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桑学院2003年度F1征文
|   学院首页  |   征文首页   |  征文资料  |   选手积分速查  |
青玉
作者:lu

我们的主角,是一位乖巧的小学三年生,姑且叫他小明好了。

这天,小明放学回家,听爸爸道:“小明,照片洗好了,在你书桌上。”
“哦。”小明点点头,放了书包去看。
这是小明课外活动参加的摄影课作业,请同学们拍些静物。小明家住某老干局大院里,楼下就有个小花园,所以就近拍了些花儿。

其实也不是给人赏玩的园子,不过是种植装饰大院的花卉的小小基地。
但那小花园可有趣。一层层花架,绣球、玫瑰、月季、迎春,不知道名字的开花植物。一棵老杨桃,春天开细细碎碎的小花,还会有肥胖的青绿条纹的野柞蚕。壮年的一株番石榴,叶间有独特的芳香。旁边矮墙斑驳,爬满长青藤和炮仗花。特别的,是在这个干燥的城市,园丁竟然用了三只大水缸种了几支芙蓉,夏天里娇柔的粉红、轻巧的素白、莲心里一汪嫩黄,风情万种。
现下正是夏日炎炎,芙蓉婷立,老杨桃树枝叶间,好多五棱的小果子眨眼睛。炮仗花一串串挂在藤上,绣球一簇蓝紫。

“咦?爸爸,看这个是什么?”小明挑出一张照片。
那是一张绣球花。正好背景是一缸芙蓉,旁边一位女孩子微弯着腰,俯视一支芙蓉花蕾。女孩子是住小明家对面的蕊铃姐姐。
问题就是,蕊铃背后有一片模糊的地方,似乎有什么东西把后面的景致都遮住了。
“……?是洗坏了吧?”爸爸看了看,不甚在意。
“是吗,好奇怪……那我交这张好了。”最后小明挑的,是一张在透着细碎阳光的枝叶间探头的小杨桃。

其实那片模糊的形状,真的很像翅膀。透明的,脉络清晰的,像蝉背上那种。
会是真的吗?
小明睡前还在想。

第二天是周末,小明一早跑到小花园看那支快开放的芙蓉——因为,那是他最喜欢的花。但是那支芙蓉已经含苞太久,一直不开,他都担心起来了。
可巧看到蕊铃,就在那支花苞旁。
——奇怪的蕊铃。小明似乎看到一双尖尖的耳朵,比平时要长些?

“……蕊铃姐?”有点迟疑地叫。仿佛看到她肩膀一颤。
“啊,小明,早啊。”回过头的蕊铃,脸上是一贯温和的微笑,“小明也来看花吗?”
“嗯,来看它。”小明指了指那花蕾,却忍不住仔细看看蕊铃的耳朵。现在看来和别人一样,没有半点特别。
“怎么,我脸上有什么吗?”蕊铃笑眯眯地问。
“……嗯,蕊铃姐……你说这世界上有妖精,精灵吗?”未断奶的小狗般清澈无邪的眼睛看过去。
“啊、怎么可能呢!”顿了顿,蕊铃哈哈笑起来,“这里是人间界呢!哈哈哈~你相信这种东西呀,真是可爱呢!”只是那笑声实在不是很顺畅。
“这里?就是说……别的世界有吗?”偏偏头,小明接着问。还是那纯洁到不行的眼神。
“啊?啊,就是、就是童话世界有嘛,哈哈哈,当然啰~”似乎想咬掉自己舌头的蕊铃退了一步,“哦,小明我还有事先走了!”
不知道为什么背影看来有落荒而逃的味道。

回头小明也没有在意这件事,仍然常常去看那支含苞的芙蓉。但它每天几乎没有改变,只是花瓣始终是淡淡的青色,一点不像其他长到这么大的花蕾,从尖端泛出渲染般的红,一层层染满外层花瓣,慢慢绽放。它只是静静地,日渐胀大,而且竟然开始变得有点透明。
大概园丁也很好奇吧,一直也没有处理它。
如此,它就在这温热的天气里,按自己的方式逐渐成长。


