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桑学院2003年度F1征文
|   学院首页  |   征文首页   |  征文资料  |   选手积分速查  |
玄铁拐
作者:二十五弦

这个月初三是村西头老刘的生日。许是为了这个,刘嫂今天也对她男人和颜悦色了不少,连说话的声音都放低了些。吃过中饭,刘嫂找了个事由出去,其实是到二十里外的村集去买老刘爱吃的烤羊头。只有那个村的烤羊头才最好吃,虽然比不上京城有名的何记,却也别有风味,想当初他们夫妻俩就是一起吃烤羊头的时候认识了才好上的。想到这个,刘嫂不禁偷偷笑了笑,她年轻时也是个美人,这样一笑,往日的风韵竟回来了几分;随即又可惜家里那死男人瞧不见,骂了一声,快步走在道上。这一去就要天快黑才能回来,正好赶上做晚饭。

老刘却不知道自己媳妇做什么去了,在家枯坐了一会,闷不过,起身慢慢逛到了镇上。镇上还是那么热闹,集市买卖众多,人来人往。老刘挑了一两样小菜,叫伙计包起来。刚付了钱把油纸包揣在怀里,就看见不远处酒楼下围着群人,仿佛有什么热闹。他走上前去,向人堆里一钻。镇上人见了他,认得的打声招呼,却也有不认得的。老刘身前是个面生的外乡汉子,不过四十多岁,猛然间见身前多了个人头,焦黄的面皮上两撇胡子,有如站着的鲇鱼,一双眼睛要睁不睁,说象睡着似的,却又会动,不由得唬了一跳,后退一步。

老刘冲着他龇牙一笑,站直身子,回头向人群中心看,原来坐着个衣衫敝旧的中年文士。问问旁边认识的,说这人是个说书先生,路过本地,盘缠被盗,不得已在此说书讲古。所说的都是当年的江湖传奇逸事,有名的叫做“兵器谱”,传说有位高士曾评定江湖中的兵器与武人,共一百位,每位皆有成名的故事,扬名天下。在平民百姓听来,实是象听神话般有兴味。到今天已是讲完了一大半,只听那先生说道:“刚说到奸弟谋兄,丧尽天良。可怜那腾鹰褒主燕燮阳,一世英豪,竟落得先废了双腿,又被那燕氏合家逼到山崖之上,投崖自尽。燕重阳只当已除了心腹大患,却没料到这燕燮阳大难不死,被东瀛客商的海船所救,带到东瀛扶桑,重又娶妻生子。燕燮阳在东瀛的妻家,原是扶桑知名的武者与铸造师。他双腿残疾,便从双拐之中悟出一套武功,结合东瀛的杖法与刀法,端的精妙之极。又借岳家之力,用千年玄铁铸造一对双拐,专为配合这套武功。燕燮阳临死将双拐传与儿子,千叮万嘱,要儿子回到中原报仇雪恨,光大门楣。这便是那挑战腾鹰堡、使双铁拐少年的来历。他自称山本肇,来自东瀛,实则却是姓燕名肇。”

老刘向身后望望,见人又更多了些。那外乡汉子好象听得入了神,动也不动,看来不大容易钻出去,只得回过头来又听。说书先生继续说道:“这一役,燕肇以一双玄铁拐独挑腾鹰堡,力敌六大堂主,终究以燕燮阳独创的武功与兵刃,为亡父扬眉吐气,更揭穿燕重阳并吞武林的图谋,逼得他最终当众认罪伏诛。那编写兵器谱的高士本来觉得玄铁拐是东瀛铸造,又混有东瀛的武功套路,不算中原武器。但亲眼见了这一场好战,便回心转意,把玄铁拐排入兵器谱,列名第六十九。”

那外乡汉子听到这里,嘴角一动,似乎有点冷笑。他身边有个嘴快的小伙子却叫起来:“说得这么热闹,才排六十九?”先生道:“初排确是六十九。燕肇的武功与孝义勇猛名震江湖,时人都以为他报仇之后,会去挑战兵器谱前列的高人,取得高位。哪知这燕肇却有美人之运,邂逅了‘武林四仙子’之一的‘拂柳仙子’高秀敏。英雄侠女,一双两好,于是便相谐退隐,不知所踪。这都是一二十年前的事了,但就在前几年,还传说有人在华山之巅见过这对神仙眷属,仍然是一个白衣如雪,一个飘逸若仙,丝毫不见衰老。玄铁拐也因此排名定在六十九,再也不能靠前;但能有这样的结局,也自不凡。好,这一段就此说完,明日要接着说第七十位五翅镋。先请各位大爷看在我费了这半天口水的份上,有钱的帮个钱场……”说着把钵端出来了。

方才密不透风的人群,见了这钵就松散了几分,掏钱的人却也不下一二十。老刘摸着口袋想了想,还是缩回手来,冲那先生翻了翻眼,溜出人堆,匆匆向家里走。他走得不快,也不大慢,日头渐渐向西偏,从天上投射下来,照出地上一前一后两个影子,转了几道弯,影子依旧是两个。

