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桑学院2003年度F1征文
|   学院首页  |   征文首页   |  征文资料  |   选手积分速查  |
无心之过
作者:乐魂


  明亮的无影灯下,正进行着一场手术。
  一例心脏移植手术。
  戴着塑胶手套的外科医生熟练地将病人的胸腔打开,切断肋骨,取出那鲜红的、还微微颤动着的心脏,丢到了一边的不锈钢盘中,随即将方解冻的、淡红色的心脏放入胸腔。
  医生熟练地用手术针缝合血管和神经,熟练地将羊肠线打结。
  一例再普通不过的心脏移植手术。

  “恭喜您,路易斯先生,今天您就可以出院了。”穿着一身白衣的护士小姐笑得甜甜的,对靠在床头看书的艾登·路易斯道。
  “谢谢您,美丽的爱米丽·曼斯菲尔德小姐。”路易斯一个翻身下了床,对着护士小姐深深鞠了一个躬,象古代的绅士那样吻了吻她的手。
  爱米丽笑了起来:“少来了!当心被您夫人看到——她来了哦!”
  路易斯直起身来,笑道:“放心,不会被她看见的,而且我又没做什么其他的事……”
  刚说到这里,只听门口一个甜美的声音道:“如果你敢做什么其他的事,我就让你永远进不了家门!”
  路易斯装出一副可怜的样子:“我怎么敢哪?”

  “路易斯,你看了今天的报纸没?今天一早全市最大的银行遭到洗劫,据说损失有三百万到五百万之多。”在路易斯的办公室里,他的同事吉米走过来道。
  “啊,看了,我今天本来还想去那家银行办理信用卡的挂失手续呢,幸好没去,否则就要遭殃了。对了,等会帮我去财务部拿一下本月费用明细表好吗?”路易斯点头。
  “我看你啊,才做完手术出院,有些事情交给下属去做就好了,不要太操劳啊,当心再次心脏病发作。”
  “怎么会呢?我已经做了心脏移植手术,而且也休息得不错,不会有什么问题的啦!”
  “对了,你今天早上好象迟到了啊!”吉米道。
  “没办法,地铁人太多,挤不上去,这就耽误时间了。”路易斯笑道,“下次一定提早出门,免得再次迟到,被你唠叨到死!”
  “啊,真是好心没好报,我走啦!中午一起吃午饭!”
  望着吉米的身影消失在门口,路易斯笑了笑,拿起桌上的一份企划案看了起来。
  墙上挂着一面明亮的镜子,原本是路易斯用来整理仪容的,但此时却似闪着妖异的光芒。
  没有人注意到这妖异的光芒在镜中一闪而没。