七天后的夜里。
“心慌得厉害!!”小明在凌晨2点自床上翻身而起,心口砰砰跳。窗外有强光闪亮,照亮小明的侧面。侧头一看,竟然是类似球形闪电一样的闪光!!
“那方向……花园!!”
小明套上鞋,捞过钥匙挂上脖子,想也没想就偷偷溜出了家门,下楼直奔小花园。

花园里,两个穿着奇怪的女孩子正在那三缸芙蓉旁争吵。
小明小心地从外层的花架后绕过一层放得高高的吊兰,慢慢向那里靠近——
这回没有看错,两个人都是尖尖的耳朵,甚至,背后各有两双透明薄翼,脉络清晰,状似不等边的菱形,有两条边特别长……其中一个,除了头发是原来的两倍,额上有个奇怪的符号外,和蕊铃一模一样。
小明尽量冷静没有叫出来。
“哈哈哈!!蕊,沦落到这里来种花,真丢脸!!”另外一个女孩子,曲卷的蜜色头发,长相明艳,额上有和蕊铃相反的符号,右边耳朵上还有两只圆圆的金耳扣。看来真是很高兴地在嘲笑蕊铃。
蕊铃咬紧牙没有作声,那样像射出飞刀一样的眼神是小明从来没有见过的。
“如果我把这朵青玉毁了,你就准备在人间界呆到老吧!哈哈哈哈!”卷发的女孩子抬起的右手掌中,忽地浮出澄红的火焰,半边头发映成金红色。只是一瞬间,那团火焰已罩到青色花蕾上方!
“休想!”蕊铃手一挥把火焰扇上半空,双手一张闪出两枚月牙刃,皎洁锋锐,无声息间一线刀锋划出!“蜜儿你再搅局我不客气了!!”
月牙四下里闪现。
“哼,怕你不成!!”叫蜜儿的扬翼飞了起来,手中火焰有如金蛇狂舞,条条缠向那青蕾。
蕊铃向上迎击,两人在四、五米空中缠斗不停,小明缩在青蕾生长的大水缸后看得目瞪口呆,身边不时划过刀锋窜过火舌,也不晓得要害怕。

忽然一团火焰和两枚月牙刃撞个正着,“忽!”一声散开冲向四周。其中一束残火正向小明方向冲来!!小明什么也来不及想就扑在那花蕾上,头埋在手臂下。顿时左边头顶、左耳、左肩一片火辣灼痛。
“啊!!”好痛……耳边传来分贝高过他很多的尖叫:“啊——!!糟了!!”
好整齐的两声。
“哎哟……”现在才知道害怕。万一……但是,看看那花蕾,就算没有直接灼到,还是因为高热变得发黄,不复原先温润水灵的青色。好可惜哦……小明完全不记得身处什么状况,小心地碰了碰那花蕾,指尖的触感略有干涩。

“小明……!”蕊铃的声音。
“你白痴啊,他看不到也听不到我们!”回头正好看到蜜儿拉着蕊铃的的手臂说道。
既然回头,当然不能再假装看不到。
“蕊铃姐?真是你?”
“咦?!”把那两个人吓了好大一跳。“你看得到我们?!”蜜儿几乎跳起来。
“嗯?当然可以啊。”
“他一定是主人说的那种波长特别的人类!!”蜜儿的手指掐到蕊铃的皮肤中了。可是看来蕊铃完全没有注意。
“先别管那个了~~呜呜~~你看那朵青玉……如果它完了,我们也完了……”开始哭。小明哑然看这平时一脸温和笑容,浑身波澜不惊味道的姐姐哭得梨花带雨。而且同时蜜儿尖叫一声“啊——!!怎么办啊——!!”也哭得一塌糊涂,身上的娇纵不知道跑到哪里。
所以现在画面变成这样:凌晨2、3点,黯淡星空,夜深人静的机关大院某住宅楼下,一个小花园,重重花架掩映中,三个水缸边,两个长着透明翅膀的生物打了一架后双双蹲在一起对着一支芙蓉花蕾哭得乱七八糟,哭声意外的频率相当接近。
小明手足无措,有点头晕,只觉伤口更痛了。
“请、请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吸吸鼻子,蕊铃勉强抬头,脸上还满是泪痕,“这说起来就长了——”
“不就是那天你的错!”马上被蜜儿打断。“那天明明……”
七嘴八舌半叙述半吵架,还是小孩子的低水平吵架……小明按着太阳穴自动忽略没有实际意义的对话,抓到重点:
蕊铃和蜜儿平日负责为主人照顾花园。她们的主人,非常喜爱青玉(看样子就是这青色花蕾,名字叫做“青玉”)。今年主人要到新建的夏日别筑避暑,然而那里还没有青玉。于是这两人奉命带着青玉的花元(大概类似种子之类)提前到别筑培植,可是……看也知道,这两人一路拌嘴忘了正事,出了意外。

