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桑学院2003年度F1征文
|   学院首页  |   征文首页   |  征文资料  |   选手积分速查  |
两生花
作者:高碎

和所用美丽的故事一样,一切都发生在很久很久以前。

那个时候每到秋天,北方的海水会变成太阳底下鸢尾花的深蓝色,浪花好像是花瓣上点缀的斑点。很多很多白色翅膀的海鸥开始出发到温暖的南方过冬,他们成群结队飞行,傍晚就在空地上休息。运气好的孩子们,偶尔能在晴朗的早晨听见拍打翅膀的声音。
海鸥们一直往南飞,经过很多城市,乡村,平原和树林。经过三个半星期的飞行,他们当中最年轻翅膀最有力的,可以在飞过三条海峡之后,来到一个小小的海港。那里海水碧绿温暖,象是世界上最富有的王后所拥有的绿宝石王冠。海水上面有许多渔船展开着洁白的船帆,水手们每天出海捕鱼,丰收的时候,海鸥们可以从他们那里得到小鱼当作晚餐。

一天,一只年轻海鸥决定离开海港。刚才在灯塔上,有一只浅灰色的海燕向他求爱,海燕姑娘有宝石一样的眼睛和鲜艳的黄嘴,她说:“我爱你拍动翅膀飞行的样子,好像风是你最忠实的朋友。你愿意成为我的丈夫吗?你愿意用翅膀在夜里为我遮挡浪花吗?”
就像人们一样,美丽的鸟儿们也会爱上比它们更美丽的生物。从这一点也可以看出,我们年轻的海鸥的确非常英俊。
海鸥抬起翅膀行了个礼,对于年轻的小姐来说,怎样的礼貌都不过分。他说:“被您青睐真是我的荣幸,可是要是和我在一起,春天来了的时候,您就得和我一起飞三个半星期回到北方去,那里没有高大的树木,即使夏天最热的时候也只有小小的花朵。白雪女王住在格陵兰的冰晶城堡里,夏天的夜里我们在漆黑的海面上飞行,可以听见她的呼吸声。亲爱的小姐,即使这样您还爱我吗?”
海鸥低下头等了一阵,但是没有听到回答。他抬起头来看,海燕姑娘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飞的无影无踪了。海鸥其实知道他不会有这么身姿轻盈的伴侣,但还是想:其实他很愿意为她遮挡浪花。
旁边梳理羽毛的老海鸥跳过来,对他说:“我们能选择的范围不大,孩子,这是一个教训。好在天气很好,你也没有失去什么。”
年轻的海鸥没有说话,妈妈告诉过他,打断年长者的话是不礼貌的。所以他就只是展开翅膀从灯塔顶上的窗口飞出去了。他忽然想要去别处看看,当然,他想他不会去的太久,至少春天以前就会回来。

海港的东面是一个不大的城市。因为是在温暖的南方,所以即使现在已经是冬天了,还是有碧绿的草坪和很多鲜花。树都长着修长而柔软的枝条和宽大的叶子,和不知厌倦的风一天到晚的跳舞。海鸥经过的时候,他们停下舞步抬起头来和他打招呼。海鸥听见很多很多的笑声。他慢慢觉得老海鸥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天气很好,而他也没有失去什么。年轻的海鸥高兴起来,他在大教堂灰白色的尖塔楼附近绕起了圈子。傍晚快来了,教堂的钟声响起来,石板路上一些衣着鲜艳的男人和女人在走来走去。
这时候海鸥忽然听见一个声音对他说:“海鸥先生,您能帮我个忙吗?”
海鸥东张西望了一阵,终于看见在塔楼的屋檐边上,坐着个小孩子,长长的银色头发盖住眼睛,大约只有海鸥的四分之一高,背后透明的翅膀在夕阳底下闪闪发光。
海鸥知道,这是个小精灵。在北方的冰原上,他曾经见过很多这样的精灵。他们自称是雪的孩子,冰的孩子和针叶林的孩子。虽然有些时候也会变得暴躁或者很爱恶作剧,但大部分时间里,它们是海鸥们为数不多的朋友们之一。
和海鸥,树木或者岩石一样,小精灵们也被是神所创造出来的。有些会有一些微不足道的任务,不过大部分都是在整日玩耍。在人类的传说中,在最北面的天空中闪亮的极光是白雪女王的银马车和天空摩擦而溅出的火花,但是海鸥们一直认为,那是小精灵们在夜里聚会时燃烧起来的篝火。
据说人类是看不见他们的,除了那些小孩子们,不管是安静的还是吵闹的都是一样。对于小精灵来说,他们和小孩子们差不多可以算作同类。

