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桑学院2003年度F1征文
|   学院首页  |   征文首页   |  征文资料  |   选手积分速查  |
[场外绕圈]一无所有
作者:莱昂

  “小薛,给这个复员军人安排个岗位。”
  “怎么会摊到我们这里来啊,董事长?”作为人事部主管的她不解的问道。

  “形势需要,我们要市府特批开发区的那块地。这个,只是交换的代价。反正随便的安排一下就是了,如果做的不好,就想办法让他自己滚蛋。不过一定得等那块地的事情办妥为止。”

  “恩,董事长您请放心,我一定办好这个事情。”

************************************************

那场历时七年、时停时战的领土保卫战,终于在今年三月,由Y国总统在求和书上签字而告终。虽然领土保卫战胜利了,但对C国的国家影响不可谓不大。在这七年的战斗中,国家三度发布紧急动员令。一批批有为青年毅然投笔从戎,奔赴战场。为祖国的领土完整喷洒出一腔热血。国内的青壮劳力迅速递减,军烈属急剧增加。曾经有相当长一段时间,某些城市,几乎家家都能听到哭声。战争结束了,主席亲自签发了裁军命令,用以稳定几近崩溃的社会经济。

  当然了,不是每个企业都欢迎这略带硬性摊派的复员安排。这其中因素很多,有企业方面的原因;还有更多的是因为安排转下来的军人未必就是企业所要的人材,更有很多军人本身的文化素质未必很高,造成企业不愿意接收。


  S市的K公司,是一家外资独营的生物制药公司,从公司的业务角度,主动的要求了一个复员安置的名额。薛佳骝,女,26岁,两年前由中央大学毕业,人力资源管理硕士学位,现任这家外资企业的人力资源部主管。

************************************************

  一身洗得略微发白的无军衔的军装,再加略显单薄的身体,让薛佳骝总觉得面前这人是一个刚刚毕业的大学生。但不知道怎么,她对这人有一种先入为主的厌恶感。大概是他脸上那种挥之不去的阴戾之色让自己下意识的有一种不安感吧。她轻轻的吸了口气 “你叫什么?”薛佳骝旋着手中的水笔,透过略带茶色的镜片看着前来报到的军人。

  “许哲。”声音平淡的不起一丝的波澜。

  “原来是做什么的?”薛佳骝翻看着简历,却没有发现关于许哲的任何部队工作经历介绍。

  “对不起,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况且原来我的工作也和地方上的工作没有任何的联系和相似地方。”许哲的声音虽然轻,但是每一个字都让人听的很清晰。

  “那么你有什么特长?或者说有什么能力来担当本公司的什么工作呢?”薛佳骝如是问。

  “电脑方面还行。”

  薛佳骝开始发现自己为什么这么讨厌这个人,他说话的时候都是平声,根本没有语调的起降。让人感觉到是一个没有生命的物体。“我们公司的计算机都是在专业领域的应用,我想你不适合其中任何一项。”

  “我听从安排就是了。”许哲似乎根本不想为自己谋取一个安逸的职位。

  “既然你说你懂电脑,那就去安全保安部。我想一个军人应该可以胜任吧。”薛佳骝用水笔在派遣单上刷刷刷的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许哲拿了派遣单正准备离去,薛佳骝喊住了他:“喂,公司现在宿舍紧张,你先住在警卫室旁的小屋吧。”说着抛过来一块开门的IC卡。

  薛佳骝所说的房子在楼梯拐角处,距离警卫室只有几步之谣,本来是用来存放工具的,现在已经清空,放了一张床。不过,这个高度就不敢恭维,最高的地方不过一米七,矮得地方只有一米五而已。但许哲似乎很满意,将随身带过来的军被和床单整理了一下,这里就成了他临时的家。


*************************************************

  时间已经过了两个月,K公司成功的从市政府那里得到了那块特惠批地。许哲平稳的工作倒也没有给薛佳骝开他的理由,反而由于一次自告奋勇的修理任务,让他从普通巡逻保卫调到了电脑监控室。

