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桑学院2003年度F1征文
|   学院首页  |   征文首页   |  征文资料  |   选手积分速查  |
石竹城堡
作者:danver

  在森林里面,住着一对年轻的夫妻。丈夫是樵夫,总是在每天天不亮的时候就到森林去打柴,而妻子就到森林里去寻找能吃的浆果、树叶和草根。他们买不起灯油,所以每天晚上就只能坐在黑暗中,互相望着对方。他们没有足够的食物,所以只能早早地上床睡觉以节省一顿饭。他们没有足够的衣服,只能靠爱情和信仰的力量让自己感到温暖。
  他们没有一个金币,没有一个银币,甚至连最小最小的钱币,也非常小心地藏在地板底下。可是他们说:“相爱是最大的财富。而且上帝已经给了我们最好的礼物,所以我们是幸福的。”
  他们有两个非常美丽可爱的孩子,在同一天出生,长得那样相象,甚至连樵夫和他的妻子都无法轻易地将他们分辨出来。他们的头发就像闪烁在树叶间的阳光一样,他们的嘴唇就像是五月第一场雨后的玫瑰花瓣一样,他们的眼睛就像是晴朗的天空下最明净的湖水一样。而当他们在林间玩耍的时候,笑声就像天使的铃铛,叮叮当当地从这一棵树,传到那一棵树。
  他们是南达和她的弟弟,约翰。

  小南达在森林里有很多朋友。每天早上,都会有小鸟飞到小南达的窗台上,叫她起床去看最后一滴露珠中的世界。每天中午,森林中最大的一棵柳树就会把树枝低低地垂下来,让小南达在里面睡午觉,好像睡在最高贵的公主最柔软的床上。
  每当小南达象一匹小鹿一样跑出屋子,微风就会把她妈妈的话语送过来:
  “不要跑得太远了,不要迷路了。”
  可是小南达在森林里从来都不会迷路。森林里有那么多她的好朋友,她怎么会迷路呢。

  小约翰更喜欢呆在屋子里,所以他从来都不知道,森林里最漂亮的花开在哪里,最会唱歌的鸟是哪一只。他在很小很小的时候,曾经欺负过雏菊的花精。小南达叫他向花精道歉,他却打烂了松鸡的窝。于是森林里所有的精灵都不再对他说话,森林的心对他关上了。
  可是小南达非常爱他,愿意拿出最好的东西来爱他。

  “我看见森林的尽头,有一座美丽的城堡。”有一天,小约翰对小南达说。“爬到最高那棵树的顶上就能看见。那座城堡非常大,比我们看到过的村子里最大的房子还要大。它有一个高高的尖顶,比教堂的屋顶还要高。我想那里一定有很多房间,下雨的时候床不会被打湿,冬天也不会冷的手指都没有感觉。要是能住在那里面该有多好啊。”
  小南达听了这样的话,非常不开心。因为她想一直和小约翰生活在一起,一直生活在森林里。
  于是小南达来到了森林里。

  知更鸟见了小南达,问道:
  “小南达,金发的小南达,你为什么不快乐呢?”
  “因为小约翰想要到森林尽头的城堡那里去。”小南达说。
  于是知更鸟沉默了。

  百里香见了小南达,问道:
  “小南达,美丽的小南达,你为什么不快乐呢?”
  “因为小约翰想要到森林尽头的城堡那里去。”小南达说。
  于是百里香沉默了。

  榛子树见了小南达,问道:
  “小南达,善良的小南达,你为什么不快乐呢?”
  “因为小约翰想要到森林尽头的城堡那里去。”小南达说。
  于是榛子树沉默了。

  最后小南达来到了森林里最古老,最有智慧的一棵松树前,叹了口气。
老松树问道:
  “小南达,纯洁的小南达,你为什么不快乐呢?”
  “因为小约翰想要到森林尽头的城堡那里去。”小南达说。
  老松树听见了,也重重地叹了口气。声音从树根到树根,沉沉地滚过去,好像地底下在打着雷一样。
  于是小南达问:
  “老松树,智慧的老松树,你为什么要叹气呢?”
  “因为小约翰想要到森林尽头的城堡那里去。”老松树说。

