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桑学院2003年度F1征文
|   学院首页  |   征文首页   |  征文资料  |   选手积分速查  |
[场外绕圈]名门·梅雨
作者:chiyama


听说有个少年来寻问当年的慕容公子的时候,他很是惊讶了一下。
那个时候刚刚雨停,他倚在软榻上昏昏欲睡。江南的梅雨总是令他困倦,偶尔他会为湿气引发的旧伤后悔,年轻时本不应该过于放纵。
“因为开山神斧……”
他把头从靠枕上抬起来,而突然想起,他曾有一个使这样兵器的儿子,拒绝掉他的武功和他的姓,十六岁时扛起斧子毫不回顾地出门而去,在江湖上打出兵器谱排行二十一的名头,然后在不知什么地方被使五寸一的少年杀死。
听到这消息的时候他只是惘惘然地任它从脑海一掠而过,似乎那死的人与他毫无干系。
直到再后来有人与他说起那夺他儿子排名的少年终于死于魔道之手,才惊觉七年来他从未想过复仇。
可能因为他的身份,并不适合与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子动手。
那孩子踩着一地的泥水走进正房里来,刚才被骤雨打湿的头发还没有干,发髻乱糟糟地结成一团,一个鼓鼓的包袱里不知装着什么,被小心地护在臂弯里。
“是我娘要我来的……”
他在一刹那间心悸,疑心这是他死去的儿子在什么地方结下的一段风流孽缘;眼前的少年蓬头垢面,只除一双眼睛还有些灵活,他努力回忆自己或是儿子十六岁的面貌,是否与此有一丝相似。
然后他想起这少年已经有十六七岁,按他的儿子死的年纪尚不足拥有一个这样大的遗孤,于是他释然并且失望,问这少年的来意。
“他替我爹报了仇。”
机械地重复出这句话的时候阿宝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用意。这只是他娘的一个嘱咐,迷迷糊糊地被赶出家门的时候他并不知道他应当有什么目标,而目前他只想到有这件事可以做。
快意恩仇,慕容微笑。他想起很多年前也有明媚如花的少女或是白发佝偻的老人,为他所做的事道谢,而他的儿子也终于有遗留在世上的一点追忆,有一家孤儿寡母对他怀着感激之心纵然他死去也不曾消磨。
他命人给这孩子端来椅子。“坐,”他温和地道,“说给我听。”
然而阿宝是口拙舌笨的,对那件事本无多少记忆;慕容很急切地为他补充一些细节,牵引着他的故事往下走去;这结果居然也令他满意。随后他告诉阿宝一些关于他儿子少年时候的琐事,雨后的阳光透过窗上的碧纱照进来,阿宝开始靠在洒花缎垫上面打盹。
他终于也感到疲倦,说:“这样啊……”然后就沉默了。
阿宝的脑袋猛点了一下然后回过神来,很高兴他可以摆脱这昏昏欲睡的状态,然后他站起来说他要走了。
慕容点头,也站起来看着他出去,当他走到庭中的时候突然说:“等一下。”
他命人取他的剑来,这柄剑纵横天下的时候,兵器谱还不存在。
中庭一树海棠浴雨十分鲜润,花叶上水珠危危颤颤。
他想起他的儿子离家之时也正值雨后,随手将慕容家传剑谱掷在地上然后出门而去,斧子意气扬扬竖在身后。
而他的剑法将随他一道归于黄土。
然而在江湖上也曾有这样的往事,不谙世事的少年遇到前辈高人,因为不可言说的机缘而得到他的倾心传授,终于有朝一日名扬天下。
想到这里的时候慕容微笑起来,他抓住剑柄顿时光华自鞘中逸出。
庭中花树摇落如雨如烟,在一剑下片片分裂为二,风尽剑息一地残红。
剑尖在阿宝胸口停住,上面凝结一滴泪水般的雨珠。
阿宝愣愣地看着,然后醒悟过来,害怕地后退几步。但是慕容已经把他的剑插回鞘中了。
“好了,”他挥一下手,像打发所有的下仆一样地说,“你可以走了。”
而阿宝固然不知道他刚刚与幸运擦肩而过;他把他小小的包袱背起来,转动黑黑的眼珠看着慕容庄主,就像遗漏了什么东西似的;然后他一边抓着脑袋一边走出门去。
无视阿宝在出门几尺的地方又转过身来怔怔地回望,他命令家人关上那扇朱漆铜环的大门;然后他躺回到他的软榻中去,吩咐点起一炉沉水香来。


★版权声明★ 本网站的图片、文本版权属于作品版权人所有,排版样式由学院拥有,请在转载前征求原作者的同意!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