  “主管,这是您的邮件。”秘书把一沓子的邮件放到了薛佳骝的桌上。

  “好的,你下去吧。”薛佳骝一份份的翻检着面前的信笺。一些广告信件被她随手丢入了桌边的垃圾桶,而公务信件被放到了案头的兰色小筐里。在翻检到一半的时候,她露出了一丝笑意。那是她大哥寄来的汇款。当然了,她现在的工资当然是不在乎大哥寄来的这八百元钱。但她不会忘记,从她上大学那天起,在特种部队的大哥就一直按时给她寄款。这些年战事动乱,整个社会经济急剧动荡,很多家里都无力供养自己的子女读完学业。可她不,她有一个关心爱护着她的大哥。她还记得当年她因为家庭经济困难想放弃学业的时候,大哥来信鼓励和安慰她的事情。她还记得大哥每个月都是定时按期给她寄出八百元生活费用。现在她毕业了,原本想告诉大哥不用再往她这里汇款了。可是她无法得知大哥的所在地。也是啊,毕竟大哥是响当当的特种营指挥官,当然不可能将驻地信息随便的告诉别人。这一点她懂。所以,她很懂事的把大哥寄的钱存了起来。大哥也老大不小了,是该结婚的时候了呢,这些钱,先帮大哥存着好了。到时候再连自己的那份一起还给大哥。

  看了看窗外,薛佳骝正好瞟到许哲走向监控室的身影。她不由得有点纳闷,为什么都是军人,大哥给人的感觉就是那么的和蔼可亲,而这个许哲,却让人那么的讨厌呢。虽然这个家伙长的不算难看,但是看到他的时候,自己的心里都泛起一种深深的凉意呢?她用力的摇了摇头,竭力的把这个不愉快的想法赶出自己的脑海。或许想办法把他赶出公司,会让自己安心一点。这个想法虽然有点卑鄙,但是董事长也这么指示过。她薛佳骝没有故意栽人的习惯,但是若他有什么不好的行为被自己看到……那么就只好对不起他了。


  又是两个月过去了,薛佳骝几乎要放弃自己的想法。这个家伙简直就是机器,除了每个月各有一天请假外出不知道做什么去了。其他时间都是按时的上班,按时的下班,作息时间几乎和瑞士的钟表一样准确,而且连休息日都不要,主动替其他保安代值。这么一个有效率的人,有必要踢出公司么?薛佳骝不禁从公司用人学的角度来考虑这个问题。

  不过让自己开心的是,大哥又寄钱过来了,不过与前几次不同,这次大哥还寄了个小小的包裹过来,里面是两枚闪亮闪亮的一等功勋章。自己的大哥就是强,这是薛佳骝从来没有怀疑过的事情。她很开心的收好了两枚勋章,前去会议室开会。这一段时间K公司的业绩蒸蒸日上,股价也迅速飚升。这对公司集资在新拿下的土地上修盖新的厂房大有裨益。这次会议就是讨论公司下一阶段的扩大生产规模和增招人手的事情;人事部和业务部还有生产部的头脑们都要参加。会议开了相当长的时间,事后老总请大家在东方宾馆吃了顿会议餐。大家都很开心,薛佳骝也不例外,喝了点酒。脑袋有点晕晕沉沉。本来打算直接回家,但是大哥的东西还放在办公室没拿,于是她一个人独自开车回来取东西。坐在自己柔软的真皮沙发里,她不由得睡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黑了,她抬腕看了看表,已经后半夜了。轻轻的晃了下脑袋,薛佳骝打算去洗手间稍微擦一把脸,就不回去了,正好趁现在清静的时候,处理一些烦琐的人事档案和问题。摘下毛巾正准备离开,却发现一条淡淡的灰影掩向3R生物实验室。