  今晨的阳光似乎格外刺眼。
  刺透了半透明的窗帘,从窗外照进屋内。
  路易斯穿着睡衣走进洗手间,从洗脸池旁边的架子上拿起牙刷和牙膏,不经意中向镜中看了一眼,竟发现看到的不是自己的脸!
  那张脸,有着一双鹰鹫似的眼睛,目光锐利得如同利剑一般,眼的上方是一对浓眉,高耸的鼻梁更为这张脸增添了几分杀气,薄薄的嘴唇上面,是两撇经过精心修剪的胡须,方形的下巴上,一片刮过胡须后留下的青影清晰可见。
  ——这是谁?!
  这一惊非同小可,路易斯手中的牙膏牙刷同时落地,发出干涩的声音。
  ——镜中的人,为什么不是自己?
  路易斯打了个寒噤,鼓起勇气,定睛再次望向镜子,却发现镜中映出的只是自己那因惊吓而十分苍白的脸。
  难道是看错了?
  或许真的是看错了吧。
  ——一大早还真是见鬼了!
  路易斯咕哝了两句,弯腰从地上拣起牙膏牙刷,开始洗漱起来。
  洗手间的窗帘微微晃动,但窗子并没有打开,窗帘不应该因风而动。
  可路易斯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哇,简直就是杀人狂嘛!”吉米拿着新印刷出的晚报,推门走了进来,对路易斯扬了扬手。
  “又有什么新闻了?”路易斯问道,同时接过吉米手中的报纸。
  因为这时已经接近下班时间,大家手头的工作都基本告一段落,路易斯才有空余时间来看点报纸。
  “你还真是个工作狂啊,连这么大的消息都不知道。今天中午的午间新闻都已经播报了,说是有一个歹徒,在入室抢劫杀人后,竟还将死者的头颅和一只左手割下带走了!现在警方已经在全市通缉这名歹徒,还让我们出门和在家时都小心一点。”
  “我看那歹徒可能是精神上有些疾病吧?”路易斯苦笑。
  “这我就不知道啦,不过你也当心点,千万记得锁好门窗。”吉米摆摆手,他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又道,“你今天早上去见的那个客户,怎么样了?有没有达成什么合作的意向?”
  “对我们提出的合作条件很感兴趣,估计再加一把劲就可以谈成了。其实我根本就不擅长谈判,老板硬要我前去,说是可以锻炼锻炼……幸好还没给公司丢脸。”
  “你去是再合适不过的啦,不要再谦虚了。”
  路易斯只是应了一声,没有回答,他的目光落在了报纸的新闻上。
  那里,印着案发现场的照片,但在路易斯的眼中看去,那里竟是一片血红。
  尽管没有直接拍到那具尸体,可路易斯忽然觉得一阵没来由的恶心,他不由得捂着嘴,冲进了洗手间,对着洗脸池就是一阵呕吐。
  他吐出的,是一片鲜红、又夹杂着几点暗红、几乎分辨不出原本是什么东西的东西!
  ——天!自己下午,究竟吃了些什么东西?
  ——明明记得是和那位客户一起吃的快餐啊!
  鲜红的浆状物体缓缓地从水池的漏水口流了下去,因此在其中那些显得有些高低不平的物体便逐渐显露出了原形。
  奇怪的形状,似乎是某种肉类。
  突然,路易斯的眼睛睁大了,因为从一片鲜红中,渐渐浮现出了半枚呈圆球状的东西来,有黑也有白,还挂着缕缕红丝……
  那是半枚眼球!
  还不仅如此,那些浮现出来的东西里,还有两片指甲,半截手指,甚至一枚牙齿!
  在路易斯的眼中看来,那半枚眼球似乎正用冷冷的目光盯着他。

  大开的水龙头里,自来水如小瀑布般倾泻,将池中的所有污物都冲了下去。
  路易斯脸色苍白,满头冷汗,他只觉得胃里阵阵痉挛,却再也吐不出任何东西来。
  他用冰冷而颤抖的手指掠了掠头发,勉强从洗手池边直起身来,猛一抬头,却发现洗手池上方的镜子里,映着一张不属于自己的脸!
  这张脸他绝不陌生,那就是他在自己家洗手间的镜中看过的那张脸!
  狰狞的脸上,露出狰狞的笑容。
  这笑容足以令路易斯心为之寒。
  他大叫了一声,下意识地向后退去。由于他退得太猛,几乎将他身后的人撞跌在地。
  “路易斯,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身后传来吉米的声音。
  “……没……我没事……”路易斯回过头来,他苍白的脸色把吉米吓了一跳。
  “你的脸色太差了!准是工作压力太大造成的,这样吧,我马上送你去医院,今天和明天都好好在家里休息,别胡思乱想。”
  “不……和工作无关……而是……”路易斯说到这里,突然住了口。
  他说出的话,会有人相信吗?
  ——没有人会相信他在镜中看到另一个人,以及从自己口中吐出人体器官的残片!
  没人会相信的!
  他说出这种话的唯一结果,就是自己被送往精神病院。
  路易斯最终什么都没说,只是拍了拍吉米的肩,以示自己没事。