  “森林尽头的那座城堡,是一座美丽的城堡。城堡的墙壁是雪白的,仿佛是天上的云彩被落下来,停在城堡的墙壁上一样。城堡里有无数的房间,每一间都有可以配得上真正的国王和王后睡的床。城堡的每一扇窗户后面,都有金丝镶嵌的窗帘,天气晴朗的时候,城堡就好像自己会发光一样。
  “这是很久很久以前,亲眼看过的鸟儿告诉我的。”
  老松树又叹了口气,说道:
  “可是现在,城堡的周围,有一片血一样深红的石竹花,所以人们把这座宫堡叫做‘石竹城堡’。
  “石竹城堡的主人是石竹伯爵,他真正的名字没有人知道。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位从很远很远的地方来的客人,曾经讲过一个很久很久以前的故事:石竹伯爵曾经跟随一个神圣的女人作战。战争结束后,圣女变成了女巫,伯爵也就变成了魔鬼。
  “我听路过这里的人说,伯爵只要看到美丽的少年,就会想尽办法弄进城堡去。而那些少年,再也没有出来过。
  “我听路过这里的人说,石竹城堡的石竹花,会开得像血一样红,是因为喝了那些少年的血,吃了那些少年的肉。
  “很久很久以前的从很远很远地方来的客人说,伯爵是魔鬼。
  “所有路过这里的人都说,伯爵是魔鬼。是一个吃人肉,喝人血的魔鬼。
  “而伯爵种下的石竹花,从来没有花精飞出来过,也从来没有和其他的花精说过任何话。”

  从此小南达变得不再快乐,也不再欢笑。她默默地和小约翰坐在一起,听他讲他看到的美丽的城堡,和他对城堡的幻想。
  小约翰越来越消瘦,好像有地狱的火在他身体里燃烧,烧到他的眼睛发出光来。
  小南达也越来越消瘦,好像小约翰的火,也烧掉了属于她自己的某种东西。

  终于有一天,在樵夫和他的妻子都睡觉了之后,小约翰悄悄地对小南达说:
  “我要去城堡。”
  小南达感到非常难过,她问:“你要怎样才能去城堡呢?我们这么穷,连一件像样的衣服都没有。”
  “今天我到森林的尽头去了,”小约翰说,“我穿过石竹花丛,走到了城堡的大门前。我见到了伯爵。他是个很高大的人,穿着非常漂亮的衣服。他对我微笑,问我喜不喜欢城堡。我说喜欢。然后他叫我在一个星期后,太阳还没有升到最高那棵树上的时候,带上最心爱的东西,到他的城堡去。”
  小南达问:“那么,你要带走什么呢?”
  “我不带走任何东西,”小约翰微笑着说,“我最心爱的东西就是我自己。小南达,我要去城堡了。”

  当夜晚的繁星已经开始在树顶上的天空中闪烁时,小南达觉得孤独极了。她的朋友都在夜幕温柔的包围下沉沉睡去,连林风都停下了脚步,听不见一点声息。
  母亲曾经告诉过小南达,如果有什么时候,找不到别人商量的话,就一定要好好地咀嚼,就像她在森林里摘到有核的黑浆果时那样,放在嘴里仔仔细细地把果核都给咬碎。
  小南达把老松树的话和小约翰的话,每一个词都好好地存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地想着。可是和平时不一样的是,黑浆果虽然酸苦,但是当连果核都嚼成黑色的浆汁时,就能够从酸苦中尝到一点点香甜的味道。可是小约翰的话让她尝到的,除了苦涩之外,就只有苦涩。


  于是在月亮明净的光芒照在森林上空的时候,小南达穿上了小约翰的衣服,离开的自己的屋子,到石竹城堡去。她从来没有在这么黑的时候走进过森林。她认识的那些树都睡着了,不会把树根让开来让她通过。她认识的那些鸟儿都睡着了,没有人告诉她应该往哪里走。她想要向唯一醒着的猫头鹰问路,可是她和小约翰是那么相象,以至于猫头鹰都认不出她来,拍拍翅膀飞走了。于是她只好爬上最高的那棵老松树,和小约翰一样,来寻找城堡。
她看到的是何等奇妙的景象啊。月光笼罩在每一棵树的树顶上,每一片树叶都反射着银色的光芒,就好像黄昏的时候森林那一边的湖面,细碎的波纹反射着金色的光芒一样。而在银色波浪的尽头,是一座好像漂浮在半空中的城堡一样。那座城堡的墙壁是银色的,就好像是月光不小心把自己粘在了墙壁上,就再也挣脱不开了。屋顶是那么的高,好像巫婆的帽子一样尖尖地指着天空。
  可是在城堡的底下,在银色光芒的墙壁下面,是一片没有任何光芒的黑暗。
  小南达想起老松树的话:
  “伯爵种下的石竹花,从来没有花精飞出来过,也从来没有和其他的花精说过任何话。”

  在晨曦刚刚披上轻纱,还没有露出脸来的时候,小南达来到了森林的尽头。她看见了一座美丽的城堡。城堡是那么高大,连森林里最高大的树都比不上。城堡里有无数的房间,每一个房间的窗子都紧紧关闭着。
  城堡周围有一片血一样深红的石竹花,开得比荆棘丛更繁盛,就好像是从最娇嫩的脸颊,最鲜艳的嘴唇中生长出来的。

