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桑学院2003年度F1征文
|   学院首页  |   征文首页   |  征文资料  |   选手积分速查  |
双生
作者:叶子

她从镜里望出去,冲着她呲牙一笑。她没有注意。
不,其实她是注意到了的。只是她装作不注意罢了。她很会装模作样的,她知道。
也难怪。照镜子照了二十多年的彼此,她想不习惯也不容易。
她叹了口气。二十多年了呢。还记得十几年前小时候,她第一次从镜子中看见她的时候,慌张得大哭起来,抹着眼睛去找妈妈。结果?当然是没有结果。大人们什么也看不见,斥责了她几句,她从此再也不敢把这件事告诉别人了。
她摸摸她的头发,愉快地笑了起来。
其实,一直这样子也不错,是不是?她们永远在一起。

事情发生的时候,她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个样子。
“呀——啊——”
她尖声地高叫,浑身上下,从骨头到血液都在疼。明明没有躯体的,为什么还会这样子的疼?
然后她视线一片模糊,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等醒来的时候,她发现她已再看不见她。
不见天,不见地,不见人,不见物。白茫茫一片大地,只有她一个人孑然独立。
过了很久很久她才明白过来,她已在镜中。镜子是她和她最常照的那面,圆圆的,有着红木的手柄,做工极其精美。可现在,这面镜子却再无人相照。她把它锁在了箱子里。她被她封在了镜子里。
封印她的人,是那个穿白风衣的男人。她喜欢他,她一直都知道的。可是她不知道,他还会法术。她更不知道,她会答应他用法术来对付她。
她们一直在一起的,不是吗?
她凄惶。是她一厢情愿么?她不相信。

漫漫的岁月,不知道几月几年。白茫茫的大地,不知道是昼是夜。她在昏昏沉沉中忘记一切。既非生,亦非死。你是你,我是我。
直到那一天,再见天日。
“妈妈你看,是个很漂亮的小镜子哩!”
小女孩捡起了它,献宝似地拿给她妈妈看。
“脏死了!”妈妈皱眉头。“你又去垃圾堆里乱翻,对不对?告诉你多少次了,不要去垃圾堆里翻东西。快把它扔了!”
“就不,就不!”小女孩撒娇。握着镜子的手柄笑嘻嘻地看。“我就喜欢这个小镜子。妈妈你看,照出来我好漂亮呢!”
镜子里的小女孩是很漂亮。她在镜子里看着小女孩的影子,托着腮笑。
更重要的是她有办法去见她了,是不是?

“叮咚。”门铃脆响。
“谁呀。”她开门来。“哟!好漂亮的小妹妹呢。小妹妹,你找谁呀?”
她弯下腰来逗她。她竟不认得她。
她又失望又生气。
“我来找我的姐姐。她把我抛下了许多年,我很想她很想她呢。”她甜甜地笑。“姐姐,你想你的妹妹吗?”
她一愣,笑着摇头。“没有,我没有妹妹。小妹妹,小孩子不可以说谎哟!现在都是独生子女,你哪里来的姐姐?”
她抚摸着她柔细的小辫子。“小时候啊,我也象你一样,很想有个妹妹。就对着镜子里自己的像说,你做我的妹妹吧!结果啊,时间长了,自己都差点当真了呢!幸好后来遇见了家明,把我挽救了过来。”
她一脸幸福地笑。“快回去吧!别在胡思乱想什么姐姐妹妹了。时间长了,当心你也和我一样,差点儿精神分裂哟。”
她推她出去。她又失望又伤心。她大声说:“可是,我就是你的妹妹呀,姐姐,你怎么不肯认我?”

她不肯认她。
她和他在一起。
她当她是个小精神病。
她又沮丧又生气。她怎么可以这样?她费尽心血,好不容易才占了那小女孩的身体,又一路跋涉来见她的耶!一路上吃了不知道多少苦头,她竟然说,她不存在?
她是她的妹妹呢。
一定又是那个家明捣的鬼啦!她咬牙切齿地想,自从她认识那个家明以后,她就再也不和她好了。
可是家明会法术。 她要怎么做才能杀了他呢?
或者,她要怎么做才能杀了她呢?

“很抱歉,患者失血过多,抢救无效,已经死亡。”
白大褂的大夫公式化地对白风衣的男人说。地点在手术室外。他匆匆赶来,她出了车祸。
男人闭了闭眼。车祸吗?
遗体被推了出来。掀开白床单,露出苍白的面容。双手交叠着放在胸前,右手里紧握着一面小镜子。红木的手柄,圆圆的小镜子。
“……果然……如此吗?”
男人呻吟一声。上个月钟点工来打扫卫生,把许多不需要的东西都扔了。当时他就觉得有哪里怪怪的,细想却又想不起来。现在他想起来了。那钟点工把封印这小镜子的旧箱子也给当垃圾扔了!
扔了的镜子。断了的性命。
他封印得了女鬼,救不回已死的妻子。
“明明……是母体中就夭折的婴灵啊,为什么可以成长到如此地步呢?是妻子的执念,还是别的原因?”
他掰过小镜子来。看时,镜子里映出来两个她。笑靥如花,长发迷人。她再不记得他。

其实,她的想法一直都很单纯的。她只是要和她永远在一起,如此而已。
是他不该分开她们的。

★版权声明★ 本网站的图片、文本版权属于作品版权人所有,排版样式由学院拥有,请在转载前征求原作者的同意!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