“当然没问题。”海鸥说,然后盘旋了一圈之后在塔楼的屋顶上降落下来,上下打量着面前小小的精灵。和他所熟悉的北方精灵不同,这个精灵有胡桃木颜色的皮肤和琥珀色的眼睛,身上穿着破破烂烂的棕色亚麻布袍子,好像是从远方来的旅行者一样。
小精灵感激的看了海鸥一样,开口说:“您能带我往东飞一阵吗?在喷泉广场的以南,高墙后面,是王宫的花园,是的,这个城市是王国的首都。在那个方圆七十个七步的花园里,有一棵大橡树,你能带我去哪里吗?我走了很久,也请风和太阳帮了很多忙,可好像还是要来不及了……”
“你和人订了约会吗?”海鸥走到小精灵身边俯下身子去。能够帮忙他总是很高兴的,何况他最喜欢的,就是在夕阳下面飞来飞去。鸟儿们都还不忙着回家,彼此之间很乐意闲谈两句。
小精灵骑到海鸥背上去,海鸥在太阳底下飞了一天,蓬松的羽毛很温暖。小精灵说:“是啊是啊,一百年前的约会呢。海鸥先生,您是从北方飞过来的吗?我闻到白雪和松树的气息。”
“我们要飞啦。”海鸥说,然后猛的冲上了天空,把钟楼远远的抛在下面。他听见背后的小精灵轻轻的惊呼了一声,然后用力抓住了他的羽毛。年轻的海鸥忍不住在心里笑了一下,这是他非常喜欢的游戏。

海鸥一直往东飞过去,街上楼房和招牌的影子拖的很长,只有很短的一些瞬间里,他能看见自己小小模糊的影子被人们踩在脚下,一下子就看不见了。背后的精灵不时发出惊讶的声音。他说:“嗯?这里的小巷为什么变成河水啦?嗯?那个很多人排队的面包店怎么不见啦?……”然后海鸥感到小精灵把头深深的埋进他的羽毛里,触角蹭在他的脖子上,很痒。
“喂,你不要紧吧?”海鸥问。过了好一会,他听见小精灵沉闷的声音:“好多地方都变了……才一百年啊。”
海鸥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就什么也没有说。他想不出来一百年是多么长的一段时间。妈妈过去和他说,天气变冷的时候他们就到南方来,春天就回冰原去。每次都有一些海鸥,会在路上一头栽进大海,再也上不来。年轻的海鸥不知道,多少海鸥掉进大海的时间,才是一百年呢?

然后海鸥就看见了喷泉广场,青铜的武士像矗立在广场的正中央,骑着青铜的马儿,很骄傲的样子,眼睛是清澈的蓝色琉璃。这让他瘦削的脸庞看起来变得温和了一些。也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几只麻雀正坐在武士的肩膀上聊天,海鸥从他们身边掠过,听见他们说:“啊,穿着结婚礼服的公主不知道会有多美丽。”
海鸥于是说:“小精灵,我们是不是就要到了?”
“啊,这个喷泉广场还是一点都没变,你看,你看!那是圣菲利浦的塑像,他曾经是这个王国最英勇的战士,所有年轻女孩子梦中的情人……我们往南去吧,你看见王宫的高墙了吗?”
海鸥当然看见了,国王的卫队正在王宫门口换岗,他们穿着雪白绣金色图案的礼服,将刀剑互相碰撞,发出轻轻的清脆响声。能够为国王效忠是很光荣的,港口的麻雀说,这当然不光是因为国王有美丽的公主。