她警觉心提了起来,因为那里是重点研究地区,就连她这个人事主管都无法进入一步,3R生物实验室的人员都是总经理亲自在国外招聘的科技精英,负责攻坚难点科目。那里的设备和装置都是很昂贵的,这个神秘黑影肯定是冲着里面价格不菲的研究物品去的。想到这里,她轻手轻脚的跟了上去。

  3R生物实验室的门相当的坚固,用的锁也是高级的密码锁。但似乎并没能够阻挡那条黑影前进的步伐。她只看到那黑影忙碌了几分钟,那道被一般人认为无法开启的门,被他轻松的打开了。在他闪入实验室内的一刹那,她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是许哲,那个平时冷漠而且不易近人的复员军人许哲。他果然是个贼,怪不得他对工作没有特别的要求,混到保安、不要节假日休息,恐怕只是为了探路罢了。越想到这里,她越发肯定了自己的看法。

  她掏出了手机,拨通了警局的电话。然后跟了上去。虽然已经是后半夜,但3R实验室里仍然灯火通明,一组身穿白大褂的研究人员正在不停的封装着药物。这个药物她认识,是公司新近开发的治疗心血管疾病的特效生物药。不是已经在三号生产线投入生产了么?为什么在实验室里还要加班的生产呢?难道是公司接了一份大的单子,可会议上并没有提及啊?一时间,她的大脑有些无法处理眼前的状况。

  许哲正躲在拐角的窗口往里窥探着什么。她不假思索的喊了起来:“抓贼啊~~~~~~”她的声音在密闭性良好的实验室内显得有些沉闷,但引起的效果,却是她无法预期的。原本她以为保安会过来协助抓贼,可她看到了每个白大褂的研究员,象是变魔术一般的从研究室内各处取出了手枪和微型冲锋枪。向她这里冲了出来。在那一刻,她下意识的看了看许哲那里。只见应声回头的许哲眼里流露出一丝遗憾的神色,他大喊:“快走!”

  自从那天夜里到现在,薛佳骝这几天都是在浑浑噩噩中度过的。当时的一切来的都太快,太突然,一连串的意外让她无所适从。公司早因为那天的事情而停业,她哪里也没有去,只是蜷缩在自己的宿舍里,思考着。关于那天在公司究竟发生了什么,她知道的并不是很清楚。她只记得许哲发疯似得把她推出了门外,随即反锁死了那厚重的安全门。她还记得她跌跌撞撞的奔向门口,更仓皇的向赶来的那辆警车求救。但是她忘了,只配备两名警员、两把制式手枪的警员是无法面对一帮穷凶极恶的持枪歹徒的。她只知道,整个事情,从她那一声“抓贼”开始,一切都变化了,一切都变的无法控制和疯狂了。从这两天的电视里,她知道了那些所谓的研究员在转移物品时,和赶来的军警展开了一场规模不算小的枪战。她看到了那个熟悉的闪电骷髅标记,那是哥哥的特种部队标记,她也在画面上竭力的寻找哥哥的脸庞,但都戴着连头面罩的战士让她分不清谁是谁。
  叮咚~~~门铃被访客按响了。她略微有些倦怠的翻了个身子,并不想去理会上门的访客。肯定是那些讨厌的记者。公司出了那么大的事情,自己肯定是挖掘爆料的突破口。门铃倔强的响着,而她也执拗的不肯去开门。滴滴……滴滴……手机的短消息响了起来。她把手搭上床头柜,原本想关机了事,但却鬼使神差的打开了阅览窗口。

  “我们是事件调查小组的,希望薛小姐能够开门,配合我们的工作!”

  她细长的纤指在按键上飞舞:“我什么都不知道,能不能不要烦我?”

  “难道你不想知道发生了什么,或许我们可以互相交换情况?请协助我们调查。”

  “我真的没有什么你们可以感兴趣的。”

  “那你想知道许哲的情况么?”

