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桑学院2003年度F1征文
|   学院首页  |   征文首页   |  征文资料  |   选手积分速查  |
玫瑰
作者:SR

首先,我一定要提醒你,这并不是一个喜剧结局的童话,你非要看,我也没办法。

由祭司大人讲述
很久很久以前——童话不都是这样开头的嘛——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只名叫玫瑰的小狐狸,之所以叫玫瑰呢,因为它是一只十分罕见的火狐,那身漂亮的皮毛在阳光照耀下闪闪发亮,如同一团鲜艳的红玫瑰花——不过没人敢打那身皮毛的主意,因为它不是普通山林里的狐狸,不象他那以狡猾出名的远方亲戚,它是一位高贵的公主的狐狸。公主的名字长而绕嘴,长得十分美貌,有着牛奶般细腻白皙的肌肤,颜色象天空、闪亮如繁星一样的双眸,纤巧挺立的鼻子,以及红艳娇嫩的嘴唇。阳光见到她都要温柔的绕过,生怕灼伤了她,星月见到她都要羞涩的藏进云层,即使宫廷温室中最娇艳的花儿,对着她也要悄悄低下头。
公主十分宠爱这只狐狸,并非仅仅因为它是她的宠物,它更是她的朋友,是她倾诉的对象,并且听取它的意见——是的,它当然不是一只普通的动物,它是通晓人类语言的狐狸。这个秘密除了公主和我本人知道以外,其他的人并不清楚,包括国王陛下——公主的父亲。那么是谁教会了狐狸懂得人类的语言呢?我不得不自豪地说:是我家可爱的老猫!玫瑰——我是说狐狸和公主到我家欣赏我的竖琴演奏时,总会缠着我家老猫。老猫起初不胜其绕,后来也慢慢习惯了——天知道狐狸和猫是怎样沟通的——反正后来,老猫开始教育狐狸——期中原因和过程我并不十分清楚,那一段日记是用猫们特有的文字而不是它常用的人类语言写成的。总之呢,狐狸是种聪明的动物,它终于可以完全听懂也可以用听起来怪怪的语调开口了,怎么能奢求完美呢,毕竟它长着狐狸的舌头,且是跟只猫学语言,没准它听到人类学狐狸叫的时候也在暗中偷笑呢!
宫廷的生活是安逸闲散的,他们每天腻在一起,在花园里散步,在草丛里嬉戏,在树荫下看书,在卧室里聊天。从狐狸记事起,公主就在那儿了,她照顾它,保护它,陪它玩,让它快乐自己也快乐。某天,公主发觉小狐狸居然在卧室的摇篮中嘟嘟囔囊的讲梦话,那音调并非狐狸的低语,更象是人类的语言!
“哦,小玫瑰,你吓着我了。”公主低下头悄悄抚摸了一下蜷成团大睡特睡的狐狸,狐狸翻了一个身,换个更舒服的姿势继续午睡。公主则坐在凳子上做那些女孩子必须要学会的活儿,不一会儿就把这件事忘了——我知道要是你肯定不会忘的,但她是一位公主,不可能记得所有的事情。
直到几年以后,公主才对面前磕磕绊绊说着人话的玫瑰——我是说那只狐狸——大吃一惊,嘴巴差点合不上——如果真是这样,她就不再是美丽的公主了!然后,她慢慢微笑起来,一把抱起地上的小狐狸,用她的唇吻小狐狸的耳朵:“你真是太可爱了,亲爱的玫瑰,你是我的奇迹!”
“公阻殿下,偶愿一为您效老。”玫瑰——我是说那只狐狸——大舌头地说着从我家公猫那里学来的漂亮话儿。公主可不在乎它到底要说什么,她十分兴奋,终于可以不必喃喃自语,她感觉有了同伴——可怜的公主!我没有提起过她的母亲在她四岁时死去而她的父亲怕她遭后母嫉妒而迟迟没有再娶么?——这是有前车之鉴的。而父亲或者女仆并不是好的倾诉对象,国王陛下没有那么多时间来陪伴女儿,而仆人们总是把她当成高贵的女主人,在她面前诚惶诚恐。
“我真是爱死你了,可爱的小玫瑰!”公主高兴得搂紧小狐狸,在它额头上拼命吻着。


一天——我不是故意要说这个词的,可是我真的不记得那确切的一天了,总之,我家的猫告诉我,公主可能离家出走了。
“为什么?!”我惊讶地张大嘴巴,这在我家老猫眼里是十分失礼和傻乎乎的行为。它不屑地瞪我一眼,转头去欣赏窗外花上两只漂亮的大蝴蝶。在我几乎以为它其实是在睁眼做白日梦而打算悄悄离开时,它才回过头来,舔舔爪子,漫不经心地回答道:“你难道看不出来?玫瑰爱上公主了……”
我几乎跳起来,难道小狐狸把公主拐走了?
