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桑学院2003年度F1征文
|   学院首页  |   征文首页   |  征文资料  |   选手积分速查  |
月亮湖的奶酪花
作者:Alex

早晨的时候,布菲大婶的餐馆刚刚开门,就有一辆黑色的小马车稳稳地停在了店门口。

真的是一辆小马车,只到人腰身的高度,亮亮的漆面上画着美丽的金盏菊,车厢前头还挂着两个银质的小铃铛,不断地发出清脆的铃铃声。拉车的袖珍小马喷了两个响鼻,跺了跺雪白的蹄子,好象在通知车里的人已经到了目的地。

早起的人们好奇地围拢过来,这么小的马车,难道真的会有人坐在里面吗?象是回应人们心中所想一般,拉着粉蓝天鹅绒帘子的车门突然咯地响了一声,从里面被推开了。

一只大大的箱子先露了出来。当然,如果和人类的手提箱比起来,这只是一只小箱子,可是对于马车来说,它却实在是很大,大到人们奇怪它是怎么被塞到车箱里去的。箱子慢慢地被推出来,顺着车门滑到了地上,金黄的铜边敲在石板路上,发出哚的一声脆响。接着,一只戴着手套的手出现在车门口,雪白的,还绣着金线的手套上面是同样洁白的衬衫袖口,做成胡萝卜形状的金袖扣,再是做工精细的绿色条纹外衣,同样深绿色的高顶礼帽……啪的一下,车里的人跳了出来,轻轻抖了抖脸上的胡子,拉直了长途旅行所带来的衣服上的褶子。

所有的人都发出了咦的一声,坐在小小马车里的小小乘客俨然是个绅士的模样,可是……可是那是只兔子。

兔子本人却象是一点也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他伸手进车厢里,又摸出了一只小小的旅行拎袋,然后关紧了车门。小马欢叫了一声,扬了扬前蹄,转身消失在来时的道路尽头,兔子先生目送着马车远去,随着转过身来,抬了抬头上的礼帽,很有风度地向围观的人们行了个礼。

“嗨,各位早晨好,我叫比尔,比尔·赖别特。”

那一天长耳之家的老板娘布菲大婶满脸都笑开了花,有事没事跑到她店里喝杯姜汁酒或是来块三明治的人快把小小的店堂都挤满了,不到下午全小镇都知道了有一只兔子租下了长耳之家二楼的小房间。

“一只兔子。”威廉老爹摇着他乱蓬蓬的脑袋,一边喝下他早晨的第三杯姜汁酒。“你怎么能让一只兔子住下来?”

“有什么关系。我才不管他是兔子还是别的什么,只要出得起钱,就是我的客人。”布菲大婶很有气势地把撴布嘿地一下扔在吧台上,然后用力抹了几下已经闪闪发亮的台面。“倒是你,威廉老爹,上个星期的酒钱你还没有给我哪。”新发面包一样圆滚滚的身体凑了过来,布菲大婶用小萝卜条般的手指点了点威廉老爹的面门,让对方立刻低下头没有了声息。

“晚餐你给它做什么,布菲大婶?”角落里有人大声地问道。“新鲜的胡萝卜和蘑菇吗?还是你家厨房里吃剩的菜叶?”

“我倒是不介意把它带回去配上胡萝卜和鲜蘑菇做今晚的加菜。”另一边的接茬让满屋子的人爆出了一阵哄堂大笑。

“对不起……”一个尖尖小小的声音突然的插入打断了放肆的笑声,所有人向声音的来处看去,被谈论的主角兔子先生正手足无措地站在楼梯口上,手里紧紧攥着它的礼帽,似乎不知道是应该继续走下来,还是转身逃回他二楼的房间。

“啊,赖别特先生。”还是布菲大婶第一个反应过来,她响亮地招呼着她的客人,那声音仿佛能把整个屋顶都震塌下来一样。“请到这边来,让我给你倒上一杯热呼呼的姜汁酒。没什么能比在坐了长时间马车后喝上一杯老布菲的姜汁酒更提神的了。至于这些家伙,”她用粗壮的手臂在空中划拉了一下,“不用理他们胡说些什么,他们只是嘴巴坏。”

“谢谢你,布菲女士。”话虽如此,兔子先生到底还是有些脸色发白地走下楼来,战战兢兢地坐到吧台的高凳上。“您知道,身为兔子,对这样的话到底还是会比较敏感的。”他扭头看了看周围,显然已经没有一个人再看向他了,大家闹哄哄地又开始各聊各的。

