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桑学院2003年度F1征文
|   学院首页  |   征文首页   |  征文资料  |   选手积分速查  |
下九流·阴谋
作者:好梦无残

  “少奶奶,六大名门的人已经杀到山下了。”
  侍女柔儿在进来给灯柱加油的时候,平静的对我说了这样一句话。然后就躲到了一边的黑暗中,默默的立着。我停下琴声,看着她尚娇小的身躯,心里突然多了不知从何而来的悲哀。
  “杜二呢?”
  “二头领已经带剩下的兄弟跪拜在山门口迎接那些人。”
  我扶琴苦笑,我的夫君曾经多么豪气的指着天下说要将它收于囊中,曾经多么自得的告诉我天下无人能战胜他的智慧。而今,冷炎他才刚刚一死,他这一生的心血就落个江湖群起而攻,根本将丧的下场;他往日的兄弟也已经跪拜在外迎接他的敌人。
  我将琴推离手边。靡靡丝竹之音在这个时候还能有什么用呢?怎样的音乐也安慰不了流血的心灵吧?

  “少奶奶,那些人已经上来了,还不杀出去吗?”
  萧剑寒闯了进来,手持那把碧水长剑看着我,竟然没有顾忌到剑上与他伤口上的血正一滴滴在我面前落下。
  我抬头看看这个和我一起出生入死的护卫,苦笑,逍遥帮的人要都想他一样,尚有的一拼。只可惜,逍遥帮的人,实在是不会拼的。就和他们的帮主一样,那些人喜欢阴谋,更胜于自己手中的刀剑。但他们又那里有冷炎当年的智慧。
  “少奶奶,早下主意吧!我们像当年杀幻风子一样杀了慧尘哪个贼秃!敌首一死,说不定……”
  一阵风吹了进来,烛光有些摇漪,我闭上眼什么都不看,也什么都不再听,任随思绪也随烛光摇漪。



  三年前。
  那个时候,冷炎还活着。那个不管一切江湖规矩的冷炎,那个自以为聪明无双的冷炎还活着。
  我的夫君冷炎还活着。
  他活着的时候,逍遥帮中人,天下逍遥无人挡。他的语声,也带着那无人可比的自信与自豪。

  “芷儿,今天我除了山东雷家的雷老虎。去了这只老虎,山东霹雳堂便再无能阻我辈逍遥之人了。”
  “是吗?你不是说他的虎牙刀你还找不出破法吗?”
  “我要杀人,怎会蛮斗。只是绑了那老虎的儿子,他便乖乖的交出了刀。然后杜二的软香散,秦老五的嗜魂钉,还有小香子袖子里那柄蛇吻,难道还对付不了只没牙老虎?”
  “这些手段……你又用阴谋诡计,不怕别人不服你吗?”
  “用阴谋诡计杀人又如何?雷老虎用大刀砍人,杜二用毒雾杀人,老五用暗器杀人,小香子用匕首杀人,我用头脑杀人,看似不同,那被杀的人却还不是一样死了。只怕中了杜二毒药的,死的倒还舒服些个。至于服不服,芷儿啊,这江湖,最后总是那些能杀人的叫人服气。虽然我们逍遥帮被视为下九流,但却不是比那些死抱着江湖规矩的名门正派逍遥快活!”
  “可那些名门正派总要光明正大些……”
  “傻丫头……你还是个傻丫头……可我就爱你这傻丫头……你可愿帮我做件事吗?”
  “恩……?”
  “武当的幻风子下山来对付我们了,我想……”

  巫山一带,青青的山上往往云笼雾罩,我就站在这样一座云雾中的山上,一个云雾中的小城。
  唐门与武当的轮番攻打,已使这个分舵所在的小城破败不堪,未埋的尸体,被烧焦的房屋,四散的动物骨头,还有瘦的只有皮包骨头的乡民们,我来到这个小城的时候,只有这些。
  “帮主让少奶奶来这儿慰劳兄弟们了!”
  这个消息马上就传遍了这里,疲劳的兄弟们互相庆贺,满脸的写满了振奋,争着以见我一面作为荣耀。我也下去和他们打成一片,发给他们带来的银子酒肉,给他们讲冷炎当年智取昆仑七剑的故事,和他们一样憧憬着逍遥帮的将来,但我的心,却像天气一样阴霾。