老刘的脚步越走越快,越走越快,到后来竟快得如一阵风般,从街边掠过。偶在门前捡漏的伙计,只见得两个人影一晃,就什么也不见了。

不知不觉便走出了镇,老刘正急急前行,身后那道人影飞身迫近,终于一个旋身跃起,稳稳落在他面前,挡住了去路,却正是那外乡汉子。在近前看,见这人还不止初看上去的年纪,只是神色精悍,显得年轻些。

两个人的眼睛死死盯着对方,过了良久,汉子开口道:“你再怎么装,也逃不过我的眼睛。”

老刘叹了口气,脸上似睡非睡的神情刹那尽扫,沉声道:“贺子风,江湖上早已没我这人,你排名又远在我之上,何必苦苦相逼?”

贺子风冷笑道:“过谦了,江湖早有公论,若当年你不弃战,玄铁拐未必胜不了我的柳叶轻刀。何况你还带着尊夫人的一笔帐,不会忘了拂柳仙子的名号是如何得来的罢?我堂兄柳叶剑贺霆的债,自然要一并讨回。”一言未毕,右腕一翻,手中已经多了一柄利刃,遥遥指着老刘的咽喉。

两个人又再度互相死死盯着,又过良久,老刘的眉毛突然一动,贺子风的手腕轻转,凝神戒备。谁知老刘的眉毛再一动,整张脸都垮了下来,愁眉苦脸地道:“贺大爷,我说您就放过我吧,有什么不好商量的?”

贺子风膝盖一软,差点没倒先跪下,忙挺身站稳,细看面前这人。仔细看那五官相貌,倒也还是浓眉大眼的,无非是脸色黄了点,下巴削了点,皱纹多了点,眼神畏缩了点,两撇长胡子尤其留得可恨,哪还有当年的半分风采?他语气缓和了半分,手中刀丝毫不曾放松:“笑话,你排名天下第六十九的玄铁双拐不出手,却甘心向我投降,你以为我会信吗?”

“贺大爷您不信也得信,我早已退出江湖,武功也搁下了,只求个平安是福。”老刘哭丧着脸道:“只要您答应放过小的我,您有什么差遣,我无不从命。”

贺子风再也想不到他有这么低姿态,一时间答不出话来。适才到现在,留神观察对方的身姿动作,都和当年不可同日而语,武功搁下料想不是虚言。有了这做底子,再看再看,就是处处透出了委琐不堪。只觉得又好气又好笑,还有点恨铁不成钢似的,断喝道:“那你说,你的双拐在哪里?如果交出来,我未尝不可饶了你们两个。”

老刘一愣,脱口道:“您要那干什么?”贺子风眉头一皱,老刘忙说:“实不敢相瞒,那对拐不在我手中,已经卖给人了。”

贺子风险些呛住,怒喝:“你说什么?”

“已经卖了。”

“卖给谁?”

“‘无货不收,无命不取’的杀生货郎。”老刘见对面那张脸听到这名字时抽搐一下,忙接着道:“前几年他无意中发现了我,经我苦苦哀求,正好他又急需要上好的玄铁铸剑,就答应绝不声张,把拐取走了。”

杀生货郎的名头天下皆知,这人向来古怪,似贪非贪。似毒非毒,没人能猜度他的倾向,会做出这种事来也不稀奇。贺子风兀自不信,问道:“你胡说!这对拐中藏有你燕家财宝的秘图,以及你父亲苦心而成的武功秘籍,你怎肯把它卖给人?”

老刘叫起撞天屈来:“您这是听谁说的?要是有那些在里面,我如何能不拿出来自己用,还卖了它?贺大爷,您也想想,那武功秘籍啊藏宝图的又不是金刚不坏,哪能铸进拐里,还不早烧化了?杀生货郎答应只要我的拐,不要我的命,还愿意出一百两银子,你说……”瞧着贺子风脸色越来越难看,放低了声音道:“您说,我岂有不答应的道理?一百两银子够买牛买羊的了。”

贺子风咽了一下口水,不知道说什么好,一只手不可控制地发起抖来,刀尖也不住的上下颤动。在江湖上,只有他还在追寻玄铁拐的去向,一大半不是为了替堂兄报仇,而是为了玄铁拐的秘密。看这燕肇的样子不象在说谎,那么东西现下到了杀生货郎的手里,又要怎样取得?第一,杀生货郎现在人在哪里?越想越气,怒从中来,手腕一挺,刀身冷光一闪,就要剁了这没用的燕肇。却就在他手发抖的工夫,老刘见事情不大妙了,已经蓄势待发,此刻嗖地蹦起多高,撒开腿就向村里跑下去。显然他只有轻功还没太搁下,几眨眼间就失去踪迹,贺子风瞪眼看着,却不追,只是怒极冷笑。

老刘逃了半天见没人追来,又在外面盘桓了半天,看看没有动静,才偷偷向自己家走。才走到门口,一推门的瞬间,却觉得身后多了个人。慢慢转回头一看,不是贺子风是谁?

