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桑学院2003年度F1征文
|   学院首页  |   征文首页   |  征文资料  |   选手积分速查  |
雪花天堂
作者:M

“发生了什么事?”
林翔睁开眼睛,发现自己仰躺在地上,头顶是蔚蓝的天空。他坐起来,感到轻微的头疼。在他的记忆中,他刚刚还和班上最漂亮的女生丁诗语在河边散步。
“奇怪。”他试着站起来,觉得似乎没有受伤。接着他看到不远处,诗语躺在一棵树下。他连忙跑过去:
“醒醒,诗语!”
“……翔?”她抬起头,“这是哪儿?”
林翔环视着四周。这肯定不是起初的河边,倒像是森林中的空地。他能闻到松树、泥土,还有新鲜空气的味道。没错,周围都是些高大的松树,从直径来看起码有上百年的历史。
别说学校附近,就算是市郊也没有这样的地方。这里究竟是哪里?
林翔掏出手机,没有信号。
“看样子来到相当远的地方了。”诗语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嗯,我记得那时候你捡到一个本子还是什么的。”
“对,”她想起来了,“你说翻开看看……”
“我好像被一种强大的力量吸了进去……”
然后他俩就失去了知觉。
“无论如何,先走出这林子再说。”林翔说。“瞧,那不是一条小路?”
白色的小路上有些奇怪的不规则的黑色线条,不知道是什么。但是既然有路,就说明有人的存在。他们稍稍放了心。


他们走了很久,但是森林似乎依旧没有尽头。
“你确定方向没错吗?”
“……要不你来带路?”林翔瞪了诗语一眼。
“我渴了。”她抱怨道。
“我也渴了,忍忍吧。”林翔说。这时,只见路边的林子里隐隐约约的露出一点红瓦,像是一幢小房子。
“那里有人家呢。我们去要点水吧,顺便打听打听。”

屋子里没有人。门是虚掩着的。
“进去看看吧?”诗语说着,不等林翔说话便径直推门进去。厨房里没有水龙头,倒是摆着一箱可乐。
“没有水,倒有可乐?”诗语拿起一罐,“没过期。”
“天哪,这是面包做的。”林翔揪下一小块墙壁,又敲了敲窗子,“我打赌这是冰糖。百叶窗是口香糖。这个地方至少懂得怎么招待访问者。”
“这是什么,某种魔法?”诗语说,“巧克力棉花糖的长沙发,威化饼干做的餐桌,而那口锅——”她突然住了口,“快离开这儿!”
“怎么了?”
她拖着他冲出门外,一口气跑到丛林中,躲在一棵大树后。“这是‘亨舍尔和葛丽泰’。”
“什么?”
“你没读过格林童话吗?森林里的糖果屋,里面住着老巫婆,专门把落入陷阱的小孩子煮来吃掉。”
“哇。”林翔惊讶的瞪大眼睛,“你是说我们在格林童话里?”
“不全是……你记得威化饼干是哪一年发明的吗?”
“一点也不知道。但是我相信口香糖和可乐绝对不是中世纪的德国人想出来的。”林翔吸了一口气,“我们是在某个人的想象世界里。”
“你是说我们在某人的头脑里边?”
“准确地说,是那个人所写的故事里边。”林翔说,“而且我大概知道是什么人。”他用脚尖蹭了蹭路上那些奇怪的黑色线条,“离远一点就能看出来,这些奇怪的黑线其实是字——我认得是方小雪的笔迹。”
“方小雪?就是那个整天只知道写些没人看的童话的女生?”
“据说志向是童话作家呢……如果我没猜错,我们捡到的就是她的那个红色封皮的大厚笔记本。上次……上次我把它扔到水潭里了。这儿还有污迹呢。”
“……我明白她为什么恨你了。”
“恨我就算了,可她竟然把你也拖进来!”林翔说,“她一定是在嫉妒你……”
“其、其实我从前也和别的女生一起欺负过她……”诗语说,“虽然我后来再没有嘲笑过她了,可是她也许还在记恨吧?”
“她是想用这种手段报复我们?”
“也许吧。这本子可能是故意让我们捡到的……也许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


