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桑学院2003年度F1征文
|   学院首页  |   征文首页   |  征文资料  |   选手积分速查  |
[场外绕圈]芙蕖
作者:herman

那一年夏天,阿青还很小。
太热了,知了叫个不停。
阿青是和家人一起到祖屋来的,大人们说是在里间喝茶,不过也许是喝酒,因为他听到有人说:“醉了,醉了。”
表姐红丫拿了竹杆,准备粘知了,却找不到面筋。央着人找了面筋,又发现杆子太重,拿不动。
红丫让阿青掌着竹杆,推着他说:“你是男孩子,力气大。”
阿青只好拿起竹杆,在树阴里看不清楚,渐渐退到太阳下面。
竹杆太重了,不一会阿青就觉得浑身发软,头再也抬不起来。他听到有人慌慌张张的说:“这么热,怎么会跑到太阳下面来,到底是小孩子。”红丫在一旁哭。
听人说他是昏了过去,不过阿青自己觉得像是睡了一觉。
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半黑了。还是热,知了的声音显得更加嘈杂。屋子里只有他一个人,大家都不知去了哪里。
出了门也看不到其他人,阿青一个人在园子里乱逛,忽然看到一方很小的荷花池,一走近就感觉到丝丝凉气。
阿青靠着假山坐下,过一会脑子又开始迷迷糊糊。每到这个季节都是这样。
就在他以为自己又要睡着的时候,听到小小的声音。
“笨蛋,笨蛋,笨蛋!”
他偷偷把眼睛打开一条缝,看见一片荷叶上站着只有两个小人,一红一绿,都只有一寸来高。
穿红衣的是个女孩子,正在气得跳脚。绿衣小男孩轻轻说:“再来一次好了。”
两个人在另一片荷叶上不停地跳来跳去,叶子中的水珠滚来滚去,看起来是很有意思的游戏。
没多久绿衣的人被叶上的经络绊了一下,一头撞到水珠中。
有人在旁边笑,阿青这才看到最高的莲花上坐着一个胖胖的白衣小人,边上还有个爬来爬去的,个子更小的穿着嫩黄衣服的婴儿。
红衣的女孩气得又跳起来叫“笨蛋”。没想到水珠包着人撞过来,把她也裹在一起,往池子里滚过去。
阿青飞快地伸出手,接住了那滴水。
水花溅开,两个小人在他的手心里大声咳嗽。
阿青想,红丫最喜欢小东西,把这个送给她一定会让她开心,比知了还要好。
他握起拳头,听到闷闷地挣扎声,不一会儿女孩子头发零乱地从他的手指缝里钻出来,恶狠狠地说:“你是谁?要做什么?”
“要把你们送给红丫做礼物。”阿青老实交待。
“呸,呸,什么红丫,名字难听死了。”小女孩子昂着头,高傲地说:“真是没气质,女孩子的名字就应该像我一样,叫芙蕖……”
她的话被手心里的一阵哭声打断。
芙蕖对着阿青的手指又踢又咬,“放开,放开!”
阿青放开拳头,看到绿衣服的人哭得眼泪汪汪。“芙蕖,他要抓我们。”
芙蕖摆出一脸“真拿你没办法”的模样,问阿青:“你一定要抓走我们吗?为什么呢?”
“因为我没粘到知了,没有送给红丫的礼物。”
“不要抓我们好不好,我给你这个。”芙蕖拿出两片小小的莲花花瓣,“这是今天晚上莲花狂欢节演出的门票,你可以带红丫来看。”
阿青抓了抓自己的头,好象觉得这个主意也不错,就同意了。
他回到祖屋时,发现大家都躲在地窖乘凉。再三保证外面已经不太热后,红丫才和他一起出来。
顺着阿青留下的印迹,两个人很快找到荷花池,看到莲花做的舞台,还有很多红红绿绿的小人跳来跳去。
“真没劲。”红丫打了个哈欠,口张得老大。一阵风吹得莲花池中的叶子都翻转过来,花台一下子倒下去。小人们手忙脚乱的抢救他们的狂欢节。
“下回不要叫我来看这么没意思的东西。不如在家补眠。”
两条小蛇在缓缓地爬向山坡上的山洞,红色的那条略大些,开始教训青色的小蛇。
“怎么会把他们请来。”花妖们嘀嘀咕咕。
只有芙蕖扶着头对身边呆头呆脑的绿衣小人说:“还好,幸好他们不吃素。”

★版权声明★ 本网站的图片、文本版权属于作品版权人所有,排版样式由学院拥有,请在转载前征求原作者的同意!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