  小南达低声地恳求石竹花丛:
  “石竹花,石竹花,给我让开一条路吧,我要到伯爵的城堡那里去。”
  有几朵石竹花微微摇了一下身体,没有回答。
  小南达继续低声地恳求石竹花丛:
  “石竹花,石竹花,我要代替我的弟弟小约翰到伯爵的城堡那里去,给我让开一条路吧。付出任何代价我都愿意。”
  听到她的话,石竹花丛开始摇动起来,就好像微风吹过湖面一样。
  小南达仍然在低声地恳求石竹花丛:
  “石竹花,石竹花,我要代替我的弟弟小约翰到伯爵的城堡那里去,给我让开一条路吧。只要能挽救小约翰的生命,付出任何代价我都愿意。”
  这时,好像有一阵大风吹过石竹花丛。
  一个声音,非常奇异的声音,好像在最深的地底下有人在说话,然后透过每一朵石竹花传到了小南达的耳朵里。
  “小南达,小南达,这是施过魔法,只能让少年通过的花丛。但是血液可以重新缔结魔法。如果在你做到你想做的事情之后,愿意分给我们一半的血液,我们就可以让你通过。”
  小南达同意了。
  “小南达,小南达,我们的力量不能延伸到森林。但是血液可以重新缔结魔法。如果在你做到你想做的事情之后,愿意分给我们你一半的血液,我们可以帮你阻拦小约翰到城堡去,挽救他的生命。”
  小南达同意了。

  于是小南达穿过石竹花丛,走到城堡中去。
  当她来到石竹伯爵面前的时候,血色从小南达的脸上褪下去,她的皮肤变得比细麻的桌布更白。她站在那里,看起来就像是一座大理石的雕像一样。
  她告诉石竹伯爵她是小约翰,因为非常热爱城堡所以提前来到。于是伯爵非常宠爱她,给她许多漂亮的衣服,还把最高贵的房间指给她看。
  伯爵说:“虽然你是一个缺乏鲜艳血色的孩子,但是我没有见过比你更美丽的少年,除了一个曾经扮作少年的少女之外。所以我要你做我的侍从,生活在城堡里。我可以给你最好的衣服和最好的食物,可是,你一辈子也不能离开这里。”
  小南达在朝向自己家方向,选择一个的房间住了下来。她每天都在思念小约翰,思念自己的父亲和母亲,思念自己森林的朋友。每当想到她自己没有向任何人告别就离开,他们会怎样地伤心,她就觉得的心里好像放了一把荆棘的刺一样。
  “真奇怪”,她对自己说,“你越爱什么人,就越感到痛苦。”
  可是她一想到,不能走出城堡的是自己,而不是小约翰的是时候,她心口的那种好像在燃烧一样的痛苦,就减弱了一些。


  一天又一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在一个星期后的那一天,太阳升到最高那棵树上的时候,小约翰仍然没有出现在城堡的跟前。
  小南达身体里的血液突然被抽干,倒在地上死了。

  这时候,一个拿着火焰宝剑的天使从光明的宝座旁飞了下来。他的头发好像黄金的火焰一样明亮,他的翅膀刮起了一阵神秘的大风。
  他对石竹花丛说:
  “把小南达的血液还给她。她是天上的那一位所宠爱的孩子,她还没有到应该死去的时候。”
  石竹花丛摇摇头,说:
  “伯爵从来都只肯把那些少年身体里最后的一点血液交给我们,让我们保持魔力。我们需要更多的血液。魔法已经缔结,血液怎么能够退还呢。”
  天使高高地举起了火焰宝剑,说:
  “虽然你们不是天上的那一位所创造的,我不能命令你们。但是,我可以将你们烧成灰烬,如果你们不愿意服从的话。”
  这时石竹花丛里好像刮起了一阵暴风,然后慢慢地就平息了。
  一个仿佛是冬天盘旋在森林的北风般尖锐的声音在说:
  “魔法解除!魔法解除!!“
  于是被魔法夺走的血液回到了小南达的心脏里,她又活了过来。

  当她睁开眼睛的时候,看见小约翰站在她的面前,带着天使一样的微笑看着她。
  “我想要住在城堡里,所以我来了。”

  当天晚上,由于犯下了欺诈的罪行,小南达被石竹伯爵下令处以死刑。
  出于她亲爱的弟弟小约翰的好意,小南达得到了在沉睡中就可以死去的药物。
  小南达的身体,被完整地埋在了石竹花丛的下面。

  石竹城堡的石竹花,每年春天,仍然开得像血一样深红。

★版权声明★ 本网站的图片、文本版权属于作品版权人所有,排版样式由学院拥有,请在转载前征求原作者的同意!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