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桑学院2003年度F1征文
|   学院首页  |   征文首页   |  征文资料  |   选手积分速查  |
七分探
作者:jing

"呼----"
陆涯望着眼前一望无际的江面,悠悠地长出了一口气。
此时是阳春三月,江南一带已是和风旭日,春花盛开了,北地却仍春寒料峭,朔风扑面,但也已不似十冬腊月里的那般酷寒。近日来冰封的江面因气候转暖逐渐解体而成冰块,顺流而下开始淌凌--也即是"开江"。
眼见这一江无数大小不一的晶莹冰块,挨挨挤挤,漂漂悠悠,如群羊涌动,似白云飘浮,随波逐流,一泻千里。虽不是未曾见过的景象,却仍叫人不禁赞叹。
忽然,陆涯隐约听得前面转弯处传来兵刃相交的声音及喝咤声,好奇心起,施展轻功向前掠去,刚转过弯,就见两个少年人正围攻一个中年汉子。
三人渐斗渐近,只见那汉子所穿的黄色外袍已有多处绽开,血迹斑斑,右腿上还不时有鲜血流下,显是受伤不轻,手执双刀且战且退。右额前垂落一绺长发直至胸前,想来左侧原本也有,现下已被人削去,仅余寸许在额前飘荡,模样甚是怪异。与之缠斗的两个人,其中一个少年手执长剑,身上也有几处刀伤,隐隐透出血迹。另一个少女使一柄单剑,身上虽有伤口,却不见流血。
陆涯只看了几眼,便认出那汉子乃官府悬赏缉拿的要犯--江洋大盗张琅,此人生性暴躁,擅使双刀,自诩为天罡星转世,烧杀劫掠,无恶不作,兼诡诈多端,虽多方通缉皆未能捕获。因他又有个别名叫张小强,是以人送外号"暴罡小强"。倒是那两个少年人却面生得紧,能将张小强逼至绝境,且招式奇异,身法飘忽,陆涯一时竟也猜不出此二人的来历和门派。
那边厢张琅体力渐渐不支,不禁心下暗自叫糟,上回为了避风头在附近的小村子里躲了一阵子,没料想今日初次出手就惹上这样难缠的人物,早知道出门前就应该先翻翻皇历,这次恐怕凶多吉少。虽说如此,手中双刀仍使得虎虎生风,勉力支撑。
眼见这二人联手,已将张琅逼至岸边,陆涯不由得开始思索江湖上最近崛起的年轻人中,是否有这样的人物。那少年所使长剑远较寻常刀剑为长为厚,看来臂力不弱。而且招式奇诡凌厉,声势威猛,出招之时隐有风雷之声,竟似魔教的"风雷十九式"。那边的少女剑法虽然平常,但身法灵动,如行云流水,显然轻功甚佳。另外,所穿外衣虽被划破,却不见半丝血迹,身形闪动间能从破绽中瞧见几缕白光,想是里面穿了软甲之类。
突然,只听得张琅大喝一声,左手单刀格开少年的剑招,右手单刀同时向少女当头劈落,少女正待挥剑隔开,不料却是虚招,张琅手腕一翻,单刀已搭上少女的剑身,就势一压,向着少女的颈间抹去,左手单刀撤回的同时也向少女胸腹间刺去。他这般打法看似不要命,实则暗藏玄机,他料定那少年定会先救同伴,是以佯装拼命,想等那少年近身救人时再施以突袭。
果不其然,少年眼见同伴危急,不假思索挥剑解围,却不料张琅的单刀忽然转向朝自己刺来,急忙闪身回剑格挡,却已然来不及了。眼见单刀就要刺入少年的身体,突然,一缕急劲的破空之声传来,张琅只觉得左手虎口一震,单刀便把持不住脱了手,少年虽然及时闪开,左臂却仍然被刀锋划出了一条血口。
看清暗器不过是一颗石子,张琅大惊失色,只道是对方来了援兵,当下不暇细看,虚晃一刀挡开少女剑招,纵身而起,掠向江中。
那少女起步要追,却突然回头看向少年,少年微微摇头,示意自己无碍。少女神色略缓,随即看了一眼立在不远处的陆涯,旋即转身追了过去,足点冰排,几个起落已追上逃到江心的张琅。
岸边,少年转过身,看向陆涯,朗声说道:"多谢大侠出手相助,在下这里谢过了。"说完抱拳施礼。
陆涯笑道:"不必客气。请问少侠高姓大名?"说着慢慢走近。
少年道:"不敢,在下薛悠。"
陆涯目中隐现茫然之色,这少年果然无名。但见他并不追去,反而撕下衣襟包扎伤口,不禁奇道:"你不追么?"
少年微微摇头道:"他逃不了。"
正奇怪于少年的笃定,忽听一声大喝,两人齐齐望向江中。却是那张琅眼见逃脱无望,大吼一声,蓦地使出"乱披风"刀法来。那少女见他突然这般没头没脑地乱打一气,一时间倒也被他打了个措手不及。
此时,二人正落脚在一块大冰排之上,那冰排看似去势缓慢却绝不停留,且不时有大大小小的冰排冲撞推挤,使得那冰排不时震动或倾斜。突然,整个冰排剧烈一震,那少女脚下一时不稳栽倒冰上,单剑也脱了手,滑落江中。张琅见状精神一振,举刀便砍,那少女翻身躲过,顺手从腰间摸出一样东西。张琅踏前一步,双刀向少女当头劈下,眼见无处可躲,少女右手一抬,暗器激射而出。张琅闪避不及,暗器没入右胸,当下闷哼一声,后退数步,口喷鲜血,倒栽入江中。
那少女坐在冰排上,稍微喘息了一下,随即起身走到冰排边缘,向下探望了一阵,深吸了一口气,突然一跃而入冰冷的江水中,再无动静。
岸上的陆涯见状不禁一愕,但见薛悠神色如常,却也不便相询,只是随着他沿岸向下游方向踱去。约摸过了盏茶时间,忽见前方不远处的水面露出一个头来,正是那少女,只见她慢慢游向岸边,边开口唤道:"小悠,你来帮我。"
薛悠抢步上前,待少女将张琅的身体推上岸边,再将他拖到一边。少女上得岸来,看着已经昏迷的张琅,恨恨地道:"受伤落水还想逃跑,我补了他两刺,现在竟仍活着,这个家伙的命倒真跟蟑螂一样强!"