他们飞过高墙,来到王宫里面。和北方的那些高大的城堡不同,这里的建筑物有着阔大的窗户和颜色鲜艳的外墙,红色,蓝色,黄色和绿色。白围裙的女仆在餐厅忙着摆放餐具,穿黑呢制服的男仆在楼梯上穿梭,演奏者们在房间里最后一次校准乐器,然后分吃美味的蓝莓奶油蛋糕,再呆一会儿他们就要为王室的舞会演奏整个晚上。
海鸥从窗口掠过看到这一切,然后他带着小精灵终于飞进国王的花园。正像小精灵所说的那样,花园的四周都是七十个七步,正中央有一棵古老的橡树。一百年的时间过去了,外面的街道都改变了,但是看起来王宫并没有什么不同,或者,王宫就应该是这个样子吧。就像是公主初次参加社交晚会的长裙一样,永远都是这个样子的吧。

海鸥在橡树底下停下来,小精灵从他的背上跳下来,在地面上稀疏的草丛间走来走去,四处张望。
“他还没和我道谢呢……”海鸥想,不过他很快也就不在意了,“毕竟是一百年的约会嘛。”他往上看,西面天空上都是美丽的晚霞。水手们看见这样的美丽景色之后都很高兴,因为这预示着明天会是个适合捕鱼的好天气。
海鸥忽然发现自己已经有点怀念海港了,虽然他离开那里还不到一天时间。在哪里,每到傍晚,鸟儿们会有规模盛大的茶会。于是他打算和小精灵打个招呼就离开,努力飞回去的话,说不定还可以听到老海鸥们所讲的那些冒险故事。骑士杀死了凶恶的龙,白雪王后把最爱她的王子永远冻在冰里,驯鹿们之间莫名其妙的爱情,遥远的东方,有能够和人类交谈的鸟儿。
我们的海鸥是很喜欢听故事的,这也就是为什么他会想要到远方去的缘故。不过现在他还太年轻,所以思念之情还是轻而易举的就占了上风。

海鸥想向小精灵道别。但还没走到他身边,就听见了小小的哭泣声。海鸥走到他面前,用翅膀抬起小精灵的脸,精灵的脸上都是眼泪,睫毛都被泪水粘在了一起。
“海鸥先生,您说这是为什么呢?难道她把约会忘记了吗?”
海鸥耸了耸肩膀。他始终不太习惯被人这么正式的称呼,他说:“叫我海鸥就好啦,你确定和她是定在这个时候在这里约会吗?”海鸥四下里看了看,以为比精灵要高太多,所以他能够看的更远,但是地面上除了几片小小的落叶之外,就只有一些草丛。
“海鸥先……啊,不,海鸥,是啊,我们就是约定了一百年后在这里见面的,可是她不在啊……”
“她也是小精灵吗?”海鸥问。
“不,她是一朵白色的花,有十四片柔软的花瓣,好像是北方最洁白的新雪一样。你能看到她吗?”小精灵说,眼泪掉下来,砸在他赤裸的脚趾上。
海鸥只好安慰拼命安慰悲伤的精灵,他说:“说不定……说不定是她记错了地方呢?花园这么大,我们好好的来找一找吧。”听不到冒险故事虽然可惜,但是让小精灵一个人在这里哭泣的话,那就太可怜了,海鸥想。他实在是个很有教养的小伙子。

