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桑学院2003年度F1征文
|   学院首页  |   征文首页   |  征文资料  |   选手积分速查  |
八瓣的格桑花
作者:乐魂

  喜玛拉雅山哪……再高也有顶……
  雅鲁藏布江哪……再长也有头……
  藏边的农奴哪……苦难的日子何时到尽头……
  风雪再冷哪……冷不过头人的心肠……
  ……

  凄凉的歌声隐隐回荡在空旷的荒原上,此时冰雪消融,牧草初长,在一片葱绿中点缀着无数白色、红色、黄色的小花。
  那是青藏高原特有的格桑花。
  一阵清风拂过,那小小的六片花瓣就一齐轻轻摇摆,对着高远的蓝天展露出淡淡的微笑。
  “丹增哥哥——丹增哥哥……等等我啊!”一个六七岁的小女孩拼命跑着,想追上她身前那个男孩。
  那男孩也不过七八岁,听到她的喊声,回过头来笑道:“江尕,你跑得太慢啦!再这样的话,下次就不陪你出来玩了。”
  江尕好不容易跑到丹增身边,气喘吁吁地道:“丹增哥哥好坏,明知道我跑不过你嘛!”
  说着,女孩转过小小的身子,嘟着嘴不说话了。
  “别生气嘛,来来,给你格桑花,你不是最喜欢格桑花吗?”丹增从地上采了一把格桑花,笑着递了过去。
  “我要八瓣的!”江尕还在赌气。
  “江尕,格桑花哪有八瓣的啊?只有六瓣的。”丹增道。
  “你没听说过吗?我听我阿妈说,如果能找到八瓣的格桑花,就会给你带来好运哟。不管什么样的愿望都可以实现呢!”江尕的小脸红红的,大大的眼睛闪着清澈的光。
  “好呀,我们一起来找找,现在正是花开的时候呢!”丹增也来了精神。
  可不管两个孩子怎么找,高原上盛开的格桑花,始终都是六瓣的。
  八瓣的格桑花……究竟在哪里呢?

  高原上的格桑花开了又谢,谢了又开。丹增和江尕每年春天都会去寻找那八瓣的格桑花,可每年都是带着失望而归。
  弹指间,十载寒暑一晃即过,高原上盛开的格桑花一如继往,丹增和江尕却已长大成人。
  “江尕,我在想……嗯……真的有八瓣的格桑花吗?”丹增问。
  江尕正站在院中,舂着石窠里的青稞,听到丹增的这话,微微转过头来道:“我阿妈亲口告诉我的呀,不会有错,只不过我们运气不好,找不到而已。”
  “我来帮你做吧,你歇会。”丹增接过她手里的木舂。
  “你自己也有很多活要干呀,老爷不会怪你吗?我记得你上次帮我做事,就挨了老爷一顿鞭子,今天可别再这么做了……”
  “怕什么?反正我皮厚,被人打两下也没什么……倒是你,如果日落前做不完,就会被老爷罚呢。”丹增把她按在树桩上坐下。
  “这个……丹增哥哥……”江尕欲言又止。
  “有什么事吗?”丹增擦了一下额上的汗,问道。
  “就是……就是……我上次和你说的那件事……”江尕的脸红得仿佛天边的晚霞,说到最后,声音已几不可闻。
  望着江尕明艳照人的笑靥,丹增心中也是一动。
  ——当年的小女孩,几时已出落得如此水灵!
  “啊,你说的是那件事啊!我前几天已经和我阿爸说过了,他说很快就会向你阿妈提亲……”说到这里,丹增那俊伟的脸也微微一红。
  江尕微微一笑,突然转身跑了出去,丹增一愣,随即对着她的背影叫道:“江尕,你放心!我不会辜负你的!”

  夜已深了,乌云将天边那弯眉月掩去,简陋的庭园一片黑暗。
  突然,丹增被一阵轻柔而急促的敲门声惊醒了。
  他从床上跳起来,拉开门一看,却是气喘吁吁的江尕,不由道:“江尕?这么晚了,你来做什么?”
  “丹增哥哥……今天白天头人到我家来,对我阿妈说……说想要我……”江尕急得眼中都是泪水,拉着丹增的手不肯放开。
  “头人竟连你也不放过!”丹增大怒。
  “头人他……他说明天天一亮,就到我家来要人……怎么办?怎么办?”
  “这……”丹增虽然平时颇有智计,但大变遽生,他一时也没了主意。
  “快呀!我是背着头人跑出来的,我们怎么办?我不愿意跟着头人去呀!”江尕紧紧地咬着下唇。
  “……江尕,我们逃吧!逃到头人找不到的地方……我会照顾你一辈子的!”丹增道。
  “好!无论去到哪里,我都是你的人!”

