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桑学院2003年度F1征文
|   学院首页  |   征文首页   |  征文资料  |   选手积分速查  |
44号
作者:chiyama

“罗杰·加伦,爱琳·克洛德初等学校主管……”我盘膝坐在沙发上,把一张透明卡片举起来对着光,“看我为你设计的名片怎样?”
“非常漂亮,可惜英雄无用武之地。”罗杰从我手中把卡片拿过去,“你是打算给那群小宝贝还是给那排电脑?我来给你设计一张,玛丽·白兰老师,安德加星爱琳·克洛德初等学校主管助理,22岁,未婚,年薪十二万五千基元,寻觅英俊未婚男士为友,有意者请寄罗杰·加伦收,电话17944993032。”
“太过分了!”我把靠枕朝他扔过去,他把卡片藏到身后,却被枕头砸了个正着。
“大笨蛋。”我看着他狼狈地揉着脑袋,嘲笑道,“老是这么心不在焉。”
“我只在回忆第一次见到你的情形。”罗杰把枕头一扔,到我身边坐下,“那天,你开着一辆红色的跑车在我面前停下,下车的时候头发就有这么乱。我看你一边四处张望一边用戴着手套的手整理那头漂亮的褐色头发,然后我对自己说,就是她了。”
“我只是想来看看彩虹大峡谷,以及不想失业而已,没有想到这份工作居然是陪着一帮电脑看小孩!”我把枕头蒙在脸上,“请直接叫我孤儿院代理妈妈。”
罗杰板起了脸。“你还是改不过来,玛丽,请不要使用孤儿这个称呼,它带有歧视色彩。”
“是谁在歧视?”我耸耸肩,“如果不是你们原来就看不起没有父母的孩子,孤儿怎么会成为一个表示歧视的词?难道为了女权主义,我就要把女性这个词废除掉?”
“那我就为你废除男性这个词。请背诵爱琳·克洛德校训第一条。”
“人人生而平等!”我翻身跳起来,反过去吻他,“好吧,我是一群小鸡旁边的老母鸡。”
“而我,”他伸出一只手把我的头发向后拨,“我是另外一只。”

六英尺外的墙上大屏幕中的一个方格开始闪光,发出一阵慢吞吞的音乐。
“这次是哪个班级?”
“天哪,又是MARS143,我都要被它搞昏头了。”我猛一下直挺挺地坐起来,把罗杰吓了一跳,“上次的原因是詹妮·布莱德和梅梅·克兰斗嘴,也让它激动成那样——要是每次这种事情都要我自己去管,要电脑有什么用?”
“亲爱的玛丽,不要责怪MARS,它只是像我一样,有一颗太过体贴和易感的心。”无视我皱起眉头做出要呕吐的表情,他一本正经地接着说下去,“至少想象一下,要是你手下的是一百六十一个人而不是一百六十一台电脑,你感到要发疯的时候会比现在多很多。”
“可是那样我不必管理他们,我只要做其中一员就可以。”我耸肩,“我真怀念中古的学校,他们给每个班分配不同的人做不同的教师,我只要学会讲授一门课的方法,对着三十个孩子说话,很容易就可以记住他们所有人的面貌,和每一个人谈话,知道他们都有什么性格,而不是整天坐在这里,面对一百六十一台电脑!”
“何必把电脑能做的事推给人去干?”他摇头笑笑,“用人来管理就会产生感情的倾向,偏见和袒护,矛盾和怨恨……”
“罗杰162,”我用力把他推开来,“我可不想对你有什么感情的倾向,离那些电脑近些,离我远点。”
他做一个表示无可奈何的手势,走过去把MARS143负责的班级录象放大,然后下重放的命令。
因为是课间,大家都很吵闹,有一个孩子正坐在桌面上大声说话。
“……有一个热气球在天上,突然,它漏气要掉下来了,这时候呢,气球上有三个人,一个是科学家,他能推动人类的文明,一个是农业专家,他能保证世界上人不挨饿,还有一个是武器专家,他能给整个地球带来和平。你们说,该把谁扔下去呢?”
大家七嘴八舌,突然一个孩子大声道:“把最胖的扔下去!”
哄堂大笑,只除一个人。
她默默地坐在一旁,把头埋在手臂中,双肩轻轻地颤抖着。
我心里突然咯噔一下。
那是安妮。

