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桑学院2003年度F1征文
|   学院首页  |   征文首页   |  征文资料  |   选手积分速查  |
鬼非鬼
作者:Rosemary



小宝,现在我在唱歌,用人们誉为世界之音的嗓子日复一日地吟唱毫无意义的旋律,我自己推倒的淫糜的都市。

那一片死寂的荒漠啊……我是坟头上滴溜婉转的紫色夜莺。

小宝,我唱得不好吗?为什么你皱起了眉头,走进录音棚把我搂得死紧?我做错了什么吗?为什么你会问我是否开始厌倦了?对自己的声音,对你写的歌,甚至是对你?

你知道,除了你身边,我是哪儿都不能去的。

但是,就算两具躯体结合得如此紧密,你又知不知道我在想些什么?知不知道我寂静惶恐得快要死去?

你说,我们俩在一起相处了二十八年,一万二千多天,而我们以后还是要继续在一起的,生生世世,永不分离!

你说,你会一辈子照顾我、保护我、支持我、甚至可以为我毁天灭地。

你说,你会是我心灵的港湾,是我黑暗里的明灯,必要时甚至可以变成我的上帝或奴隶!

你说,你爱我!

可是,为什么你看不到我的疯狂?在淡漠而恬静的微笑下,我的歌声凄怆得一如出卖耶稣的犹大;每当镁光灯闪起,我都想脱下衣服鞋袜,赤裸着责问所有为我着迷或着魔的人:

“如果我的歌声拯救了你们的心灵,那你们能为我做些什么?”

当然,钱!除了钱之外还有什么?

我只有钱与小宝。

而小宝,跟本不是“我的”。

小宝,我很痛苦。每每听见自己的声音都象被吊在十字架上受刑。而唱歌,小宝,我是为了你而歌唱。带着最美丽的微笑,神精在音乐的刀尖上舞蹈。

鲜血飞溅。

除了音乐之外,我不知道我们俩还能做什么?我唱歌你监制,这仿佛是在宇宙初开时就定下的命数,我们得踏着它,一步一步蹈向死亡的深渊。

所以你常跟我说:“跳呀,我们要跳得更好!”

用村上的话说,你就是我的羊男!缺少了你我的生命就如脱离了运行轨道的慧星,只有毁灭与被毁灭的份!

可是,我们这样的关系,你也应该象羊男一样了解我的内心才对呀!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现在你拥抱着我我却依然寒冷得发抖?依然寂寞得如同音波在空气里震荡的粉尘?

为什么……我们不是一个人?

小宝……你知道吗,很多时候我想过死。

吃饭时我们说着笑着,我就想试试用餐刀刺破喉咙的滋味;走在路上我会突然想甩脱你的手冲到马路中间去;泡澡时我希望把浴缸染成鲜艳的红……甚至是与你做爱的时候,脑子里都浮现出《本能》的经典场面。

哦,澄清一点,我想杀的,是自己。

但我不敢告诉你。小宝,每次看见你骄阳般灿烂的金发与微笑,我肮脏的想法就如黑夜萎缩……外壳,画出一层与你相衬的皮。

我一直在等你自己查觉,发现黑暗的隐匿不是消亡而是在更深的深处滋长……吞噬……“吧滋吧滋”地咀嚼我的五脏六腑,吸吮我的脑液,还把脆骨咬得“咯嘣”作响!

你看,不用自杀我也快要死了,因为我的心里住了一只鬼。

不知道吧?小宝,你温柔地解释我必须重唱一遍的原因时,我却觉得自己好象裂成了两半,然后从腥污的肉块体液中窜出一头怪兽,“啊呜”一口就把你给吞了,象它当初吞掉我一样。

然后我们在它胃液里中合,然后我们终于成为了一体,然后我们就绝不会象由一点发射出的两条线,渐行渐远,渐行渐远……远到你伸出手来拉我,我却连抬抬手指的都懒得。

小宝,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清……热牛奶薰得我眼前一片茫无崖际的黑暗!小宝,我突然想问,你爱我吗?你真的爱我吗?就算你知道了我心里的鬼魂依然会像现在一样陪在我身边不论疾病、灾祸,直到永远的死亡吗?即使我对你不再有感觉——就是说你变成了我的空气,人不能脱离空气而活,可也没有谁会爱上空气吧?——你还会发誓爱我吗?