  寒风在耳边呼啸,那弯眉月在云中忽隐忽现,渐渐落向西边的地平线,而东方的天空,已经隐隐泛起了淡青色。
  天……就要亮了!
  “……丹增……丹增哥哥……我跑……跑不动了……”江尕喘着气道。
  “再坚持一会!我们得跑得远一些才行!”丹增扶着她,道。
  他何尝不知道江尕跑不动了,可这个时候如果耽搁,就意味着死亡!
  忽然,他们身后一片火把的影子,还隐隐听得猛犬的狂吠。
  “头人追来了!江尕快跑!”丹增惊道,将江尕从地上拉起来,又向前跑去。
  丹增突然停住了脚步,在他眼前是一片断崖,他们已经没有去路了!
  断崖下水声极响,这里是雅鲁藏布江下切而成的深谷,而在那万丈深渊下,就是飞花溅玉、奔腾咆哮的雅鲁藏布江!
  莹白如玉的水花在山涧中盛放,映着初升的太阳,在水波之上横卧着一道七色长虹。
  原来在黑夜里他们慌不择路,竟来到这里!
  红日初升,照得山谷对面的雪峰一片金红,而那闪着圣洁的光芒、亘古不化的珠穆朗玛神山在金红色的光芒中端然肃立,近得仿佛伸手就可以触摸,可又是那么遥不可及……
  一道深谷,隔断了高原与雪峰,也隔断了死亡与生存。
  原来生与死的界限竟是这般清晰,清晰到让人无法正视!
  高远澄澈的蓝天下,映着那圣洁的雪峰,这是高原上最美的景色。大自然的造化何其鬼斧神工……可再耀眼的阳光,也无法消弭人心深处的那片黑暗!
  丹增站在崖边,望着脚下雅鲁藏布江的急流,忽然道:“江尕,你后悔吗?”
  “后悔?我从不后悔!”
  初升的太阳照在江尕白皙的面颊上,给她娇艳的脸颊上添了一抹艳红。
  “江尕,你看!”丹增指着崖边。
  那里,竟然生长着一株格桑花。
  小小的、白色的花瓣在冰雪初融、春寒料峭的高原上,有些羞怯地绽放着。尽管天气还是凉得侵肌入骨,但这顽强的小花,竟在寒风中吐出了春的气息。
  冬天快要走到尽头,已经可以听到春的脚步……
  可他们……或许已经再也没有机会看到今年的春天。
  “呀,格桑花!”江尕惊喜地道,“没想到今年的格桑花开得这么早!”
  猛犬的吠声已清晰可闻。
  “江尕,如果被头人抓回去,我和你都是死路一条……”
  “我知道,所以丹增哥哥……带我走吧!我宁可躺在雅鲁藏布江底,永远陪着珠穆朗玛女神,也不愿意再被头人带回去!”
  “……好吧!我陪你一起……陪你一起留在珠穆朗玛女神身边!”丹增说道,将江尕紧紧地抱在怀里。
  “丹增哥哥……只可惜……我还是没能找到一株八瓣的格桑花……”
  丹增望着江尕娇艳的面容,微笑道:“那么……我就对着珠穆朗玛女神祈愿,让我来生变成一株八瓣的格桑花,永远在这高原上等着你!”
  江尕眼中的光芒更亮了,仿佛微风吹动纳木错的湖水,荡开了倒映在水中的那一轮明月……
  月轮无声地碎裂开来,随着水波片片起伏……
  只要有了这句爱人的承诺,她纵使死也甘心!
  江尕眼中的泪亮如清晨格桑花瓣上的露珠:“我一定会找到那株八瓣的格桑花!等到那时……我们就再也不分开!”
  “让雅鲁藏布江的江水为我们做见证吧!”丹增拉了江尕的手,从崖边飞身而下——

  时光如流水般逝去,高原上的格桑花依旧是在春风里,羞涩地展露她的笑靥,珠穆朗玛神山也依旧素洁神圣,望着脚下的雅鲁藏布江水。
  没有人会记得当年曾经有一对相爱的男女,曾经在江边发誓永不分离。
  没有人会记得当年少女脸上的笑容是何等动人,也没有人会记得当年少年眼中的泪光是何等闪亮。
  只有雅鲁藏布江的江水,一刻不停地奔流在喜玛拉雅山下。
  一切的一切,都湮没在时光的砂下,在历史无法记下的角落里静静沉睡。

