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桑学院2003年度F1征文
|   学院首页  |   征文首页   |  征文资料  |   选手积分速查  |
[场外绕圈]弟切草羊皮书的故事
作者:和理

传说——
在那:
很早很早以前,很远很远的地方,有一片不见边际的大地。人们生活在这片大地上,被一个王国统治着。

这个王国有一个国王,他被人们叫做卡奥斯。他的权力很大,他一挥手,就可以让成千上万的人死去;他的一句话,也可以让无数人一辈子吃喝不愁。国王住在一座巨大的城堡里,这座城堡,围着它绕上一圈的话,就算是骑着好马不停地跑,也要花上一天一夜的时间。城堡建在群大山中,那山连绵不断,没人知道尽头在哪里。

王国的人民幸福地生活着,他们每年定期选出使者,爬上那高山,在巨大的城堡门前给国王进上贡品,卡奥斯国王也出面接受人们的进献,并许诺以丰厚的收成并预言出一年中的灾害,让人们能作好准备。

就这样,时光匆匆而过,王国里的人都安分快乐地生活着。

国王的手下有三名大臣,一位是力大无比的将军,一位是学识广博的巫师,一位是足智多谋的智者。

有一天,三位大臣在城堡里发现了一间长满弟切草的房间,那房间正中,有一只白骨手掌托着一本用皮和骨编制成的羊皮书。通过这本书,三个大臣明白了国王的力量,他们学会了血肉和骨髓的秘密,也被黑暗占据了心。

三位大臣从此改变了,将军变得暴戾疯狂,巫师贪婪残忍,而智者则变得多疑又阴险。

三位大臣不敢让国王卡奥斯知道自己掌握了黑暗的秘密,并不把力量公开表现出来。但是暗地里,智者无法抵抗将军的力量,将军害怕巫师的魔法,巫师面对智者的时候则会发疯。他们互相憎恨,互相畏惧。王国中逐渐开始发生奇怪的事情了,有很多人无缘无故地失踪,又有传说有人看见过长着不可理解的肢体结构的生物。国王的城堡渐渐不再被阳光照耀,里面有时会传出各种痛苦的叫声和笑声,大山里开始泛起迷雾,森林里有时会有已经死去的人的身影徘徊。

人们渐渐对国王害怕起来,很多人都不再有勇气踏上去国王城堡的山路。

国王卡奥斯终于察觉了大地上的变化,以及三位大臣的改变。

三位大臣看到国王发现了他们的变化,决定一起背叛国王,取代卡奥斯的位置。

但是他们被国王制服了。

卡奥斯把他们三个分别赶进了三面镜子,再把镜子分别深深地藏到城堡错综复杂的迷宫中最隐秘的三个房间里,然后在每个房间里放上十三盏放射着月光,可以燃烧两千年的油灯。只要油灯还在燃烧,只要月光还照在镜子上,镜子里的大臣就没法走出来。卡奥斯国王做完这些事情之后,再也没有力气管理王国,只好躺在城堡的深处沉睡。

渐渐地,不再出现的卡奥斯国王被人遗忘了。一代一代地,国王的大城堡所在的地方也成了传说中的地方,再也没有人知道它在哪里,再也没有人相信它的存在。人从王国的统治中解放出来,开始了自己的生活。

但是,在被月光照着的镜子里大臣们,尽自己的一切所能,影响着大地上的事物。

人们的生活中,依然有黑暗的影子不时晃动。

就这样,几百年过去了。

人们有了自己的王,自己的国。

又几百年过去了。

大地上出现了一位有权有力的王,统治了一大片土地。

这位王在月光明亮、夜深无人的时候会看见奇怪的事情。有时是在一池水中,有时是在铜镜中,他看见奇怪的影象,有时是外型变换不停的血色的人影,有时是闪耀着苍白火苗的形体,有时是没有五官的面孔。这些形象不停地向他讲述一个远方被埋藏的秘密,这个秘密可以让人长生不老,可以让人得到超越凡间一切事物的力量。