“您可以叫我比尔。”他捧过酒杯喝了一大口,脸色开始好起来。“我知道在大多数地方人类是怎么看待我们兔子的,我并不是责怪他们,会有这样的想法也无可厚非,必竟人类已经习惯了看见我们躺在餐桌上,流淌着鲜美的酱汁配着可口的蔬菜,而不是象现在这样和他们坐在一起喝着饮料……”他又喝了一大口,明显地变的罗嗦,“我旅行过很多地方,人们总是要么对我不闻不问,要么象躲避瘟神一样绕着走,您对我这样亲切我已经非常感激,这家小旅馆实在是我住过的最舒服的地方。当然……如果您这儿有鲜胡萝卜汁儿的话就更好了。”最后,他加了一句。

兔子比尔先生的到来给小镇带来了不大不小的风波,有关为什么他会选择布菲大婶家住下有很多种说法,其中流传的最广的是关于餐馆的名称。英年早逝的布菲先生留下的餐馆有着奇怪的名字——“长耳之家”,餐馆的标志性符号,是招牌上画着的一对长长的兔子耳朵,兴许这就是吸引比尔先生的主要原因也说不定。每天早上都会有孩子跑到长耳之家的楼下,等着看二楼的窗户推开,然后兔子比尔穿着睡衣的小小身影就会出现在窗户前,他总是会先打开双臂深深地吸一口气,好象在饱食清新的空气,然后露出雪白的门牙,很有礼貌地向窗下的孩子们打招呼。

“嗨,多美好的早晨啊,孩子们。”他弹动着茸茸的长耳温和地微笑着,而孩子们则会尖叫着跑开,一边跑一边大笑着。“兔子,会说话的大脚板兔子!”

而成年人们的表现明显要冷漠的多,兔子比尔在早餐后总是会打扮的整整齐齐地上街走走,他不厌其烦地不断举起头顶上的高礼帽向每个遇到的人打招呼,可人们总是视而不见地从他身边走过,当他走进饭馆或是商店时,那些服务员似乎总在避免和它打交道,如果实在逃不开了,则会带着厌恶或是似笑非笑的表情。

表现得最讨厌兔子比尔的,是布菲大婶的儿子小布菲,这个半大不小的小子对于有一只兔子住在他家这件事好象非常地难以容忍。在要求妈妈把兔子赶走未能成功的情况下,他开始时不时地偷走比尔的礼帽,在兔子的礼服上浇水,故意在窗下装狗叫,或是从后面拎住兔子的耳朵把他提起来,甚至有一次将中餐的蔬菜汤换成了兔子肉汤,那件事让比尔整整一个星期无法再喝下任何汤类食物。住在你家的那只兔子。如果有人这样对小布菲提到兔子比尔的话,他会毫不犹豫地报以老拳。

“我以为这里会好一些,结果还是和以前那些镇子没什么两样。”晚上的时候比尔独自坐在餐厅里低声喃喃着,最近他已经越来越少上街了,可是呆在长耳之家也不安耽,幸好小布菲这些天有点不舒服,否则只怕连这点安宁时光他也不能享受到。兔子漂亮的绿色礼帽摆在一边,帽沿上有个灰扑扑的印子,白天上街时,有个顽皮的少年抢走了他的帽子,把它扔过了街,比尔花了很长的时间来躲避快速往来的车辆才穿过了街道把它找回。“我希望能住在人类的镇子里,这里要比乡下的树林有趣的多。可是人类显然不愿意在他们的地盘看到其它的生物和他们平起平坐。兴许是到了离开的时候?”他大口喝干了杯子里的鲜胡萝卜汁儿,对兔子来说,这种饮料的效果一点也不次于高档威士忌。

“你自然不可能要求他们象对待人类一样的对你。”空无一人的店堂角落里突然传出的语声让兔子吓了一大跳,他扭过头去,只看见灰乎乎的一团东西滴溜溜地转了出来,在地上跳动了两下后,跃到了吧台上。

“你是谁?”兔子比尔傻傻地看着那个灰灰的球体从柜台下边弄上来一根吸管,老实不客气地插到一边喝剩的啤酒瓶里大口地喝起来。酒面很快地降低了,那个灰球似乎涨大了点,呃地打了个酒嗝,这才心满意足地转过身子。

“我是精灵。”灰球宣称。

“你是精灵?”兔子比尔使劲揉了揉眼,眼前的这只要很仔细分辨才能从一团灰色毛球中找到小豆点似的眼睛,全身上下圆鼓鼓的,因为刚喝过酒的缘故原本的毛色好象有点变深,可是怎么看也不象是能和那种传说中美丽飘逸的生物联系起来。