“你在胡思乱想什么呀,白痴!”它不耐烦地打断我的思路,“公主不知道听了什么无聊的鬼话,认为自己应该自由选择婚姻,所以她决定穿越边境的魔法森林,去找她的理想丈夫。而小狐狸么,我猜它不会让公主一个人去冒险——毕竟它是真的爱着她,一见钟情——幸好我及时赶制出一幅地图,否则,哼哼……”
“可是,”我挠挠头发——在我想不到什么时就会这样,“你为什么要告诉我?”
“你不是宫廷祭司么?”
哦,对了,这是三年前作为我在国王的床底下找到玉玺的奖励。可是那一次完全是偶然的啊。
“我是让你收拾东西,准备走路——当然,如果你想今后都住在牢房里也行。”反正象你这样的人类多着呢,找个主人还是很容易的,它得意地挑着长长的眉,
嗯,是啊是啊,我只好为了两只动物的友情做出牺牲了。
由玫瑰大人继续讲述
我现在相信了,这座森林在某种程度上真的有魔法保护。在这方面我要感谢我的老师。
是的,它是一只上了年岁的猫,天晓得它的名字,据它本人说,它至少有过一百个主人,但是没有一个主人给它取过重复的名字,这么说它至少有一百个名字了?我才不管它曾经有过埃及艳后或者征服者威廉还是其他什么显耀的主人。最重要的,当我告诉它我爱我的主人时,它没有笑话我!还给了我一份地图。
它摇着脑袋告诉我,这是非常重要的东西,我必须带上它穿越魔法森林,因为国王正在给他美丽的女儿找一位可以依靠的丈夫,人选显然不包括我。
我从来没走过这么远的路。因为还没等我把计划告诉公主——你总要找个合适的理由吧——公主已经发现了那份地图,她以为是她在秘密地宫里发掘的,可那是我不小心丢的!不过,反正也没什么大不了,坏的开始不一定就有坏的结果。现在我们不正沿着林间密径向前么!
山林的空气清新干净,我和公主都不由地深深呼吸。混合着青草和树木的芬芳,无论是皇宫后花园还是其他的任何地方都没有这里美好。路边有高大的灌木伸向纯蓝的天空,有无数不知名的小野花一丛丛一簇簇地绽放。它们不比皇宫中任何一朵娇嫩的玫瑰差。我高兴的跑过去打滚公主则在我身后微笑。她的笑声如同远处小溪的流水一般轻灵动人。我几乎看呆了。
“公主,这边。”我打开地图仔细研究后决定,走右面的路,因为左边是条极其危险的,它通往巨龙城堡。
一路上不缺食物,大自然对我们这两个偷逃者仁慈宽容,而地图上也十分详细的标明了什么地方有浆果,什么地方有溪流。详细到让我几乎要怀疑,也许这林子就是老师自己造出来的!
很快,夜幕降临。我们万分幸运地找到一个干燥的大山洞——当然,地图上也有标明,只是我以为还要再走一天才能到。
我怕石头太硬,找到一些干草来铺,公主却满不在乎。我知道这样仍然太委屈她了,她是高贵的公主耶!她皇宫的卧室中有一张漂亮的能睡下六个人的大床,上面有柔软的七层床垫。可是现在,别说是床垫了,连被子也没有,为什么老师不提醒我这一点呢!我羞愧的偷偷看公主,她并没有因为简陋的环境稍微皱一下眉头,而是愉快的张开手臂:
“玫瑰啊,今天你愿意充当我的被子么?”
我不知道要说什么,只是一头扎进公主的怀抱,象小的时候一样。公主身上散发着薰衣草的淡香……
第二天,我们继续走,继续在林中畅游。清晨的温度并没有阻止我们前进的步伐。没多久,路和小溪交织起来。公主弯下身,双手捧水去洗脸,而我直接把头浸在水中灌个饱。几只半透明的小鱼飞快的游过我的嘴边,游到公主的手心里,公主笑着把它们捧出水面仔细看,又放回水中让它们远去。那些鱼哪里能跟皇宫后花园鱼池的锦鲤相比!可是它们是那么自由,沿着溪水慢慢游走,不象鱼池中的那些傻大个儿,只懂得在池子里绕圈子。
很快,我们来到一个十字交叉的路口。四个方向,没有明显的标记,这就是老师说的未来之路么?
