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桑学院2003年度F1征文
|   学院首页  |   征文首页   |  征文资料  |   选手积分速查  |
梨花雪
作者:夕璃

                       一



  一朵雪悠悠扬扬地落在枝头,敛了敛洁白的衣裙,打算把整个冬天的时光都用来修炼。
  
  所有的雪都在静坐打禅。

  来到尘世间修炼,是每朵雪花必经的历练。
  对雪花而言,这里是遥远的流放地,是大神早已遗弃的废墟。在前辈们的传言中,这个世界广袤无边,嘈杂混乱,又闷热不堪。所以,只有冬天才是适合它们飞下来的季节。
  前辈告诫它们说,若不能专心,就不能修得圆满,就会在下界刺目的阳光里无声消逝。
  
  这些满脸稚气的雪花都摆出了煞有其事的认真表情。
  静~~静~~静~~
  它们在微温的阳光里默念着,想要把这流传了千秋万代的回归仪式修炼成一双双轻飘飘的翅膀,载着它们穿越无法理解的喧嚣现世,轮回成朵朵新鲜的白云,在蔚蓝的田野间自由自在地漫舞和嬉戏。


  那朵落在枝头的雪,微垂着冰光盈盈的眼帘,静观剔透玲珑的内心。

  忽然一阵风来,纤细的树枝划过冷寂的世界,晃得它无端散落了些把握不住的思绪,眼帘前迷朦的阳光刹时也幻化成绚目的七彩丝线。

  又一阵曼妙的晃动……
  
  那朵雪微微有些昏眩。身前身后的雪花们放弃了枝头,闭起眼睛纷纷扬扬地扑向皑皑大地。它却因为起先太专心了,身形定在那里,一时间竟动不了。
  就在欲飞未飞的刹那间,一阵不知来处的奇妙暗示,降临到这朵不小心行动慢一拍的雪花身上,瞬时鲜活了它所有敏感的神经。

  那朵雪花抬头茫然四顾。

  风消失了。
  然而这原以为空寂之至的天地间却有无数细小的讯息混合着活泼的味道,从四面八方向它涌来,拨得那根透明的感知之弦没有一秒钟的静息。
  它那口小巧的心眼,因为太纯净、太晶莹、太冷了,从来没有一缕色彩在里面照影的,此刻已被迷惘的大雾深深笼住。
  然而大雾也隐约着灵光,有隐秘的喜悦使它经不住轻轻地颤抖。

  雪花静默着,却已下意识地运动起所有灵妙的知觉,想找出这感染万物的神秘律动的来源。

  良久,它满怀期待的小脸黯淡下来。它嘟起了嘴巴,觉得有些委屈了。第一次对这个尘世感到那么一点兴趣,却一无所获。
  好累好累,它发觉向外探询比端坐静修吃力多了,因为它已太习惯后者。失望像一只大鸟落在它的背上,它赌气地向前扑倒在伸展的枝条上。

  粗糙的树皮磨在它幼嫩的小脸上,它表示不满地哼了一声。

  可是它听到了什么。

  它兴奋起来,把小耳朵贴紧紫褐色的树枝。
  
  真的啊,树液在一厘米的木质下汩汩流动的声音……
  屏住气,再仔细听,在水流之下,呢呢喃喃的……是沉睡的梨树血管里梦的呓语呢……

  雪花闭着眼睛轻笑起来。

  它的笑声,就像一眼刚刚被打开的心泉。


                      
                        二



  冬天是梨树做梦的季节。

  而梨树的梦就是回忆。

  睡得浅时,回忆上一个季节。睡得深时,回忆过去的许多年。

  成长过程中的点点滴滴,都是梨树生命里珍贵的收藏。
  就像花谢了会融化在滋养根系的泥土中,曾经有过的美好时光也没有被无情流逝的时间所夺走,而成为滋养心灵的丰厚养料。

  每个寒冷的冬季,不过是一场漫长的睡眠。梨树借着梦的翅膀,飞回这些记忆中优游,一遍遍重温快乐的段落,温馨的段落,艰辛的段落,惊险的段落,不断汲取着其中的精华。

  只有这样,才能在来年开出更美的花,结出更甜蜜的果子。


  此时此刻,走进梨树梦里的是一只绿眼睛的小黑猫。
  
  小黑猫出生一个月的时候,梨树第一次见到它。
  
  小黑猫走还走不稳呢,摇摇晃晃地跟着它的母亲经过梨花树下,正好有几片花瓣轻悄悄地飘下。
  “啊!下雪了!”小黑猫兴奋地大叫。
  猫妈妈回过头来,用爪子轻轻拂去它鼻尖上的一片花瓣,笑道:“这不是雪,是梨花。”