王被打动了,他派出自己最信任的大将李昂李奥,让他带着一千名士兵,去那古老传说中的大山里,去替王寻找这个秘密。

李昂李奥是个正直、诚实、善良又聪明的人,所以士兵们都拥护他。他带领着一千人冲破重重迷雾,找到了传说中的大山。但是他们在大山里前进的时候不断遇到凶猛的野兽和毒虫,队伍里也时常有人失踪。在走进了大山十三天之后,他们遇到了暴风雨,等到雨停之后,队伍中暴发了瘟疫,很多人在接下来的两天里死掉了。

当李昂李奥走到了古老的城堡的大门前时,身边最后的一个士兵也倒下了。

李昂李奥凭着过人的勇气和毅力,走进了城堡的迷宫里。他闯过了一个又一个机关,始终,他感觉有一些声音在前面引导他。当李昂李奥终于走到了迷宫的最深处的时候,他发现了一个房间。那房间的门口被锁链和大锁封住,在门楣上,刻着:“被光禁锢着的黑暗,只有在光熄灭的时候,借助有力的真名才能自由。”接在后面的,是一个名字

李昂李奥无法打开大门,只好透过门缝向里面看去。他看见了一块被月光包围着的镜子,以及镜子里的大臣。

镜中的大臣将自己的真名告知了李昂李奥,让他长生不老,让他成为了自己的奴仆、人世间的代言人。

李昂李奥的故事就写进了羊皮书里。


没人知道过去了多少年,古老王国的记忆已经成为了神话。传说中的大山再不曾被见到,企图寻找的人们只找到了一潭大得望不见边际的湖泊,没有任何溪水流进,也没有任何河流流出,只有周围阴影笼罩的沼泽。有一年,一群人为了躲避战争来到了这片土地,开始了他们世世代代的生活。他们在这里学会了敬畏湖底之神,并在湖边建立了一座庙宇,以祭祀他们的神,卡奥斯。

有一天,一位即将成年的少女,按照传统习惯,一个人去庙宇里礼拜。

在对神像祈祷的时候,少女发现神像的脚下放着一本羊皮纸书,由皮和骨编成。少女说:“这一定是神交给我的礼物,对我说的话,我得仔细看才好。”

于是,少女拿起了书,读起来。

羊皮书对她讲述了古老王国的故事,三位大臣和李昂李奥的故事。

在结尾,书中记叙着:
“于是李昂李奥按照他黑暗主人的指示,找到了国王休息的地方。
‘曾经无所不能的王啊,’李昂李奥对沉睡的国王卡奥斯说,
‘大地的主人,古老王国的统治者,黑暗的禁锢人,
你将不再威胁我主,你的躯体将腐朽,
你将要经历千年的痛苦,在折磨中死去,
在你的光熄灭的时候,我主将自由,坐上王国的宝座。’
李昂李奥用他黑暗主人的力量暗杀了国王,
卡奥斯开始了长达一千年的死亡。
伟大的城堡和坚硬的大山沉下了地面,永不干涸的水淹没它的头顶,从此再也不会在大地上出现。”

少女看完书之后,感叹说:“这样的事,对于我的这样平凡的生活来说,真的只有在做梦的时候,才能经历。”她小心地把它交还给神像的台上,于是一条秘密的甬道就在神像的身后打开了。

少女对卡奥斯的像行礼说:“我的神,这是您要交代给我什么吗?”于是她拿过墙上的火把,小心地走进了甬道。

甬道里是分支复杂的迷宫,一路上,少女凭着对神的信任,闭着眼睛走到了迷宫最后的尽头。当她睁开眼睛的时候,少女发现自己站在一个长满第切草的房间里。在那里,少女得到了一个海螺,她把海螺放在耳边,听到了一个名字,于是牢牢地把它记住。

当少女走出甬道的时候,一个人正等在那里,他身着古老贵族的服饰,手持人骨的手杖,皮肤溃烂,只有两眼燃烧着让人骨寒的光芒。

随着少女走出,甬道也一并坍塌了。

这个人说道:“你从那迷宫里出来,必定得到了卡奥斯的真名,把它给我。”

少女浑身发抖,但什么也不说。

那人发了怒,又说:“快把名字给我,女孩,我可没有耐心再问下去!”

