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桑学院2003年度F1征文
|   学院首页  |   征文首页   |  征文资料  |   选手积分速查  |
铃兰
作者:美马猫依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国家叫猫之国,里面住着国王、皇后和王子,人们的生活很平静而太平。
当然,和许多国家的王子一样,猫之国的王子也到了适婚年龄,可是众多王公贵族中竟没一位能挑起王子的注意,更不要说令王子动心,国王也开始急了。
这天晚上,国王想到王子的事,习惯性地用手兜转着头顶上雪白的头发,放下手时又掉了几根在地上。
“你的习惯要是再不改,再植多少次发都会掉光的。”
刚走进卧室,皇后摇了摇头,让贴身待女收拾好地上的毛发后退下去休息。
被抓个正着的国王马上将手背到身后,并小心地将一小撮还圈在食指上的银丝悄悄拨落身后的大花瓶里。
“我也不想啊,但是……唉……”
国王无奈,和皇后并肩坐在卧床上叹气。
“你手上那本是什么?”
“这本?今天刚收到,莱姆王兄的日记。”
皇后将膝上那本如字典般厚重的日记拿给国王看。
“莱姆送这本日记来做什么?”
那个有洁癖的莱姆公爵,也是个问题人物。
“前天我写信问莱姆哥哥,有什么方法可以解决悠的问题,他今天就找人将这本日记送来了。”
国王随手翻看有点发黄的书页,慢慢却被里面的内容吸引,更命人取来纸笔,和皇后两人仔细地研究起来。
翌日,猫之国大街小巷的公布栏上纷纷被贴上一张皇室的公告。