全校三千七百多人都认得我,因为他们一天要有三次从电脑屏幕上看到我的形象;可是我不会记得他们,最多只是“前天VICTORIA016报告的,那个穿红格子衬衫打架的男孩——还是头发短得像男孩的女孩?”
但是这个女孩我不会忘记,因为她实在太胖了。
刚来的时候我对罗杰毫无好感,大半时间缩在房间里看资料,不过三千七百份自然是看不完的。后来为了好玩起见,命令电脑把这帮孩子按照姓名,身高,体重这样的标准排序,然后就调出了安妮的资料。
看到她的体重的时候我吃了一惊,见到她本人的时候我吃了第二惊。我猜想是内分泌失调的缘故,所以让医学部电脑为她诊断了好几次,电脑却总是显示一切正常。而安妮看起来也不具备一般患肥胖症的孩子的诸多毛病,除了有些羞涩内向,从头脑到身体都灵活得很,每次体育测验我在旁边看着都替她捏着一把汗,想不到她总是轻轻松松就过关了。
但是她没有朋友,也许是她看起来让人生畏不好接近的缘故。但是她又那么沉默而害羞,就像一只温驯的蓝鲸,无害也无趣地存在着,于是大家渐渐就把她忘掉,无论任何事都想不到她,除了有时候课间追逐打闹可能撞到她身上。
“人类自以为攻克的疾病越多,就越有新的疾病不断增加。”罗杰懒洋洋地说。
我建议罗杰带她去主星看医生,他只是耸耸肩说:“没人规定到了23世纪全人类都拥有标准体型吧?”

那天晚上我到她的宿舍去,安妮开门看见我,显得有点怯生生的。“白兰小姐……”
我苦笑,她眼里的我大概就是电脑屏幕上那个冷冰冰的存在吧?现在我们之间好象还隔着一层电脑屏幕,她甚至连“请进”也不说。假如我是一名中古的教师,我就可以走进她的屋子坐在她身边,很自然地和她谈话,问问她最近有什么不愉快的事情。可是现在我只能尴尬地站在她面前,看着她在我面前手足无措,好象是一个陌生的闯入者,不小心窥探到了她什么隐私——虽然对我来说她没有任何隐私。
“安妮,”我小心地说,向她微笑,竭力让她感觉到我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而不是电脑符号,“我可以进屋坐坐吗?”
让我意外的是她朝前走了一步,抬头看着我,然后也微笑起来,说:“请进。”

那以后我又去看过安妮几次,终于引起罗杰的兴趣。
“同情她?”
“人人生而平等。”我跳起来,刮他的鼻子,“这是第一条校训。不过啊……我真是有了偏心了吧?”
“罗杰162表示嫉妒……”他眨着眼睛模拟指示灯的闪烁,“嘟——嘟——”
“你无聊不无聊啊!”我笑骂,然后躺回去闭上眼睛,“其实她很像以前的我。在梅林女校的时候……”
“哦?”罗杰伸手来搂我的腰,“我可想象不出你以前的模样。”
“笨蛋!”我用力打开他的手,“不是那个意思的啦!”

罗杰说要在全校中进行一次综合素质测验是在三个月后,测验包括智力、体力和情感控制能力等等。而优胜者的奖品是乘坐飞船进行一次宇宙旅行。
这个消息让全校都沸腾起来。一些优秀的孩子跃跃欲试,而另一些自知无望的则在校园中开始拍卖猜测中选者的彩票。
超级爱关心人的MARS143又慢吞吞地叫起来了,我走过去打开录象,但是我知道不必回放了。
我看见安妮朝我抬起头,许多人在她身边来来去去,看不见她脸上的笑容也不知道它因何而来。
我注视她的眼睛,给她她看不见的微笑,在心里无声地说:“安妮,你可要做到最好。”

测验结束后我去看了安妮的成绩,但是总排名却要等电脑处理。大家拿到标志名次的号码牌,而优胜者的数目则在当晚公布。
罗杰宣布的人数是43人。“明天早晨7点,请编号为1-43的同学凭证件和号码牌登船。”他摊开双手,“过期不候哦!”
所有电脑都发出不同的奇怪音乐声,我知道大家一定闹得不可开交。我顾不及其他,直扑MARS143,安妮坐在墙角,默默地看着手中的号码牌。
44号。

