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桑学院2003年度F1征文
|   学院首页  |   征文首页   |  征文资料  |   选手积分速查  |
下九流·刀剃人头
作者:叶子

五月的天火辣辣的,日头很毒。吴老实挑着他的剃头担子,把身子尽量地往门楼的阴影里缩了缩,把头却又往大门那边探了探,眯缝着眼,试图从里面看出什么动静来。
“去去!别乱张望!一会儿大人午睡起来就会叫你的。老老实实等着!”守门的戈什哈不耐烦地推了他一把。
“那是,那是。”吴老实巴结地笑。“能为大人剃头,是我吴老实八辈子修来的福哩!不是张哥儿他爹有病请了假,这么好的差事,哪里轮得到我?”
戈什哈斜着眼瞅着他,爱理不理地“哼”了一声,别过头去了。
等待在大太阳下显得很漫长。吴老实不断地擦着汗。可那张橘子皮一样的老脸上还是汗津津的。
他是个五十多岁的小老头。个子不高,身板儿倒还硬朗,如果年轻个二三十岁,没准也是个四里八乡,人见人爱的俊小伙儿。如今可太老喽!凭他那张猥琐的老脸,去妓院扔钱女人们都嫌的。可他人老心不老,名为老实其实不老实,和这城里有名的老来俏,许寡妇,两个人私下里有一腿。
这不,两广总督庆恩平日里使唤惯了的剃头匠张小三一有事,许寡妇就张罗着替他谋得了这个美差——许寡妇的娘家兄弟的小姨子,是庆恩大人府里二总管的三姨太的干姐姐。
“嘿嘿。许桂花那个骚婆娘!”等得十分受不了,吴老实眯着眼靠着墙打起了瞌睡。梦里面许寡妇又向他发骚了。
“起来起来!怎么敢在这里睡觉,大人叫你了!”正梦到两个人在床上打滚呢,有人就来推醒他的美梦了。
吴老实一个激灵醒来,慌忙点头哈腰。“是是。大人午觉醒了?我这就跟您过去。”
他挑着剃头担子,跟着那个管家模样的人往里走。临走时他朝门房里瞥了一眼,看见门房里多坐了个人。是在他打瞌睡的时候来到的吧?瞧那人虽然是下人打扮,可是一身绸衣!难怪待遇比他好,可以进门房里等哩!
他羡慕地想着,心里面有些不是滋味。不过转念又释然了,今天他有福气进总督府来给总督大人剃头,这就是他吴家烧了八辈子的高香哩!回去跟修脚的老李、磨剪刀的老赵说起来,嘿嘿,有得吹了!
一路美滋滋地想着,晕晕乎乎地,他连路上走了几个院子、拐了几个弯都不晓得。只是前面带路的人忽然停了下来,一声“到了”,这才令他猛吃一惊,清醒过来。抬头望去,看见那管家满脸的讥笑。
“站这等着!我去传报大人。”
管家挑帘子进了花厅。吴老实就傻呆呆地站那儿等。这地儿还不如大门外呢,大门外至少还有个门楼的阴影可以遮遮太阳,这会子什么遮的都没有,娘的!这日头是越来越毒了。
吴老实又擦了把汗。就见一个穿着青纱坎肩绣花裙子的小姑娘甩着手帕子扭了出来,见了他那副丑样子,先皱了一下眉头,然后细着声音道:“你就是吴老实吧?大人唤你进去。”便理也不理,又扭头走进去了。
“哎,我就是,我就是。”吴老头陪着笑,慌里慌张跟了进去。
花厅里富丽堂皇。正对面一张凉椅上,躺着个男人,旁边有四、五个和先前那个小姑娘一样打扮的女孩子,在打着扇子,管家则在下首垂手站着。这男人必定就是总督大人了。
吴老实低着头不敢多看,放下剃头担子,跪下磕了个头。“小民吴老实,给大人请安。”
“起来吧。”那男人闭着眼皱着眉,一副满怀心事的样子,声音倒还和气。“听刘管家说,你的剃头手艺是除了张小三以外,在城里最好的一个?”刘管家就是这府里的二管家,许寡妇娘家兄弟的小姨子的干妹妹的丈夫,也就是那个带吴老实进府来的管家。
“那是、那是。”吴老实急忙点头,满脸堆笑。“大人试一试就知道了,我剃的头,甑亮!”
庆恩点了点头。“好,我信你。好好剃,剃得好了,回头有赏,剃得不好,剁了你的手。”
这声音还是那么和气,吴老实却不由地一哆嗦。呆了一呆,他咧着嘴挤出笑。“是是。大人你放心,小民的手艺,绝对剃得好!”