你会永远陪着我,这可是你说的啊!

可惜,我跟本不相信永远呀!除了时间与死亡,你还能不能告诉我什么是永远?

我想得到永远的幸福!

我很想得到永远的幸福!!

我非常想得到永远的幸福!!!

可问题又来了,什么才是幸福?

我不知道……你知不知道?小宝,你知不知道?知不知道?知不知道?你告诉我呀,小宝!

救我!

拜托,救救我!!

………………

现在我听清楚了,你说你想和我结婚是吗?

嗯……这个嘛……好吧,无所谓!我不认为一纸婚书能代表什么。古代认为映证婚礼的事我们早做过无数次,那么,结婚除了财产的分配与名份,有什么其它意义存在吗?

结婚能让我感到温暖一点吗?结婚能赶走我心里的那只鬼吗?结婚能让你真正“永远”变成“我的”吗?

小宝,我听见自己在笑,笑得好象很幸福的样子。别怀疑,那是真的,我也说不清是身体里的哪一个我确实感到了……“幸福”,然后她就开始笑,然后你也如释重负地笑起来,把一枚轻巧的钻戒戴在我的,不,是她的无名指上——那个总也偎依在你怀里哼歌,陪你站在《玛德琳莎之忏悔》前热泪盈盈,与你开着跑车撒疯,在床上把你折腾到天亮的“我”的手指上……

那么我呢?小宝,我怎么办?虽然“我”是我,可我毕竟还是我啊!像你与我一样,我们非常非常的相爱,我们是彼此的另一半,可我们又是各自独立的个体!小宝,你要离我而去了吗?

好难过啊,泪水在眼眶里打转,我快要哭起来了!小宝,我就要哭了!不是喜极而泣,是真正的悲伤啊!象山那样沉重,乌云那样避无可避地压下来……小宝,我的眼泪就要决堤了。

你不是说过不会让我哭的么?你忘记了吗?还是……你终于要离开我了?

小宝……小宝……

我就说过没有什么永恒的吧,除了时间和死亡。

“小宝,让我抱抱你吧……”

我听见自己这么呢喃,然后把双臂伸开,围住你的腰身,面颊贴在心跳之上,凌乱而模糊的节拍……

“小宝,不要离开我!”我在你耳边如此低语。

“当然,”你一如既往地回答,温柔地抚摸着我的头发,看不见我眼里彻底的绝望。

“我发誓我会爱你的,即使死亡把我们分开,我也会陪着你,照顾你直到永远!”

“永远……真的?”

你用力点了点头,仿佛那句话的密度比果核里的宇宙还大,更坚不可摧。

真是这样就好了,我悲哀地望着黑洞洞的墙角。小宝,你不用再骗我了,永远这玩意统共不过那两件事物,而你……而你是就要离开我了!

可是,离开了你,我要怎么活下去呢?离开了你,我要怎么死去呢?

我……怎能眼睁睁地让你离去?去跟那个“我”奔向永远的幸福?

我怎么能??!!

我很慌乱,而这时沙发旁又正好摆着一把瑞士军刀——也许是谁故意摆在那儿的?——于是我就恨恨的,象怨妇一般用环着你的双手展开其中最长的一把刀——刀锋薄而狭长,刀头尖锐,最适合从肋骨之间穿过,直接抵达心脏——我充满了柔情蜜意地在你背部抚摸,避开肩胛骨,找到一个柔软的所在,稍微使一点劲,那把做工精良的刀便深深地埋在了你的体内。

…………

小宝,我虽然说过不相信永远,但自己制造的又是另一回事……况且,你不是常叫我为“MY GODDESS”吗?

现在,你是永远属于我的了!!终于……

我的!我的!!我的!!!我的!!!!

小宝,你在血泊里挣扎,好像很痛的样子。真是没办法,这是我第一次杀人嘛,虽然算准了是朝心脏部位刺进去,但死亡的过程还是有点痛苦的。不过不用害怕,你看,我沾着你的血在伤口周围画着美丽的图章,并且把脸贴在了你的唇上,你即将冰冷的唇……我是一点也不怕的,我爱你!