于是小精灵又爬上了海鸥的背,海鸥带着他在花园里上上下下飞来飞去。傍晚还有海鸥在花园里飞的确是很奇怪的,但是没有人注意到他们,所有的人都在跳舞厅,在那里,国王正在为公主举办盛大的舞会。
他们走遍了花园的每个角落,花园里盛开着玫瑰,木犀和金盏花,他们向花儿们询问,但是没有谁见过一朵十四个花瓣的雪白花朵。
玫瑰们说:“十四个花瓣?那也太少了吧?最好的花应该象我们一样有几十个花瓣,好像是最好的丝绸作出的礼服长裙……”
木犀们说:“你们找的花朵有我们香吗?诗人说,我们的香气好像是有关情人的最甜蜜的梦境呢。”
金盏花们说:“白色?那是多么单调的颜色!你看我们象是湖面反射出的朝阳的光。”
小精灵并没有回答他们,他只是对海鸥说:“你看,她不在这里,他们都没有见过她,所以才能说出这样的话。”

再问了每朵花至少三遍以后,天已经很快的黑下来。只有极远处的西边天空有一点点微微的青色。
南方冬天的夜里是很安静的,虽然草一点也不枯萎,树木也长满了绿色坚硬的叶子,但是他们都有一点骄傲,并不愿意相互交谈或者是和星星们一起唱歌。小孩子们凑近窗子仔细听也听不见什么有趣的声音,也就早早的睡着了,因此睡梦之神几乎没有什么事情做,因此每年的这个时候,他就会去深深的海底宫殿探望自己嫁给海王子的美丽的妹妹,看到很多奇异的景色,这也就是为什么在春天来临的时候,小孩子总是会做非常有趣的梦的原因。

海鸥和小精灵并肩站在大橡树最高的一个树杈上,月亮出来了,借着月光,他们可以透过层层叠叠的叶子,看到国王的整个花园。花儿们都已经被他们问的疲倦,早早的睡着了,偶尔有田鼠在小路上跑过,专心的为自己准备夜宵。
海鸥看着身边的小精灵,他已经不再哭泣了,可是看起来很忧伤,只是沉默的看着自己的衣角。于是海鸥说:“说不定,说不定她和你一样,在路上耽搁了呢……”然后他想他说的不对,因为即使有十四片雪白的花瓣,可是世界上并没有会走路的花啊。
“也许她已经不记得和我的约会了。”精灵叹了口气,在树枝上坐下来,他破破烂烂的亚麻布袍子很宽大,坐下来的时候,能把他的光脚完全盖住。“可是,”精灵说,“她那个时候真的是一朵非常非常美丽的花……”
“你愿意把她的故事讲给我听吗?”海鸥问,一半是为了让身边的朋友说说话,一半是为了自己的小小好奇心,当然,年轻而害羞的海鸥是不肯承认后一点的。
小精灵点点头,他很感激这个初始的热心的朋友,不知为什么,这个时候他忽然很想让他的朋友知道,他在一百年以前订了约会的,是怎样的一朵可爱的花。

下面就是小精灵所讲述的有关他和他的花的故事。

正像海鸥所知道的那样,有些小精灵来到这个世界上,是为了实现神的一点愿望,当然,这些愿望都是微不足道的,只价值一个最短的微笑。我们的小精灵就是这样,某一天神说:“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没有完美的花朵,我希望有个小精灵去给我找找看。”于是,他就在人间诞生了。
从诞生的那一天起,小精灵就开始一直寻找,找了很多很多年,走过了很多很多地方。看到过这世界上无穷无尽的花朵,从最美丽的新娘头上的花冠,到在小婴儿的坟墓上开出的小花。到后来,他只要凭借着香气或者飞过的蝴蝶的表情,就可以知道附近有着什么样的花。
有的时候,他也会对一些花朵的香气或者颜色感到惊喜,可是他从来都没有停下来过,神要的完美总是很难得的。所以他就一直不停的走在世界的各个角落。好在,只要有阳光、风或者水,小精灵们就可以和这个世界一起存在下去的,因为有永远,所以他从来也没有着急过。

