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桑学院2003年度F1征文
|   学院首页  |   征文首页   |  征文资料  |   选手积分速查  |
44号
作者:tej

“为了点燃火焰我们已经付出太多了,你应该也会明白吧,44号?”


“还有活着的吗?”
“好象没有了!”
“那么把所有的核心号码都找出来回收吧?”
“还真是没有人情味啊,你一点都不在乎吗?”
“什么?”
“原本都是你制造出来的啊?”
“有什么区别吗?”
“冷血的恶魔,你真的是人类吗?”
“你有资格说我吗?”

红色的血,和我们是相同的。
温热、粘稠的感觉,和我们是相同的。
为什么他们和我们是不一样的?
为什么要剥夺他们的生存权力?
需要理由吗?
因为他们没有称之为心的东西?
因为他们有的只是一个核心编号?
如果什么都不知道的话,他们和我们又有什么不同呢?
还是没有心的,根本就是我们呢?
红色的血染满整个地面,仿佛随时都会被点燃的火焰一样。


随着打火机的声音响过,一丝淡淡的烟味立刻在室内迷漫开来,亮红的烟头在黑暗中明暗闪烁着,仿佛在窥视着人心。
“又抽烟?”身边的女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醒来,支起脸颊看着晓,黑色的眼眸中反射着晓手中烟头的红光,仿佛是燃烧着的欲望。
晓忽然一翻身把对方的身子压在底下,如同习惯于留下气味的野兽一般,把自己身上沾染的烟味刻到对方的身上,但是密封的窗帘突然弹开,刺目的阳光一瞬间找到了黑暗中的突破口,穿透了玻璃刺了进来,皱了皱眉,盯着对方手中的遥控器,如同抗议着这光芒,晓的动作停顿下来。
轻轻推开晓,夜赤裸的站到窗户前,象是要感受这晨光的洗礼,隐约察觉到晓无言的抗议,转回身她的嘴角又露出了自从他们认识以来就没有变过的——天真灿烂的笑容。
“早安。”夜笑着看着在阳光面前有些不知所措的晓。
“早安。”晓把目光落在对方赤裸的肌肤上,反复巡视着,长久处于黑暗中的眼眸因为阳光的缘故有些收缩着,如同看着猎物的野兽一般。
注意到晓的视线,夜的表情和笑容依旧,“他们很快就要来拜访了吧?”
“是吧。”没有重视这个问题的晓,依然回答了这个问题,但之后,不管是夜还是晓,都没有办法再找到什么话题了。
短暂的沉默之后,晓忽然抬起手,有些粗暴地抓着夜那柔顺地长发,把面前这漂亮的女子一把拉到床上,重重压在自己下面。
随着窗帘的声音再度响起,室内又恢复了原先的黑暗,晓在这样的黑暗中抬起头来,看着幽暗的屏幕上反复显示着的紧急通缉。
窗外,巨大的广告飞艇在摩天大楼间穿梭着,原本应该是广告的画面全部都显示着相同的紧急通缉。
UN历333年3月21日清晨,震动整个人类世界的事件是星际联邦现任总统被证实为类人机器人,随着星际联邦议会签署的通缉令,各个消息在联邦星球间飞速传递着,原本就已经不稳的政局更因为这件事情而爆发,人类和类人类之间的矛盾在各个地区被进一步激化着。


晓点燃着烟,即使人类社会发达到几乎可以达到整个宇宙空间每个角落的现在,烟、酒和毒品依然以旺盛的生命力,贯穿着整个人类历史。
面前的男人沉静地看着晓,但是在这沉静底下却似乎隐藏着极度的危险。
“果然不愧为现任总统大人,在这样的情况下,你居然还可以沉得住气。”晓笑了起来,嘴边的烟头随着他的笑容炽烈起来。
“这不是应该归功于你的功劳吗?制作者大人!”焰毫不留情的讽刺着面前的晓,即使在这样的处境下,他的气度依然很沉稳,“在几天以前我还不知道我自己的真实身份,类人机器人,核心编号3327。”
“至少你已经知道了,不是吗?”晓微笑着看着对方,从嘴唇中吐出可以说是有些恶意的句子。
焰沉默着,他并不喜欢晓的态度,甚至有些憎恶对方,即使是对方把他制造出来并且赋予生命,他也没有觉得任何感激之情,反正自己也从来没有恳求过对方把他制造出来,所以也无需去感激什么。他甚至也不知道究竟为什么会冒着被发现的风险来找晓,也许只是一种本能吧,从自己知道自己的身份那一刻起就存在着的一种本能。野兽在遇到危险的时候就会逃回巢穴去,因为只有那里是安全的吧?焰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基于这种想法。
“你想怎么办?”晓看着自己整洁的手指,没有一丝污垢,在他这双手下可以轻易的制造出完美的类人机器人,但是也同样可以瞬间夺去别人的生命。生命制造者和死亡收获者本来就是只有一层之隔的表里而已。
“为什么从来都不让我们对自己的存在有自觉呢?”焰站起身,背对着晓,即使是毫无意义的话语,但是有时候仍然要表达吧。
需要理由吗?晓看着对方毫无防备的背影,就这么相信作为制造者的我吗?很简单就可以解决面前的大麻烦呢,晓的手指无由地抽动起来,仿佛有另外一种机能在他体内迅速延展开来。
毫无预兆的晓忽然看向窗外,即使隔了整栋大楼,那黑色的眼眸依然和他有一瞬间的接触。晓微笑起来,原本有的些微杀意因为那眼神而烟消云散,任由焰从自己的视线中消失。没有人象她那样了解自己,毕竟她是唯一和自己上床之后仍然活着的人。
人类向来有着毫无理由的优越感,对于其他的存在总想要以主宰的身份去面对。翻开人类历史上的法律,无论哪一条法律,都没有给予类人机器人等同的待遇,无论究竟和人类相似到何种程度,在人类眼中始终是异端的存在。


