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桑学院2003年度F1征文
|   学院首页  |   征文首页   |  征文资料  |   选手积分速查  |
长恨
作者:贪欢

三尺白绫。
我站在树下,瞪着面前的这个东西。
上好的白绫在树枝上打了个结,结的正下方放了两块青砖,青砖与绳结的间距,刚好是我的脖子到脚的长度。
这就是我的末路——我的丧身之所。
我不能自己地颤抖起来。

在今天以前,我从来没想过死亡。
我何必想呢?
我还不到四十岁,正是一个女人最成熟最有风韵的时候。身为贵妃,帝王的三千宠爱尽归于我,盛唐的钟灵毓秀独钟于我。我的娘家权倾天下,三个姐妹都受封为国夫人,便是公主见了她们都要行礼。这样的年纪、这样的身份,我何必杞人忧天。
所以,每日每日,只是悠游。
或者,沉香亭下,牡丹正好,姚黄、魏紫、大红、通白,各色各种,摇曳生姿。名花倾国两相欢,常得君王带笑看。
或者,水晶帘动微风起,博山炉内龙涎香。一旁的几案上是我最爱的荔枝,青色的玉盘衬托得荔枝越发的水灵红艳。
或者,拿绫罗锦绣做几只凫雁鸳鹭,任其浮于泉水之上。在水气氤氲的华清宫,竟可以假乱真。
又或者……

身在锦绣繁华之中,五色迷目,竟忘了物极必反,盛衰无常。
安禄山一反,天地都颠倒了。
这个时候才发现,原来盛唐的鼎世繁华已经过去了。大唐的江山,就象是被虫驻空的房子,外表虽说富丽堂皇,但只要大风大雨一刮,就会将它摧毁,连渣都不剩。
只是没想到我也是被摧毁、被舍弃的那一个。

我何其无辜?
安禄山叛乱罪不在我。他处心积虑,十年的准备才有如今的渔阳颦鼓动地而来;潼关失守,将帅之过也。我一个妇人何以懂得这些军国大事。而兄长所为,在深宫的我,又如何能得知。都说候门似海,那一入宫门呢?
然而这些我都认了。
红颜祸水,祸水红颜。史家笔下,若没有几个可以口伐笔诛的美人,一部历史岂非无聊的很。

我恨的是--陛下。
我对他的情有多深,恨就有多重。
他的背叛,已经足够杀死我了。
平日里软语温存,细心呵护,却在这生死关头……弃我而去。
七月初七长生殿上,夜半无人之时,我们曾对着满天的星子发誓:在天愿做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
言犹在耳!
而如今,他为了保全自己的性命,任由士兵将我带离,而不发一语。
难以想像,那个只会掩面痛哭的男人,是一代君主。
难以想像,我的生命有十六年是跟这个男人在一起。
更难以想像的是,我为了坐在锦绣的囚笼中费尽心机,并乐此不彼。
我惨笑,这就是君王的爱情。说什么爱江山更爱美人,其实他最爱的还是他自己。

我抬头,在风中摇摆的白绫宛若招魂幡。
它仿佛会发光似的,而这光芒竟是如此的强烈,刺激得我的眼眶一阵阵的酸痛。

归去来兮!
我最后再看了眼这个花花世界。
终于,不再留恋地踩上了石头,将头伸进了绳索。
脚下的石头倒掉了。
白绫紧紧地勒着我的脖颈。
黑暗向我笼罩过来。

最后的最后,我念着一句话:
“人生长恨水长东,此恨绵绵无绝期。”


时天宝十五载六月,杨玉环年三十有八。


★版权声明★ 本网站的图片、文本版权属于作品版权人所有,排版样式由学院拥有,请在转载前征求原作者的同意!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