薛悠没有搭话,径自点了张琅的几处穴道,又取过绳子捆绑结实,将他扔在一旁。随即道:"咱们在此歇息片刻,你先去捉几条鱼来。"
于是少女又折回江边,薛悠去附近捡拾干柴,陆涯则踱到张琅身旁,弯身取出他胸前的暗器,仔细端详。只见那暗器形如圆锥,长约三寸,身有三棱,底部有一狭缝,形状甚是怪异。陆涯微微摇头,这哪里象暗器,倒象半个分水刺……
分水刺?!
蓦地,陆涯想起一件事来,昔年魔教五大护法之一、净水坛坛主斐净艳名远播,水上功夫更是冠绝天下。她所使的兵器便是分水刺,而且仅有一支!普通人只道这支水刺与普通水刺无异,但只有少数人知道,只要扳动暗藏的机关,水刺的两端便能激射出去,露出里面的真身,两端形如匕首,水色流光,轻薄如纸,削金断玉,长度只有原来的七分大小,名曰"七分探"。后来趁魔教内讧加剧,江湖上的名门正派集结征讨,斐净却在之前突然离开,不知去向。
看来这少女也同魔教脱不了干系,陆涯如是想到。见薛悠已回到岸边,用干树枝架起了几个角架,取出火石点燃篝火,不一会儿便见那少女提着几条鱼回来。
少女脱下身上已湿透的外衣,搭在篝火旁的架子上晾晒,陆涯见她里面穿的一身银色水靠,虽不曾见过,却也猜到这大概便是斐净的另一件宝物--冰丝韧甲,据说水火不侵,刀枪不入,果然名不虚传。
少女坐在篝火旁的一块石头上,随手拈过一条鱼,摸出腰间的水刺,用水刺一端几下刮掉了鱼鳞,旋即倒过来,用匕首一端在鱼身划了个口,麻利地将鱼皮剥掉,将鱼肉剔下,切成薄片,然后用削尖的枝条串好,放在火上燎烧。
陆涯见她将这天下知名的兵器用作菜刀,弄得满是鱼鳞污血,不免心疼。刚要开口劝说,就见她拿起一串烤到三、四分熟的鱼肉递了过来,陆涯接过尝了一口,虽然没有什么味道,但觉肉质紧密,不肥不烂,分外鲜嫩甜美。
按捺下再吃一串的冲动,陆涯忍不住问道:"姑娘,你可知这水刺的名字来历?"
少女一愣,摇摇头道:"不知道。水刺不就是名字吗?"
陆涯看向少女手中的兵器,沉思了一下,慢慢道:"你手中的这支水刺,它的名字是'七分探',号称水中第一兵器。"
少女颇为惊讶,低头看向被扔在一旁的水刺,口里喃喃道:"七分探……"
"不错。",陆涯补充道,"它在兵器谱中排名四十。如此神兵宝刃,姑娘还是妥善收藏,莫要随意招摇。"
"排名四十便是神兵宝刃?要是排名第一又如何得了?"少女不屑地反问,又接着道,"依我看来,兵器本无分高下,皆因持有兵器的人武艺不同,才有高下之分。那兵器谱所排的,其实是人的武艺,而非兵器。就如大侠适才以石子解围的功力,我虽有这'七分探'在手,却也不敢说能胜过您呢。"说罢一笑。
"姑娘说的也是。"陆涯也笑道,"只是这兵器来历不凡,你二人虽武功高强,但行走江湖还是多加小心为好。"说着,将从张琅身上取下的半个水刺递给少女。
"多谢指点。"少女伸手接过,冲陆涯一笑,问道:"却不知大侠怎生称呼?又往哪里去?"
陆涯道:"在下陆涯,孤身一人四海为家。日前江南拂衣山庄广发英雄贴,要举行第五次武林大会,重排英雄榜,诚邀各路豪杰共襄盛举。此可谓近年来江湖第一盛事,我此番正要前往一睹为快。"
那少女和薛悠对望了一眼,然后齐声说道:"我二人愿与陆大侠一同前往,不知意下如何?"
陆涯一怔,随即笑道:"乐意之至。"心下想的却是,此二人武功不俗,此番得知英雄榜的事必定前去。与其到时碰面,不如结伴同行,也可趁机探查他们和魔教的干系。
陆涯没有想到的是,正是他所带的这两个人,日后在武林大会上掀起了轩然大波,引起江湖混战,甚至改变了自己的命运。
少女笑道:"多谢陆大侠。"
"无须多礼。"陆涯接着道,"既为同伴,你们就叫我陆大哥吧。"
"陆大哥。"二人齐声道。
陆涯问少女道,"尚未请教姑娘芳名。"
沉吟了一下,少女抬头望住陆涯的眼睛,微笑道:
"我姓斐,单名一个晶字。"



★版权声明★ 本网站的图片、文本版权属于作品版权人所有,排版样式由学院拥有,请在转载前征求原作者的同意!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