少女还是不说话。

那人最后说:“既然我得不到它,那么谁也别想得到!你,女孩,以我主的名义,你将成为靠近这庙宇的人们的灾难,你将成为噩梦,永远禁锢在这里,诅咒来到这里的人。”

几个失去了意识的族人走了进来,把少女绑在了神像上。少女受到诅咒,失去了生命的活力。


于是少女的故事,就写进了羊皮书里。

生活在湖边的人们忽然消失了踪迹,有时会以失去了生命的姿态出现。他们建的神庙再也不为人知,大湖边上的沼泽变得危险又容易迷失。几乎再也没有人到过大湖边上。



人们的国度渐渐统一了,成为了一个大帝国,疆域几乎可以和之前古老的王国媲美。黑暗中的大臣们感到不满,他们把自己自由的希望寄托在人的灾难之上。于是,帝国的皇帝身处的地方,开始有各种奇怪的不幸发生。皇帝和对他忠心的人也注意到了隐藏的危险,他们尽自己的力去对抗它。

这年,年老垂暮的皇帝生了病,整天躺在床上不能起来,他唯一的儿子几年前在黑夜里从高楼的楼顶摔到了地上,现在皇帝的子嗣只有一个十几岁的孙子。大家都很担心皇帝的健康,也有很多人,盯着幼小的继承人,做着不轨的盘算。

正是月圆的夜,垂老的皇帝躺在床上,呼唤自己忠实的仆人。
“叫我的孙子来,”老皇帝虚弱地说“我的时候不多了,我有事情要吩咐他。”
忠诚的仆人听到皇帝的话,不敢多耽搁时间,立刻跑去王子的寝宫。

“王子睡不着,去学习射箭了,现在应该还在靶场那里吧。”仆从这样告诉他。

于是,皇帝的侍从急急忙忙地向靶场赶去。

当侍从走过一扇普通门之后,他发现自己来到了一间长满了弟切草的房间里,房间的中央,有一只白骨手掌托着一本用皮和骨编制成的羊皮书。房间的边上,立着一个少女的雕像。侍从拿起了羊皮书,那书便向他诉说了古老王国的故事,以及大湖的传说。

当侍从把书放回白骨手掌的上面之后,他发现弟切草的房间不见了,自己还在皇宫的大门口。

于是侍从赶到了射靶场,找到了王子和他的老师。

王子听到老皇帝的召见,赶忙放下弓箭,和侍从一起往皇宫回去。

但是月光下,他们看到了噩梦里的景象,他们看见已经腐烂的身体在地上行走,应该在墓地里安息的故人在远处徘徊。靶场门口的士兵被成群的死人们抓住,成了尸体的食物。

眼看着死人们围了上来,这时,王子的老师,勇敢的武人,举起手里的剑,高喊着皇帝的名字,为侍从和王子把死人们挡住了。

于是,侍从带着幼小的王子,冲出了死人们的包围。那勇敢忠心的武人,却牺牲了。

侍从和王子甩开了尸体的追随,回到了皇宫。进了大门,他们发现,原来在岗位上的卫兵和仆人们,都不见了,整个皇宫没有一盏灯火亮着。

侍从不敢耽搁,点了一个火把,急急忙忙带着王子赶去皇帝的寝室。

他们偶然遇到了一个仆人,侍从上前质问皇宫里的情况,那仆人却发出野兽一样的叫声向王子冲了过去。侍从赶紧用火把把仆人打倒在地。那个仆人的衣服燃烧起来,身体扭动几下,尖叫了一声,一个血淋淋的生物从他的身体里钻出来,跑掉了。