“电脑搞错了,罗杰,我要求重查成绩。”我说,“我不知道安妮该排在第几,但是我看过她的测验报告,她肯定比丹妮·劳尔优秀!”
“那不重要。”罗杰忙忙碌碌地收拾行李,“亲爱的,不要吵,来帮忙吧,有几份文件你放哪儿了?”
“她很努力才争取到这次机会!”我不打算这次和他敷衍,“如果确实是她成绩不足也就算了,但要是因为作弊之类的缘故——我不想她受骗。”
“玛丽!”罗杰的表情严肃起来。我走过去按住他的旅行箱。
“不给我个解释你就留下来。”我打开箱子把衣服与手提电脑往外扔,“反正对你来说一次旅行算不了什么……这是什么?长期储备能源?”
我抬起头向罗杰看去,他别过脸不看我。
“罗杰,这不是一次旅行观光,请告诉我实话。”
“是的,玛丽。”他终于看我,“这不是旅行,这是方舟。”
我张口结舌。
“安德加已被主星放弃,准备作为引起塞勒帝国进攻的诱饵。秘密不能泄漏,否则胜利将属于塞勒帝国。”他重新将被我扔出来的行李物品一件一件收拾好,“能够以旅行为借口把这些孩子救出几个已经是万幸,我动用了一些关系才争取到这个机会,测试只是一个幌子,但是也许智力和体力超常的孩子会更适于生存。”
“而这里的所有居民还仍然一无所知地在家等死。”我冷笑,“你真伟大。”
“你以为我的朋友会轻易地提供飞船?”他苦笑,“我们已在监视之下,即使你舍命也救不了任何人。无论如何,我已尽力。飞船有限重,四十三个人已是极限。”
我倒吸一口冷气。“是你放弃安妮。”
“是,她的体重甚至超过你许多。”罗杰沉默一下,“牺牲她至少可以多挽救两个人。”
“如果数字最大的话,你为什么不干脆就按体重,还要搞什么智力测试的噱头?”我终于忍不住歇斯底里地大叫,也许是因为情绪波动太大,“从最瘦小的孩子开始排起来,难道不是能够挽救最多的人?”
我觉得我的声音一定要把房顶都冲破,但是四周只有一百六十一台电脑而已。
“我并未否定安妮的能力,将她排在第四十四号,意思是她已做到很好。”罗杰把手放在我的肩上,“她欠缺的只是一点点而已。”
“她欠缺的只是一点点而已……”我后退一步甩开他的手。
“我不是怕死的人,如果你觉得我做错了,我可以等到这件事结束后就自杀。”他放低声音,“但是现在,这已经是最好结果。”
“是的,我原谅你了。”我看着他,疲倦非常,从他手中把我的旅行用品拿过来。“再见。”见他一脸茫然,我补充一句:“人人生而平等。”
“时间已经快到了,玛丽。”他摇头,“即使你想做牺牲,我也没时间再去找一个孩子来补你的缺。”
“那和我没关系。”看着他我笑起来,“负责一切技术操作的是你,而我——只是一只老母鸡啊!”

“等一下。”
他拿起我的手腕,戴上一只银色的手镯。
“对不起,但是要杜绝你有任何泄密的可能。”
“那样的话我将死于什么?”
“心脏病。”
“谢谢。”我转动手腕看着镯子,“你从没送过我一件礼物。”
“下次我不会忘记。可以告别一下吗?”
我闭上眼睛,他冰冷的吻落在我的额上。
“忘记说了。”走出门的时候,我听见他在身后说。
我回过头来,他站在门口看着我。
“非常漂亮。”

我将红色跑车停在安妮的宿舍门口。
“安妮,虽然你没有取得优胜,但是为了奖励你,老师带你去旅行观光。”
跑车在彩虹大峡谷中奔驰,两岸嶙峋的层岩在阳光下泛着绚烂缤纷的色彩,一道血红的云带越过天空。
我深深吸了一口甜美的空气,手镯在我腕上闪烁银色的光辉。
安妮突然哭起来了。
“老师是因为我才留下来的吧?”她抬起满是泪痕的脸庞看着我,“没有让老师去成旅行,对不起……”
我把跑车调成无人驾驶,把她揽到怀里。
“你已做到最好,”我说,“没有关系。”


★版权声明★ 本网站的图片、文本版权属于作品版权人所有,排版样式由学院拥有,请在转载前征求原作者的同意!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