  “不是雪?”小黑猫诧异地问,“可是,妈妈你说的!雪花是白白的,一朵朵的,凉凉的,会飘的!”
  “梨花和雪确实长得像,忽如一夜春风来,恩,”母亲竭力回忆着主人常读的诗句,“千树万树……梨花开……这说的是雪,不知近水……花先发,疑似经冬雪未消……这却是说梨花呢。”
  “那梨花和雪花究竟有什么区别呢?”小黑猫听不明白,只捡最简单的问。
  “雪花是冬天开的,梨花是春天开的……”猫妈妈耐心地向它解释。
  梨树目送着它们渐行渐远。

  令梨树意外的是,第二天,小黑猫独自一个来了,大约家在附近,自己悄悄溜出来的。
  它想从一面低坡下来,一脚踩空,哧溜溜滑进野草丛里,然后摇头晃脑地从里面钻出来。毛茸茸的小脑袋上挂下半茎断草,它皱起鼻头,用小爪子拨开去了,才高高兴兴地走近梨树。
  它在树下仰着头,笑嘻嘻地望着一树滟滟的梨花映着雪青色的天空。一丛一丛,像洁白的云朵飘来了极低处,它才知原来云朵散发着这样清香啊!
  只要一片花瓣飘下它就跳起来,扑上去,用爪子乱拍。梨树可以看见它碧绿的眸子,晶亮晶亮,盛满了快乐,像有两颗星星在里面欢跃闪烁。

  梨花盛放了整整一个星期。
  梨花的花期不过一个星期。

  花瓣雨越落越密,开心地在其中打滚的小黑猫,不知在什么时候发现树上素雅的花朵一天比一天少了。
  一天,两天,小猫不再任意嬉戏,只是专心地仰望着花,它那双湖水一般碧亮的眼睛里,也许有了生平第一次的忧郁。

  有一天中午,小黑猫发现梨树几乎已经全身披满青绿的叶子,小脸就垮了下来。它焦躁地绕树转了一圈,找到一小丛梨花藏在茂密的枝叶中,像好些玉蝴蝶靠在一起安静地睡着了。
  它决心保护这些最后的花,要像一位骑士守护美丽的公主。

  小黑猫开始了生平第一次爬树。
  对一只这个年纪的小猫而言,这实在是一次严峻的考验。它的四肢还不够有力气,它的爪子还不够锋利,它不知跌下来几次,摔得灰头土脸,柔软的肉垫也擦破了。
  它还试着助跑过,结果攀在树干上再没有力气向上,急得咪咪直叫,终于还是滑了下来。
  天渐渐暗下来,小猫怕妈妈着急,只好三步一回头地往家里走,暗暗决定第二天养足了力气继续努力。

  第二天一大早,小黑猫就赶到了梨树下。在发现树上的梨花只剩下最后一朵后,可怜的小猫难过得几乎哭出来。
  还是一次次往下滑,但小猫不肯放弃,它渐渐知道了要从哪里开始,下一步要在哪里下爪子,什么地方要移动重心,什么地方要特别小心,它一次比一次爬得高。
  终于,小猫来到了梨树最粗壮的分叉处!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了,梨树的枝爪错落环绕,变化多端,十分方便它攀越。  
  小黑猫喘了几口气,无意中往树下望,只觉有微微的昏眩。它胆怯地收回目光,才发现自己迷失在绿叶丛中。那朵等候着它的花在哪里?