一百年以前,精灵走到这个城市,来到喷泉广场,国王正在王宫里准备召开盛大的舞会,他跑进花园里,看见在高大的老橡树底下,有一朵白色的花正在开放。
精灵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就明白什么是独一无二了。她的花瓣柔软的象是最好的中国丝绸,洁白的好像年轻天鹅脖子上的羽毛。她看着他低头微笑,每一片花瓣都打开在恰到好处的角度。那个时候明亮的夕阳照在她身上,精灵想这就是神所要的完美的花。
于是他走过去对她自我介绍,告诉她他要为神实现的愿望,告诉她他已经找了很多很多年,也告诉她他想他终于找到了,他说:“我想,你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完美的花。”
她看着他羞涩的笑起来,好像是有礼貌的女孩子被人称赞了美貌那样的微笑着,她抬起头来,安静和他说:“我真高兴听见您这么说,但是,我并不是完美的,你看,我应该有十四片花瓣,可是我只有十三片啊。”
她轻轻的转动了几片花瓣,精灵看见果然有一个小小的缺口,只是她掩饰的很好罢了。
花朵低了低头,对精灵说:“对不起,你失望了吧。”
精灵就说:“少一片花瓣,对于神来说,也许真的就是不完美吧,可是对于我来说,有什么不同吗?”
于是那朵花又笑起来,那是真正的面对爱人时的甜蜜笑容。她说:“那么我们来聊聊天吧,到太阳升起的时候,我的生命就要结束了。作为花朵来说,我们能看见的日出和日落都是只有一次的。所以请你讲些故事给我听吧。”

精灵于是坐在地上,头正好可以和他的花朵轻轻碰到。他说,“那么,让我讲些有关于花的故事给你听吧。”
“在遥远遥远的东方,在干热的沙漠里面,有一些最强悍的骑兵,他们的马穿着铁甲,他们的军服都是最深的血红色。这些骑兵的首领,是这个王国的骑士长,也就是公主的爱人。他每次出发去打仗的时候,都会给公主一个吻,公主把这些吻印在最好的珍珠上,然后埋在花园的泥土里。这是她最珍贵的宝藏。
“后来,白衣的骑兵攻破了王都,很多很多黄沙从城墙的缺口被风吹进来,老国王运气很好,在这一切来临之前已经死去了,于是骑士长杀死了公主,点燃了整个王宫,他抱着她坐在花园里,而火焰终于让一切都化成了灰烬。
“很多很多年之后,在公主埋藏珍珠的地方开出了黑色的花朵,当然,她们不是真的黑色,只是太深的红色而已,就像我们最深的爱往往反而会变得象是恨一样……”

精灵的故事让白花流下了眼泪,在月光底下就好像是那些东方的公主所埋下的珍珠,她说:“我喜欢你的故事,可是……有没有更快乐一点的呢?”
精灵想了想,就说:“那我再讲一个别的吧。”
“在北方的海边有一个城市,有窄窄的小巷和冰冷的石头房子,在那里最热闹的酒馆里有最好的舞娘,她长着长长的黑卷发,嘴唇鲜红,穿长长的黑色镶边的红缎子裙子。人们从城市的四面八方来看她的舞蹈,就好像是期待着这个冰冷潮湿的城市里罕见的阳光。
“在她最热情的观众里,有一个年轻的学生,为了看她的舞蹈,他在酒馆里谋了个打杂的差事,他把他的工资都换成了最好的白色玫瑰,每天她的表演之后,他就在她的梳妆台上放上一朵并且附上自己写的情诗。
“后来舞娘就和学生恋爱起来了,然后他们就结婚了,可是后来他们吵了很多架,最后疲倦的分手。舞娘渡过海峡去更温暖的城市表演,学生跟着远洋的轮船到未知的世界冒险去了。
“几十年之后,舞娘回到自己的家乡,有一天在大街上,她看见了当年自己的爱人。他们都已经白发苍苍了,学生还在一次冒险里失去了眼睛。舞娘叫出了他的名字,跌跌撞撞的向他跑过去,然后他们面对面的站着,沉默着什么也说不出来。
“于是舞娘走到最近的花店里买了一朵白色的玫瑰。她走回他身边,把玫瑰的花朵放在他的嘴唇上面。他们忽然都掉下眼泪,然后紧紧的抱在了一起。”

