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桑学院2003年度F1征文
|   学院首页  |   征文首页   |  征文资料  |   选手积分速查  |
名门·萧二之死
作者:北平高

“今天我必须杀了你。”
“我知道。我知道迟早有一天你要杀我,只因你是中平山庄的萧大公子。但你是杀不死我的,或者说,你不能一辈子杀死我。”

※※※※※※※※※※※※※※※※※※※※※※※※※※※※※※※

六月初六,大吉,宜婚丧嫁娶,宜掌印远行,可谓百无禁忌,诸事皆益。
开封府中平山庄萧家公子的婚事就定在这一天。

说起开封中平山庄,江湖上可谓威名赫赫。想当年“冲天剑客”萧中平,仗手中三尺青锋,行侠仗义,荡寇除魔,名列江湖十大剑侠之首,老来退隐,在开封郊外建了一所庄园,便以“中平”为名,亦是江湖四大山庄之一。
中平山庄已传四代,威名不坠,现任庄主萧大,年仅弱冠,品性端方,行走江湖不到三年,已颇有侠名。一手“中平剑”使将开来,法度森严,中正平和,已然有青出于蓝之势,被认为是江湖年轻一辈中出类拔萃的人物,江湖中人敬他身份,喜他行事,竟一致把山庄的名字冠到他的号上,称一声“中平剑客”,俨然萧中平再世。
连其父萧老爷子,某次醉后,也曾掀髯大笑道:“我儿有乃祖之风。”语虽无伦,得意之情溢于言表,羡煞旁人。

然而江湖传言,萧老爷子还有一个儿子,名为萧二。
这萧二出道也不过两年,却与萧大迥异,行事狂放,倜傥不羁,手执一把两尺短刀,刀法凌厉诡异,出必见血。若有人问他姓名,只答“萧二”,再问出身来历师承,他便大怒抽刀。有那与萧二交过手的人,说起此人相貌,倒是一桩怪事,竟与萧大极为相似,只是神态风采远远不及;再推敲他的刀法,虽“中平剑法”迥异,内功心法却似乎如出一辙,几乎有异曲同工之感。
因此,才会有人猜萧二是萧老爷子的私生儿子。
当然这只是江湖传言,江湖同道也只是在酒桌上聊聊而已,谁也不会傻到去当面问萧老爷子,“那萧二是您老人家的私生儿子么?”不被脾气火爆的萧老爷子劈了才怪。
更绝的是萧老爷子一直不承认有这个儿子,非但不认,甚至还放出话来:“不知哪个江湖败类,胆敢冒充萧家人,坏我萧家名声,江湖同道遇到,只管为我除了去,必有重谢。”
只是也没谁真的去打这笔“重谢”的主意,所谓清官难断家务事,中平山庄是什么样的地方,哪里轮得到旁人打点他们的家事。

※ ※※※※※※※※※※※※※※※※※※※※※※※※※※※※※

六月初五,子时,中平山庄一间密室,烛影摇曳。

※ ※※※※※※※※※※※※※※※※※※※※※※※※※※※※※※※※※

“今天我必须杀了你。”萧大说。
“为什么?”萧二问。
萧大:“明天便是我成婚之日。爹爹说了,成婚后再过三个月,就让我正式接掌庄主之位。我必须在那之前把事情办妥。”
萧二:“你所谓的把事情办妥就是要杀了我么?”
萧大:“杀你只是其中之一,不过却是最重要的一件。”
萧二:“我已知老头子两个月前大病一场,之后就有意封剑退隐,只是没料到你的动作却也如此之快。”
萧大:“我也是被逼无奈,江湖人言籍籍,尽道中平山庄的萧老爷子还有一个行事乖张的私生儿子。”
萧二:“然而你纵不杀我,也无甚关系,除了你,世上再没人真正知晓我是何人。”
萧大:“是,你说的不错。但我却知道你是谁,所以我要杀了你。”
萧二:“然则你究竟是为谁杀我?为你自己?为中平山庄?还是为了那些狗屁武林同道?”
萧大:“……”
萧二:“值得么,杀我值得么?你其实知道我是对的。你羡慕我,对不对?难道你不想像我一样肆无忌惮,快意恩仇?这才是江湖!这才是江湖人的活法儿!看你现在的样子,他妈的不像二十岁,倒像已经活了两百年。操!”
萧大:“你说的对。”
萧二:“对吧,终于说实话了。你从小到大没说过几回实话,见到那些老不死的东西就装出一副品性温良的鸟样。还记得扬州那个玉牡丹么?号称什么卖艺不卖身,结果被我她连睡了三天,爽得老子连姓什么都不知道了。不过睡了三天我就知道了,她不过是个女人!女人都是俩奶子一个洞。哈哈……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小子,其实你心里想得要命,就是有色心没色胆,哈哈……中平山庄的萧大公子!可别对你未来夫人——也就是我的未来大嫂,有太多的期望啊!我早就偷偷看过了,她的长相就和咱家的祖传剑法一样,中正平和,哈哈哈哈……”
萧大:“……是,我是想的要命……”
萧二:“哼,是吧,你就这个熊样儿!我再怎么肆无忌惮,但我敢说我没有愧对天地,没有愧对自己的良心!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干的那些脏事儿!就说上回你那个朋友,叫什么飞扬剑客吕英杰的来咱家做客,看上了老头子的贴身丫鬟绿凤儿。你二话不说,就逼人家陪那王八羔子上了床。事后那小子饱食远疡,来个死不认帐。绿凤儿那傻丫头有了身孕,哭着求你为她做主,哪怕是到吕家做小,或是做使唤丫头都行,你他妈的也借口行侠仗义躲出去了!那丫头大着肚子一根绳子吊死了,她的家人想去吕家说理,又被你连哄带吓唬给挡回去了。事后你见着那狗东西,愣是跟没事儿人一样,你他妈的不是东西啊!那小子不就是上届武林盟主的外甥么,有什么了不起的。要不是我出手把那兔崽子阉了,还真叫人咽不下这口气!”
萧大:“我……都记得。”
萧二:“你还腆着脸说记得!要是我,就算茅坑里操块砖头把自个儿砸傻了,也得忘了这样丢人的事!”
萧大:“……”
萧二:“不是东西!”
萧大:“……我还能怎样,你说,我还能怎样?!我能像你一样阉了他么!还是我能带着绿凤,找到武林盟主,说‘你外甥让这个女子有了身孕,你看怎么办吧’?我能么,你觉得我能么!我操!你以为我不想啊,可是我能么?我是中平山庄的萧大公子啊!我是……”
萧二:“……是,你不能,我知道你不能,所以我替你做了。”
萧大:“我知道你知道。你能做很多事,但是我不能!你……我很羡慕你……真的。但我做不了你,我还是要杀你!我……我必须杀你……”
萧二:“我知道。我知道迟早有一天你要杀我,只因你是中平山庄的萧大公子。但你是杀不死我的,或者说,你不能一辈子杀死我……现在,你来杀我吧。”