“笨蛋,谁说过精灵一定要是那种细细白白的人类缩小版哪?而且还要背一对苍蝇似的翅膀。”兔子的头顶突然凭空出现了一张报纸,左一卷,右一卷,几下束成棍子形状,啪地敲了下来。“我这样的,才是真正的精灵——多完美的球形。呃~”一边说着,毛球很得意的左右转动了一下,展示自己美丽的身姿。

“象你这样的我见多了,不止是兔子,还有狸猫,仙鹤,狐狸什么的。”灰毛球精灵,让我们暂时这样称呼它,翘起了火柴杆一样细细的二郎腿,斜瞥了兔子一眼,老气横秋地开始发表长篇大论。“人类这种动物,自私、贪婪、危险、冷酷,可总是有动物想要变成他们的样子,至少也是打扮成他们的样子,加入到他们中间去。为什么?”

“人类吃兔子,他们习惯于把兔子肉炖成肉汤,做成煎饼,扒下皮来做成帽子,披肩,而不是和一只兔子坐在一起喝啤酒开玩笑。你是一只兔子,可是看看你现在的样子,从头到脚都打扮的象个十足的人类。你想从他们那里得到什么?尊重?认可?别开玩笑了。”左右打量了一番后,奇怪的毛球开始把自己埋到一堆餐巾纸里,调整着姿式使自己坐的更舒服。

“我承认人类有不少好东西,比如啤酒,呃~,还有电视,美味的汉堡……可是人类一样也是最不自由的动物,他们想要的东西太多,结果反而痛苦。”它的眼神往二楼瞟去,布菲大婶今晚一反常态地没有下过楼来,“那个孩子快要死了,我曾在他父亲的身上见过同样的斑点。你的决定是对的,兔子,不过我劝你立刻离开,别再等到明天,如果那孩子不能挨过,人类兴许会把过错归结于你。现在就把你身上那些累赘全都脱掉吧,回到原先的世界去吧。”

说出的话没有得到回应,毛球结束了说教的表情奇怪地转过身体,却看到比尔站了起来,一脸焦急地向楼梯跑去。

“喂,你去哪儿?”顾不得再摆姿式,它几下蹦了过去,站到了兔子的肩头。

“我要去看看小布菲。”

“你忘了他是怎么捉弄你的吗?”

“我没忘。”比尔停下了脚步,“可我要去。”

屋子里的空气很沉闷,布菲大婶一脸悲伤地坐在床边,医生和镇上另几个人围在一旁,切切私语着。小布菲安静地躺在床上,双颊一片潮红,露在被外的脸、脖子和手的皮肤上有着一片片的红色斑点,看起来狰狞可怕。

看见比尔进来,布菲大婶没有象以前那样热情招呼,只是把眼光调过来了一下,就又看向了她的儿子,似乎小布菲突来的重病已经把她整个地压垮了。

“布菲女士。”比尔轻轻抚了抚小布菲的手背,转过头来,“不用担心,我知道什么能治好小布菲,月亮湖的奶酪花能让他重新变得活蹦乱跳,等会儿我立刻就出发,明晚就能把它带回来。”

布菲大婶有些发愣,可比尔褐色的大眼睛里的宁静慢慢感染了她,最终她点了点头。比尔拍了拍手中的帽子,把它带到头上,就象个要出征的战士似地走了出去,在门关上之前,他听到屋子里有人在责怪布菲大婶。“你怎么笨到去相信一只兔子……”

毛球精灵在房间里不停地跳来跳去,一会蹦到衣橱上,一会儿又跳到椅子边,比尔脱下了漂亮的绿条纹外衣,然后拿下金胡萝卜袖扣,随着是浆洗的挺挺的雪白衬衣,和上衣同色的裤子。他把它们整整齐齐地叠起来,最后压上他的礼帽。

“你真的要去月亮湖吗?”毛球跳的眼花缭乱,比尔以为自己都要站不住晕过去了。

“那个地方连猴子都上不去,你只不过是只兔子而已。你有必要为了一个老是欺负你的人类小孩冒这么大的险吗?”