  小猫花了大把的时间找它的花,细小的身子在嫩绿的枝叶间钻来钻去,等一缕令它心醉的清香钻进小鼻子时,已经是正午时分了。
  呵~~它朝思暮想的梨花!
  可爱的梨花好象还睡在安详的梦中呢。
  小猫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在最后这朵梨花边卧了下来。黑亮的尾巴从枝条间垂下,悠悠晃动着。
  清风徐来,轻轻拂动着叶片和小猫身上细细的绒毛。小猫伴着它的梨花,睁眼可以望到,闭眼可以闻到,往前爬一爬就可以亲到,只觉得心满意足,也未察觉日光渐渐暗了下去。

  等到它察觉的时候,大颗大颗的雨点已经砸落下来。
  一颗雨点砸在它面前的枝条上,溅起的水珠几乎跳进它的眼睛。它吓得喵呜一声,很吃了一惊,然后明白它的花有危险了。  
  小猫小心翼翼地向前移了几步,再趴下来,把它的小脑袋遮在了梨花上面。
  从叶片上流下来的雨水很快把小黑猫打了个湿透,原来蓬松的毛都一缕一缕地粘在身上,风吹来透凉透凉,睫毛上粘了水,几乎睁不开眼睛,小猫几时吃过这样的苦头?它细弱地抽泣起来,爪子却紧紧扒着树枝,一动也不肯动。

  不久之后,树下传来了喵呜喵呜的呼唤声。下雨了小猫还不回家,猫妈妈心急地来找了。
  
  “妈妈!我在这里!”小黑猫应了一声,悄悄抹了一把眼泪。
  “宝宝,你怎么会爬到那么高去!”猫妈妈听到了小猫的声音,仰着脸吃惊地说,“等着妈妈带你下来!”
  说着一纵身就要上树。

  小黑猫心里略略一松,妈妈是什么都能办到的,正想着怎么和妈妈说要保护这朵花,没提防一阵风来,树枝摇晃,小猫没有抓稳,登时跌落下来,先四足舞动地挂在低处的枝条上,再无处着力地向下滑落,跌在惊呼着扑过来的猫妈妈怀里。

  小黑猫清醒过来的时候,只见汪水的路面在眼前不停晃荡。原来是猫妈妈叼着它回家,它拼命挣扎起来:“我不能回去!妈妈我不要回去!树上有我的梨花,它会被雨打落的……”但母亲只是把它叼得更紧了一些,一径往家的方向飞奔。
  小黑猫无力地挣扎着,想到那朵花是那么洁白那么香甜那么娇弱,想到自己大概连梨花的最后一面都见不上了,它小小的身子悬空摇荡,一路放声大哭。
 

  夏天的时候小黑猫爬树已经极顺溜。它最喜欢趴在那朵花曾经在的地方,静静地度过一个下午。也不知在想些什么,有时打个小得不能再小的可爱喷嚏,有时却突然就呜咽起来。
  有一次哭得抑制不住了,小猫和着泪一遍一遍舔着青色的枝条,梨树可以感觉到它柔软的舌尖上细细的小刺,一枚一枚,密密的悲伤。

  为什么呢?为什么心爱的事物会消失?为什么自己那么努力也无法把重视的东西留住?

  梨树很想告诉它,生命中总有些我们无能为力的事。时间总是要流逝,离别总是顷刻就到了眼前。相遇是缘分,拥有是幸运,告别却是注定,失去却是宿命。
  
  可是,春天还会再来,梨花还会再开。
  只要你依然爱着,只要你愿意等待,所有美好的事物都会重来。
  
  在小猫哭累了睡着的时候,梨树轻轻抖动着叶子,一遍一遍,温柔地在它耳边说。

  有一个午后小猫从梦中醒来,忽然直起身子,睁大了比身边茂盛的叶子还要青绿的眼睛,惊奇地盯住眼前,最后一朵梨花消失的地方。

  那里有一颗青涩的正在膨胀起来的果实。


  
  (雪花揉了揉耳朵,它趴在那里快僵了,于是在紫褐色的树枝上打了几个滚,摊开小手望着犹如冰冻湖面般的沉静天空。
  它想着这片湖水融化时的颜色,是不是就像小黑猫的眼睛?

  起初它一直在笑话小黑猫的,还把梨花当成是它们雪花呢,还有它跌下来时的姿势多么好笑!直到听到小猫大哭的声音从梨树梦中一阵阵传出来,它突然觉得难过了。

  难过了。那种酸痛的味道搅在雪花小小的胸腔间,令它轻柔的呼吸有略略的停滞。那种味道,是它从前从未尝到过的。

  为什么?小猫要哭得这么伤心呢?

  雪花闭起眼睛重新回到自己晶莹剔透的内心。

  什么是最心爱的?什么是最重要的?
  究竟是什么样的事物,可以当得起这两个词?)