侍从越加担心起来,带着王子躲过很多在走廊徘徊,浑身血迹的仆人和士兵,终于来到了老皇帝的寝室门口。看到门口的卫兵还忠实地守护着岗位,侍从才放心下来。

侍从把王子带进了寝室,对帐幕后的皇帝说:
“吾皇啊,我按照你的吩咐,将王子带来了。”
昏暗的烛光在床头闪烁,月光从大开的窗子照进来。
隔着帐幕,老皇帝的身影从床上坐了起来,发出低沉有力的声音:
“我忠实的仆人,你做的很好,现在,我要和王子单独说话,你可以出去了。”
侍从服从了命令,留下了王子,走出了寝室。

但是只一下的工夫,房间里传来王子的惨叫声。

侍从和卫兵们赶紧冲进房间里,王子却已经没了头颅,躺在血泊里。站在窗前的,是一个身着古老又华贵服饰的身影,手持人骨嵌接的手杖,两眼闪烁着比月光还苍白的亮光。而老皇帝的身体,则早已经在床上枯槁了。

于是,忠心的卫兵和侍从们,也被杀害了。

于是侍从的故事,就写进了羊皮书里。

人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猜想是哪一个将军弑杀了皇帝。没有了继承帝位的人,于是几个行省的总督就都说自己是继位的人,开始了战争。帝国分崩离析了。



长久以来,人们有了自己的信仰。在阴影的干预下,人的纷争便一直继续着,在不断的战火中,人们就只有把自己的明天依托到了信仰上。

西方一个小国度,曾作为古老帝国的首都,在许多岁月之后,权利和财富被转移到别处,如今成了没落的古都。传说曾是末代皇帝死去的行宫,也被现在的王室遗弃,送给了教会,做了修道院。

这一年,修道院里出了一些奇怪的事情,有一些僧侣失踪了。有流言传出来,说失踪的人事实上是被谋杀的,并且关系到异教信仰的秘密活动。于是,地方上的教会向修道院里派遣了三位检查官,到老修道院里去调查失踪事件。第一位检查官聪明又性急,第二位顽固又迟钝,第三位则稳重、心细。

修道院的院长亲自迎接了三位检查官,他热情地给他们安排了住宿。

院长对检查官们说:“我很高兴在这样让人不安的事发生之后,诸位能来帮助我们修道院调查。很多兄弟都被吓坏了,连信念似乎都动摇了。暗地里,甚至有谣传说,这跟古老的末代皇帝有关,说他的冤魂在暗地里诅咒大家……”
第二位检查官生气地对修道院长说:“大人,您做为一院之长,应该坚持对主的信仰,怎么可以带头传播这样无所谓的谣言?”
修道院长连忙点头说:“是,是。”然后问三个人有什么需要。
第一位检查官要求立即在修道院里走一走,开展调查;第二位检查官要求去礼堂做祈祷,希望神能给他答案;第三位检查官却认为应该先休息一下,等第二天大家一起去调查。
于是,第一位调查官自己去修道院到处查看去了,
第二位检查官去了礼堂做祈祷,
第三位则留在了卧房里,看看书,准备休息。

第一位检查官凭着过人的观察力,找到了修道院里的一条秘密地道,于是他兴冲冲地跑去叫来了院长,一起走下了地道。

第二位检查官遣走了礼堂里做晚课的人们,一个人静静地祈祷。

第三位检查官在卧房里找到了之前失踪的僧侣的日记,他发现这些人之前都曾经对修道院的信仰感到怀疑,也都曾发现修道院里一些人在深夜有奇怪的举动,其中一个失踪者还提起自己曾在修道院里找到过隐秘的地道。第三位检查官觉得有必要跟另外两位讨论一下,于是起身去寻找他们。

就在他走过房门之后,检查官发现自己身处在一个奇怪的房间里,地上是高到小腿的草。房间的中央,有一只白骨手掌托着一本用皮和骨编制成的羊皮书,手掌的两边分别立着一位少女和一位青年的石像。检查官拿起了羊皮书,于是,书告诉了他远古王国的故事、黑暗中大臣们的阴谋。