贺子风冷笑道:“奇怪么?我不打听出你的住处,还不来找你。”

老刘面朝着贺子风,一步步往门里退去,一边赔笑道:“那,贺大爷,来也来了,要不要先喝杯茶,我去给您泡去。”说着就转身要再往里走。贺子风也笑道:“茶就不用了,只要……”话音未落,刀已出鞘,厉喝道:“只要你们的头就行了!!”

老刘一个跟头栽倒在地,险险躲过了临头的一刀。贺子风并不回身,一脚把门踢上,纵身上前又是一刀。他心中恨到极点,一定要杀了燕肇出气,至于杀生货郎的详情,等他老婆回来捉住详细逼问,也还不迟。打定主意,刀刀都攻向要害。老刘本来就赤手空拳,全只靠着躲闪,连滚带爬在院子里跑来跑去,也逃不出刀光的范围。任凭怎么躲闪,就是不发声叫救命,想必也是怕人闻声寻来。贺子风有恃无恐,下手更紧。老刘被逼急了眼似的,只想抓个东西来挡,见院子角上放着一捆甘蔗,一手拎起,就往贺子风那边掷去。

柳叶轻刀向来以“无厚入有间”的刀法著称,贺子风见一大捆黑压压的飞过来,并不迟疑,刀刃一挥,一捆甘蔗被从中顿时断成五截,几十段甘蔗滚了一地。老刘趁机向门那边跑,临到门口,脚下却踩着一截甘蔗,扑地滑倒在地上,摔了个狗吃屎。

他刚哼哼唧唧的爬起身,却见刀光连人已经到了跟前。贺子风举刀在手,哼哼了两声道:“你的逃命功夫,也就到此为止了!”说罢,一刀迅猛砍下。柳叶轻刀的刀法本是主柔,但这一刀衔恨而发,带了十成劲力,毫不容情。老刘见刀从头顶上直劈而下,心里不觉一片空白。身体的求生意志却还在,自己也不知道怎么的,两手一抄,抄起门后头靠着的一根顶门杠子,用尽全力向上一架。一声震天响的“当啷”,这院子里立即静成了一片死寂。

贺子风低下头,看看手里的柳叶轻刀。刀柄仍然紧紧握在他的手中,刀身却只剩下半截。另外半截,连着刀尖,在磕上那根顶门杠子时刹那断裂,飞了开去,向反方向激射,正插进主人的脖颈,只有一二寸留在外头。

院子里的第二声响动,是贺子风的身体仰天而倒。老刘坐在地上,呆呆看了他一会,才低头来看自己手里这根杠子。长五尺,原本应是通体漆黑,因为和杂物放了太久,蒙了厚厚一层灰尘,上面有十个指头的手印。

那杀生货郎原就只要买一根玄铁拐那么多的材料,懒得买另外一根,所以家里还留下一根。没什么用就拿来顶门,倒是一抄就给抄着了。拼命时不觉得,现在才觉得沉甸甸地压手,不愧是千年玄铁混合东海精金所铸造的神器,就连排名第五十六的柳叶轻刀,也不过在上面划出一道浅浅的刻痕。

老刘呼地从地上跳起,把手里的杠子重新靠在门后,忙着捡起地上的甘蔗,把院子打扫干净。地上的尸体倒是不难处理,杀生货郎买东西附赠了化尸粉一包,那断刀正好用来削甘蔗皮。再摸摸怀里,镇上买的小菜居然还在,而天色已经黑了。

等他把甘蔗切成块放在盘子里,媳妇爱吃的小菜也都装了盘,院子更是收拾得连草叶也不留,才大大的松了口气。若是老婆回来看见一团乱糟,院子里还躺个死人,发起火来可不是玩的。刚想到这里,就听得刘嫂进了门,在院子里叫:“死鬼,你今天怎么勤快啦?出来,看我给你买烤羊头回来了。那要人命的老杆子,和老婆打起架来,拖了半天才开炉。喂,你死到哪去了?”

老刘赶紧笑嘻嘻地迎了出去。

燕肇,兵器玄铁拐,在当年武林的兵器谱上排名第六十九,人们说以他的武功和兵器之强,排名本来可以更高。

然而,对他来说,天下没有比他老婆的怒火和铁拳更加厉害的武器;这一点,当十几年前他还是燕少侠,因为撞见绰约高雅的拂柳仙子在小巷子里偷偷吃何记的烤羊头,哈哈大笑时把嘴里的羊骨头喷了她一身之后,一直到今天,不管别人叫他叫燕肇还是刘老根,他始终是深信不疑的。

(完)

★版权声明★ 本网站的图片、文本版权属于作品版权人所有,排版样式由学院拥有,请在转载前征求原作者的同意!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