比尔弯下腰趴到地上,现在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他都变成了一只普普通通的兔子。

“我要去,毛球。”他坚定地点了点头,一点也不犹豫地推开了房门。“我要救那个孩子。”

“我是精灵,精灵!不要叫我毛球!还有,等等我~~”门啪的一声重新合上,深夜里的小镇正在沉睡,没有人看到大街上跑过的兔子还有在上下弹动不停的奇怪毛球。

……

在月亮升起的地方有高高的月亮山,山顶上有深深的月亮湖,月亮湖的湖水是淳厚的奶油色,风吹过的时候会画出小小的涟漪。满月的晚上月亮湖边会盛开美丽的花朵,月亮的光芒从绿油油的叶片上缓缓滑过,花心里灌满了甜蜜的浆液。只有最勇敢的动物才能爬上高高的山巅,如果在日出前将它采下,闻了它的人,再悲伤的心情也会好转,吃下它的人,最痛苦的疾病也将远离。

那一天晚上小布菲做了一个梦,在梦里他见到一只兔子,非常坚难地在攀登一座陡峭的高山,越过小溪的时候它弄湿了全身的毛,爬过悬崖时擦伤了腿脚。在森林的边缘传来狼群的嚎叫,高高的树杈上爬动着毒蛇,可怜的兔子一边发着抖,一边努力地前进着,从密林到草甸,从草甸到戈壁,兔子不停地跑啊跑啊,最后终于爬上了山顶。那是一面好大好大的湖,湖水荡漾着牛奶的芬芳,皎洁的满月高高挂在天心,在湖边有大片的鲜花静静开放。像用最好的奶酪雕成的花瓣,散发出迷人的香气,让人不由自主就心情舒畅,要伴着这美景高歌一场……

他慢慢睁开了双眼,梦里的甜香还继续在鼻尖缠绕着,温暖的阳光洒上了窗台,窗外的橡树上,鸟儿在欢快的鸣唱。屋子里空无一人,他扭过头去,在床头的矮几上,长管玻璃瓶中插着和梦中一模一样的花朵。

“妈妈!”小布菲猛地跳起来,一把抓过瓶里的花,赤着脚就跑下楼去。

“噢,天哪,宝贝儿,你真的全都好了吗?感谢上帝!感谢上帝!”刚一下楼小布菲就被正在煮牛奶的布菲大婶一把搂到了怀里,她眼里含着泪花一遍一遍地抚摸着儿子的身体,以确保他的确已经从鬼门关被拉回。

“妈妈,比尔在哪里?”好容易从妈妈强力的拥抱中挣扎出来,小布菲迫不及待地问。

“你说比尔先生?昨天晚上他带了神奇的花朵回来,喂你吃了一朵,然后就离开了,我一直在忙着照顾你,今天还没有看到他……”

话还没说完,小布菲已经挣离了布菲大婶的怀抱,飞快地向二楼比尔的房间跑去。

“比尔——”呼声在门推开的时候停止,兔子的房间已恢复了原先的样子。总是挂的挺挺的绿条纹外套不见了,看了一半的小本旅行手册消失了,就连本来一直放在床头的镶着铜边的旅行箱也没有了。正对着窗户的写字台上有一个小小的口袋,里面放着这些天的房钱,兔子比尔显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消消离开了。

“我的宝贝儿,你到底是怎么了?”楼梯上传来沉重的脚步声,布菲大婶也急急跟了上来。小布菲站在房间的中央,无法相信兔子比尔就这样走了,他觉得比尔明明应该还留在房间里,或者只要一转身,就会看见他抬起那顶漂亮的绿色礼帽,微笑着露出雪白的门齿,说,“嗨,布菲先生,这是一个多么美好的早晨啊。”

“妈妈……”他扑进母亲的怀里哭泣着,“我还没来得及向比尔说对不起……”

布菲大婶轻拍着孩子的背,奶酪花的香气在屋子里弥漫着,让闻讯赶来的每一个人的心都变的温柔起来。“没有关系,孩子。”她含着泪说,“只要你是真心的说对不起,比尔一定会听见的。”

……

而这时在远方的路上。

“这下你会成为传奇了,比尔。兔子比尔先生和他神奇的奶酪花,也许会被编成故事在小镇里一直流传下去噢。嘻嘻。”

“……”

“接下去你要去哪里?下一个小镇吗?”

“为什么你也要一起旅行,毛球?你不是说讨厌老是跑来跑去的和人类打交道吗?”

“因为我发现跟你在一起会遇到很多好玩的事呀,更何况这样就可以喝到各地的啤酒,吃到各种美食……再说,我都说过多少次了,不要叫我毛球,我是精灵,精灵!”

“如果你饿了的话,我背后的包包里还有几朵奶酪花。”

“啊,太好了……”

“和你说了别坐在我的帽子上,毛球。”

“我是精灵!不是毛球!”

……

兔子比尔的新旅程又开始了,下一站会是哪里呢?也许就是你所在的城市噢。^^


[完]

★版权声明★ 本网站的图片、文本版权属于作品版权人所有,排版样式由学院拥有,请在转载前征求原作者的同意!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