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桑学院2003年度F1征文
|   学院首页  |   征文首页   |  征文资料  |   选手积分速查  |
44号
作者:Shoulder

她从拉姆星渡假回来,普斯卫理集团斥资打造的渡假人工天体,号称什么可以让人享受乱真的古式休闲风情。
当时看那个广告还真是有那么个样子,蓝天、阳光、沙滩、海水、棕榈树…
她满怀期待地参加了旅行团。去到那边,才发觉自己被骗了。
也许是大气层设计得不够好,天空并没有很蓝,是有点苍白的颜色。
人造阳光是有,可是从早到晚的强度色泽都没有改变,从白天进入夜晚的感觉,就好像小时候妈妈走进她房间,说“十点了,该睡觉了。”就马上关灯,差不了多少,差只差在白昼与黑夜之间,放映了人造夕阳的影像,假假的。
沙滩也有,可是铺得太浅,她盖沙堡挖沟渠的时候,还没挖多深就碰到了底。
海水也是有的,可是看上去就很假,跟她想像中的完全不一样。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她老觉得闻到化学药剂的味道。
棕榈树是她唯一感到比较满意的东西。虽然有点矮小,跟图书馆中的影碟资料中看到的古代的棕榈树不太一样,但至少是活生生的真实植物。

“什么跟什么嘛!还不如在家里看电视就好。”她把行李踢到一边去,边倒在沙发上边抱怨。
44号频道有个节目专门收集以前留下来关于地球的影片,每次以不同的主题介绍古时候地球上一些风光明媚的地方,那是她相当喜爱的节目。
她家里的投影布景,就是向44号频道租用的”古代地球海洋风情”,每15分钟会转换一次影像。
她看过现在的地球上一些海洋的影像,就好像是投影布景中的影像亮度、彩度甚至解析度都失调了一样,天空跟海水都褪了色,灰蒙蒙的。海岸线的轮廓也走样变形了。

她本来想弄杯咖啡来喝,想想又作罢了。
现在的咖啡豆贵到不行,没办法,适合种植咖啡树的地方愈来愈少了。
虽然也有合成咖啡以及能够在恶劣环境生长的基因改造咖啡,价钱上便宜许多,可是风味上就是差了。
她向44号频道订购的有机咖啡豆已经所剩无几,要喝也要挑个吉时良辰来喝。

她打开电视,显示的是之前最后一次选定的频道:44。
正在播放的节目是介绍古代休闲生活,这集介绍的是喝茶。
萤幕上显示出的画面是陈列在展示柜里的杯具,旁白介绍这些是二十一世纪人们所使用的陶瓷制红茶杯组。
其中一组黑金底黄色花卉的手工陶制红茶杯盘特别亮眼,看得她真是爱得不得了。旁白介绍说是古时候地球上一个叫做厄瓜多的国家的一位艺术家的作品。

她喜欢去博物馆中看许多古时候的陶瓷器。每次看到展示柜中的陶瓷器有一点不平滑釉料的小小瑕疵,或是陶瓷器的缺口碎片,她就会觉得特别感动。
要不然,到那种珍玩店去看看超贵的现代陶瓷餐具也好,不买也过过干瘾。虽然店里的陶瓷器不是古董,倒也精致美丽。可惜的是不能用手去摸,手一伸过去,店里的感应系统就哔哔作响。
现在一般使用的超结晶器皿,完全光滑工整,就算是用尽力气往墙上摔也砸不烂。
有时她阅读古代小说,读到女主角在生气的时候摔盘子泄愤,就觉得很羡慕。
想想,拿起盘子摔下去,碎片四散、声响清脆,那不知该有多痛快。