“那么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童话也有它的规则。”他说,“你知道,巫婆、仙女、王子、公主,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什么的。我们就按照童话世界的规则行动。一定有办法回去的。一定。”
他们沿着字迹构成的道路前行。要是换了别的情况,他们没准会承认这其实是个挺漂亮的地方;但是此刻他们完全无心欣赏风景。两个人默默走了半天,诗语开口道:“假如她觉得这一章写的不顺心,随手撕了的话……”
“放心好了,她很爱惜这个本子,不会撕掉的。”林翔安慰她。但是他心里也是七上八下:万一小雪一时兴起,下笔制造一场灾难呢?或者干脆把某个人物写死……他不愿再想下去。“还好我们看起来不像是配角,你知道主角永远是不会有事的……”
话音未落,他们看见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小姑娘唱着歌,蹦蹦跳跳的走过来,腰里系着一个小花篮。她对他们甜甜一笑:
“大哥哥,大姐姐,那边的花儿多么漂亮啊,可以帮我摘一朵吗?”她望着他们身边的天堂花说,神情可爱极了。
“当然。”林翔顺手摘下一朵递给小姑娘,可是她说:“放到我的花篮里吧,您瞧,因为我没有手啊。”
她把光秃秃的胳膊伸到两人面前。
诗语顿时尖叫起来。小姑娘的双手就好像被人齐腕砍下了似的,伤口没有收口,光洁如玉的双臂前端,血红的两个断面上,血管、脂肪、肌肉和白骨齐崭崭的裸露着。
两人吓得转身就跑,背后传来小姑娘沮丧的叹息。
“她的童话比我想象的还要变态。”林翔气喘吁吁的说。
“不……这不是她发明的,真有这么个故事,我从前在书里读到过。”诗语惊魂未定,“在从前,童话并不是为了逗孩子高兴,而是用来恐吓小孩子的……”
“所以才这么残酷恐怖?”
诗语颤栗着点点头,“在这个世界里,假如死掉的话会怎么样?”
远远传来了奇怪的沉闷声音,不像风暴,也不像雷声。
“……走吧。”林翔说。他感觉就像置身于一个诡异的主题公园里,却又找不到出口。


方小雪,林翔记起了那个不起眼的女生。她是班上每个人鄙视、捉弄和欺负的对象。她也从来不参加大家的活动。即使她来了,也没有人同她说话,没有人对她微笑,没有人和她跳舞。
林翔想起去年的新年舞会,她一个人默默的坐在角落,望着双双对对起舞的人们。那也许是她唯一一次参加舞会。但是,没有王子来爱上灰姑娘。
灰姑娘。
平凡,木讷,受人欺凌,内心却同样憧憬着王子的垂青。
“灰姑娘和王子结婚以后发生了什么?”
“鸟儿把她姐姐的眼睛啄了出来……啊,可别来这套。”
他们明白那是什么声音了。
“拜托,这可不是希区柯克的电影……”
天边出现了黑压压的一大片乌云,伴随着叽叽喳喳的声音向这边接近。
出乎他们意料的是,那竟然是大群的麻雀。
它们像一群战斗机一样朝他俩俯冲下来。它们不是凶恶的肉食性猛禽,可是比猛禽更加麻烦。它们从各个方向进攻,他张开双手挥打着,觉得消灭了几十只,可是它们的数量丝毫没有减少。
他脱下夹克,遮着诗语的头,可是起不了多大作用。他们浑身上下都被狠狠的啄了无数下,他不得不一手护住头一手拉着诗语,奋力想冲出一条路来。混乱中他们的手松开了,他看到诗语被淹没在灰褐色的鸟群中。他无助的想抓住她,但是被越来越多的麻雀分得更远。
翅膀的拍击声,漫天飞舞的羽毛,尖锐刺耳的鸣叫……
那些是他最后记得的东西。

不知过了多久,林翔慢慢抬起头来,发现自己趴在地下,半埋在堆积的死麻雀里。他艰难的站起来,拼命抑制着恶心,从那些柔软的鸟尸上踏过去,走到干净的地方。
麻雀,世上最平凡的鸟。也是传说中被称为“灵魂摆渡者”的鸟。
林翔感觉一股寒意从心底涌上来,渐渐扩大。
“诗语!你在哪儿?”
回答他的只有回声。