  “我对他没有什么……好感”打到这里,她不禁迟疑了一下。她到现在,已经不知道自己对这个家伙是什么看法。

  “是吗?那么就不打扰了。”对方似乎并不想勉强什么。

  她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赤着脚跑到了门口,哗的一下拉开了门:“等等~~~”

  门口的人并没有动窝,两名身着黑色军装的军事调查局军官正耐心的站在门口等候着她的开门。他们的臂章上绣着一个银色的闪电骷髅“你就是薛佳骝吗,请和我们回局里协助调查。”


*****************************************

  “究竟发生了什么?”一坐下来,薛佳骝就迫不及待的发问。

  “不要着急,先喝杯水。”年长的军官递了杯水过来。

  “谢谢。”薛佳骝将水杯放在了一旁,她急于想知道发生了什么。

  军官收敛起笑容:“那么我们谈正事吧。你对你所在的公司知道多少?”

  “怎么说呢,我是两年前应聘入公司的。我们公司负责研制生物类制剂,主要是心血管病和生物疫苗吧。”

  “那你知道3R生物实验室里的立研项目么?”

  “这个……我不清楚,3R实验室一向是总经理亲自抓的项目,就连人员招聘都不经过我这里,而是总部直接招聘,然后派遣过来。”

  “那么公司的产品一般销往哪里?”

  “国内的医药销售网络啊,你也知道,咱们国家的药品销售必须由医药销售网经销啊。”

  “没有例外么?”

  “恩,有!有几批单子是直接返销国外的。不过都是下特别定单才会有的。”

  “你知道不知道具体细节?”

  “很抱歉,我是负责人事考核的,对外营销不是我负责。”

  年轻军官合上了记录本,年长一些的说道:“麻烦你协助调查,今天的协助就到这里?如果有需要的话,还是会打扰薛小姐的。”

  “你们答应我告诉我许哲情况的!那天后来究竟发生了什么!”薛佳骝有些激动,看来这些人并不打算告诉自己发生了什么。

  “我只能遗憾的告诉你,许哲同志牺牲了。其他的我无可奉告。”两名军官显然不想告诉她更多事情。

  “那你们能帮我联系一下我大哥薛浩然么?他也是你们单位的,他是S79特种营营长!看在他的面子上,拜托你们多说一点吧。”

  正要转身出去的两人身躯齐齐一震,不约而同的转回了身子:“你是薛芸?”

  “是的。”薛佳骝说道,“当年为了努力上完大学,我自己改了名字,为的是能够发奋图强,作一匹领头的骏马。”

  两人诧异的互往了一眼,然后年长的那位小心翼翼的问道:“难道薛营长的阵亡通知单你没有收到?”

  薛佳骝的脸绿了下来,以一种颤抖的声音问:“你们在说什么?我哥哥阵亡了!!可是战争不是已经结束很久了吗?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你们一定是不想帮我联系他,但你们也不能用这种理由来搪塞我吧!”话音到了最后,已经凌乱不成形了,最后一句话,几乎是歇斯底里的大叫。

  “薛营长在战争的第三年就牺牲了啊。是在攻坚339高地,遭到敌人投掷的生化武器袭击,抢救无效,不幸阵亡的。”

  “你骗我,你们都在骗我!”薛佳骝的情绪开始崩溃。

  两个大男人开始有点手足无措,年轻一点的赶紧跑出去找人来帮忙。等他带人回来的时候,薛佳骝已经晕了过去。

  在洁白的病床边,现任特种营营长曹峻向薛佳骝详细讲述了薛浩然阵亡的经过。起初薛佳骝一直拒绝相信,因为她亲爱的大哥每个月都在按时的给她汇款,若不是大哥的关爱,她根本没可能读完研究生。但是曹峻拿出的一份份材料和通知的复印件,让她不得不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但是她又问:“那会是谁给我寄款啊?”曹营长抱歉的笑了笑,这个事情他无从知晓。在休息了半晌以后,薛佳骝带着失去大哥的哀伤离开了军事调查局。临走前,曹营长要求查一下许哲的的遗物,因为他相信,在那里,能够找到一丝证据。毕竟,应该有什么动力才会使得他关注上了3R实验室的内幕。薛佳骝同意了,不过要求她也能在场,毕竟这件事情她也身在其中。看在牺牲的老战友的情分上,曹营长同意了这个请求。