晓从来就不喜欢住在这个城市,灰色的天空总是让他不习惯,不只一次,他试图离开这个城市,但是却总是有着这个和那个原因,让他始终无法如愿。
低沉的音乐声回荡在狭小的空间中,飘在空中的不知是燃烧什么而造成的烟雾,无色无味,但是却让整个人都有朦朦胧胧的感觉。
晓把整个都蜷缩在烟雾之中,但是即使如此仍然无法掩盖住从他身体内部散发出来的血腥感。
夜坐在晓的对面,看着自己面前的酒杯,脸上挂着她一向的招牌——天真灿烂的笑容,但是她的右手手指仍然有血滴在滴下,当然并不是她的血。她似乎总喜欢让自己的右手沾染上血,然后去面对着同样颜色的酒。
“你的手法似乎退步了呢!”嘲弄的口气不言而喻,晓并不喜欢夜的手法和态度,虽然是超级大美人,但是相比起她那种狠毒、残酷的个性,晓更喜欢平庸温柔的女孩。但是他也没有什么资格说她,因为比杀人数的话,那么至少晓要占了他们行动中的八成,相比之下,夜的那些数字几乎是不值一提的。是的,如果可以把类人机器人称之为人的话。
虽然表面上仍然保持着稳定,但是人类政府一直致力于在暗中消灭着类人类,晓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从原本类人机器人的制作者转变为杀戮者。或许从晓杀死第一个原本是由他制造的类人机器人开始,他的角色就在不知不觉中发生了转变。
什么都不需要知道,只要杀死对方就可以了,不管对方对自己有没有恶意……
什么都不需要知道,只要认为对方试图毁灭自己就可以了……
杀戮,原本就如同烟和酒一样会让人上瘾;血腥,是另一种会让人变得麻木的麻醉剂。


“你终于还是来了啊?”
“不可能放着不管吧?”晓点燃了烟,看着面前的男人,即使知道了自己的处境,那个曾经掌握整个联邦最高权力的男人依旧显得很沉稳。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原本在暗中主持着暗杀工作的人现在却成了猎物。
焰笑了,他的笑容看起来仿佛真正的猎人是他才对,“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嗯?”
“你的身份的转变?”
烟头的红色一下子明亮起来,给夜色渲染上了不同的色点,“已经忘记了呢!”晓慢慢吐出口中的烟,成为烟圈扩散出去。
“从系统被激活开始!”清脆而熟悉的声音在晓的身后响起,“从核心编号44号的系统被激活那时开始。”
笑容在脸上冻结,同时陷入沉默,只有亮红的烟头在黑夜中明暗闪烁着。
天真灿烂的笑容,夜仿佛不知道晓的心底在想什么一样,慢慢转到晓的面前,整个身子几乎要贴到了晓的身上,“其实你也早就有所察觉了不是吗?所以你才会毫无忌惮地抽烟,要知道这种嗜好对你的身体并没有什么好处,尤其是这支烟。”夜慢慢从晓的唇边拿走烟头,“为什么要这样呢?”
“我只是想知道究竟有什么区别而已。”晓笑了,毕竟最了解自己的只有夜,所以能够在战斗中给予他伤害的也只有夜。
夜的笑容忽然变了,原本自信的眼神突然间变得慌乱起来了,“为什么没有?”晓的血顺着她的手指滴落下来,“难道你不是?”
“你找的是这个吗?”晓的手一翻,核心号码出现在他手上,“核心编码44号?可惜只是副本。”
“不可能!”夜后退着,脸上充满了不相信的神色,“你真的是制造者,你不是……”
晓摇了摇头,“我从来都没有说过我有核心编号。”晓就这样看着夜,一点都不在意自己的血在不停的往外流着,“为了点燃火焰我们已经付出太多了,你应该也会明白吧,44号?”
夜的眼神一下子变得空洞了,仿佛在这一瞬间整个灵魂从她体内被抽走了。
“只有我的死亡,才可以真正让你们自由。”将自己的嘴唇移到夜的耳边,晓轻声笑着,但是他的眼神却渐渐失去色彩,无力的倚在夜的身上。
人造卫星的光芒撕开灰暗的云层,照亮着大地,空洞的黑眸反射着这光芒,水晶一般的液体从夜纯黑的眸子中流淌下来……


UN历333年3月24日,类人机器人的制造者被公布为本身就是核心编号为44号的类人机器人这件事在整个星际联邦中如同刮起了动乱的飓风。
与此同时,焰所领导的类人类社会的觉醒,为类人类的发展踏出了崭新的一步,仿佛为了纪念让他们觉醒的晓一样,象征着类人类社会的旗帜上用血色然成了44的标志。

★版权声明★ 本网站的图片、文本版权属于作品版权人所有,排版样式由学院拥有,请在转载前征求原作者的同意!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