“这里是什么地方?”
诗语打量着四周。豪华的四柱大床,洁白柔软的羽毛枕头,黑天鹅绒的毯子,厚厚的石墙,高高的窗户,墙上挂着稀奇古怪的装饰,壁炉架上摆满了瓶瓶罐罐,空气中有着微微的松香味,壁炉里噼噼啪啪生着熊熊的火——这一切就好像电影里的场景。
“你醒了?”
一个冷冷的声音从她背后传来,把她吓了一大跳。她回过头,以为至少会看到可怕的蓝胡子或是邪恶的魔法师——然而不是。说话的是墙上挂着的一幅画,画的是一个美丽高贵的少女。她在桌上找到了蜡烛台,把它点亮,端着它来到画像前,只见少女的眼睛正目不转睛的盯着她。
“你是什么人?”诗语问。
“这话应该我问你。”对方回答,声音很古怪,仿佛是被人扼着喉头发出来的嘶哑音色,大概是经过了伪装。“你现在在我的城堡里,一切要听我的命令。”
“你神经啊你!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对方怔了一怔,似乎没料到她的态度竟然如此粗鲁,一时竟然不知所措。
这就对了,诗语心想。童话里的人物比想象的还要单纯。只要不按牌理出牌就行了。
“让我见这里的主人。”她对着画像喊道。“就算是野兽,起码也该亲自出来和美女见面。”
那个声音沉默了。片刻,房门开了,一个足有三米多高的巨人蹒跚的走了进来,全身裹在紫色的披风里,硕大的头颅上一对大眼睛放着青色的幽光。
“我就是这里的主人。”
“这是什么……哇哈哈哈哈哈。”诗语不由得大笑起来。“天哪,你是刚刚从万圣节舞会出来吧?”
“……你说什么?”
“哈哈哈,”她一边笑一边走上前去,“是磷,对吧?你的披风下摆沾到了哦……”
“…………不许靠近我!”巨人伸出庞大的手掌,向诗语挥来,诗语轻轻松松的闪身避过。
“真是迟钝哪,大块头。”她转身从壁炉抽出一块还在燃烧的木柴。
巨人本能的往后闪躲,她用力一掷,木柴击中了巨人的头部。只听哗啦一声,他的大脑袋整个掉了下来,摔碎在地上。
“……还真的是万圣节啊……”诗语的目光几乎可以用“同情”来形容了。她一把抓住紫披风,刷的掀开,“下次不要用南瓜做脑袋了,记住了吗?”
披风下面,一个瘦弱的男孩手中还握着操纵杆,像做错了事的孩子一样害怕又委屈的望着她。
“你就是城堡的主人?”
他点了点头。他只是一个发育不良的瘦弱少年,看起来顶多十一二岁。
“这又是什么把戏,奥兹国吗?”她抓住他的领子,大声叫喊,“林翔在哪里?方小雪在哪里?”
“我不认识你说的人……”少年咳嗽着,“不久之前,有一个女人来找我,要我见到你之后设法把你交给她。”
“你就乖乖地答应了?”
少年说:“她说她创造了我。她说她可以把我变强壮。”诗语不由得叹了口气。
“那个女人有一种神奇的墨水,只要洒上一点,就能够做到任何想做的事。”少年继续说,“她甚至可以把外面的东西带到这个世界上。我看见她从一个白白的窗口里把一整套厚厚的书弄进来。”
林翔和我大概也是这么被拖进来的,诗语想。她对男孩说:“带我去找她!”
“没有用的,你不能对抗神……”
“那家伙才不是神呢!”
即使在这里作者就是神,她本质上还是和你我一样的人。她总会有一定的局限,我们总会有办法离开这个童话世界,一定会的……



我是谁?
在这个畸形的故事里,我被指派了什么角色?
拯救公主的骑士,炼制魔药的邪恶巫师,还是街头的贩夫走卒?
林翔茫然的往前走。他不知道要到哪里去,不知道诗语怎样了,不知道还会发生什么事情。

前面出现了一队人马。
林翔本能的让到路边,可是他们见到他,竟然停了下来。为首的将军跳下马来,跪在他面前。
“陛下!”
“什么?”
林翔这才惊讶的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了君王的华服,嵌着金丝银线和宝石,绣着王家的纹章。
这是小雪为我准备的角色?国王?
“陛下,您还是先回城堡安歇,前方就交给我们吧。”
前方?他们在说什么?
“我们一定会救出王后陛下。”将军说,“就算他们的王后是死而复生的女巫,又有矮人的帮忙……”