  路易斯用完全呆滞的眼光看着电视新闻里的报道,一句话都没有说。
  新闻里正在讲述一桩骇人听闻的凶杀案,那凶手非但杀了人,还把那人的尸体用刀砍得血肉模糊,筋断骨折,几乎把死者当场分尸。
  只听那播音员说道:“警方现在已初步推定此次凶案与一周前发生的凶案系同一名凶手所为,该名凶手极其狡猾,且作案手段残酷无比,警方现已出动大批警力全力搜捕该名凶手……”
  此时镜头突然一转,电视屏幕上立时显示出案发现场的情形,只是为了照顾观众情绪,并未直接拍摄那名死者。
  路易斯只觉一阵血腥味直冲鼻端,胃中又是一阵翻江倒海,他不由掩着口,冲进洗手间就是一阵呕吐。
  吐出的依旧是鲜红一片,在洗手间那惨白的灯光下更显诡异。
  数点鲜红溅上了他的衣襟,他想用水擦去,但不知怎地就是擦不掉,反而在他衣襟上晕开了一小片。
  那昏暗的颜色看上去不舒服之极。
  他不敢再抬头去看那面镜子。
  他生怕又会看到那张狰狞的脸。
  路易斯定了定神,用清水漱了漱口。他步履蹒跚地走出洗手间,正要随手关灯,忽然他发现,在自己身前的影子,竟然有两个!
  ——也就是说,有人正站在自己背后!
  冷汗涔涔从路易斯额上滚落。此时灯光明亮,他看得清清楚楚,其中一个影子是自己的,而另一个无论从身形还是发型,都和自己完全不同。
  在灯光下,那个人影似乎对他笑了笑。
  一阵冷风从他身后吹过来,吹得他背后一阵寒意。
  他大叫一声,猛然回头,却发现身后空无一人。
  地上的那个影子,也消失了。
  路易斯双腿发软,几乎就要一下子坐在地上。他勉强走进房间,只觉得身上发冷,想找件衣服来披上。
  可他拿起自己白天穿过的那件灰色休闲夹克时,却发现在下摆处,有数点暗色的污渍。
  他将衣服凑到鼻端,闻到的是一股淡淡的腥味。
  那绝不是咖啡渍或菜汤渍。

  “我想知道,当时我接受的到底是谁的心脏。”路易斯问道。
  因为一连串事情的发生,路易斯不得不从头开始调查。而他所要查的第一件事,就是自己心脏的供体来源。因为所有的一切,都是从他出院后才开始的。
  “这个……按规定是不能透露的……”医生面露难色。
  “可现在我必须知道,否则的话,可能会造成相当严重的后果。”
  “后果?什么后果?”医生微微吃惊。
  路易斯欲言又止,他很清楚让别人相信自己的所说的话,是几乎不可能的事。那么,该怎么说才好呢?
  犹豫了半天,路易斯才将大致的经过说给那医生听。还没等他说完,那医生的脸色就已和他身上穿的白大褂已一般无二。
  “……我……我这就给你去查。”那医生几乎是飞奔出屋。
  片刻后,他已捧了一叠资料进来,翻到其中的一页,指着上面那张有些模糊的照片道:“就是这个人给你提供的心脏。”
  那张脸,是路易斯再熟悉不过的脸。
  那张脸,有着一双鹰鹫似的眼睛,目光锐利得如同利剑一般,眼的上方是一对浓眉,高耸的鼻梁更为这张脸增添了几分杀气,薄薄的嘴唇上面,是两撇经过精心修剪的胡须,方形的下巴上,一片刮过胡须后留下的青影清晰可见。
  “他……他原来是做什么工作的?”路易斯的声音已在颤抖。
  “这我也不大清楚,因为这人送到医院来的时候就是个死人,你如果真的想查清楚,去找找这个人吧。”医生说着,在一张纸上写下了那人的地址和姓名,“这个人是我中学时的好朋友,那时我考进了医学院,他却入了警校,现在在警局里主管档案。”

  灯光下,卷宗闪着异样的光芒。
  路易斯虽然看完了资料,但依旧是心头狂跳,双手止不住地颤抖。
  ——他的心脏供体,竟是一个无恶不作的罪犯!
  此人在警察局犯案累累,杀人手段残酷无比,更令人恐惧的是,他在杀完人后,竟会将死者的尸体当作美餐一般地吃下去!
  “这个人是怎么死的?”路易斯问道。
  “他一向是独来独往,我们警方数次想逮捕他都没成功,但不知怎地,他得罪了当地的黑社会头目,结果在火拼中被一枪击中头部而死。”
  “然后他的心脏就作为器官移植手术的……?”
  “没错,因为现在可供使用的尸体不多,而有些病人的病情却等不及,所以也只好拿来用了。”
  路易斯张了张嘴,却没说出话来。
  “不过唯一令我觉得奇怪的是,这个罪犯现在似乎还在犯案,而且手法比以前更加残酷……还是说他有同党,在他死后继续胡作非为?”