丫鬟们散开来,让出了庆恩身后的位置。吴老实开始为总督大人剃头。
剃头这门手艺,要说吴老实那真是精通。打小儿的家传,从十三岁起跟着父亲挑着剃头担子走街串巷,十六岁开始正式为人剃头,到如今说起来可也三十多年了,经他的手剃过的头,没有上万也有几千,这门手艺,那还有不精通的?
吴老实往庆恩的脑门上涂着皂荚水,边涂边吹嘘自己的手艺。罗里罗嗦说个没完,其实心里面紧张得要死。
“住嘴。”庆恩先还有耐心听了两句,其后就不耐烦起来。一个剃头匠,本本分分剃他的头就好了,罗嗦些什么?
“啊,是。”吴老实乖乖地闭了嘴。
“刘管家。”庆恩闭着眼,开始询问起事情来。“今天可有什么事情?”
“回大人,没有什么事情。”刘管家躬身回报。“只有京里李大人派人送了封信来,过午到的。送信的人现在门房里歇息,信在我这儿。大人要不要看?”
庆恩点点头,接过信看。看着看着,他的脸色凝重起来。吴老实在他的背后小心翼翼地剃着头,看不见他的脸色,却只觉得他的头忽然乱动了起来,害得他的剃刀都难以下手了。
“好大的胆子!”庆恩猛可里一拍扶手,椅子重重一晃,吴老实吓了一大跳,手中的剃刀一哆嗦,差点拿不稳掉在庆恩的头上。这下可把他吓得够戗。
庆恩却没有注意背后的剃头匠。抖着手中的信,他冷笑着大发脾气。“这算什么?不是承文这小子还有点儿良心,派人送信来告诉我,我就死了也是个糊涂鬼呢!哼哼!张禧那个混帐,我真是看错他了!”
他的牙齿咬得咯吱做响。四周的人全胆颤心惊地低着头,不知他为何忽然发这么大的脾气。
庆恩发了老半天脾气,扬手吩咐道:“传令下去!府里各处加强警戒,再派人去营中多调些兵来四面把守,门房处对来客要多加盘问,来历不明的人绝对不准放进!要记得,严防‘下九流’!”
“下九流?”刘管家奇道。
“对,下九流!”庆恩咬牙一笑。“承文在信上说,那是一个杀手组织,组织里的人擅长用下九流的身份为掩护,行杀人之事实。承文说,张禧那个王八蛋,在皇上面前斗不过我,竟想出了这个阴招,雇了这个下九流的杀手,想要我的命!”
刘管家的身子一颤,惊道:“有这种事?”他慌忙领命欲行。“那我得赶快通知全府上下,先调几个护卫过来,保护大人!还得去通知门房,注意一切下九流的人。下九流……下九流包括戏子、娼妓、剃头的……啊!”
他蓦然惊呼一声,转回身来,用惊慌的眼光看着吴老实。
庆恩也一下子反应过来,身子一颤,便急忙想要站起身来。可是他的身子才动,却觉头上一凉,一把剃刀已抵住了他的脖子。同时间,他听得身后吴老实的声音,阴阴一笑。
“庆恩大人,刘管家,两位好聪明!可惜,两位再聪明,也已经迟了。”
吴老实这时挺起了腰板,眼泛精光,哪里还有刚才那一副猥琐的样子?他眦牙一笑,笑容看在对面的刘管家的眼里,却觉得分外碜人!
“下九流要杀的人,从来没有人能够活命!总督大人,下九流既然已经接下了你的生意,对不起,你就只好做个死人了!”
他轻叹着,手一带。雪亮的剃刀一下子划破了庆恩的脖子。庆恩头一歪,连话都没有来得及再说出一句,就这么死了。刘管家和丫鬟们齐声惊叫,四散着想要奔逃。却只见寒光闪处,一个个都跟着扑倒在地上,步了庆恩的后尘。
血流满地。吴老实的衣服上,却连一滴血都没有沾染。
“剃刀呀剃刀,剃头呀剃头,你剃的可不正是人头?只不过,是要人命的剃人头。”吴老实看着手中的剃刀嘿嘿一笑,动手收拾起剃头担子。“只可惜这一场生意做下来,两广一带是不能再待了。明天换个身份,赶快离开这里吧。唉,就是许桂花那骚婆娘可惜了……”
他嘟囔着,挑起剃头担子扬长而去。走到府门口的时候,看见那个李大人派来的送信人还在门房里坐着,门口把守的戈什哈也还是原来的那几个人。一个戈什哈问他:“大人剃好头了吗?”他笑:“剃好了。大人对我剃的头很是满意,还重赏了我哩!”几个戈什哈点了点头,便放了他过去。

★版权声明★ 本网站的图片、文本版权属于作品版权人所有,排版样式由学院拥有,请在转载前征求原作者的同意!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