你必须选择今后要走的道路,可是事先你并不知道那条路是正确的,或者,它们根本就不存在正确或错误,只是一种选择——记得它当时是这样说的,尽管它平时也不苟言笑,但说这番话时尤其严肃。
“比如,你是想作为一只狐狸永远陪在公主身旁不论她将来嫁给哪位王子成为幸福的王后呢,还是想自己变成一个人类娶公主为妻?又或者你希望公主变成你的同类和你一生一世住在你为她选择的森林中?”
“诸如此类,你们一定要面临的选择,可爱的玫瑰。”那绝对是它第一次用这个名字称呼我。
“可爱的玫瑰,我们该走哪一条路呢?”公主的声音从几步以外传过来。她正抱着膝坐在一块巨大的石头上。
“地图上并没有指明我们应该走哪条路,亲爱的公主殿下。”我把地图铺在平坦的地面上。
“哦……那我们随便选一条吧!”公主低下头,用手亲昵地抚摸着我的耳朵尖儿说。可是望着那三条均无法看到前方的道路,我忽然失去了选择的勇气,甚至,连望一望的胆量也消失无踪。
“那好,我们来抽签,你是愿意自己选择,还是愿意由神明帮助我们?”公主笑着拍拍我的头,从裙子里拿出一本书……
“等、等一下!”我望着公主笑意盈盈的眸子,忽然决定赌上命运。“那就这一条吧。”我指了指离我最近的那条幽深小道。
“这个就是我的选择。”我郑重的点点头,看着公主的眼睛,那里面忽然多了些什么。
由猫中的智者大人叙述
透过一面模糊的镜子,我得以偷窥别人的命运,当然,也包括我那个笨狐狸徒弟的。其实也没什么了不起,整个森林曾经是我的某个主人用魔法做出来的,后来她把这个赐给我。她是非凡的魔法师,本来已经拥有足以超脱生死的魔力,可是她却放弃了,一并把它转赐给我。她当时怎么说的来着——我给你一次机会,记住,只有一次。
我那时只是一只比别的猫聪明一点的普通公猫,我想长命百岁也不错啊,要不怎么那么多人类都想得到,于是我轻率的接收了这丰厚的礼物。然而,我却没有足够的魔力把它转送给另外的人类或者动物。我做了平生唯一一次错误的选择,而且永远无法弥补。我不得不在世界各地逗留,不得不为自己选择各种各样的主人。碰到好的主人我就会和他们成为忘年交,碰到不好的主人,我也可以十几年不开口,象一只普通家猫。直到遇见现在这位。我很久以前曾经见过他一面,久到当我看到他手上那枚从克娄巴特拉女皇那里得到的红宝石戒指,才想起来他是谁。于是我不再流浪,跟在他身边很安全——至少在知道他是如此脱线的家伙之前是这么认为的。
“你知道,”他得意地指着镜子说,“我是得到公主同意才做了这个替身的。”
是呀是呀,连我都被瞒住,还劝他收拾行囊开溜呢。
如果没有这个象双胞胎一样的替身,公主大概也不会放心的跟着我那个笨徒弟去魔法森林,就算是为了找到一位称心如意的驸马!毕竟这里还有她可怜的老父亲——现在他有人照顾了,而且完全不会怀疑——半颗真正公主的心在人偶胸膛中跳动。她也同样保留了公主完整的记忆。没有人会认出她不是那位拥有沉鱼落雁之姿闭月羞花之貌的高贵公主。
“那只小狐狸啊,”我现在的主人这么说着,轻轻叹气,“他选择了一条艰难的道路哦。”魔法之森的事情,他比我知道的都清楚。那是他心爱的人做出来的,他怎么会不清楚!那个林子里面的一草一木,林子里面的小溪,或者是山洞中那条温柔的小龙他都熟得不得了。
那三条路对每一个到它面前的人都有着不同的含义,它可以赐给人们一条额外的恩典——可以选择的命运。
“他未来的道路荆棘丛生。”
“不过其他路也未必就好,不是么!”我不耐烦地瞪了一眼那个多愁善感的笨蛋,决定不让他用我的镜子。
(完)
后记:忍不住写上来,这个还算是童话么?为什么偶写的东西都有点不伦不类,而且、而且——完全不按照预先设定好的走,555。

★版权声明★ 本网站的图片、文本版权属于作品版权人所有,排版样式由学院拥有,请在转载前征求原作者的同意!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