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桑学院2003年度F1征文
|   学院首页  |   征文首页   |  征文资料  |   选手积分速查  |
下九流·杀手
作者:神原茜


小谢醒了。
睁开眼的时候,看见满天的星空。小谢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么清晰美丽的星空。
然后他发现自己躺在阴沟里,全身都是自己吐出来的东西。而且肋部传来奇怪的疼痛,好像第三根肋骨已经断了。
小谢很小心的站起来,以免断掉的肋骨刺伤内脏。脑袋里好像有六七个小矮人拿着铁锤暴走。小谢捧着头,很努力的回想究竟是谁把自己揍成这个样子,想不起来。
……今天晚上,好像是领了酬劳之后,去小酒馆喝酒的样子。那点钱扣掉上个月赊的帐之后,大概已经不多了。怎么会让自己喝成这个样子?
他越想越头疼,终于忍不住呻吟起来。呻吟的声音好像是小矮人的啦啦队,于是头更加坚强、剧烈、义无反顾的痛。小谢忽然觉得这样很好玩,于是更加大声的呻吟起来。
然后他就听到一个女孩子担心的问:“你还好吧?”
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穿着很美丽的丝质衣裳,大眼睛比满天的星光还要明亮——以上只是小谢的幻想。小酒馆那个跑堂的女孩子站在他面前,皱着眉头,虽然明明非常担心,偏偏板着脸:“没有钱还来喝酒,活该你挨揍。”
小谢笑了。
其实肋骨断了的时候,笑是很痛的。但是他居然笑得一点事都没有的样子:“我挨揍,与你有什么关系?”
他转身就走。
其实他当然知道有关系。至少每次他去那家酒馆的时候,她总在柜台后悄悄看着他,给他的酒碗也比别的客人满得多。
小谢既不是呆子,也不是傻瓜,当然也已经发现这酒馆西施已经看上他了。
他只是完全不想回应而已。
女孩子忽然扑上来抱着他,大声说:“为什么没有关系,我喜欢你,你当然和我有关系。”声音哽咽,显然已经哭了。
小谢叹口气。刚才自己勉强对好的肋骨显然又已经移位了。有一瞬间他打算对这女孩子温柔一点。但是他说:“因为我不喜欢你。”
女孩子把脸埋在他背上。小谢全身都是阴沟里的臭味,她也不在乎:“没关系。只要你让我喜欢你就好了。”
小谢只好再叹一口气:“施姑娘,施大姑娘,你又不是不知道,福聚赌场的李老大已经看上你了。求求你莫要给我找麻烦好吗?”
施姑娘忽然不哭了,忽然放开他,退开两步。小谢虽然背对着她,也知道她正狠狠的瞪着自己。
“你怕他?”
小谢沉默。这种沉默在大多数时候被解读为默认。
脚步声远去。小谢知道施姑娘从此以后不会多看他一眼。
他回了家。
家门没有锁。有人在等他。
女人的妆已经残了。小谢沉默的脱下肮脏的衣服,交到她伸出的手上。热水已经预备好了。
小谢赤裸的迈入木桶。温度刚刚好。他很奇怪为什么这个女人总是能把热水保持在合适的温度,不论他何时回家。女人静静的替他搓背。热水的温暖与肋骨的刺痛同时传来。小谢呻吟了一声。
女人观察着他的脸色,小心翼翼的说:“今天李老大来过。”
小谢闭着眼睛没有反应。
“他本来是找你的,可是你不在……”尴尬的停顿,“所以就找了……我……家里已经没有米了。”
她停下来,注意到他的脸色没有变化,于是继续下去:“他……很大方。”
小谢哼了一声。
“你在生气?”
“没有。”
女人不再说话。小谢叹口气。
“自己的女人跑去接客,我不见得应该高兴吧。”
女人咬着唇,没有哭出来。小谢拉住她的手臂,让她转到面前来。
他拉开女人的衣襟。女人抗拒。小谢一声不响的站起来迈出木桶,穿上女人预备好的衣服。
“你要到哪里去?”
他冷冷答:“我知道李老大不正常。你是不是受了伤?”
她低着头:“但是他肯给钱……”
“这不是钱的问题。”
女人错愕的抬头。小谢盯着她的眼睛,一字字说:“他伤了你,所以他要付出代价。”
他不顾而去。女人抓着门板,慢慢滑坐到地上。
小谢敲开福聚赌场的后门。有一张脸伸出来,看了看他,又缩回去。
“李老大交代过,你不能进来。”
小谢摊开手。手里是一朵珠花。女人刚刚赎回来的首饰。
门开了。他低声问:“李老大在哪里?”
李老大在赌桌旁。那一桌都是豪客,李老大坐在天门,谈笑风生。小谢走过去。
一看见他,李老大的脸色就变了。
“拼命的小谢”,他知道小谢这个外号,也知道小谢来找他干什么。
他只是觉得难以置信,小谢居然真的为了那个妓女,来他的老窝找他拼命。
打手们沉默的过来,围住小谢。小谢的眼睛冷冷的闪着光。他拿出了他的刀。小谢的职业是杀手,他为钱杀人,和这些为钱揍人的打手不在同一等级。
小谢是一个很好的杀手,他从来没有失败过。这是他第一次不为钱杀人,小谢决心一定要成功。
他的刀刺进李老大胸膛的时候,李老大一拳打在他肋下。已经断掉的肋骨发出尖锐的疼痛,小谢知道肋骨的尖端刺进了脾脏。
一直到死,小谢都是一个从来没有失败过的杀手。

★版权声明★ 本网站的图片、文本版权属于作品版权人所有,排版样式由学院拥有,请在转载前征求原作者的同意!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