  我来的第二天,唐门和武当就让一起让主力来攻打了,天气依然阴的很厉害。
  我第一次遇到这么多人在一起火拼,心中害怕的不得了,但逍遥帮的尊严,冷炎妻子的身份不允许我将惶惶写在脸上,我只能故作镇静。
  喊杀声一片。我携琴登上小楼,一袭白衣,坐在楼上听着不远处厮杀的声音,我的悲泣和琴声下面撕杀的帮众根本听不到,甚至连我自己也听不清楚。但是下面的人显然因着我的存在杀的更加尽力,人人争先。这从那血腥味中就可以知道。
  但一个分舵的人马到底就抵挡不了的。我曾在窗边望过一眼,到处都是手持长剑的道士和发射着手中暗器的白布包头的汉子,黑压压的一片,向潮水一般向小楼冲来。而就在楼下,那些昨天还在我面前红着脸听我抚琴的汉子们正淌着鲜红的血倒下。
  我的泪水模糊了双眼,根本不想去看这一幕。我只想逃走。但我身为他的妻子,又怎么能走。况且纵然要走,下面的十一道门户,已经自外而锁。
  况且这一切,都是早已了到。

  杀声终于停止,周围的一切声音都渐渐变小。然后清晰的脚步声缓缓的踏上楼来。我知道,下面的逍遥帮帮众一定已经死光了,变成了完整或不完整的尸体。
  而现在,我该继续弹琴。
  凄厉的琴声在小楼上环绕,仿佛应和着那些战死亡魂的哀鸣。铮铮的杀伐之声将我的琴音染成一片红色,我只好用泪水去冲淡它,却怎么也洗刷不去。
  琴声转为哀怨,而那脚步声也全部静了下来。只有一个不发出声音的人走上楼来。埋首于琴声间,我仍然能看到他青蓝道袍下小心的步伐。
  我不停,仍然用我的琴唱着凄凉与伤感,唱着血与泪水,直到那天地间新死的冤魂与我同时落泪。雨声中,我的琴音流转,终于渐不可闻。
  “无量寿佛。好可怜的曲子,好可惜的曲子。姑娘妙手。只不知道是哪家的闺秀?”那道者的声音缓和绵长,却也似为我曲子打动,带上了一丝悲凉。
  “我是姑苏慕容家的后人……你们刚才杀了下面那些人吗。”我轻轻的抬起头。
  “慕容芷姑娘妙手琴音,老道幻风早已耳闻。贼人已死,慕容姑娘已然安全了。老道做保,此间再无人可动姑娘分毫。姑娘只管放心。”
  道者的声音慈祥而温暖,我突然模糊想起我的爹爹。那是同一种声音,带着同一种关爱。我只觉的鼻中陡然起了一阵酸意。泪水终于再也止不住了。
  “姑娘受苦了。请随道者下楼,自有姑娘休息之处。”那慈祥的道人叹着气走向我的身边,微微的抬手施礼。

  剑光,没有剑光。
  惊雷,不像惊雷。
  自我的琴台下发出闷闷地声音,但却震天动地.
  被碧水刺穿胸膛的老道人定定的看着自琴台下暗格钻出的萧剑寒,然后抬起头,定定的看着我,悲怆并死去。
  他仰面倒下了……两眼突出,死死的盯着我,仿佛要跳出来似的……
  我无法支撑,终于倒了下去。但一双正在发抖的手却突然的扶住我。
  我知道那是萧剑寒的手。这个刚刚杀死天下第一剑手的年轻人是正在兴奋,还是正佩服着冷炎的计划?

  “幻风子生平最嗜音律,尤其是琴。而天下人尚不知道姑苏慕容家最善音律的你,已经判了你的父亲,成了我的妻子……”
  “幻风子得了我散布的消息,以为你被扣压在那塔上,必然带唐门精锐亲身来援……等他与楼下那些人火拼时,以他耳力,必然听到你的琴声。再破十一道门户后,更不会怀疑你是被扣住的……”
  “那么他绝不会让人和他一起上去打搅你弹琴……这个孩子叫做萧剑寒……等那道人近前时,这孩子的剑定然取的了他的性命……”
  “然后剑寒便可带你从塔顶那钢丝滑下,在落地之处早已备好快马……而我这时定然已灭了唐门,带着逍遥帮中精锐杀回……幻风子一死,那帮人无人统率,自然不是我的对手……”
  冷炎的算计全是对的,从我认识他的时候,我的夫君就几乎从没有错过。
  几乎从没错过。

  当我那次晕去,再醒来的时候,武当和唐门的人已经被打败了,冷炎也已经让萧剑寒做了我的护卫。逍遥帮的天下称霸之路又进了一步。
  与这些相比,那院落中争斗搏杀后残缺不全的死尸,那黄泉路上为了冷炎计谋冤死的分舵兄弟,那些冤魂的夜夜悲歌,又有谁在乎呢?