************************************************
  许哲的遗物很少,一个小皮箱就能把他的东西都装下。衣服是洗得褪色的军装、刚发的保安制服,还有一件没有洗过、破烂不堪的迷彩野战服。曹营长看见这熟悉的东西,双肩略微有些抖动。“小薛,这就是我们轮战时的军装。当时只有我们特种部队配装了。”

  “那许哲为什么会有这种东西?”薛佳骝不解的问,“难道,他也是特种部队的?”

  曹营长象是被提醒了什么,他回头对干事道:“去民政局把许哲的转业档案调来。”曹营长拿起这件野战服,啪嗒一声,一本草绿色封面的军用笔记本跌落在地上。薛佳骝弯腰拣了起来,轻轻的翻开了第一页,一个用水笔勾勒出的黑色闪电骷髅跃入大家的眼帘。她颤抖着继续翻了下去。


XXX1年6月31日,晴
  Y国开始骚扰我国边境省份。军里接到开拔通知。心里有些害怕,平时训练的不错,但真上战场……

XXX1年11月1日,阴
  原本以为很快就能结束的战争越拖越长,几乎打成了持久战。熟悉的战友一个个倒下了,而我却还活着。人开始有些麻木……真不知道这种日子还要持续多久。

XXX2年1月27日,大雨
  文鹃说要来看我,薛营长特批我一天的假回大本营,他真是个好人……

XXX2年1月28日,大雨
  我的泪已流干,我无能为力,眼睁睁的看着文鹃踩上了那枚跳雷,我为什么要喊她来看我啊!为什么!为什么炸死的不是我。

XXX2年1月30日,小雨
  总攻就要开始,营里要组织突击队,营长亲自带头。我毫不犹豫的报了名。我自己知道,我是求死去的。…………

XXX2年2月2日,多云
  我们成功的攻占337高地,只牺牲了3名战友,营长的能力真强。接下来是339高地的攻坚,我还是抱着死志去的。希望上天能遂我心愿。

XXX2年4月16,阴
  这是我339攻坚之后第一次能拿笔写日记。一起冲锋的战友都牺牲了。敌人投掷了卑鄙的生化武器……据抬我下来的战友说,要不是营长护住了我,我恐怕也挂了……营长,你为什么要救我一个求死的人啊!

XXX2年4月22日,多云
  医生通知我,由于生化武器的毒副作用,我脸部神经完全坏死,就连说话,也得等半个月后移植电子喉才可以做到。我真的没有活下去的意义了。或许我该悄悄的解决自己的生命,让国家把用在我身上的费用,投到更需要这些钱的战友身上。

(补记)
  晚上,莫参谋代表团里来看我了。言谈中,得知营长的妹妹现在还在上大学,而且好象发生了经济困难。国家正是困难阶段,薛营长的抚恤金只是可怜的几万元,而且……如果他们家里得知薛营长的死讯……恐怕也学不下去了。

XXX2年4月24日,晴
  师里的通知下来了,由于我的伤残程度,所以把我调到后方的军部去做情报分析。临走前,我和莫参谋商量了一下,还是暂时不把薛营长的死讯传回去比较好。因为我在后方,所以由我按时的给芸芸寄钱,等她完成了学业再说。

…………

XXX2年9月11日,晴
  今天是不幸的日子,团部被敌人的特工队端了,没有一个人活下来……薛营长的事该怎么办?知道这个事情的只有我和他。我该怎么办?啊,一切好让人头疼啊。