当时情况,我们还原一下:
蕊:“真不敢相信是你这家伙跟我来!”
蜜:“我才害怕和你一起!时不时出点状况,拖我下水!”
(忽略15分钟此类废话。)
一把花肥甩到蜜儿脸上。
“抱歉,手滑了一下。”毫无愧疚。
“——!!(青筋)”
一把“小”锄头砸到蕊铃鼻子上。整个鼻子感觉剧痛。理智之弦噌一声断了。
暴怒的蕊把手中的东西砸过去。
“我闪!”蜜儿得意地笑,忽然脸色大变!“你把什么丢出去了??!!”
“呃?!是、是、是花元!!!!”悔之晚矣。
“啊啊啊啊啊啊啊~~~~!!”两人坠入深渊……

“后来我们追查到,青玉花元落入人间界,就是在这缸芙蓉里!”蜜儿接着解释。
“因为花元很脆弱,不能直接暴露在人间界污浊的空气里,所以隐入芙蓉本体,等到它开花结出一粒有金色光泽的莲子,就可以带着回去了。所以我就被罚下人间界照顾花元寄主…… ”蕊铃擦擦眼泪,“问题就是,孕育花元是很花时间的事,人间界的普通芙蓉,要七七四十九天才行……我已经在这里等了四十三天……呜呜…………”又哭了。
还不忘记吵架:“都怪蜜儿!!你到底来做什么的?!”
“我,我……人家只是带青玉专用花肥给你,呜呜呜~很久没见了,人家想和你玩一下嘛……”越来越小声,耳朵都耷拉下来,最后就是两个声音在抽泣,背景一片黑暗,乌云罩顶。
小明满脸黑线看着这两只,嘴角抽搐,觉得脑袋里乱成一团。

“不是还没有枯萎吗?别哭了你们两个。”一个冷静的声音。有人从不知道什么地方出现,一样的尖耳朵和透明翅膀,黑色直发披下来,衬得他的清俊面容沉静安定。
“蓝芽!!”那两只喜出望外,也不哭了。
小明注意到他的额头也有那种符号,不过是左侧倒的。
“你怎么也来了?”蕊铃问。
蓝芽摇摇头,“唉,我想想,由蜜儿送花肥一定会出事,所以就马上赶过来,结果还是迟一步……”
“所以我也来啦。”话音未落,又一个女孩子出现了。短发,在鬓角蓄了一绺长发,表情冷漠,声音冰冷。看来也是蕊铃家的无疑,额头上是和蓝芽相反的印记,右侧倒。
“红萼!!”全部人视线集中。
红萼一言不发飘到蜜儿面前,拉起她双手,红色的光环绕上蜜儿手腕,像付手铐。蜜儿的翅膀马上忽一声不见了。看蜜儿哭丧着脸,加一句:“主人已经知道了,要我把你拎回去。”一点安慰效果也没有。
回头对着蓝芽:“主人叫你帮蕊铃收尾。”
然后牵着蜜儿的手,立时消失。
整个过程都没有别人说话,小明有点惊讶。看来红萼很厉害。

“小明?”蓝芽蹲在小明面前,温和地笑。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呢?”怪了。
“因为蜜儿她常常溜下来看蕊铃,所以我听她说起。”
“什么!才不要她来!”蕊铃叫起来。蓝芽无奈地笑,完全忽略蕊铃的叫嚣,眼睛一直看着小明:“她们算好朋友哦。(“才不是!!”)小明你半夜这样出来,很危险的,快回家吧。这株青玉会没事的,别担心。”说罢拍拍小明肩膀,小明觉得好困。