  “小姑娘,要不要算一卦呢?”坐在街边的小摊后,满脸皱纹的老婆婆微笑着对达娃道。
  这是一条不起眼的小街,平时根本不会有人来,达娃因为赶时间才从这里抄近路。
  “……给我算?这个……我没带多少钱……而且今天是庆祝西藏和平解放五十周年,我的同学都在礼堂等我呢!”达娃迟疑着道。
  达娃是大学三年级的学生,今年正逢西藏和平解放五十周年,学校准备好好地庆祝一下,特地召集了全校师生一起参加。
  “没关系,花不了你多少时间的,如果我说得不准,你可以不给钱嘛!”老婆婆脸上的皱纹似乎更深了,眼睛却出奇地亮。
  “哎呀,我真的……没有时间……好好,我让你算一卦吧。”达娃说不过那老婆婆,只好在她的摊边坐了下来。
  “对了,小姑娘,你听过一个传说吗?”
  “什么传说?”
  “八瓣的格桑花。”老婆婆的眼睛似乎更亮了,她微笑着道,“传说,如果能在高原上找到八瓣的格桑花,珠穆朗玛女神就能实现他的一切愿望。”
  “真的有八瓣的格桑花吗?我见过的都是六瓣的……这不过是个美丽的故事罢了。”达娃歪歪头。
  “这个故事啊……可是真的呢!”老婆婆说着,从身边取出一个小小的纸包。
  “糟糕……我真的没时间了!对不起婆婆,我下次再和您聊天好吗?我要走了……”达娃看了看腕间的手表,叫道。
  “小姑娘,拿着这个!”老婆婆将那个纸包递了过来。
  “这是什么?”
  “能够实现你愿望的东西!”
  由于急着赶时间,达娃将纸包随便放在背包里,对那老婆婆道了一声谢就向学校的方向跑去。
  她没有回头再看那老婆婆一眼,但若是她回过了头,她就能看见一幕奇景。
  ——那老婆婆佝偻的身形渐渐挺直,满脸的皱纹也慢慢平复,瘦若枯柴的双手更变得莹白如玉……她优雅地用手拂过自己那满头的白发,奇迹般地,白发竟变成了一头光可鉴人的青丝。
  “小姑娘……好好把握吧!”她轻轻地笑道。
  一阵微风吹过这条小街,瞬间,她已消失在风中。

  “那个老婆婆给我的,原来是花籽啊……”回到家后,达娃想起了那个神秘的老婆婆和那个纸包,忙从背包里将纸包找了出来。
  “达娃,你拿的什么东西?”她的母亲走过来问道。
  “没什么,是几粒花籽。今天我走在街上,有个老婆婆送给我的,我们种种看吧?”达娃说着,找了一个花盆装了些土,将花籽种了下去。
  “那老婆婆也古怪,平白无故地,怎么送你花籽呢?就是不知道是什么花。”母亲笑道。
  “等它开花不就知道了吗?”达娃向花盆里浇了一点水。

  花盆放在向阳的窗台上,在达娃的悉心照顾下,小小的绿芽发了出来,在阳光下发着淡淡的光芒。
  “你要快点长大哦,等你开花了,我就带着你去找那位婆婆,好不好?我还想对她说声谢谢呢,可惜那以后,我就没看到那位婆婆了。”达娃坐在窗边,对着嫩绿的小芽轻轻地道。
  “傻丫头,又在做什么呢?”母亲恰好走了进来。
  “我在想,那老婆婆肯定不会无缘无故给我花籽,一定有些什么原因吧?”
  “那也不用对着花芽说话呀!”母亲笑了。
  达娃自己也觉得自己的行为太过幼稚,漂亮的脸上泛起一丝嫣红。

  一天一天地,绿芽抽出了新叶,在达娃家的窗台上亭亭玉立。
  “哎呀,是格桑花呢!”看到那绿得欣喜、绿得生机勃勃的叶,达娃不由叫了出来。
  “真的呢。不过,那个老婆婆为什么要送你格桑花的花籽呢?这种花最常见了,我们想种的话,去郊外挖几棵不就是了吗?”母亲有些不解。
  “或许那婆婆另有原因呢?”

  数日后,洁白的花蕾挂在了那纤细的枝头。
  纤弱的花蕾在夕阳的映照下,泛起金红的色泽。
  “好象……就要开花了呢……”达娃端了一杯酥油茶,坐在窗前呆呆地望着那盆花。
  一阵微风轻轻拂过那纤弱的花蕾。
  瞬间,蜷缩的花瓣舒展开来,在一片金红中洒下无数晶亮的花粉,淡淡的花香飘满了房间。
  不知什么时候,达娃的眼中已盈满了泪光。
  素洁的花瓣在风中微微颤抖。
  那是……一株八瓣的格桑花,一株传说能实现所有的愿望的花。
  达娃眼中的泪,如雨般散落。
  沉淀在时光长河之底的记忆,如冰山般缓缓浮上意识的水面……透过朦胧的泪光,达娃仿佛看到了那个早已尘封在时光中的身影。
  那是她用尽一生去爱的人。
  这是梦吗?
  达娃抹去眼角的泪,可明珠般的泪却不争气地落得更多。
  “江尕,我回来了……”记忆中那个温柔的声音,在她耳边轻轻响起。
  “我……我答应了你……一定会找到你……”
  幸福的人儿相拥在一起。

★版权声明★ 本网站的图片、文本版权属于作品版权人所有,排版样式由学院拥有,请在转载前征求原作者的同意!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