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桑学院2003年度F1征文
|   学院首页  |   征文首页   |  征文资料  |   选手积分速查  |
下九流·黑楼
作者:R

1、

斜阳。晚风。原野中,两个身影对面而立。
空气中,有肃杀之感。
无人说话,也无话可说。
夕阳如血,默默注视着天地间这两个人。
突然,其中一人眼神闪动,另一人也几乎在同时注意到异状。
“谁!”
话音同时,兵器已出手,一阵轰然暴烈声,攻击所到之处,草皮被轰炸起,地上留下一个半人深的坑。
硝烟之中,两人听见微微的叹息声,不由心中同时一凛,互望一眼,维持着警觉。
任何能在他们不注意中接近到如此距离的人,一定是高手,更不用说集两人之力,竟没有把对方炸成血肉横飞。
“唉唉,话都没有来得及说就挨了这种小天位级别高手的杀手,还是double的,这工作果然做不得啦。”
硝烟之中,一个苦着脸的青年男子自说自话地走出来,他的衣服式样很是平常,两手空空,腰间也不带武器,看起来一点危险性也没有。却让那两个原本要决斗的高手,不由自主朝各自跨了一步。
“惜花公子?”两人同时出声。那位看样子既没半点惜花也无一分公子模样的青年男子,点了点头。
“两位既然认识我那就好办了。”
“惜花公子找我们有何事吩咐。”
被称做惜花公子的青年,似乎想到什么极其不愿回想的事情,脸上表情一阵扭曲,却终于叹了口气,道:“我找你们没事,不过我家那‘深沉优雅、邪恶黑暗’的老大说了,两位想要决斗没问题,可是不能在没人作证的地方决斗。”
他说到‘深沉优雅’等等八字时,话音又快又模糊,显然雅不愿人就此深究,但两位决斗者却不由又惊又骇,颤声道,“你说的是……是……”
惜花公子长叹一声,“没错,是黑楼主人。”
脑海里却不由又回想起之前的一段对话。
“黑楼?为什么叫这个名字?”
“不好吗,可是人家有红楼、青楼,听说都是名声不错,生意鼎盛的地方。”
“……就算那样,也可以叫白楼的……”
“我可不要以后被人简称叫‘小白’”
他打了个冷战,回过神来,重新打量着面前的两个男人。落日刀和菩提灯,兵器谱上的排名都算不错的两位男子,此刻望向他的表情中,多少有些困惑。
“我们两人都不是任何帮派的,这次决斗,也并不会影响兵器谱的排名。”
温惜花点点头,深表同情。
“我知道这是你们两人的私事。”
“既然如此……”
“虽然如此,但,有决斗就有尸首,就需要棺材,有人来下葬,因为高手都是管杀不管埋的……这些都需要事先有交代,否则等于给社会增添负担。并且,”注意到落日刀似乎要开口反驳,温惜花加重了一下语气,把对方的话先行挡住,“私下决斗等于剥夺了市民下赌注以及黑楼做庄抽钱的机会,还有由观看决斗带来的种种茶水费、香烟费等等,种种损失计算在内,两位或者交足费钞1000整,或者就改期决斗吧。”
落日刀和菩提灯互望一眼,两人的表情都很复杂。
“惜花公子,你不认为这种要求,有点过分吗?”
他们没有想到,惜花公子竟然立即点头,脸上表情更是大大地同意,还补充道,“我也是这么和老大说的。”
落日刀微一眯眼,略略抱拳,“那么,公子就……”
温惜花收敛了脸上的笑容,摇摇头。
“不过很可惜,老大坚持认为生意就是生意,我也没有办法。两位的决斗呢,总之是今天就不要进行了。否则的话……”
“否则如何?”
那青年男子微一挺身。再说话时,语音就很平淡了。
“两个死人,自然就决斗不成了。”
风吹草低,头顶云卷云舒。