“妈,我好想去国王的舞会。”
穿了一身纱罩,跟在后母的身后,一直说着同一句话,可是得到的却仍然是那两个字。
“不行。”
看看,就是这两个字。
盖在纱罩下黑色的尖耳朵耸拉下来,却没有放弃的打算。
开什么玩笑,她可是由早餐之后开始,从厨房跟到二楼,从二楼跟到客厅,从客厅跟到花园,从花园跟到工作小屋,从工作小屋跟到她又爱又怕的蜂场,做了这么大的牺牲了,怎么可以就这样放弃呢,再说,以过往的记录,大概再说五次,后母就会因为她实在太烦,以及打扰到她工作而答应。
眼前的小小蜜蜂们在她身上的纱罩上爬来爬去,她小心地抖了几下,走了几只,却又有几只停在上面。
“妈,我好想去国王的舞会。”
见后母停在一个蜂箱前查看蜂箱的情况,她小心地接近,也站在蜂箱旁边,小心地看着那些小东西,如果被它们入了纱罩就惨了。
“不行。”
打开蜂箱的顶盖,小心地抽出其中一片,细心地看了一下,放回去,又抽出另一片,又放回去,再抽出一片,满意地看到那悠如黄金般的液体徐徐流下,才轻轻盖上顶盖,小心地赶走还在上面爬行的蜜蜂,迅速走出蜂场,向工作小屋步去。
嘿嘿,有好东西吃咯。
纱罩下的人舔舔唇,也迅速跟上。
“妈,我好想去国王……的……舞会……”
尽最快的速度脱下身上繁杂的纱罩衣,碧绿色的眼眸自动放弃原来的目标,粘上旋蜜桶的桶口便没打算再移开视线,声音也跟着慢下来。
“不准偷吃。”
将顿在桶口上黑色像戴着手套的小手移到旁边的把手上,小手的主人只好认命地快速转动它,桶内也响起“嚓嚓”的声音,飞撞到桶身的液体慢慢流到桶底,汇成一汪黄金色泽的蜜液。
探头望着桶内的蜜液,吞着口水,转动把手的迅速渐渐慢了下来。
“不要停下。”
才恢复原样没多久的尖耳朵又耸拉下来,扁了扁嘴,继续快速转动把手。
“咦?蜜糖竟然会自动自觉来蜂场帮忙?”
“看来明天的太阳要从西边升起咯。”
拿着相同集蜜片,看起来年纪比蜜糖稍大的仙度拉和卡米拉笑着走进工作小屋,后母戴安娜接过姐妹俩的集蜜片,走近旋蜜桶,将桶内已滴完蜂蜜的集蜜片取出交给仙度拉,再将刚刚到手的两片插进架子里,瞄了蜜糖一眼,后者只好继续快速转动把手。
“妈,你这样奴役蜜糖,让别人看到,又说我们欺负蜜糖的了。”
听起来像责备,卡米拉脸上露出的却是微笑。
“就是,隔壁布朗老太自从我们跟妈妈嫁进来之后,就到处说我们母女三人坏话,一下子是妈踢蜜糖去睡煤堆,一下子是我叫蜜糖去收拾房间,一下子又是卡米拉给一锅混着绿豆的石粒让蜜糖去挑出来做糖水。”
仙席拉脸上也只有无奈的浅笑。
“除了我们,就是没人发现她每次都偷吃蜂蜜的事。”
才刚刚将沾了蜂蜜的食指含在口中,就被抓着,蜜糖只好嘿嘿笑了两声,乖乖握着把手转动。
“妈,我还是好想去国王的舞会。”
吃了一口,勉强满足了一丁点,马上想起自己的目的。
“还没死心啊。妈,你就答应她吧,家里的安眠药都被你吃完了。”
卡米拉耸耸肩,跟姐姐转回蜂场换取集蜜片。
“你果然是乔纳生和祖儿的女儿啊。”
想起两年前死去的,那个令她改变心意带着两个女儿再嫁的男人,实在笑得很无力。
“那和爸妈生前常带我去的那种舞会不同啊,这个可是国王的舞会,会有很多很好吃的东西吃哦!到时还可以顺便推销我们家的蜂蜜,一举两得!”
碧绿色的眼眸闪亮着莹绿,手又悄悄探进桶内。
“以做家务来减肥,到时流言又满天飞。唉!”
戴安娜真的很无力,自从那个男人死了之后,她变卖了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包括他和前妻祖儿旧时去舞会的行头,以及那间大屋,搬到这个远离城中心的郊区生活,更拾起从前夫处学到的技能,靠着变卖得来的钱和出售蜂蜜,她们一家四口四个女人衣食不虑之余,还能在忙碌时雇用一两个短工干活,在这个郊区算是生活最好的一户。
本来她们根本不用变卖任何东西,祖儿的表兄是邻国一个有地位的人,要养活四人完全没问题,可她毕竟是农家出身,习惯自食其力,再说那人的性格实在怪得很,让女儿们沾染上漏习就不好了。
“妈……妈……回魂哦!再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咯!”
蜜糖的小手在她眼前挥得很起劲,戴安娜定住那只小手,再挥下去,她的眼一定会花掉,头也会跟着晕。
“流言怎么办?”
难题一。
“嘿,简单,我去送她一罐荆花蜜,保证她不会再乱说。”
至少两个月内她不会乱说话。
后面这句蜜糖聪明地只在心里偷偷补充。
“舞会的衣服饰物打哪来?”
难题二。
“上年生日,表舅舅送了一整套漂亮衣饰给我。”
“什么时候送来的?我怎么不知道?”
“那时候你们都在蜂场。”
蜜糖已经察觉到后母的态度软化,心情飞扬,耳朵也跟着拍打了两下。
“我们没有邀请函。”
难题三。
“你看!”
自身前围裙的口袋掏出三张邀请函。
“今早邮差送到的。”
戴安娜一手贴上额头,大局已定,她还能说什么。

舞会当夜,母女四人进了皇城,先找个角落商谈。
托蜜糖表舅舅的福,四人的衣饰虽然都很华丽,但只有蜜糖能穿出贵族的气质,只要她少言少食的话。
何况她自小就有出席舞会的经验,一个人应该没问题,戴安娜认为陪在两个女儿身边会好一点。
“记得,12点整,在后花园等不能再晚了,明天还有工作要忙,不要只顾着吃和玩!”
戴安娜认真叮嘱蜜糖。
“知道啦。”
是蜂蜜杂果蛋糕的香味。
蜜糖的心已经飞进去了。
“来,外套给我。”
“谢谢大姐!”
戴安娜母女三人的衣饰借回来的,为了不弄脏它,她特意为四人准备了大外套裹身。
脱下大外套的蜜糖更加明艳照人,深蓝色的澎澎公主裙,映衬得蜜糖的毛色更雪白,水蓝色的宝石项链闪着柔和的淡蓝,萤白色的铃兰耳环和手链戴在黑色的耳朵和小手上更突显出她活泼可爱的个性。
现在的蜜糖,和平时在家做家务粘到一身灰的她来比,真是天差地远。
“你自己要小心点哦。”
卡米拉拿出小梳子,帮她整理一下,才满意退开。
“嗯,谢谢二姐!”
“好,我们分头走吧。”
戴安娜等蜜糖进去后才领着女儿们进场。