  夜半时分,梨树突然醒了过来。
  
  它是被冻醒的。
  
  那个冬天实在太冷了。镇日里,干冷干冷的风像锋利的刀刃一点点把这个世界温暖的绒里刮空。
  一直没有下雪。若是下了大雪,就铺了像一层被子,盖在下面的植物会觉得暖和一些,可以做一个好的梦。
  那个冬天,梨树还很年轻。它几乎不相信自己就被这样冻醒了过来,因为这是它从未有过的经验。

  那是风刮得最疯狂最肆虐的一夜。它一睁开眼睛,冰冷彪悍的大风就灌得它透不过气来。好在风是一阵阵的,若不是那阵风稍停了片刻,梨树觉得自己很可能就这样窒息而死。
  
  夜空居然没有被云遮尽,但那些昔日银光熠熠的宝石如今就像许多呆滞的眼睛,月亮也冻得萎缩成一团了。梨树相信在那些无法闭上的眼睛之间的大片暗处,一定有被锐利的风刮出的一条条苍白的划痕。
  它甚至听得到那刀刃划过的声音,又涩又酸的声音……
  原来是切在自己的身躯上。

  梨树检点周身,原来有许多枝桠已经折断了,伤口却已冻得麻木,全不觉得疼痛。再放眼望去,四面一片暗黑沉寂,仿佛空阔无边,仿佛视线所及全是死物,更让它惊觉自己的孤独。

  过去的数年时光竟似成了一无所有。

  风再起了。
  咬紧牙关,它感觉肩已僵硬,无法展得更宽,颈已僵硬,无法抬得更高。寒冷使它几乎寸寸碎裂,甚至只要它有一点点放弃自己的心,它就甘愿在这充塞天地呼啸回旋的狂风里灰飞烟灭。

  在一瞬间灰飞烟灭。
  
  那些快乐、敏感的青葱时代。

  轻巧的燕影在流动的阳光里闪忽。一只永远蔚蓝的大眼睛温情脉脉地凝视世界。呵,它几乎爱上,它真的不顾一切地爱了,所以尽情地向上方伸展枝叶,以为终有一天能够触摸她,以最温柔的姿态……
  
  夏天的早晨,空气中游荡着一丝丝清新和芬芳。所有叶子都簇动着悄声细语,忽而带着一阵会心的轻笑摇荡开来,抖落一颗颗闪着阳光的露珠。而从宁静的午睡中醒来时,总能听到一片叶子单薄却透明的歌声,梨树至今不知道当时的它究竟藏在那簇枝桠间……

  还有对面那片橘子林成熟的时刻,橘红的波涛在风里起伏,溅上天空就成了晚霞。一只小鸟在暮色里拍着翅膀掠过,颈上蓝紫色的羽毛像传说中的大海。而它,独自一棵也不输给它们,高高地举着满树即将成熟的果实,仿佛遍身涌动的都是甘甜金黄的蜜……

  灰飞烟灭。它不肯。

  狂野的风压得它无法呼吸,连流入血管的血液都是冰冷的。

  这一刻的梨树,孤独又骄傲。

  暴虐的寒风压迫着它,鞭打着它,使它无法在风中维持自己原来的姿态,然而,它始终坚持着属于一棵树的骄傲的表情。

  
  春天的时候梨树睡了很晚才醒来。醒来的时候发觉四周一片鸟语花香,匆忙慌乱地想要开一树迟到的花,却发觉完全提不起一点力气。
  大约被冻伤了,严酷的冬天消耗了它太多的精力。倒影一般埋在土地下的,前一年伸展开去的根系大约有树冠的三、四倍广,如今却有一半没有一点知觉,也许都已经腐烂了。
  那又怎么样呢?梨树笑起来还有些虚弱,它骄傲地想,毕竟自己活到了春天,毕竟自己是一棵曾冬天里醒来的梨树啊!
  并且,它不是还有一半苏醒过来的根么?很久很久以前,有重要的朋友对它说过,只要根还在,就有生的希望。
  梨树用剩余的根紧紧地抓住地下的泥土,吮吸着养料,一点一点,挣扎着抽出嫩绿的芽来。
  长出了叶子,就可以汲取阳光雨露,就可以好好活下去。
  
