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桑学院2003年度F1征文
|   学院首页  |   征文首页   |  征文资料  |   选手积分速查  |
名门·无题
作者:att

锦绣元年,天下太平,万众一心,一年一度的中国武林全国代表大会如期在飞蝶山庄召开。
日过中天,飞蝶山庄的思进堂中还是音容寥寥,大会主持傻姑在鲜花掩映中端坐在庄严的主席台中央,手中还在绣着东方不败绣了一半的牡丹美人图。大厅的左面,坐着一对熟悉的身影,那就是名震江湖的郭靖黄蓉夫妇,他们虽是名人,却从不耍大牌,任何会议都是准时参加。这时,黄蓉可爱的脸庞因为无聊显得有点不耐烦,只见她优雅的架起了二郎腿,从腰际取下一只做工精美的小荷包,解开带子,倒出一小堆瓜子,轻声磕了起来。坐在一旁的郭靖大侠眼明手快,立刻弯腰帮夫人剥瓜子。
大厅左边坐的两个人就没有郭大侠夫妇的浓情蜜意了。那里是两颗光头靠在一起——一灯大师和金轮法王已成了莫逆之交,两人正热烈的讨论着问题,并策划撰写一部宗教学巨著《空色论》。
在他们身边半躺半坐的就是风度翩翩的探花郎李寻欢,自他的表妹林诗音女士辞世后,他就越来越自恋,这会正拿着他的小刀修指甲呢。
一阵清风吹过,大厅内的高手都感到两股深厚的内力,外加一股鸟骚味渐渐逼近。果然,是杨过和小龙女夫妇姗姗而来。两人穿着白色的情侣装, 亲密的犹如刚度完蜜月的小夫妻。他们旁若无人的坐在黄蓉的右侧。小龙女温柔似水的目光和杨过含情默默的双眸交缠在一起,那位雕兄则像门神一样立在他们身后。黄蓉心里叹到“为什么我老公就没那么浪漫呢?”然后轻蔑的吐了一地瓜子皮。而郭靖则连头都不敢抬,因为黄蓉不准他看漂亮美眉。
渐渐的当杨过和小龙女之间的距离只剩0.01公分的时候,耳畔传来了悠扬的古典音乐,令狐冲和任盈盈琴箫合奏着飘然而入。众人都听的如痴如醉之时,一阵啪啪啪清脆的掌声将大家拉回了现实。一闻那股充斥整间大厅的浓郁的古龙水味道就知道是一向得风头不让人的楚香帅到了,只见楚留香潇洒的挥一挥手中的扇子,笑到:“这一阵子家务事繁多,小弟我来迟了,各位见谅……怎么,大会还没闭幕吗?”
这时,大家都向主持傻姑看去,傻姑被楚留香的古龙水熏的连打了几个喷嚏,这才发现大家都在看她,有点不好意思的问到:“是人都到齐了吗?那么我们就开始吧。”于是傻姑从容的站起身,用银铃般的声音宣布到:“首先,我代表中国武林大会组委会的全体委员,感谢各位大侠对武林大会这一盛事的一贯支持,感谢各位在百忙中抽空参加今年的大会。其实,今年也没什么大事,天下依旧太平,青楼依旧热闹。只是……”说到这里,傻姑转用如泣如诉的语调接着说:“最近有一种叫‘爱死啊爱死’的病流行,好不厉害,得病的人都死了……连我的男人和孩子……所以这种病又简称……”
“不就是‘杀死’吗?”这时,黄蓉跳起来不屑的说,“只需服用我们桃花岛药业最近改良的新产品——十花玉露丸,一个疗程就OK了!”郭靖闻言,忙不迭的放下手中的瓜子,从放瓜子的荷包里摸出一粒药丸,展示给众人看:“这是蓉儿的DADY最新研制的配方,服用短期内可以排毒养颜,久服还可有益寿延年的功效,——绝无任何副作用,真是老少咸宜,价格公道,童叟无欺。我们桃花岛药业是老字号了,年年被评为质量信的过单位,产品远销欧美,在海外火的不得了。最近又要上市了,各位信的过我们吧。”说到这里,忽然觉得黄蓉在死瞪着他,又转过头来傻呼呼的对黄蓉笑。李寻欢瞟了他一眼,吹一吹刚抛光的指甲,低低冷哼一声:“妻管严。”
这时,任盈盈也不甘示弱的娇笑到:“呵呵,我还以为是什么呢,我三尸恼神丹都当糖吃的,还怕那个‘杀死’不成?”香帅楚留香依旧玩世不恭的调侃着:“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只要是死在美女如云的地方,怎么死有什么关系呢?”一灯大师也握着金轮法王的手激动的说:“没错,各位说的都没错,人活着只是一副臭皮囊,生又何欢,死又何苦?”金轮法王赞同的点点头。杨过也用浑厚的嗓音说道:“今生今世,我只求能和龙儿生死相随。”小龙女感动的哭到:“过儿……”又一次0.01公分。
傻姑主持及时制止了这感人的一幕,还有众人如黄河之水滔滔不绝般的议论,严肃的说:“大家都不怕死,我很感动,也很欣慰……但也不要盲目乐观,这种瘟疫靠空气传播,厉害犹如临空点人的死穴,故又简称‘飞点’,即使内力再深也很难幸免。患者7日即可升天,死前心肺俱裂,生不如死啊。……那感受倒有点像爆胎易筋丸。”这时大厅里已经安静了不少,只听见楚留香不停的扇扇子。傻姑清清嗓子继续说:“接下来我就向大家介绍一些这种病的临床表现吧,以免身边有人得了也不知道。大家注意:发烧、干咳、有时痰中带血,呼吸困难,全身无力,肌肉僵硬……”
她的话正说了一半,李寻欢突然大声咳嗽起来,眼角挤出了眼泪,脸上的肌肉也痛苦的扭曲着,整个大厅里都充斥着他那几乎要把肺都咳出来的声音。也不知过了多久,总算是停了下来,李寻欢拭去眼角的泪水,看了众人一眼,不看还好,看了吓一跳。只见各路英雄脸上的表情比他还要痛苦,而且有些掩饰不住的恐慌。
李寻欢摘下挂在皮带上的酒袋,仰起头,猛灌了几口,就在这短短的时间内,大厅里忽然掀起一阵喧哗与骚动,等李寻欢放下酒袋低下头,只见满目狼籍:一灯大师的念珠撒了一地,楚留香的扇子落在门槛上,已经粉身碎骨了,令狐冲那张琴的弦全断了,黄蓉的瓜子都倒在了桌子上,还有一根鸟毛正缓缓的从天而降……那扇本来很宽敞的大门现在足足扩大了三倍有余。李寻欢眯起眼,似乎看到他仰起头的那一瞬间众人排山倒海般冲出大厅的情形,此时他甚至还能隐约听到一些回声:小龙女凄厉的叫着“过儿,等等我……”郭靖喘着粗气在喊“蓉儿,你的钱袋子掉了!”……
李寻欢摇摇头,长叹一声:“想当年‘小李飞刀,例不虚发’也只混了个天下第三,今天我只是咳了几下,就把天下群雄吓成这样,真是……咳咳咳咳……”
整个飞蝶山庄一片死寂,只有李寻欢地动山摇般的咳嗽声。

★版权声明★ 本网站的图片、文本版权属于作品版权人所有,排版样式由学院拥有,请在转载前征求原作者的同意!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