精灵讲完了故事,站起身来,轻轻的把白色的花朵抱在怀里。夜已经很深了,所有的生物都睡着了,只有他们还醒着,沉默着,轻轻的抱在一起。时间好像很快的就过去了,又好像是永远也不会过去。他们听见彼此的呼吸声。小精灵想,神真的是最伟大的啊,要不然,他想他几乎是一定会和自己的花朵错过去的啊。
他们一直拥抱到第一缕曙光来临之前,对于热恋中的情人来说,不管怎么样的亲昵都是不过分的。终于,花朵对她的精灵说:“作为花朵来说,我的生命就要结束了。让我们来定个约会吧,一百年之后,我会再在这里开花,我希望那时我能成为真正完美的花朵。那个时候,请你再来找我吧。”
精灵拼命的点头答应了。他知道,最好的那些花在开放之后,她们的灵魂会不断转世成为各种各样的美丽蝴蝶,整整一百年,她们都可以到处飞行。而在一百年以后,他们可以选择一次,继续做蝴蝶,变成花,或者转世成为一个真正的婴儿。
只有很少的一部分花的灵魂会要求再次变成花朵。因为当她们已经习惯于自由自在的生活了以后,就很难再把她们禁锢在土地上了。
可是小精灵十三个花瓣的白花说,我希望一百年以后再在这里开花,我希望那个时候我能成为真正完美的花朵。
小精灵看着他的花,微笑起来,并且一直微笑下去。他相信他们在一百年后能够再次见面,也希望她的愿望能够真的实现。这并不是因为如果成功他就能实现神的愿望,而只是因为她是他最亲密的爱人。
这就是一百年以前,小精灵和他的白色花朵的故事。

小精灵的故事讲得很慢很慢,声音很轻,常常有不合时宜的停顿,或者是一脸迷茫的表情。但是海鸥并没有追问,他只是伸出自己的翅膀来,轻轻的拍拍精灵的肩膀。
他们坐在树顶上,看着头顶的星星和月亮都一点一点的沉下去了。远方的天空渐渐出现了清白色,小精灵的故事讲完了。海鸥把翅膀盖在他身上,然后他们就都睡着了。

等他们俩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完全亮了,太阳很高,天空上都是一团团的云彩。小精灵从海鸥的翅膀底下钻出来,对他说:“也许……也许我的花朵已经变成一个真正的婴儿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也可以算作是完美的花朵……那么,请你带我去海港吧,我想跟着航船,再次回到遥远的东方。”
于是他又爬上海鸥的背,他们从橡树顶上飞起,向着王宫外面飞去,和来的时候一样,要经过建筑物鲜艳的外墙,和很多很多阔大的玻璃窗。
海鸥飞的不快,也许是因为昨晚睡的太少,也许是因为精灵的故事在他心里留下了抹不掉的份量。他向那些窗口里张望,女仆在做晨间的打扫,王子和公主在长条桌子上吃丰盛的早餐。
“请你,请你停一停!!”海鸥忽然听见小精灵惊讶的叫声,他转头飞回去。

在公主卧室的窗台上,有一个小小的青花瓷花盆,里面有一棵年轻的植物,有舒展的绿色叶子,盛开着十四瓣的美丽白色花朵。她的花瓣柔软的象是最好的中国丝绸,洁白的好像年轻天鹅脖子上的羽毛。
海鸥落在公主的窗台上,小精灵从他的背上跳下来。朝窗口走过去。那白色的花朵露出了真正的面对爱人时的甜蜜笑容。
他们安静的看着彼此,然后轻轻地说:
“日安!”
“日安!”

★版权声明★ 本网站的图片、文本版权属于作品版权人所有,排版样式由学院拥有,请在转载前征求原作者的同意!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