  好几月时间,元气不足的它过着半睡半醒的日子,它的全副意志都集中在生长这个词上,就连在梦中也在努力伸展着根系与枝叶。
  
  一个蒙昧欲醒的早晨,它隐隐听到有谁在耳边对话。

  “你看,这棵可是梨树?”
  “好像是呢,怎么那么像家乡的南果梨?”
  “怎么可能?南果梨只有我们南方有的!隔了那么大一片海的!可、可是,真的很像……”
  “你记不记得,有一年我们带了一颗梨核过来?落在这一片了呀,好像……”
  “难道是它?天啊~~它长这么大了~它自己一个~~天啊~~~我要亲亲它~~~”

  梨树偷偷地笑了,那一刻,它真的是好得意的。
  
  后来,那对鸟儿就在这棵梨树上筑了个小巢,再后来它们有了两个孩子。妈妈总会得意地告诉两个好奇的小宝宝说,我们住在家乡的树上!
  悠长明净的秋日午后,鸟爸爸和鸟妈妈会给孩子们讲许多许多家乡的故事,反复重复全家要在春天的时候搬回去,要飞越透蓝如镜的大海,以及在那快乐的返家旅程中会见到的沿途的风物。
  梨树总是放弃了午睡,静静地倾听着。
  
  有一天,一只小鸟忽然用清亮亮的嗓音问:“那梨树也和我们一起回家乡吗?”



  (雪花在梨树的梦里听到海的声音。
  哗……哗……哗……那是梨树想象中波涛的声音。

  梨树能不能梦见海那一面的故乡呢?
  故乡这个词,让它想到了天国。    

  雪花翻身坐起来,四面望了望。
  世界一片静寂。
  果然,现在只剩它一个了,所有的雪花都已入定。

  那么,我是唯一一朵醒着过冬天的雪花了。
  雪花抱着膝坐在高高的树枝上,回忆着自己遥远的故乡,浅金色的阳光碎碎地洒落在它的小脸上。
  我不会就这样在阳光中消失,它静静地想。) 




  梦境仿佛一条幽蓝的时光隧道,梨树不由自主地向着最深邃的地方跌落下去。


  果子从肥沃的土地里拔地而起,飞回茂盛的枝叶间,从奶黄色渐渐转成青绿,越来越小,终于不见了,消失的枝节间冒出一簇簇灿烂的花朵……
  枝叶迅速收敛,树冠无声塌陷,年轮反向旋转,然后黑色的土地渐渐漫上来,漫上来,淹没了眼睛。

  
  一颗小小的梨核,藏在没有光的土地深处。
  
  不远处传来了息息索索的声音,梨核期待地望向那边,希望来的是它的好朋友。

  果然,蝉宝宝从挖开的小径里探出脑袋来,快乐地向它打招呼:“小梨,你好不好?”
  
  梨核皱着小脸向蝉宝宝哭诉:“我的头好疼……”
  “什么时候开始的呢?”蝉宝宝关心地问。
  “从昨天晚上开始。”
  “昨天下雷雨了呢,轰隆隆隆~~~你有没有听见?水都渗进我的窝里,我清理了大半天耶,”蝉宝宝笑着踱过来,用细爪子揉了揉梨核的硬脑袋,“所以你啊,你一定是要发芽了~~~”

  “我不愿意发芽!”梨核泪眼婆娑。
  “啊,说什么哪?发芽了你就可以离开这里,到地面上去啊。”
  “去上面有什么好呢?我喜欢这里,潮湿,温暖,安全,还有你。”
  
  “上面有阳光,有雨水,有蓝天白云,有清风明月,有春夏秋冬。”蝉宝宝耸耸肩,“而且,你一定会遇到许多新朋友啊!”
  “蓝天白云是什么?春夏秋冬又是什么?我没有见过它们,不稀罕它们!可是我出去了,就再不能回来……”
  “没见过才非要见一见不可啊!”蝉宝宝笑着凑近它,眯起一只眼睛,竖起一根小手指,像透露重要的秘密似地小声说,“出去了就可以看到一个美丽新鲜又好玩的世界哦,我向你保证!”

