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桑学院2003年度F1征文
|   学院首页  |   征文首页   |  征文资料  |   选手积分速查  |
44号
作者:


太阳(至少习惯上我们还这么称呼它),悬挂在空中。炙热的空气让人以为它与地球的距离只有0.1亿公里。这颗被各式各样祭祀建筑中尽情赞美过的恒星,曾经抚育了地球上的所有生命,赋予我们昼夜之交替、四季之轮换。现在,她早已失去了往日的温和,肆意的戮杀着这个地球。
在她的暴政之下,唯一能生存下去的只有沙子。它活着,并且疯狂地扩张地盘。只差马里亚娜、汤加和克马德克几个湖泊,它就要完成统治世界的野心了。恶臭的空气弥漫在空间,仿佛在预告沙子的胜利。


芭比所在的公寓是近几年才建造的。这一点,单凭它位于地上就能证明。早些的房子都是在地下。由于地壳层的保护,对建筑材料的要求没那么高。后来地下拥挤不堪,才不得不重又回到地上。芭比的房子很典型:这个楼房像一个密不透风的大盒子,最外层使用抗紫外抗腐蚀的材料。从外到里,十几层的防护层加起来有一米多厚。
一阵呕吐之后,芭比虚弱的躺在床上。屋子里没有镜子,照不出她的脸色有多苍白。她觉得自己不是躺着,而是飘在空中,就像在太空中失重一样。人的记忆力很奇怪,越是靠近死亡,对过去的事反而记得愈加清楚,仿佛身临其境。她甚至可以记得儿时她赤脚站在翡翠般的草地上的触感。草坪的边上种植着玫瑰、蔷薇、孤挺、葡萄,花香、果香夹杂着青草的味道,把空气酝酿的分外诱人。有的时候她也会记得小心翼翼的走路,免得伤及躲在草下休息的蚱蜢或蚯蚓。那片草地实在孕育了很多生命。但在大多数地情况下,她还是会忘了这点,跑着,跳着,再打上两个滚。还好那些小家伙,够机灵,总能及时的逃到安全的地方。
一串门铃声把芭比弄醒了。近来的是芭比的医生。他利落的给芭比做了检查。作为医生,他看过太多的病例。对于眼前的那样的芭比,不会大惊小怪。
“坚持一下,很快就能到45号地球上了,那里很干净,慢慢条理,你很快会好的。”
这样的安慰,芭比只能以微笑作为报答。安慰,就只是安慰!


一个月后,所有幸存下来的人都搬去了45号地球。整个宇宙洋溢着欢乐的笑声。大家像疯了一样,贪婪的吸吮混着各种花香、果香的空气,赤着脚在草地上跑着,跳着,惊得蚱蜢和各种昆虫,不停地转移阵地。


芭比静静地躺在原来那张床上,手里握着她从前的照片。照片上,一个很美丽的女孩在阳光里,灿烂地笑着。她的美丽,让人怀疑她和眼前这张畸形的脸,根本不属同一种生物。芭比已经不在乎了,再也不会把镜子从她的房间里全部扔掉。她只是静静的躺在那里,没有了呼吸,没有了活力,就像这个地球一样,就像曾经的43个地球一样。


★版权声明★ 本网站的图片、文本版权属于作品版权人所有,排版样式由学院拥有,请在转载前征求原作者的同意!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