天哪,这不会是白雪公主的故事吧……
白雪公主当上王后之后,让她的继母穿上烧红的铁鞋跳舞到死。
假如在这个故事里我是国王,那么坏心眼的王后,就是……诗语?
而白雪公主就是她,小雪。
林翔恍然大悟。
她绝不愿错过这样的凄美剧情与复仇场面。所以她把自己代入到了故事中,扮演着受害者的角色。
不,她已经摇身一变成为施虐者了,他纠正自己。
然而,当她化身成为人物,她便不再是作者了。
从她沉浸在想象中到她再度提起笔之前还有多长时间?半小时,五分钟,还是仅仅片刻?
这是最后的机会。
“朕要亲征。”他说。


方小雪以为公主和王子幸福的在一起,一切就会圆满结束。这是她的失算。
她是只会沉迷在童话世界中的人,完全不懂得什么叫做战争。
当林翔率军势如破竹的冲进对方的城堡,他看到小雪穿着白色的丝制长袍,茫然的站在窗前。
“小雪!一切都结束了!你睁眼看看现实吧!”
“不,不可能的……”小雪的眼睛空洞的望着远处的战火,她的士兵,她的丈夫,她的国土。她听不见,也看不见。林翔的部下把她擒住带到他面前时,她依旧处在一种失神的状态中。
“诗语在哪里?”林翔迫不及待的大声质问。
“林翔!”
从他身后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诗语!”他回过头,诗语穿着王后的长裙,手中却握着一把看来十分沉重的宝剑。
“小雪,回到现实吧!”她举起宝剑。“你应该有办法让我们回去的!”
“不~~~~”小雪见到她,猛然叫道。她不知道哪里来的气力,竟然挣脱士兵,转头冲进城堡。刹那间,大门关闭了,城堡渐渐变成白色,仿佛是用雪雕琢出的一般。

“茧。”诗语喃喃的说。

白雪城堡慢慢的浮了起来,渐渐离开地面,向上腾空飞去。
“我们得追上去。”
“怎么追?别告诉我这种地方会有直升机。”
“不,比那更好。”林翔打开了马厩。“她真的准备了不少好东西呢。”
他牵出一匹雪白的马,出了马厩,它轻松的舒展着翅膀,发出欢快的嘶鸣。


这一切多么像一场梦啊。
骑上了飞马,他们才感觉到真正的飞行滋味。那是乘坐飞机所无法体会的。那是劈面而来的强风,是令人几乎无法呼吸的速度的快感,是翅膀,是自由。
“把剑给我。”林翔说,“我们接近城堡的时候,我把门砍开,你冲进去把小雪揪出来,逼她带我们回去。”
“好的,可是……等一等。”诗语不禁说。
“怎么了?”
“多美啊!”诗语叫道,陶醉的望着下面的大地。“你不觉得,这其实是个很美的世界吗?我们难道要毁掉这样一个美丽的地方?”
林翔摇了摇头。
“这不是现实。”
“……”她望着他,似乎有些不情愿,但是她终于抬起了头。“我明白。”

当第一剑劈下的时候,白雪的城堡就开始片片碎裂,化成雪花散落下来。
诗语飞跑着在各个房间寻找,哪里都没有小雪的影子。
“我找不到她。”
“不管她,”林翔叫道,“我想我见到出口了。”
随着雪花飘落,空中渐渐露出一个发着光的小窗。

“你不过来吗?”他喊道。
“我只是……想再看这里一眼。”诗语说,跟着林翔穿过了那扇小窗。



“真没想到你们会来……”憔悴的妇人说,“我以为小雪没有朋友呢。真是多谢你们。”
她接过诗语手中的花,插在床头柜的花瓶里。
“她怎么样?我是说,她的……情况。”林翔说。
妇人露出了痛苦的表情。“完全没有一点动静……已经两个星期了……”
“她会醒过来的。”诗语安慰着那个悲伤的母亲,心里十分难过,知道小雪多半是留在她自己的世界了。
“走吧。”林翔低声在她耳边说。他们退出了病房。
“你说她真的会苏醒吗?”出了医院,诗语望着那被高楼分割出的天际线,说道。
“我不知道。”
林翔搂紧诗语,走向属于他们的世界,那钢铁天空下的水泥森林。


(完)

★版权声明★ 本网站的图片、文本版权属于作品版权人所有,排版样式由学院拥有,请在转载前征求原作者的同意!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