※※※※※※※※※※※※※※※※※※※※※※※※※※※※※※※※※

那一夜中平山庄的某间密室,烛影摇曳,只见一个人木然地瘫坐在椅子上,浑身是汗,满面泪水。
中平山庄萧大公子,杀死了一个世上并不存在的人。

※ ※※※※※※※※※※※※※※※※※※※※※※※※※※※※※※※※※※※※※

六月初六,夜,中平山庄花团锦簇,喜气洋洋。
婚宴上,一位喝得半醉的少侠一把抓住新郎倌,问道:“江湖盛传你还有个弟弟,今天来了么,给大家引荐引荐啊!”
话一出口,旁边的人都觉得新郎倌的脊背陡然挺了起来,袍袖鼓涨,衣带飘飞,连胸口的大红花都颤抖起来,似欲随风而去,宛如一把将要出鞘的利剑。一旁便有老成些的连忙抢过话头:“你小子满嘴胡浸什么,萧家两代单传,哪来什么弟弟。咱们还是一起敬萧兄一杯,祝他多生几个儿子是真的。”
萧公子闻言,淡然一笑,也不言语,杯中酒一饮而尽,赢来一片喝彩。
那边萧老爷子,陪着十几位江湖前辈,满耳都是赞美恭维之辞,早乐得说不出话,酒到杯干,完全不顾两个月前还十分沉重的病体。
当晚,萧大公子就在贺客的拥簇调笑下,进入了洞房,揭开了那位容貌“中正平和”的新娘的盖头,然后在新娘“中正平和”的呼痛声中,“中正平和”地完成了新郎倌的任务。

※ ※※※※※※※※※※※※※※※※※※※※※※※※※※※※※※

第二天清晨,萧大公子在墙角立了一块毫不起眼的石碑,石碑上没有一个字。
只有他一个人知道,石碑下埋着一把刀,一把两尺长的短刀,刀名“斩梦”。
梦已斩,刀何用?
他那新婚妻子见他站立在石碑前良久,上前含笑道:“这里埋着什么?”
“过去。”
“过去?怕不是什么女子过去的定情信物吧?”
萧大公子只是苦笑一下,不再言语。

※※※※※※※※※※※※※※※※※※※※※※※※※※※※※※※※※

尾声:
两年后,萧老爷子病逝。萧大公子成为中平山庄的萧庄主。
二十年后,萧庄主封剑隐退,他十五岁的儿子成为第六代庄主。
而后又过了一年之,江湖上出现了一个亦正亦邪的神秘人物,自称“萧三”,手持一把短刀,刀名“圆梦”。




后记:
曾听过一句话,颇有意思。
原句无法记得,大意是“美国六七十年代的嬉皮士,重新理个发型,换套西装,一夜之间就成了白领。”
虽然是一夜之间就变了个人,但个人认为实在不容易。
抛弃的其实不是过去,而是过去的欲望。
人杀人难,人杀自己更难,最难的是杀自己的欲望。这就像,自杀的人需要勇气,但能够有勇气自宫的人,实在少。何况,斩杀自己的欲望远远不是自宫那么简单。

★版权声明★ 本网站的图片、文本版权属于作品版权人所有,排版样式由学院拥有,请在转载前征求原作者的同意!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