2、

“萝卜,萝卜,新鲜的水果萝卜。”
“军刀,军刀,舶来品的瑞士军刀。”
“晚报,晚报,最新一期的青楼晚报!“
站在路边热闹的街道中,一位青年男子笑咪咪地看着眼前热闹的场景,过了一会,他在眼角瞥见一个挎着篮子的小女孩,招了招手,那女孩忽闪了一下大眼睛,跑到他身边。
“大哥哥要给漂亮的姐姐买朵玫瑰?”
温惜花不由一笑,拍了拍她的头。
“我不要买花,只要你告诉我楼主现在在哪里?”
小女孩默默摇头,温惜花脸色一板,“我有急事,不要和我闹。”
水汪汪的大眼睛怨恨地瞥了他一眼,漂亮的小女孩一撇嘴。
“谁和你闹啊。”把手一摊道,“给钱。”
“喂喂,我可是你们左护法……”
小女孩把小小的身体一挺,开口就道:“we hold this truth to be self-evidence——”温惜花立即一个头两个大地想遮住她的嘴,却已经来不及,近旁的人早已振臂三呼,“benefit is first!”
青年男子无奈地转转眼睛,那喊声参差不齐,显得颇没气势。唉,他老早就想告诉老大,不要有事没事学人家绝地共和国,搞什么舶来品当口号。
深叹一口气,他伸手到口袋里拿出一费钞交到那小女孩手上,原先阴沉着一张小脸的小女孩,拿到钱立即笑靥如花,朝他微微一福。“楼主说你一回来,就立即到温柔乡那里去报告。”
话音未落,那女孩早已飞身向后逃去,只留下一串清脆的银铃般的笑声。温惜花不由摇了摇头。
温柔乡中醉温柔。但凡在江湖里走动的男人,有谁没听说过“温柔乡”这个地方,又有谁一提到它,不会露出热切与渴望的表情?所谓“大隐隐与市”,历来也有许多英雄豪杰,落魄之时,便躲在温柔乡中。因为那里不但是世界上最大的赌场,也有最好的酒和最好的美女。
温惜花一走进屋里,就看见老板娘坐在桌前,她对面是一位衣着极其豪华的公子。公子身后立着两个黑衣男人,一个神态粗豪,一个则表情内敛,正将眼光错也不错地盯着老板娘的那双猫般的眼睛。
温柔乡的老板娘,头发长长的,脸色黄黄的,初看不算美人,但皮肤却细腻到极点,神态更是慵懒中带着说不出的妩媚,此刻她似乎也感觉到温惜花的到来,抬头微微一笑,才又对那贵公子模样的人回道,“既然你这么坚持,那我自然也只好奉陪了。贵客为先,请。”
那公子拿起骰筒,却交给身后之人。那黑衣男子脸上表情微微一凝,手上运劲,一阵清脆的响声之后,猛然往桌上一放,抬起铁桶,里面的3个骰子却迭成一叠。贵公子伸手握住老板娘放在桌上的手,只觉触手温柔滑腻,不由目光闪动,“纤纤姑娘,这一局可是我赢了?”
温惜花感到老板娘的目光望过来,不由头皮一麻,就想脚下开溜,却已听见她幽幽地说,“为人要认赌服输,这一局我若输了,自然让温家兄弟和你们走……”
惜花不由停住脚步,却见老板娘似笑非笑地朝他点点头,用手点了点面前的桌子。
青年男子只好叹了口气,走到桌边,拿起铁筒,叮当一阵乱摇之后,啪的往桌上一放。
老板娘从贵公子手中抽出手,掀开铁筒,现出碎成粉末的三只骰子。贵公子一愣。老板娘微微一笑。
“既然都碎了,自然就是没有点。公子,一点和零点之间,是谁比较大呢。”
那位公子愣神之间,还未来得及答言,他身后表情沉稳的中年男子向前迈了一步。“这是出千作弊!不能算数。”
老板娘微一摆手,那两位一看就武功高强的护卫突然脸上神情木然,腿一软跌倒在地。老板娘拍了下手站起身来,笑语娇柔。
“公子知道我名字的来历吗?”
蓝衣的贵公子拿起桌上的羽扇,轻轻一挥。温惜花不由钦佩他在如此劣势下仍能表情自然。
却听那公子道,“姑娘名字的来历,自然是古风中所言,‘纤纤盈素手’了。”
老板娘一笑,“错了。千的意思是——很会出老千。”
惜花叹气之间,看着老板娘一拍手,就有人上前,将表情仍错愕的输家给拉到下去,不由心中同情那位显然纯洁的玻璃心乱受了把打击的可怜公子,然后想到刚才的赌局,不由眉头一皱。
“大姐头啊,拜托你以后不要随便用别人来当赌赛奖品啦。”
“啊哦?这样啊,这么说有一位号称是惜花公子的好友的消息,有人也没有兴趣知道啦。”
老板娘轻描淡写地说着,转身向里走去,温惜花一愣之后,赶紧跟随而去。