还是口渴,她拿起遥控器,在冷藏柜的饮料区选定了一瓶橘子口味的平衡水,利用家用输送系统从冷藏柜中指定的位置调出那瓶饮料,放在移动餐车上,送到她手边。

萤幕上正在介绍以前人们常喝的红茶种类,什么大吉岭、锡兰、祁门、阿萨姆、滇红…
其实这些红茶现在也都还有,只是听说是几乎都是在温室农场中种植出来的。
几家大型茶叶公司各自拥有自己的温室农场,里面分成许多区,这一区种锡兰茶、那一区种阿萨姆茶,还有各种绿茶如乌龙茶等等,利用环境模拟系统调节人工光照以及温湿度,藉以控制每个区域不同的环境条件。
她看得嘴馋,把刚拿到手的平衡水丢在一边,想自己泡个茶来喝喝。

刚把超结晶杯子拿出来,心里就洩了气。
这杯子当初也是她在购物网站上精挑细选买来的,造型颜色是刻意模仿手工陶器名家钟鼎屋的陶杯,可是怎么看还是没那个味道。
没办法,钟鼎屋卖的手工陶杯,最便宜的要价也是她两个月的薪水,她实在买不下手。
不是有钱人,也就别那么讲究了吧!

她把杯子放在饮水机上,放下泡茶滤网,拿出跟44号频道订购的有机锡兰红茶茶包放在滤网上,按下钮,滤网下降到杯中,沸水在注到八分满时自动停止,同时开始计时,十五秒后,饮水机发出滴的一声,滤网自动上升离开杯子,把泡过的茶包送入废弃盒。

她边喝茶,边把目光投向电视上播出的画面,现在正介绍用整套古中国式茶具泡功夫茶的程序。
那种茶具是用一种叫做紫砂的材料作成的,有着特殊古朴的美感,说是可以锁存茶的美味。那种茶壶长期使用之后,就算只放入白开水都会有茶香。
她记得以前她的指导教授就有这么一套茶具。
本来那位教授很喜欢用那套茶具泡茶请学生喝,一面讨论研究专题。
她也喝过一两次,那杯子摸起来触感真好。
可惜有一回有个学长不小心摔破了一只闻香杯,从此那教授就把那套茶具像什么神器一样供着,再也不拿出来给人用了。
后来她听说那个学长那学期死当。
她在网路上看过有卖的,一套茶具的价钱要她一年份的薪水。
当然也是有仿制的东西,价钱天差地别。
她的矛盾就在于真的她舍不得买,假的她又不想买。

广告时间。
她本来想去上厕所,但打出的广告是44号频道推出的限量个人陶制茶具组,包括一个无把手的茶壶、一个跟茶壶同等大小的茶杯、还有一个茶盘。不很均匀的淡淡灰绿色,微微不工整的可爱扭曲造型。
强调是半手工的真正陶器,外面买不到同样款式的。
一定贵翻了,她心想,可是还是忍不住等着想看价钱。
说是限量1000组,特价49999元。
她一算,合一个半月的薪水,虽然还是高价,可比预料的便宜许多。
她握起遥控器,几乎马上就要上传订单了,可是想想又犹豫了。
一个半月的薪水诶,这趟拉姆星之旅虽然不甚满意,但也只花了一个月的薪水,比这套茶具还便宜。
她又不是什么有钱人,应该不能这么奢侈。
说收藏嘛,她没有那种华丽的陈列柜可以摆着看,买来用的话,又怕一个不留神滑了手摔破了,那几万元就等于是掉到马桶冲走了。
还是算了。她把遥控器放下,去上厕所。

上完厕所出来,她有点心神不宁,接下来的节目,她没有真的看进去。
那套茶具只有1000组,又是超值的价钱,恐怕很快就会被订购一空了吧?
她想起上个月去钟鼎屋分店,看到类似的茶具组,一套要价十八万。

晚上十一点,她满怀期待地上网跟她两个月前才认识的一位网友进行讯息交谈。
他的代号是甲虫,据他自己说,是个二十七岁的男生。
他们彼此都还没有见过对方的长相。
甲虫对于古风情调的东西也很有兴趣,所以他们很快就变得熟络。
她兴奋地跟他聊到拉姆星之旅,有人陪着一起抱怨谩骂真是痛快极了。
下线之前,她提起44号频道供销的中式茶具组,表示自己对于到底要不要买很是犹豫。
甲虫说,如果真的喜欢的话就不要放弃,免得后悔。