啊,小宝,你双唇哆嗦在我耳边诉说什么?你的声音如此低沉性感,象每次激情后的爱语,但又不完全相似,它还夹杂了一些死亡的甜美,希望的光芒。

你在笑啊……小宝,你望着我的眼睛在笑对吗?在这永恒的一刻,你终于明白了对吗?关于我,“我”,还有我这个躯壳里养的那只鬼。

以及,我是多么深沉地爱着你的事实。

所以你笑了,在气若游丝的时候抬起手勾下我的头颅,最后一股带着温暖的气息喷进我耳里……

你说:“第……七……第……第……七……我……我爱你……我发誓,不论……疾病、健康……贫穷、富贵……生存、死亡……多少次死亡……我会永远……陪着你……直到……我们找到……永远的……幸……幸福……”

这一次,我真的喜极而泣了!小宝,在你死去的那一刻,我看见了永远的幸福!


都市的夜晚真是流光溢彩璀灿无比,小宝,尤其是我站在夜蛾盘旋的窗边,端着一杯名为“PINK SPIDER”的调酒,音响里放着你为我制作的情歌……我感觉象是偎依在你的怀里,哦不,事实上我正被你紧紧拥抱不是吗?

我相信自己正在微笑,宁静祥和得象拉斐尔的岩下圣母。

一种获得了幸福,看见了永远的微笑。

小宝,你也一定很开心对不对?没想到死亡是件这么愉快的事呀!

楼下响起汽车的笛声,这才想起今晚我要在一个全国性的晚会上翻唱那首著名的《EVER FREE》。小宝,你最喜欢的《EVER FREE》,我们俩的EVER FREE!

我的心情变得非常之好,一边下楼一边哼歌,从《茶花女》、《阿依达》到《卡门》,我觉得自己快乐得像个天使!

“老陈,久等了!”

难得地礼貌一下,我雀跃着钻进副驾座,“快点啦,今天我可不想迟到。”

“咦?!六月飞霜罗,你会不迟到!开始读毛泽东语录了吗?”

司机半戏谑半宠溺地笑着,慢慢转过身来。

“小……小宝……”

笑容象红苜蓿上的阴影飞逝,我睁着美丽的大眼睛望着那个人。他……是你吗?小宝,昨晚被我刺穿了心脏,终于属于我的,终于让我领略到了幸福的你……他,是你吗?

如果不是,那么他是谁?与你长得一模一样,语气一模一样,笑容一模一样,就连眼底纯粹得不含一点杂质的温柔都分毫不差!!这个人……他到底是谁???

如果是……小宝,你为什么又要再一次从我身边逃开,再一次离我而去?在我获得了那么巨大的幸福之后,同样的寒冷与寂寞愈发让人忍无可忍!

你就……这么不爱我吗?

小宝,你看,我又伤心得要哭起来了!

“小宝……”我用双手掩着面孔,慢慢地开始抽泣。

于是,预料中的,那个开车的“你”就马上腾出一只手,慌乱地把我揉进怀里。

只是……指尖冰凉,一如晨露。

“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小宝……”我不停地抽噎,“你……你可爱我么?”

“你”愣了一下,接着露出个“真要命”的表情,在我额上轻轻一弹,

“爱!当然爱!我不是说过我会永远陪着你么?OH MY GODDESS,我会让你看到的,我会让你得到你想要的幸福!”

是……这样吗?可是,“你”最后还是会像小宝一样抛下我孤单单一个人的吧!小宝……小宝……你也说过你爱我,可你在给予了我幸福之后为什么又要亲自毁了它呢?你……是恨我的吧?你在恨我?!所以才要像这样一次次把我推回痛苦的深渊,西绪福斯的受难地?

原来……你如此恨我!!小宝……可我是爱你的呀……

我爱你!

我爱你!!

我爱你!!!

所以,我绝对要你变成“我的”!绝不能让你离开我!

“那,小宝,”我面无表情地笑一笑,伸手指向街角一家专卖店,“不如你买把瑞士军刀送我做誓言的证物吧。”

“你”闻言,便转过头来注视我,极其温柔且专注地……良久良久,“你”再次搂我入怀,嗅着我的发香意味深长地低笑,

“好啊……宝贝,第八把瑞士军刀,你想要什么款式的呢?”


★版权声明★ 本网站的图片、文本版权属于作品版权人所有,排版样式由学院拥有,请在转载前征求原作者的同意!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