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桑学院2003年度F1征文
|   学院首页  |   征文首页   |  征文资料  |   选手积分速查  |
矢车菊
作者:nosnow

凯一个人住在城里,放假的时候他到住在乡下的老爷爷那里打工。
老爷爷种了很大很大一片矢车菊,凯的工作就是照看那些植物。它们开着深深的蓝色花朵,风吹起来的时候仿佛滚动着浪花的海面。这让凯想起他听过的童话,一个关于住在像矢车菊一样蓝的海洋里的人鱼公主因为爱而变成泡沫的故事。

凯喜欢躺在花丛里,透过层层叠叠的叶片和花瓣仰望天空。天是悠远透明的颜色,云一瓦一瓦飘过去,燕子嘀哩哩地唱着歌飞走,阳光被这一切滤成暖洋洋的金色,随随便便洒在他身上。这个时候凯觉得他可以一直躺着到世界末日。
世界末日并没有来,不过阳光突然被影子挡住了。凯睁开眼睛看见一个女孩子弯着腰看他。脖子上淡蓝的丝带垂下来落在他的鼻尖上,于是凯打了个喷嚏,女孩子笑了。
“你是谁?”
“凯。”
“你没事干吗?”
“其实也不是没事干,不过现在在发呆就是了。”
“那么陪我玩吧。”

几乎整个夏天他们都待在一起,躺在矢车菊的花田里握着手小声地说话。蝉在很远很远的地方叫着,泥土散发出被埋葬的花的芬芳,凯侧过身看着女孩子的眼睛,那是和天空一样清澈,和矢车菊一样温柔的蓝色。

假期结束后凯回到了城里,走的那天他没有见到女孩子,老爷爷送了一盆矢车菊给他作为纪念。凯把它放在阳台上,每天都很细心地给它浇水。虽然它并没有开花,看着它细细的茎和小小的叶片,凯总是会想起那个蓝眼睛的纤细女孩。
有一天门铃响了,凯打开门见到女孩子站在门外,还是系着那条淡淡的丝带,眨着蓝色的眼睛看他。
“你怎么来的?”
“我看见花了。”

凯和女孩子坐在阳台上聊天,小小的没开花的矢车菊轻轻摇曳着。后来太阳下山了,霓虹灯一盏一盏地亮起来。他们抬头看那天空,像调好的鸡尾酒一样,最下面是浑浊的灰色,然后是被灯光映衬的紫红,然后是厚重的蓝紫,要往好远的地方才看得见蓝色。所有的星星都藏起来了。
女孩子蜷在藤椅上,把脸埋进膝盖里,“只有一个人呢……”她轻轻地自语。
凯伸出手去想拍拍她的头,然而他还是把手又缩回来了,人们一直说他是太过害羞的孩子。
“还有我啊。”凯很小声地说。

后来女孩子常常来找凯,他们总是像两只猫咪一样窝在房间里,握着手小声地说话。女孩子一直说着矢车菊的事情。她说泥土深处甜蜜的味道,蚯蚓在种子的周围舞蹈;她说那细细的茎怎么样一点点从土里冒出来,五月的风怎么样小心翼翼地抚摸着刚刚展开的叶片。
“那么它们怎样开花呢?”凯心急地问。
女孩子歪着头想了想说:“别人告诉我那是非常愉快的事,是好像把心全部打开那样舒服的事。不过我现在还不知道啊。”女孩子有些沮丧地低下头。
“你总会知道的。”
凯从未怀疑过这点。

秋天过去,风慢慢冷了,雪花没完没了地落着。阳台上的矢车菊长出了花苞。凯把它搬到房间里,更加仔细地照看它。
“要开出美丽地花来啊。”凯望着花苞笑着说。
女孩子来了,白色的结晶在她头发上融化掉,滴滴答答地流下来。凯看见她有非常美丽的笑容。
“你今天为什么这么高兴?”
“不知道,”女孩子把冰凉的手放在自己发烫的脸颊上,“我觉得像是有什么好事要发生了。”
“会冷吧?”凯递给她一杯热热的可可。
“不,现在已经好多了。”女孩子捧着可可一小口一小口地喝着。她蓝色的眼睛里好像有光在闪烁着,一点一点明亮起来。
可可喝完以后她抬起头看着凯,“今天晚上可以留下来吗?矢车菊就要开花了。”
“好极了。”凯知道没有人比女孩子更懂得关于矢车菊的事。

天色渐暗,不知道什么时候雪停了,银色的月光落在地上。
他们并肩坐在那株矢车菊的旁边,女孩子把头靠在凯的肩膀,软软的头发散在凯的脖子上,她心跳的声音在夜色中慢慢清晰起来。
“开花了。”
先是悄悄从花萼中探出一抹蓝,然后几乎在一瞬间,所有的花蕾争先恐后地绽放了,像一顶蓝色的王冠,顶在细长的茎上。
他们有好一会说不出话来,直到女孩子的心跳声重新隐没在花香四溢的房间里。
“没有想到会是这么幸福。”女孩子微微叹息着。
“现在告诉我好吗?”
“嗯?”
“把心全部打开那样的事。”
“等一下,让我想想该怎么形容……”

长得好像永远也不会结束的冬天终于走到了尽头,嫩绿的草尖开始成群成群地冒出来。蓝色的矢车菊一直开放着,只是颜色渐渐变淡了。

女孩子来的时候脸色有些苍白,即使如此,她还是神采奕奕。
“你什么时候买的彩色铅笔?”她好奇地看着桌上散放的笔。
“因为想要开始学画画。”凯有点不好意思地回答。
女孩子像发现了宝藏一样高兴地拿起笔,随便从日历上撕下一页纸涂画起来。
“啊,你在干嘛?”凯凑过头去看。
女孩子画的是凯,凯躺在大片大片的蓝色矢车菊花丛里,呆呆地望着天空。她没有抬头,只是快速地移动着笔尖。
凯突然觉得有些高兴,他想自己的样子已经默在女孩心里了。
他也闭上眼睛想着女孩的脸,然而无论如何,女孩子的容颜都模模糊糊的,他只记得那株矢车菊的样子。
凯重新睁开眼睛望向那朵花,自言自语地说:“原来矢车菊真的可以在冬天开花。”
“无论冬天也好夏天也好,矢车菊只开一次花而已。”女孩子抬起头开心地笑着,把画举到凯面前――“送给你。”
那是她给他的唯一的礼物。

第二天凯想去给矢车菊浇水时发现那些变得透明的花儿都落了,细细的茎从中间折断倒在地上。
从此女孩子再也没有来过。

夏天再度到来的时候凯回到了那片花田。天空和云朵好像放在储鲜室里保存了一年般丝毫没有改变,燕子和蝉还唱着去年没有唱腻的歌。
凯安静地躺着,成千上万的矢车菊在他身边绽放。
然而他知道,他的那朵矢车菊已经不在了。
没有关系的,凯想,因为他已经懂得了开花是怎么样一回事,还有泥土的味道和风的手的温度。
“所以,没有关系的”,凯坐起来,把脸埋进膝盖里。

★版权声明★ 本网站的图片、文本版权属于作品版权人所有,排版样式由学院拥有,请在转载前征求原作者的同意!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