  “可是,”梨核坚持自己的想法,“你从前也说过,地面上是很危险的呀!”
  蝉宝宝从前和梨核说过自己出生时的历险经历——从卵中孵化后,和兄弟姐妹们一起从树洞里匆匆爬出来,谁知正遇上一队蚂蚁!起初两边都发怔,但顷刻间蚂蚁们就围了上来!它眼见一只大蚂蚁张口就把它的一个兄弟狠狠咬住了!慌乱之中,它冒着摔死的危险跳下来,坠落的时候风呼呼地在耳边狂吼,好在摔在柔嫩的草丛中,却被新鲜的青草气息熏得几乎晕过去,它骨碌碌地沿着草叶滚到了土地上,挥起细弱的双臂挖啊挖啊,挖不动了就用嘴巴啃,终于来到地下的时候,遍体鳞伤,还以为再也动不了的两条手臂都已经断掉了……
  蝉宝宝绘声绘色的故事听得小梨核十分胆寒,现在想起来还心有余悸:
  “你瞧,我现在有那么硬的外壳,谁来了我也不怕。可是我发了芽,谁也可以来啃我,谁也可以来踩我,谁也可以把我折断,那可怎么办哪?而且,而且,发芽那么疼……”
  
  “哎,你呀……”蝉宝宝又好气又好笑,坐倒在梨核面前,细爪子搁在膝前,望住它一时竟不知说什么好。

  沉默了一会儿,蝉宝宝才开口说:
  “你知道吗?我要在这地下呆整整七年,才能到地面上唱半个夏季的歌。
  那半个不完整的季节,是我这辈子最期待的时光,因为只有到了地上,我才可以放声歌唱,才可以在透明的空气里展开双翼自由地飞翔……无论地下多么黑,多么暗,冬天的时候泥土冻得像冰一样根本找不到食物,突如其来的大雨在睡梦中灌进我的小窝差点把我淹死……无论遇到了什么危险与困难,我都告诉自己,一定要活下去,一定要活到属于我的那个夏天!无论多么艰难辛苦,我都告诉自己,这是成长必经的历练,为了那个美好的季节,我经历的一切一切都是值得的!
  而你,你是一棵梨树耶!你的生命比我长几十倍,你将来会比我大几千倍!一棵梨树,怎么可以躲在核里,躲在黑暗的地下,不敢出地面呢?
  要长大,总是要经历疼痛和风险的啊,等到我羽化的时候,我要蜕掉厚厚一层皮,才能拥有翅膀呢!就是在地下,也不见得没有危险,我有没有和你提过那次我被一只鼹鼠追了整整一天?你不肯出去,最后只有烂在这里。你那个坚硬的外壳有什么用啊?心里死掉了,自然就烂掉了!
  你甘心吗?
  外面有多么广阔的世界啊!有多么美丽的风景!你会开出香气四溢的花朵,你会结出金黄甜美的果实,会有漂亮的小鸟在你的枝桠间做窝,会经历许许多多我们现在想也想不到的趣事!你全都要放弃掉吗?
  你真的甘心吗?”

  梨核沉默不语,蝉宝宝也再不愿说什么话,它靠着梨核坐着,有一点说不出的心酸。它不想离开梨核,毕竟这家伙就要发芽啊。
  
  其实整整一夜,梨核都没有睡,它细细地想着朋友的话,反复反复地咀嚼着,思量着。

  蝉宝宝从睡梦中醒来的时候,揉了揉眼睛,发觉是梨核在轻轻推它,梨核微微俯身望着它,很不好意思地悄声说:“小蝉,我已经发芽了。”

  蝉宝宝笑起来,也不说话,只报以啪啪啪地一通热烈的鼓掌。

  “那么,”梨核脸红了,“将来你一定到我的枝条上来唱歌。”

  “我自然是乐意之至。”蝉宝宝笑着挑一挑眉毛,忽然换了认真的神色说,“但若如此,我便要靠吸取你的汁液为生,这样也没关系吗?”
  看着梨核发呆的脸,蝉宝宝把细长的尖嘴往它身上磕了磕,“现在自然比不上你硬,但是,等我出去之后,嘿嘿~~~”它阴险地笑了几声。

  “那个,会疼吗?”梨核怯生生地问。
  “应该会吧,我想你会觉得疼的。”

  “可是,你不是说,我会比你大几千倍吗?”梨核鼓起勇气说,“几千倍耶~~~那么这点痛可以忽略不计!”
  蝉宝宝扁下脸,觉得被它说得没了气势。

  “呐,等你出来我已经长得很高了吧?我会长得壮壮的,把满身汁液都酿得又清又甜,你愿意怎么吸就可以怎么吸。”
  