3、

温柔乡的赌局之后,是一个澡堂。据老板娘说是客人在集中精神豪赌之后,需要身心完全放松,所以建个澡堂很有必要,温惜花却觉得,这不过是借口而已。
他们绕过公共部分,朝后边走去。那里是只给最高级的客人使用的特别包间,惜花跟着千千走到最尽头的屋子,还未进屋,就听见有声音从里面传来。
“天外南海那个新出的白武训到底是什么来历?我们不是已经签定了独家协议,所有的偶像一概由我们来包装推出吗?”
“……那位会成偶像,事先也没人会想到啊!”
“所以说,这不是更糟糕啊,派出的那么些星探每天都在白吃饭吗,让那样的美人成天在鼻子底下晃,却什么也没有发现?”
一片沉默中,老板娘和温惜花挑帘进去,正一脸惶恐面向门站着的楼中下属,一见他们两位进来,都露出略松了一口气的表情。
“还有魔剑道的那个十大杰出青年评选,我们的选手选票拉到怎么样了?”
“有十四个选区已经搞定了。另外三个选区也差不多……”
“不要和我说差不多,这是我们第一次在内陆参手,一定要成功,不许有失。”
舒服泡在浴缸中,把毛巾盖在脸上黑楼楼主继续道,直到老板娘走过去轻轻推了一下他的肩膀,他才把毛巾拉下来,处在阴影下的脸看不清表情。
“小温那边的事情搞定了?”他坐起身来,接过老板娘递的毛巾,从浴缸中迈出来,一边问一边挥了挥手,示意其他的下属可以离开了。
温惜花叹了口气。
“老大,你好歹也是楼主了,拜托也要注意一点用词。”
那男子满不在意地用毛巾裹着身体走到一边整齐叠好的新换衣服前,开始换上衣服。
“废柴,不叫你小温难道还叫你小花不成?”
温惜花只觉得浑身无力。
“我是说你不要再用这种没人能懂的话啊!”
“口胡,这是强者语呀!”
然而,楼主没来得及把这话题继续,因为突然有一阵旋风经过,温惜花只觉得眼前一花,一位有着深蓝长发的少女已站在他们面前。
“大哥大哥,那个绝地和黑武士的决斗,快点去把战果改写啦!”
长长的深蓝头发扎成马尾,少女对男子衣服还未穿好状态视若无睹,一把搂住男人的脖子撒娇道。
“喂喂,快点放手啦!没大没小的,还有你这头发怎么又成了这种鬼颜色?”
“咦,这是人家喜欢的妮儿小姐的打扮嘛。不管啦,你快去让手下的人把那场对决的结果改写啦!”
看到楼主一幅困惑的表情,老板娘忍笑提醒。
“是绝地共和国和帝国的黑武士之间的决斗,虽然不是我们举办,不过因为有赌局的原因,最近也很受关注。”她瞥了一眼少女,慢悠悠地道,“我们是把宝押在了黑武士那边的。”
“所以说,为什么呀?”少女顿脚怨道。
“咦,这不是很简单吗,所有传统的男主角,都是从贫穷和一无所有出发,而他面对的是强大到几乎不可想象战胜的敌人。魔戒那次的阿拉光还是阿拉贡也好,还有这次的黑武士阿纳金,按照这个定义都是男主角,也就等于是会赢的人啊。”
“没错。”楼主拍了下脑袋,转用狐疑的目光看着自己的妹妹。“这么一说我想起来,没几天前,你还在我耳边念,黑武士大人多么帅多么酷,有个黑字和咱们还是亲戚的嘛。”
少女难得地脸上一红,却又立即骄傲地一挺胸。
“可是、可是,帕德瓦的辫子好可爱的啦!不管啦,我不要绝地骑士死嘛。”
她吊在楼主的脖子上左晃右晃,直到楼主终于耐不住点头,少女欢呼一声,松开手。黑楼楼主警告道。
“这是最后一次喽。以后少给我出去迷这些舶来品,什么戴黑色面具的还有内裤外穿的男人一类。中原这么多好男人还不够你看花眼嘛!”
少女吐了下舌头,眼光不由瞟向老板娘。她虽然很不喜欢这个在大哥身边的女人,却也知道,这件事情她若不想点子是没有办法的。
千千微微一笑。
“赌局的结果是不可以改的,否则我们光是买的彩票就要赔死,还不提若被帝国发现我们违约以后,损失了以后的生意。”
“可是大哥刚才答应了……”
“不过,只是要求他不死的话就没有问题了。”
“呃,大姐头,这个我也正好有关心,没弄错的话,剧本指明最后那位绝地武士的尸体要要烧掉的。”温惜花不由插口道。
千千漫不经心地挥下手。
“尸体要换,什么时候都可以的。要关心的,反而是如何不被另外的那位大人发现这件事吧!”