…………

XXX8年8月14日,小雨
  战争终于结束了啊,文鹃,你看到了吗?薛营长,你看到了吗?下午看电视,国家现在要求多余军事人员转业,我第一个报了名,咱不能再拖累国家。凭借自己的双手去挣钱吧。这些年一直按照当年通讯录上的地址在给薛芸汇款,她应该毕业了吧。薛营长的死讯该怎么和她说呢?这是一个烦恼的事情。

XXX8年8月21日,晴
  民政局告诉我可以去K公司报道。因为战时的时候K公司所在的R国大量的提供武器装备给Y国。所以……对这个公司没一点点的好感。我也知道这样做不对,但还是有点不得劲。人事主管是个女的也姓薛,当时有种奇怪的念头,营长的妹妹也该这个年纪了吧。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样子了。本来想去她家看看,但又不知道怎么开头,还是不要去了吧。

XXX8年10月4日,阴
  我发现了一件事情,一个熟悉的标记,我军缴获的敌人疫苗药瓶上就有这个标记。难道这个公司在战争中有什么问题么?而且……那个诡异的3R生物实验室……连我们这些保安都无法进入,据说里面有另外聘请的保安,是什么值得他们如此保密呢?

XXX8年10月13日,雨
  今天公司的电脑监控网络突然全部瘫痪,我自告奋勇的去修理了。只是普通的病毒发作而已,对我来说真的是不在话下。但……我却看到了一个惊人的事实……我接触到了K公司的绝密资料……原来3R实验室就是K公司的生化武器实验室。现在战争结束了,而他们就改行做毒品……我没有证据,更无法把我的揣测告诉其他人。看来……只有靠自己去调查了。

XXX8年12月24日,雨
  我终于破译出了实验室的密码组合,而且今天公司的高层因为开会都不在单位。看来……今天是最适宜一探究竟的日子。只要拿到了证据,就可以让政府干预了。


  薛佳骝的眼睛被泪水所模糊,泪珠悄然的滴在笔记本上,渗了开去,将水笔所写的字染糊了……曹营长从一开始就在旁边一起看着笔记本里的内容,这个时候,他轻轻的将笔记本从薛佳骝的手里接了过去,安慰道:“想哭,就哭出来吧。这样或许会好一点。”

  “营长!民政局的档案调出来了!”干事跑步过来道。

  曹营长翻开了厚厚的复印简历:许哲,男,原S79特种营战术军事长,在对Y国领土保卫战中,负伤9次,荣获一等功两次,二等功一次。法山争夺战纪念章、一级突击勋章、情报扰袭作战勋章…………


************************************

后记:
  由于K公司的作为,其境内资产被国家宣布充公。其主要涉案人员被一一判刑。薛佳骝由于与此事无牵连,法律不予追究责任。次日,薛佳骝离开了S市。许哲,由于其英雄事迹,被追认为烈士。应特种营队员的要求,被安葬在革命烈士陵园对Y国牺牲人员墓区。


XXX9年4月5日,在萧萧的小雨中,一袭穿着黑色套装的女性踏入了烈士陵园。在英灵堂前,一群刚入学半年的大学生在肆无忌惮的说笑,仿佛战争距离他们很远很远,而那个女子一直在后面安静的听着解说员关于领土保卫战的英雄事迹。最后,大学生的轻浮把解说员气得停止解说拂袖而去。那位年轻的女性上前拉住了解说员的手,轻声的说了声:“谢谢您的解说。”又上前,对着那一本本厚厚的烈士名录,庄严而肃穆的鞠上一躬。

  没有理会周遭大学生讶异的目光,女子转身前往安葬着领土保卫战英灵的墓地,在其中两块墓地前放了一束悼念的鲜花。两束花上写着同样的悼文:愿大哥在天英灵早日安歇,小妹芸敬上!


★版权声明★ 本网站的图片、文本版权属于作品版权人所有,排版样式由学院拥有,请在转载前征求原作者的同意!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