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桑学院2003年度F1征文
|   学院首页  |   征文首页   |  征文资料  |   选手积分速查  |
反手刀
作者:落冰

刀·手刀·反手刀

秦牧感到额角有湿湿的液体流过,他却没有去擦拭,因为他知道,那只是流汗而已。
只是,即使现在他所流出的是血,也不会有任何改变。
倒不是他无所谓,而是他现在不能动,因为他的对面,有一个人。
唐六艺。

江湖上提起“唐”,自然想到善用毒的唐门,不过,这唐姓之人虽少但也不至于少到随便街上一个姓唐必定是唐门之人。
所以,一般时候,若要遇上了一位唐姓的兄弟,认识认识坐下来喝个酒倒也无妨;当然,即使遇到是唐门的,没有利害关系或者恩怨的话,一样是可以坐下来喝酒的。
但是,倘若那人是唐门的唐六艺,十米开外的话,倒还有逃命的希望。

唐六艺,现年二十五岁,是唐门新一代高手,上有三个兄长,下有三个弟弟。
论武功不如大哥唐三藏,论谋略不如二哥唐四书,论沉稳不如三哥唐五经,论下毒不如五弟唐七弦,论医术不如六弟唐八法,甚至论江湖排名还不如七弟唐九礼,但是,唐六艺却更让人不得不注意他。
第一,他是唐家甚至是江湖中有名的美男子,你看过一次便绝对不会忘记。
第二,他若出手绝无活口。
第三,他杀人绝不用毒。
第四,他在江湖排名第七十七,但是死在他手上的人倘若排名进了前一百内绝对是在他之上的。
第五,除了必要的事件不得不处理,无人知其踪迹,即便唐家老爷子——现任大当家也一样。
第六,唐家的兵器多为暗器,但他用的是短刀,极为普通的一把短刀,无论材质还是精工,都是中下等,不过因为是他的兵器,所以勉强排在了兵器榜上第七十八位。

秦牧感到背上也有些湿,此外,因为长时间处于高度紧绷状态肩部也开始有些僵硬,但是他却一丝也不敢放松。
论江湖排名和兵器排名,秦牧皆在唐六艺之上,但是他这个人无论面对哪场比试都决不会因为武功高低而大意,他很清楚,世上没有绝对的事情。
而他们现在正在比拼的,意境,技巧,耐力,运气,无一不缺,胜率不过五五。

严格说起来,现在的局面也是秦牧自找的。
这唐六艺的踪影虽然是唐家老爷子也不清楚,但偏偏秦牧像和他有缘似的,接二连三偶遇,两个人年岁相近,又同为百名之内的高手,加上彼此之间没有恩怨,倒也成了朋友。
只坏在,秦牧有个非常不好的嗜好,就是喜欢比试,和什么人都比,和人比什么都行,遇酒鬼可以比酒量,遇赌鬼可以比赌术,他若兴致来了,女红都可。
输赢他倒不在意,他感兴趣的是赌注,所以他比得越多越杂,赌注也越来越稀奇古怪。
他在结交唐六艺三个月之后,终于忍不住要和他比试比试。以他的认识,唐六艺定的赌注必定会很有趣。
而现在,秦牧有些后悔起来,他的身体因为过度集中而有些僵硬,唐六艺却仿佛融进了自然里一派轻松自如,两人状态一比便显强弱。
唐六艺的赌注虽然有去,可秦牧一想到输的下场,便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连忙打起十二分精神来。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着,就在太阳快要降到西边哪个山头上时,有丝微的震动传到手心,他立刻就注意到唐六艺那双漂亮的眼睛闪过一阵寒光。
他的手还来不及提起,唐六艺的左手就动了。
尽管江湖上都知道兵器榜上第七十八位是柄刀,也知道它的主人是唐家的唐六艺,但是没有一个人知道他的刀法如何,因为知道的人都已经死了,所以活着的人仍就只是猜测着他的刀法。
秦牧之前不知道,可是他现在仍旧不知道。
他只看到唐六艺的左手动了,然后就是利器划破空气的声音。
一声“噌————”,清脆,利落。
秦牧的手上顿时一空。
“哗啦”一声,器具落水,泛起一片涟漪。
唐六艺提身,脚下轻轻一点,便来到秦牧面前。
薄薄的嘴唇微抿着,似乎笑了一下,他说:“你输了。”

输赢之前,秦牧确实担心万分,不过现在真的输了,他反倒看透了般,笑了起来:“我没想到你惯用其实是左手。”
“对。我用的其实是反手刀。”唐六艺点点头。
“百晓生应该写清楚的。”秦牧说道。
“他不知道,所以他自然不会写。”
“可你刚才的手法,是暗器手法。”
唐六艺继续点头,笑着说:“我是用刀,可我从来没说不会用暗器。”
他笑的时候,有一点孩子气的神情,所以秦牧虽然听到他的回答感到有些郁闷,可也无法生气。
“你说的对,我都忘了这点了,你毕竟是唐门的。”
“你不该和我比试的。”
“可我实在是忍不住,只不过,我没有想到会是这样。”
“之前我还有五十七个机会下毒,不过会坏了这片风景,所以作罢。”
秦牧看了看降到山头的夕阳:“现在时辰已到,我认输。”
看到秦牧一副任你处罚的模样,唐六艺轻声说道:“可是,我也没有赢。”
“我和你一样,两手空空。”
“你……”
“我对输赢没什么兴趣,只不过你喜欢赌注,所以,比就比吧。”说完,唐六艺转身朝西边走去。
秦牧一个人低语着,然后笑了起来,拾起唐六艺的短刀,跟上前去:“六艺,下次我们不比钓鱼了,比别的。”


★版权声明★ 本网站的图片、文本版权属于作品版权人所有,排版样式由学院拥有,请在转载前征求原作者的同意!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