第二天她一面坐在电脑前跟老板、同事开视讯会议,一面心里还在考虑,买?不买?
老板说,她休了两星期的假,欠了一屁股的工作债,要她赶紧补回来。
从萤幕上看到老板一脸晦气的表情,虽然不是直接面对面,压迫感还是蛮大的。
她唯唯诺诺地答应这个星期一定把进度赶上。
今天是没办法看电视的了,她认命地坐在电脑前工作,觉得这么辛苦竟然是为了去了那个不怎么样的仿古休闲乐园,真是不值得。
手酸了,她改成语音输入操控,可是之后还得把停顿时不小心说出的嗯、啊、唔…这些赘字的输入或造成的错误修改掉。

工作进行不到一半,她觉得自己这么劳累,看一会儿电视休息一下应该不为过。
专家不是说吗?长时间持续工作,对健康、对效率都没有好处。
想到这里,她觉得心安理得,理直气壮。
她泡了杯茶,安安稳稳地坐到电视前,拿起遥控器打开电视。
胡乱选台了一阵,最后还是看她的44号频道。现在介绍的是古代衣饰,蛮有意思的东西。

广告的时候,她又看到那套茶具组的广告,心里痒痒的。
一方面她想,才花了那么多钱去旅行,不能再花大钱了。另一方面,她又想,这种机会千载难逢,要是错过了可能再也碰不上了。
想起甲虫的鼓励,横了横心,咬了咬牙,拿起遥控器,上传订单并授权付款。
按下完成键之后,她松了一口气,反正东西送来之后,还有三天的鉴赏期可以考虑。

晚上跟甲虫进行讯息聊天时,她告诉他已经订购了那套茶具。
聊着,甲虫提议他们现在这个阶段,应该可以把彼此的照片上传给对方看看了。
她有些犹豫,推说近来没照什么好看的照片,甲虫也没有逼她。

结束对谈之后,她继续工作,茶具的事、还有照片的事扰得她心神不宁。好像都有点又期待又怕受伤害的感觉。
茶具嘛,她想应该是不会有问题,一套半手工陶制茶具,这个价钱应该是相当划算的,甚至物超所值。
照片的话,她想,自己不是什么美女,照起像来更是不上相,就算是立体相片也还是不好看。因为这样,也很少照什么相。不过这趟旅行多少也照了一些,也许就从里面挑一张看看吧!

隔天她睡到快中午才醒来,走出房间就发现自动收件系统的收件灯号亮着。想来她是睡得太死了,没听到收件铃声。
她看看收件系统的萤幕,显示送件人是44号频道,送到的时间是今天早上九点零七分。
她一下子睡意全消,赶快启动收件系统的取件开关,闸门打开,上升的平台稳稳抓着一个包裹。
她连忙把固定具退开之后,拿了包裹坐到沙发上,打开盒子,古朴优雅的陶制茶具安详地躺在她眼前,那一瞬间她觉得真是感动极了。
她一面发出赞叹声,一面把茶壶小心翼翼的拿出来,多好的质感、多美的色泽啊!
她把茶盘拿出来恭谨地放在茶几上,把茶壶以及茶杯轻轻放在茶盘上,注视着这些美丽的茶具,怎么看怎么满意,她觉得自己真是幸福啊!
她把茶具亲自捧到洗濯台清洗。其实用手洗要比机器洗不安全多了,说不定一个手滑就打破了,可是她就是舍不得放在洗碗机里洗。
洗完之后,她高兴地取出之前花了不少钱买的有机茶叶,抓了一撮放进茶壶,然后把茶壶放在饮水机上注沸水。
她把茶壶跟茶杯在茶盘上放好,又端回茶几,坐下来慢慢享用。
陶制的茶具就是不一样啊!连泡出来的茶都特别香。