  路易斯艰难地挪动脚步,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现在事情已经很清楚了——他接受了那个罪犯的心脏,而罪犯,或者说是罪犯的灵魂却利用他的身体去杀人!
  ——自己该怎么办呢?
  放任不管肯定是不行的,因为自己的身体随时会被那个罪犯控制,继而做出骇人听闻的罪案来。
  那,去求助朋友呢?
  路易斯想着想着,躺在沙发上渐渐睡着了。

  他是被电视声吵醒的。
  无数七彩的色块在他眼前飞舞,他下意识地伸手去揉眼睛,却发现手上似乎沾了些液体。
  ……有些湿湿的、粘粘的……
  路易斯猛然清醒过来,在他眼前,他的双手都沾满了鲜血!
  而更令他悚目惊心的是,房间里散落着一些鲜红的肉块,而这显然不是从市场里买回的食用肉!
  这一次的被害者,又是谁呢?
  在血泊中有一些路易斯熟悉的东西,那是一件淡绿色的丝绸衣服——他去年春天时买给他心爱的妻子的,以及两朵小孩子扎在头发上的蝴蝶结——那是他六岁女儿的心爱之物。
  路易斯几乎当场昏厥,他的头脑中一片空白,眼前却是一片血红。
  “不——!!”他掩住脸,无力地跪倒在地。
  在他眼中,那片血红似乎在不断扩大……
  “你……你给我出来!不准再用我的身体去害人!”路易斯叫道。
  空气微微起了波动,在路易斯觉得自己胸口剧痛的同时,他眼前渐渐幻化出一个人形。
  狰狞的面孔,狰狞的笑容。路易斯再熟悉不过的一张脸。
  “想让我不杀人是不可能的,而你想摆脱我,也是不可能的……”语声中透着凶狠,这令路易斯打了个寒噤。
  “你……我一定会阻止你!”路易斯冲进厨房,拿了一把锋利的尖刀。
  “你能杀得死我?我已经死了……死了的人不会再死第二次!”笑容越发地狰狞,直似要择人而噬。
  路易斯望着满地的血肉,再看看电视里正在对凶案的报道,他忽然反手脱去了自己的上衣。
  “我当然杀不死你,但我不能让你再去害人!”路易斯手持长刀,对那飘浮在半空中的人形道。
  “你……?”

  刀光闪过,血光迸现。
  那把刀深深插进了路易斯的左胸,鲜血沿着刀身流淌出来,染红了大片地毯。
  路易斯的脸已因为痛苦而扭曲,但却露出一丝微笑:“这样,你就没办法了吧……”
  “……你疯了!这样的话,你也活不成!”
  “反正……如果没有那场心脏移植手术……我也只是个死人而已……”路易斯艰难地说着,猛地将刀一转一挑。
  只听喀喀两声响过,肋骨碎裂,那颗鲜红的心脏曳着一道血虹,跌落在地毯上。
  路易斯同时也倒在地上,但他居然还没死,从嘴里吐出的血浸透了那颗心脏。
  那颗心脏,微微颤动着,似乎还要跳跃到半空……
  刀光再次闪过,路易斯拼尽最后一丝力气——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到现在还没死——用手中的长刀穿透了那颗心脏,将它钉在了地上!
  “……你……没法……再……害人……了……”路易斯的血吐得更多,脸色却变得如雪般惨白。
  半空中的人形起了波动,似乎说了一句什么,但路易斯并没有听到,此时,他的生命终于离他而去。
  那人所说的话是:“别忘了,我死了以后,并不仅仅是我的心脏被用来移植,还有我的肾脏、肝脏……”

★版权声明★ 本网站的图片、文本版权属于作品版权人所有,排版样式由学院拥有,请在转载前征求原作者的同意!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