次日是星期天。小明醒来觉得做了好长好真的梦。
仿佛肩膀的伤还在痛,虽然那里明明什么事也没有。洗漱的时候,看镜子中的自己,不管是耳朵还是头发,都没有什么烧灼的痕迹。
跑到花园看青玉,和前一天没有什么区别,一样温润柔和的青色,尖端隐隐透明。蕊铃早在那里,笑着和小明招呼:“小明,早呀~”那个笑容也没有不同,和往日一样温和。更没有什么尖耳朵、印记、翅膀。
“好特别的芙蓉吧,看样子快开了啊。”笑得像朵花,那种小小的雪花莲。怎么想得出她孩子般争吵,哭得脸都花掉的样子……
“是啊。”

回家坐在书桌前,小明拿出那张绣球花的照片,不禁要想,“莫非真是我做梦吗?”
“叮咚叮咚~”门铃。
父母外出购物,但是妈妈有不带钥匙的习惯。大概是他们回来了吧。这样想的小明,开门吓了一跳。
“你不是……!”
“小明~你好!我是蕊的表姐(“表妹!!”有人叫道。)蜜儿~!!”站在那里的赫然是蜜儿。当然并没有穿着那种奇怪的、方便翅膀伸出来的衣服,娃娃装,牛仔裤,一样神采飞扬。“我到蕊家过暑假,往后的日子请多关照哦!啊对了,这送你,是最好的荔枝蜜哦!”将一罐色泽金棕的东西递给小明,末了还冲他眨眨眼睛。
蕊铃脸色发青站在她后面。
小明看着这画面笑出声来。

这个暑假可能很热闹吧。(?)
小明站在阳台看着楼下花园,那两个人又在拌嘴。
“还不都是你!”
“谁叫你挡不好!咧~”吐舌头。
“你还敢说!现在多呆一个月是谁害的啊!”
“本来就是~!”

嗯,这个世界还是有很多有趣的生物的。请好好珍惜呀。

END
(注释:青玉,杜撰花名,水生,状若芙蓉,花瓣微厚,半透明,色如温润美玉,以此为名。)

***
故事是说完了,后面一段,说故事的人自己知道就好。这个完全因为某人不吐不快。

附录:青玉的背后

就在小明家门铃响起的同时,在蕊铃主人家的主宅,花园中古老榕树的浓荫下,精工雕琢的亭子中,蓝芽正把一杯饮料递出。
“主人,您的冰镇薄荷茶。”
“谢谢。”喝一口,满意地靠到椅子上,“啊~多么清凉宁静的夏日~”
“主人,蕊和蜜儿……这样会不会太过分?”
“不会。”非常干脆。“那两个,一天到晚为了些琐碎小事争吵不休,烦~死~了呀!如果是真的吵架也可以勉强忍受,可以当作性情所至无法控制,分开工作就行了。偏偏那两只欢喜冤家是以、此、为、乐!简直是蔑视我这个主人的存在!不给点颜色这么行?”
正气凛然,晓以大义。只是眼睛里透出的意思满不是这么回事。
“讲这么好听,其实就是自己想玩……”这话蓝芽也只是自己想想,绝对不能在这种时候给自己添乱。
“所以呀,我才叫她们培植青玉~早知道那两只会闹起来!哈哈哈!那两个傻小孩还真以为花元只有一粒~呵呵呵呵~现在我可以多清净几日!”笑容满面。
蓝芽挂了一滴汗,无言以对。
“话说回来,别筑的青玉怎么样了?”
“红萼正在照料,预计五天之后就会盛开。”
“红萼办事,我就放心~”轻笑着品味清凉芳香的薄荷茶,“呀,好喝~ 五天后我就到别筑避暑,让蕊和蜜儿在人间界玩她们的冤家游戏。呵呵呵呵~两全其美……”

今天,主宅也飘荡着轻快的笑声。

★版权声明★ 本网站的图片、文本版权属于作品版权人所有,排版样式由学院拥有,请在转载前征求原作者的同意!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