进入舞会现场后,蜜糖第一时间向餐桌走去,可能她走得实在太笔直了,笔直到连正眼都没向被众少女包围的王子这边望一眼。
可以想像,王子心里是多么多么的忧闷。
整场舞会,那个穿着深蓝色公主裙的少女自始至终都没看王子一眼,王子却整晚悄悄注意她。
国王和皇后看在眼里,乐在心里。
“莱姆的日记果然有用。”
“是啊!”
时间已慢慢接近午夜12点,王子见少女恋恋不舍地放下装着蜜酒的杯子,静静向中庭的门走去。
“她难道不想和我跳舞?”
王子内心觉得很受伤,什么时候他的重要性竟变得如此低了。
“小姐,能请你跳支舞吗?”
成功躲掉那些向他扑来的千金小姐、贵族淑女,未等少女反应过来,他的左手执起她的右手,他的右手揽过她的腰,顺利地带进舞场。
“陛下,我们的悠什么时候学会拐女生的?”
“呵呵,不知道啊。”
“可是……我怎么觉得悠这招和陛下您当年用的很像。”
“哈哈,皇后,你想太多了。”
当蜜糖回过神时,已经习惯性地随着音乐舞动起来。
“请问小姐芳名?”
眼前这个就是王子么?
“呃?”
蜜糖突然觉得除了黑猫王子是清晰的之外,身边所有的一切都变朦胧了。
“你好可爱。”
在舞动的微风中,清淡的铃兰香气中混有一丝若有似无的蜜甜香飘过他的鼻尖,他的手不自觉地摸上她的耳环,顺势摸上她的脸。
蜜糖感到脸上开始发热。
突然,城中心的钟楼传来响亮的声音。
一下。
两下。
三下。
四下。
五下。
六下。
七下。
八下。
九下。
十下。
十一下。
十二下。
“啊?刚刚大钟是不是敲了十二下?”
蜜糖终于惊醒。
“是的。你的声音也很好听。”
王子还未发现不妥。
“哎呀,惨了。”
蜜糖甩开王子的手,捞起澎澎裙就向中庭跑。
王子不相信地看着自己的双手,空气中只留下她跑走时飘过的独特淡香。
“悠!快追!”
国王站起来大叫。
“王儿,追丢的话,就送你去莱姆舅舅那里啊!”
皇后这句可能比较有威胁性,只见王子立刻向中庭跑去。
“悠怎么会怕莱姆?”
国王不解地问。
“你忘了?有一次带他去莱姆王兄的城堡探望王兄,他不小心跑到一个房间里被王兄的艺术品吓到之后,就再也不肯去了。”
王兄有一个房间存放着从各地收集来的仿真女性人体腊像,再加上他将胡子染成蓝色,不吓坏年仅五岁的悠才怪。
“那些东西现在还有吗?”
“不知道。”

“士卫,士卫!”
拾起遗落在矮树枝上的铃兰手链,清淡的铃兰香中少了那蜜甜香,仿佛少了股生气。
“是,王子陛下。”
卫兵们紧张地集合。
“你们一直在这里防守吗?有没有见到一个少女经过?”
“报告王子陛下,没见过。”
总不能说他们刚刚全都偷偷去看舞会的美女,没好好防守吧,尽管这个国家已经够太平了。
“搜,每一个角落都要搜清楚!”
王子坚定下令,卫兵们不敢怠慢。
结果,直到清晨六点,仍一无所获。

一个星期过去。
连国家一级的“比比”侦查队队长马尔提维柯·朱里安都找不出那位少女,悠实在是无比郁闷。
更郁闷的是,母后真的送他到莱姆舅舅的城堡。
记忆中仍清楚记得童年见到的一切,虽然母亲说那些都是假的,他可从未这样认同过。
不想老待在房间,悠拿起钓具和两个贴身待卫一起坐小船出海垂钓。
自从那晚之后,悠就一直戴着那条铃兰手链,他知道男生戴起来说多怪异就有多怪异,只因他是王子,周围的人才不敢啃声。
“唉!”
一手势杆,一手随性搭在船沿,悠感到百般无奈。
突然水中出现一只黑色的手抓住搭在船沿的另一只黑手。
悠一惊,条件反射抽手站起,两名待卫也跟着站起,小船顿时失去平衡,翻了。
“啊……救命……我……我……不会……游泳……”
一连喝了几口水,悠不停拍打水面呼救,可惜那两名待卫掉进水里还未冒出头。
“救……救命……救命……救…………”
今早出门,因为莱姆舅舅回来了,所以没吃早餐就出来,现在已经没什么力气了。
在他最后的意识里,好像见到那名少女如鱼般游了过来,难道她是鱼精?