晚上跟甲虫进行讯息谈话的时候,甲虫主动先贴出自己的照片,照片中是个斯斯文文的年轻男人,长得还算不错。
她迟疑了一会儿,还是在旅行照片中挑了一张她比较满意的贴了上去。
贴上去之后,甲虫没有回应。
她想可能是讯息落失,就发了一次呼叫。
然后甲虫回应说,他临时来了一通重要电话,说明天再聊。
结束通讯后,她的心情还是很愉快,把茶具中的茶叶清掉,改泡一壶花草茶,边工作边喝。

一连两天,甲虫都没有上线聊天,她呼叫了几次,也都没有回应。
她想,那天甲虫接到了重要电话,可能发生什么事了吧!虽然心里有一点怪怪的,可是心情没有受到太大影响。

周五是固定到公司开会的日子。
她坐了一个半小时的车到公司,在疲劳轰炸的一连串讨论、确认事项之后,她被告知因为这个月有个案子她出了差错,造成公司损失,因此下个月的薪水将被扣百分之十五。
她原本还算不错的心情,转瞬间变得灰头土脸。
偏偏在她透支的状况下搞这种飞机,下个月肯定非常难过。
她坐在车里,想着不能够再叫外送套餐。她盘算,等一下顺道去超市买点食物,接下来的一个月,最好都自己在家里弄些简单的东西吃比较省钱,该买的都要一起买了,否则叫外送得付较高的费用。
百分之十五不是小数目,想想真是呕,她咒骂着公司刻薄小器。
买完东西,她发觉自己的帐户只剩下一点零头,心底那份不爽,让她情绪恶劣到极点。

回到家里,看到茶几上的茶具,第一次有了一点点后悔的感觉。可是已经来不及了,七十二小时的鉴赏期刚过,何况她已经使用了,不可能退回去的。
虽然又烦又郁闷,可是欠下的工作还是得继续做。
她想了想,买都买了,不用白不用,还是泡了一壶茶,配着买来的面包,一面工作一面吃喝。
除了上厕所,她没有起来过。茶早就喝干了,面包也吃完了,她没心思去管这些。

到了晚上十点,她忍不住呼叫甲虫,还是没有回应。
一股气上心头,她执拗似地呼叫再呼叫,就是不肯停手。
也不知道是呼叫了第几遍之后,忽然有了回应,可是却不是正常的通讯回应。她定睛一看,讯息上表示:对方拒绝接受您的讯息。
她楞了几秒钟,突然明白了。甲虫看过她的照片,就不想跟她来往了。
她觉得好委屈,觉得自己也没有长得多丑,没道理让人这么糟蹋。
想着忍不住掉眼泪。
一面掉泪,一面愈想愈气。
眼睛瞟到放在一旁的茶具,她突然觉得有股冲动,想放任自己做做疯狂的事。
犹豫了几秒钟,她决定放自己去。
她抓起陶杯,使劲往墙上砸。
她正期待听到清脆爽快的碎裂声还有看到碎片四散纷飞的壮观景象的那份痛快,脑袋却被弹回来的杯子重重敲了一记。
她捂着额头望着在地上滚动着的、完好如初的杯子,目瞪口呆。

就这么望了几秒钟,她狂怒起来,弯下腰去抓起杯子摔进垃圾桶,又把茶壶跟茶盘也一股脑地扔进去。然后,大哭起来。
哭了几分钟,也哭得差不多了,她用手揩干眼泪,默默地从垃圾桶把茶壶、茶盘还有茶杯捡回来,在桌上放好。
她捂着被敲红的额头,走到电视前坐下,拿起遥控器,打开电视。
萤幕上马上出现上次关机之前锁定的频道:44。
她恨恨地用力按下按键,切换到下一个频道。

★版权声明★ 本网站的图片、文本版权属于作品版权人所有,排版样式由学院拥有,请在转载前征求原作者的同意!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