  “少奶奶,您到是说话啊!”
  萧剑寒显然有点沉不住气,把我得思绪拉了回来。
  “该来的总会来的,况且即便我们现在就算能杀了慧尘,也对大局无益,只是再多一些血罢了。”
  一根琴弦断了,我抬起头回答萧剑寒。
  “少奶奶,少林和尚已经到了大门外面,杜二头领叫你去门外迎接。”
  另一个我不熟悉的侍女走了进来打断了我和萧剑寒的谈话。
  “好,我就去。”
  我站起身来,整整衣服走到门口。
  “少奶奶。不能对不起帮主啊!”
  萧剑寒将碧水架在自己的脖子上,看着我说。我回头看他,心中一紧,但我无力阻止他,也不想阻止他。
  他终于低下了头,手一划,血流了出来,然后他就倒在了地上。
  我低着头看着他,没敢去看柔儿。可是柔儿还是走了过来,平静的拿起那染满血的碧水,什么话也没有说,插进了自己的胸膛。倒在了萧剑寒的身上。
  我终于哭了,两个跟随我这么久的人,在同一天,和我的同一天。
  我也走过去,抽起了那把红色碧水,藏在身后。
  但是萧剑寒,小萧,你可知道,一切都已经晚了。


  山门外。
  杜二跪在地上,周围的帮众对这一幕没有半点惊异,因为他们也麻木的跪在地上,我走进些看着杜二,他的眼神空洞而不掺杂一丝感情.
  “大胆,见到少林慧尘高僧,还不跪下?”
  一个名门正派的弟子对我大声斥责。
  我这才抬头看看对面的人,哪个看着我的出家人虽然年过四十,但英勇尤在,眼神坚毅且犀利。
  他的威严与英姿和当年仍然一样。

  我走到他身边,低声叫他。
  “大哥。”
  他傲然一笑,然后合十:“老衲慧尘。” 之后才看着我,用着内功传音到我的耳中。
  “好妹子,我们成功了!今日之天下,已经我姑苏慕容家的天下。若非你辅助那乐冷炎一统江湖黑道,铲除白道上一个个赫赫有名的势力,最后又将这天下大患亲手毒死,我又怎能得到这武林盟主之位。今后你我兄妹,还要为了我姑苏慕容家的万世基业把这江湖更紧的抓在手中。”
  我没有理他,凄然一笑,手中碧水便在脖颈上抹了下去。鲜血立刻从我的脖颈喷了出来,红红的,漫过了天幕,我眼前的景色全都是红色的了,像梦中一样。耳边还响起了风吹过的声音。
  慕容世家里对每一个子女自小光大门楣的教诲,哥哥与我在祠堂里发誓为了恢复慕容家地位不牺一切的誓言,冷炎临死时望着我的恐惧与不相信的眼神,一片片的死尸,凄厉哀怨的琴声,还有柔儿和小萧倒在地下的尸体以轮回的方式在我脑海中出现和消失,然后继续出现和继续消失。最后定格出两个血色的文字,阴谋。
  我那夫君啊,他死在我手下的时候,恐怕也不相信他竟然落入了别人的阴谋之中吧。
  爱上我,相信我,就是他那一生中唯一的错。
  而现在,我的兄长已经做到了他想做的事情。几年后,他就要收天下于囊中,姑苏慕容家也要踏上江湖至尊的位置。
  但那都与我没关系,我该为慕容家做的我都做了。
  我看了太多的血。
  我留了太多的泪。
  我亏欠了太多的人。
  但是一切都该结束了。冷炎,柔儿,小萧,欠你们的,希望我去你们那里后可以报偿。


  这一剑无限柔软而又极端锋利。
  虽然只是一瞬间的事,但对我来说,却像是抹过了永远。
  若有来生,再不愿身在名门。

★版权声明★ 本网站的图片、文本版权属于作品版权人所有,排版样式由学院拥有,请在转载前征求原作者的同意!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