  蝉宝宝温柔地笑了:“那么,我只唱歌给你一个听,直到我死去的那一刻。”
  
  “你会死吗?”梨核吃惊地问。
  “只半个夏天。我说过,我在地上只半个夏天的时间。我们这一族都是唱着歌死去的。”

  梨核难过地问:“那么我什么时候会死呢?”
  “别担心。你还有很长很长的时间。听说,如果不出意外,梨树都可以活过一百年。好些梨树爷爷都有三四百岁呢,”蝉宝宝笑了笑,“你瞧,你有几百年的时间,而我只有半个夏季。”

  “几百年有多远?半个夏季又有多久?我不明白啊……”梨核茫然地说。
  
  蝉宝宝叹了一口气:
  “将来有一天你也许会明白,但我是真的不明白,毕竟又没有蝉活过几百年。
  所以几百年对我没有意义,对我有意义的是——我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光会和你一起度过。
  真好,就这么说定了呢。”
  它向梨核仰起了灿烂的笑脸。

  梨核向蝉宝宝探出手,却没有够到。
  “真奇怪……”它小声说,有些微微的害怕,“为什么……你好像变小了呢……”

  “那是当然的……”蝉宝宝也向上伸出手,两只小手才握在了一起,“因为你在长高啊……”
 

  “为了我,大雪来了也不要怕,大风来了也不可以倒下。”
  “好的。”
  “为了我,春天要开很美很美的花,秋天要结满累累的果实。”
  “好的。”
  “为了我,要认识许多新朋友,开开心心地度过每一天。”
  “好的……”
  “不要忘记成长过程中的每一个故事……要好好地收藏在心里,将来慢慢地说给我听……”
  “好的……”
  “向小鸟学些声乐,不许做一棵没有音乐鉴赏力的梨树,因为我要来给你唱歌……”
  “……”
  “记住,万一……发生了什么事,一定要记得,你的根在地下,在你曾经安稳酣睡的地方,在我们曾经快乐嬉戏的地方,只要有根在,就有生的希望……”
  “……”
  “不要……哭了……无论如何,要比在这里更快乐地活着……”
  
  梨树冒出雨后湿漉漉的泥土时还在大喊着:“你也不要哭……你也不要输给冬天、不要输给大雨、不要输给鼹鼠……因为我等着你来唱歌……”

  在这个,光华灿烂的新天地里。



  (雪花发觉自己的小脸上也是湿漉漉的,究竟是阳光在渐渐暖起来,还是那个它来到这个世界才听说的词——“泪水”呢?
 
  一个冬天的时光,也快用完了吧?
  四面依然是寂静,然而已是越来越薄的,吹弹即破的寂静。

  就要来临了吗?万紫千红的新世界……明媚无边的新世界……
  而自己将何去何从?

  雪花安静地坐在明净的空气里,像来时那样把洁白的裙角拂平整。

  我在等着谁呢?
  而谁又在等候着我?)
  


                     

                     三


  无数浅绿色的风铃一串串地从空中落下来。

  清风,这天庭的使者,带来了有关春天的动人消息。

  所有的雪顷刻睁开了明亮的眼睛,它们在芬芳的空气中,姿态优美地袅袅上升。

  忽然一片低声的惊呼,慌乱在它们中间打了几个滚。它们发现竟少了一个伙伴,数来数去——确实少了一个伙伴!

  即将回到天国的雪花们恋恋不舍地望着青绿大地,可它们所期待的快快赶上来了的身影却始终没有出现。  
雪花们伤心地叹着气,有一朵小雪花的泪水滴在渐渐合起的天国的大门上,发出很清脆的“丁宁”声。

  
  
  一只绿眼睛的年轻黑猫跑过山坡,忽然停住了脚步。它望向山谷之中,在那些迎着春风挥动的纤丽枝条上,有一朵早开的梨花,纯净、晶莹,独自散发着沁人心脾的清香。
  
  黑猫清亮如水的眼睛中映着这朵神气飘逸的梨花,不由微笑着想:“春天终于回来了。”

  它一个纵身,向着山峦下那棵高大的梨树轻快地奔去。 





注:梨花雪其实是一种白牡丹的名字,这里是借用字面意义^^

★版权声明★ 本网站的图片、文本版权属于作品版权人所有,排版样式由学院拥有,请在转载前征求原作者的同意!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