际旅行的时候,在她正憧憬着美好的未来的时候,在她最瘁不及防的时候,一双手忽然毁了一切。这双手杀死了她的父亲,杀死了她两个可爱的小妹妹。你,肯迪·索达,你仔细看着我,一个字一个字地听清楚:法弗洛狄达·唐还有一个女儿,那就是我,我,是可怜的露茜和米兰达的姐姐!”
  我惊呆了。
  “为了这种武器,你杀了他们,现在我要你亲眼看到,我为我的父亲完成他的愿望。五分钟以后,四枚超光速粒子导弹将从这里发射,它们造成的‘核冬天’效应将使地球降温到-20°c,地球的生态将陷入混乱,而我,会成为这个星球的统治者。”
  我木然地看着她启动了最后的发射程序,思维一片混乱。然后她狞笑着,将手里的枪口一偏,一道激光射穿我的肩。突如其来的剧痛找回了我的理智。我意识到她的话的含义,五分钟以后?我看了看控制台上的倒计时,04:33。
  不!我朝主控台冲去,她猛扑过来抱住了我。我们一起倒在地上,扭成一团。她始终没有放弃让我亲眼看到发射的想法,她“舍不得”杀死我,这使她一时处于下风。然而我也无法制服这个像野兽般的女人,在僵持之中,能量如倾水般从我肩上的伤口泄出。我的力量渐渐减少,就在我快要坚持不住时,她忽然一顿:“什么声音?”我抓住机会,把她的头狠狠往地上撞去,她不动了。
  我调头往主控台扑去。
  ……00:02……00:01……00:00!
  就在我触到按钮的刹那,发射指示灯亮起了,红色的灯光箭一般射入我的眼睛。一种深切的绝望从我心底升起,晚了,太晚了……
  我慢慢倒在地上,最后停留在我脑海的印象,是菲丽举枪,对准我的头部……

尾声
  我缓缓睁开眼睛,一张满含关切的脸映入眼帘:“小荔……”
  她点点头,眼底闪烁着莹莹泪光:“你终于醒了。你已经昏迷六天了。”
  “这是真的吗?你没有事吗?贺教授呢……”
  “我们都没事,”贺教授的声音在房间另一个地方响起,“是他们救了我们。”
  我的目光随着小荔的指点移去,一个熟悉的身影.我认出了他,联合防卫部队第11巡航舰队队长:“鲁比,是你吗?”
  “是我,索达博士。”
  “多亏了他们及时赶到,我们才得救。”
  “我们救了他们,贺教授却救了大家。”鲁比说,“他在千钧一发的时刻,指导我们成功拆除了发射装置。”
  那些武器没有发射,我一阵轻松。
  “我们在一个月以前发现这个地区有异常的能量辐射,从那时起,我们就开始监视这里。六天以前,我们发现他们绑架了两个陌生的地球人进入了基地,就决定跟进去看看——显然我们的决定是正确的。我们和贺教授一起拆除了发射装置之后,就立刻赶到主控制室,刚好来得及制止菲丽。然后才是让我们最吃惊的——我们救的竟然是您,索达博士。”
  我这才注意到我浅绿色的皮肤,受伤后的能量流失,使原子重组不能继续维持。“啊,我现原形了。”我半开玩笑地说,然后我问:“菲丽呢?”
  “她当场被捕。那些武器将被送到外太空去销毁,菲丽也会受到应得的惩罚。”鲁比迟疑了一会儿,露出几分尴尬,“索达博士,希望您能理解我们的职责……”
  “我明白了。”我轻轻地说。沉默了很久,我说:“我会跟你们回去接受审判。”
  “容凡……”小荔轻轻叫了一声,眼中流露出不舍。
  我很平静地望着她,说:“你爸爸对我说,有比逃避好得多的方法来弥补错误,他是对的。我应该回去,为我过去的行为负责。也只有这样,我才能有一个新的开始。你明白吗?”
  小荔点点头。我望向贺教授,他也微微点点头。
  鲁比没有再说什么,只是默默对我行了一个礼。
  阳光真好……

★版权声明★ 本网站的图片、文本版权属于作品版权人所有,排版样式由学院拥有,请在转载前征求原作者的同意!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