“大姐,二姐,那两个人怎么样?”
“没问题,他们两个没喝什么水,只是在水中见到我们时惊吓过度晕了而已。”
仙度拉检查过两人之后,终于放下心,如果因为她们玩潜水而弄出人命,就不好办了。
“真没用,还学人当什么贴身待卫。”
卡米拉用脚踢踢那两人,鄙视这种没用的男人。
“唉,这个人也太没胆了,我只是见到他手上的手链很像表舅舅送我的那条,想抓下来看看,干嘛这么大反应。”
估计他肚内的水已经被她压得差不多都吐出来,可是他还是没醒。
“喂喂,我从来没干过坏事,也没杀过人哦,你醒来好不好?”
拍了两下,没反应。
“喂喂。”
又拍了两下,还是没反应。
“蜜糖,你先看着他们,我和卡米拉去城堡找人。”
“哦,快点回来啊。”
应了声,蜜糖向姐姐们挥手,没发现那个戴着铃兰手链的奇怪男子已慢慢恢复呼吸。
继续用力掌刮男子的脸,原来帅气的黑脸慢慢“胖”了起来。
“还不醒啊?不会是翘掉了吧?”
将耳朵贴在他的心脏处。
咦?好像还有心跳。
摸摸他的鼻息。
哗哗,没有呼吸耶!怎么办?要怎么做?啊,对了,和姐姐们去海滩学游泳时见过二姐救遇溺的人,好像要吸气吹到嘴里去的,赶快试试看。
大口吸气含在口中,学着卡米拉捏住男子的鼻子,嘴对嘴吹气。
一次,两次。
将耳朵贴去男子心口,心跳好像比较有力了。
好,继续。
吸气,对嘴,吹气。
一次,两次。
正想抬头再大力吸气去吹,却突然被人搂住起不了身。
被亲了两下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躺在海滩上的男子已经完全清醒。
“终于抓到你了。”
悠很想微笑,可两边的脸都很痛。
“你……”
想送过去一拳,脖子上竟多了两把刀。
“不得对准王妃无礼。”
“是,王子陛下。”
两把刀收了回去。
“喂喂,你明明已经醒了,干嘛还要装死?”
才刚问出口,就听到身后的表舅舅的叫声。
“悠!”
蓝胡子公爵冲过来,一把抓起悠,翻来覆去认真查看过后,才放下心。
“还好你没事,不然莉莉亚皇后一定会溶了我的收藏。”
“舅舅,她们是谁?”
见到已经遛远的三位少女,悠肯定莱姆认识她们。
“她们?哦,你是说蜜糖、卡米拉、仙度拉她们吗?蜜糖是我母亲的表弟的女儿的女儿,说简单一点,就是和我感情很好的不血缘不太近的表亲的女儿,而且卡米拉和仙度拉是她后母的陪嫁女儿,明白?”
“有点复杂。”
“还好。”
“我能再找到她吗?”
“你指的是哪一个?蜜糖?卡米拉?仙度拉?”
“拥有这串手链的主人。”
“咦?你怎么会有这串手链?”
“拣的。舅舅,能找到它的主人吗?”
“你说的是新主人还是旧主人?”
“什么新的旧的?”
“新主人是蜜糖,旧主人是我。”
莱姆公爵笑得很是暧昧。
悠马上自沙上弹跳而起,退开三尺。
“哈哈哈——”
听到这熟悉的笑声,悠知道又被耍了,满脸阴沉地望着这个讨厌的蓝胡子舅舅。
“我会告诉母后,你害我差点溺死。”
“哈哈——哈——啊?”
莱姆公爵的大笑僵在脸上。
“走,我们回去。”
“是,王子陛下。”
“等,等一下啊,悠……”
蓝胡子公爵赶紧跟上。
“呵,你只是想知道她在哪,简单,简单,不过你要先找到那个卖火柴的女孩,将火柴送给七个矮子换上等铃兰蜜,再拿着铃兰蜜……”
蓝胡子莱姆公爵的声音渐行渐远。
宁静的海滩,只有海浪拍打沙面的声音。

一个月后,猫之国的王子娶到他的可爱猫新娘,幸福快乐地生活下去。

猫之国的图书室内,不知何时多了本书,封面没书名,只有作者的名字:莱姆·格林。

(完)

★版权声明★ 本网站的图片、文本版权属于作品版权人所有,排版样式由学院拥有,请在转载前征求原作者的同意!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