4、

“……所以,事情就是这样。”蓝发少女和老板娘离开后,温惜花这样结束他的报告。以一幅大咧咧的姿势坐在椅子上的楼主,端起茶一口饮尽。
“宁可不决斗也不给我们赚钱的机会嘛……这些所谓世家啊,果然小气的很。”
温惜花微微一笑,目光飘向庭院。与通常种植树木花草,或堆放怪石假山的庭院不同,在遮荫的参天大树下,庭院中间除了铺的细细白沙外,一无所有。他感觉到脸上灼灼视线,不由转头笑道,“老大你那是什么表情?”
纵在黑楼的势力已与中州大陆任何历史悠久的门派和世家可以一拼的现在,也总是经常一脸吊儿郎当表情的前盗贼帮老大,此刻脸上的表情却深沉地很。
“小温,我一直有个问题想问你,出身名门的你加入我的队伍,是为了什么呢?”他没等温惜花开口,就抬了下手,示意自己还未说完。
“也不要拿你遇见我的时候正好没有钱啦、或者被拐骗只好入伙一类的理由来敷衍。”
温惜花苦笑一下,想到制止了兵器谱上那两位的决斗后,对方的眼中也明显有着同样的疑问。
天下排名第一的方天银戟的继承人,竟然跑去到帮派里混事,而且还是下九流的帮派。不但先人知道了会在地下哭,连他先前的那些红颜知己,听见了也要晕倒的吧。
自然,出身名门而堕落的人,之前并非没有,之后也不可能会绝迹,只是,堕落到象他这样纯粹的,可能很很少再找到第二个了……
察觉到对方还在看着自己,温惜花展现灿烂笑容。
“老大,我要是说我被你深沉优雅的个人魅力吸引,你会不会相信?”
楼主“嘿嘿”一笑,重重拍了拍他的肩膀。温惜花脸上笑容不变,心中却不由开始破口大骂。这混蛋学了先天功,就以为天下人都有护身真气吗?
他叹了口气,做出深思熟虑的表情。
“这样说吧,虽然遇见你的时候,你还只不过是小小的盗贼头领,但是我在你身上看到了难得一见的气质。那是为了想得到的东西,不惜一切努力也要得到的决心,另外,还有一种既非道德,也非非道德,而只是绝不背弃自己的梦想的耀眼光辉。跟随这样的人,也许会很有趣吧,不免这样想。想看这样的你,能够把自己的想法实现到怎样的地步,自己又会变成怎样的人——因为自己没有什么决心和行动力,而把希望寄托在具有它的人身上……老大,我这么说,你会不会比较爱听?”
温惜花抬头,粲然一笑,黑楼楼主愣了半天,才仰天大笑了几声。
“好!嘿嘿,小温你算将了我一军。算了,是我问的不是。不过,我可不相信你是会把梦想寄托在别人身上的那种人。”他这样说着,深深看了对方一眼,温惜花只觉得心中微微一动。
把这些、通常被称做下九流的人聚集在一起,你想要的是什么呢?
然而,他的问题没有出口,只是静静打量着披着长衣,站在门前的黑发男子。对方的姿势仍是嚣张而有恃无恐的,脸上的神情却比他记忆的任何时候都要深沉。
“我小的时候读过一本书,里面的男主角也是盗贼出身,他的梦想就是要征服整个世界,然后把天下的美女都纳入自己的后宫。要说偶像,这大概是我从小的偶像。”
“老大的品位……很独特。”温惜花喃喃道。然而对方却似乎没有听见他的回答,没有期待他的回答。
“但那家伙啊!后来坐上王位,有了自己的国家以后,就变了。和他以前瞧不起的那些混蛋变得一样,甚至比他们更混蛋。所以我也很瞧不起他,心想如果是我就不会变。盗贼,盗贼又怎样,娼妓、演员,那又怎样,就被那些没什么了不起的家伙看不起?”
温惜花不由心中一凛,抬起头来。他从来没认真去想黑楼为什么主要成员都来自这些行业,偶然想到,也轻易把这当作是最底层的最容易被煽动而推到一边,而黑楼的做法,包括把先前被人轻瞧的优伶扶植为明星,他先前也一直当做赚钱的手段而已……
难道眼前这个男人……
但他的思绪没有来得及完成,因为正在对着空气抒发不满的楼主,突然回头望向他。
“小温啊,我不管你为什么要加入,反正我们是黑社会,进来了可就没那么容易出去。怎么样,帮我把这个乱七八糟的世界给全部打碎吧。”
那时阳光正好升过围墙,站在门口的男人,身边似乎闪耀着光芒。温惜花向后一靠,让笑容慢慢浮现脸上。
未来,似乎会变得有趣了。

[完]

★版权声明★ 本网站的图片、文本版权属于作品版权人所有,排版样式由学院拥有,请在转载前征求原作者的同意!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