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桑学院2003年度F1征文
|   学院首页  |   征文首页   |  征文资料  |   选手积分速查  |
44号
作者:落冰

故事发生是在一个朋友聚会上,这个聚会的参与者都是科学研究者,有医生,有科研人员,也有一些哲学研究者。
蓝夜受到其中一个朋友的邀请前往这个聚会。蓝夜本来是不愿去的,因为这些人通常是抱着现有的科学条款,对待新生事物,大凡超过那个条款的就断然否定,连研究的精神都没有。
但是蓝夜还是去了。
一来是朋友的极力邀请,蓝夜这个人脾气极好,好到从未听过他和什么人争吵过。这倒不是因为他去附和别人,事实上,他相当有自己的主见,每次有人与他意见相反时,他总可以让彼此的交流保持温和,就算谈到最后两人意见还是相差甚远,他也能让对方觉得这次谈话很值得。
二来,那天他正好没有什么活动,反正也是闲着,听听他们说些最新的发现倒也不错。
那天因为路上塞车,所以他到得有点晚,他到时正好有个心理医生在讲述他的一个病人。这个医生高声说道:“他每次来都是说他看见了鬼要索他性命,还说次看到的都不同。”
医生是不能透露病人的情况,所以这个医生也没有讲这个病人的姓名,不过因为这个病人的病历编号是44号,所以姑且称他为44号。
这个44号被最初诊断为幻觉症,因为他老是看见别人看见不到的东西,44号说那是鬼,中国人常说的人死后便成鬼,他看见的正是这。
最初44号以为是些正常人,因为那些鬼看起来与常人无异,只是表情有些僵硬,不过现在很多人压力大,加上人与人之间交流越来越少(就算通过互联网增大交流范围了,那些交流也不如以前的人真诚),看起来都很冷漠,所以44号也没有怎么在意,只是偶尔觉得怎么深夜了地铁啊车站啊还有那么多人。
直到有天和同事晚上办公回家,路过一个地下通道,当时正好下着大雨,他看到通道口站着一个人没打伞,浑身是水,他当时想,反正他马上就要到家了,可以和同事共一把伞,自己这把可以借给这个人。
44号心肠好,他想到是借伞,其实也没指望别人还伞,只道一把伞不过一个便当贵,再买新的也无所谓。所以当下便把自己的伞递了过去:“这么大的雨,你拿去用吧。”
那个人一愣,望着44号,困惑地问了句:“你……看得见我?”
44号心想,你这么大一个人站在这里,谁看不见啊,不过却也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那个人更加困惑了,这个时候44号感觉身旁的同事拉了拉他的衣服,他回过头来见同事一脸奇怪又有点害怕的神情问道:“你……在做什么啊……?”
44号手指着那个人说:“这个人没带伞,浑身透湿,我把伞借给他,等下我跟你共一把伞吧,好在我马上就要到了。”
他一说完便见同事一脸惊恐,声音景有些颤抖:“这…这里……没有别人了啊……”
那是44号第一次发现自己可以看到鬼。
后来他发现,只要自己和鬼对上眼了,那个鬼必然会直扑向他,手脚挥舞着,甚至还有死死纠缠不放的。
44号的精神越来越差,最后便听从别人的意见看了一个心理医生。
这个医生认为44号是得了幻觉症,这种症状可以是幻觉、幻听、幻闻,而44号则表现在幻觉上,几乎每时每刻都看可以“看”到“鬼”。这个医生在治疗了很长一段时间后终于放弃了这个病人。
又由于44号“看”到的都是令人害怕的鬼来攻击他,所以那个医生最后得出44号具有严重的被害妄想症。
那个医生把这只当作一个病例教案来说,末了说了句:“现在的人心理承受压力太小了。周围一片同意,只有两个人摇了摇头,却也没有发话。
其中一个自然是蓝夜,他经历过很多在一般人看来只有小说才会发生的奇特事情。他当然知道幻觉症,可是强烈到这个地步,并且经过长期治疗都没办法有所减轻,必然另有特殊的地方,只可惜那个医生固守死板的教案,最后硬是找出被害妄想症来总结。蓝夜这个人脾气好,又极有礼貌,自然是不会在朋友的聚会上大加批驳,所以当下只是摇了摇头。
另一个人姓繁名荣,据说祖上曾是个大家族,清末民初动乱年间曾经相当有权势,家族族长极有远见,每次动乱时家族都在壮大,现在是数一数二的首富。
繁荣这个人倒不象那些无所事事的小开,也没有子承父业。他一心研究生物,而且相当有成就,尤其是在微生物方面,他自己有一个设备齐全的微生物实验室,和某些国家的研究机构相比丝毫不差(由此也可以看出他家的富有程度)。
这两个人见到对方和自己一样摇头,极有默契地一同来到清静的阳台上。
未等蓝夜开口,繁荣便说道:“这视觉,本来就不是直接的东西,从光线传播,神经信号发出,脑接受,中间不知隔了多少东西,对于已经‘看到’的人来说,看到就是看到,哪里还分什么幻觉和真实。”
蓝夜点点头:“别说视觉,就是触觉、嗅觉、听觉等一切感觉,都是身体发送信号给脑,脑接受后翻译得来的,这是极为被动的情况。”
繁荣接着说:“那个病人的情况,有两个可能,一是他所看到的别人看不到的影像信号直接被他的大脑接受了,可能是他的脑波正好符合,也可能是一般人都把这种信号给过滤了,而他的接收范围大,所以可以接收到;另外一个,就是他自己产生给自己的信号,所以别人‘看’不到。”
“第一种假设,人们常说的‘开天眼’倒是可以说明;第二种假设嘛,可能是身体做出的假信号,也有可能是脑部直接产生的,不过不管哪种,产生这样会迫害精神的信号那倒还真是被害妄想症了。”
蓝夜说完后,两个人一起笑了起来。后来两人成了很好的朋友。

ps:精减又精减的东西,时间不够了,把第一章拆开了,本来要模仿卫斯理的,不过原先的构想没时间写了,卫斯理系列,是很有名科幻小说,唔唔`~~

★版权声明★ 本网站的图片、文本版权属于作品版权人所有,排版样式由学院拥有,请在转载前征求原作者的同意!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