检查官把羊皮书放回白骨的手掌上,发现自己又回到了修道院里。于是,他动身去找其他两个人。

但是没人看见第一位检查官去了哪里,而大礼堂里也没有了第二位检查官的人影。

于是,他只好自己去找那些日记里写的密道。

第三位检查官找到了第一位找到的入口,他找来一个火把,点燃之后自己走了进去。

检查官在地道里探索的时候,他不断看见通道里徘徊着的,身穿旧帝国服装的士兵和仆人们,可走过去,身影却消失了。

就这样,检查官走过了一段很长的路,来到一扇大门前。

检查官正要过去开门,脚下却突然一绊,摔倒了。他抓起火把回头一看,地上横竖躺着几具尸体,四肢、手脚都像是从不同身上割下,然后拼凑在一起一样,大小全不对称。检查官大吃了一惊,揉揉眼确定不是幻觉之后,勉强爬起来去开门。但手还没碰到门环,那些尸体却站了起来,张开了口,直伸了两手向他走了过来。检查官惊叫了一声,再次跌倒在地。

正在他不知所措的时候,一个穿着破旧甲胄,手举长剑的人影不知从哪里出来,挡在了死人面前。那人大喊着古老帝国那最后皇帝的名号,挥动长剑将死人们一个个地劈倒在地。检查官慌忙趁着机会推开大门,逃了进去。

跑了一段,他发现后面并没有人追赶过来,才稍微放下心。这时,检查官才注意到前方传过来的声音。他赶忙熄了火把,悄悄顺着声音向前走过去。

离声音近了,经过一个拐角,前面又有了些光亮。检查官偷偷看去,却是通道的尽头,一扇打开的门。他走门口,只见门后面是一个极大的大厅,两边墙壁上雕刻着远古时代风格的浮雕,厅的另一头是一个半人高的石台,石台后面的墙上,刻着检查官从来没有见过的文字。

石台面前,正站着修道院长,左边是两个本院的僧侣,右边却正是自己的第二个同事。

检查官不敢贸然上前惊动他们,只是悄悄走得近了些。

再一看,院长站在石台边上,手里忙些什么。检查官再仔细看,差点叫出来,那石台子上躺着的正是自己的第一个同事的尸体,而院长拿着一把尖刀,正在清理他的五脏。检查官连忙再向旁边站着的同事看去,只见那人双眼无神,胸前的衣服却开了好大的一个口子,鲜血淋淋。

检查官刚刚打定了主意,正要起身离开,那修道院长却突然停了手里的活计,抬起头来,渐渐转过身,双眼盯住来不及走掉的检查官。

修道院长走到他跟前,问道:“你们可都是很聪明的人啊,检查官大人,”说着,他一指台上的尸体,“你们都找到了这里的秘密。那么,大人,请告诉我,当你找到了事情的答案,当你揭开了秘密之后,你又有什么打算呢?”
检查官鼓起勇气,指着院长大声说:“你在这里所做的一切,让人血冷,是什么样的动机竟然让一个人能做出这样的事!你自称圣职人员,不但亵渎了主,更给主带来了污名。这一切,都说明,你代表了极端的邪恶!我将会在教会里检举你做的一切,尽一切阻止你继续亵渎神圣的教会!”

院长大笑起来:“邪恶……”
院长的手里凭空出现了一根白骨嵌接成的手杖,身上暗红色的袍子改了颜色、变了长短,成了古老华贵的长衣,那本来已经苍白的皮肤忽地腐烂了皮肉,两眼放出苍白骇人的光来,
“邪恶,这个词在很久以前就已经对我再毫无意义。你那听话的同事,”说着他看看身旁毫无表情的人,
“将把一个完美的故事带回教会,还有我们准备好的凶手。而你,你将跟你那边躺着的朋友一样,成为我主的进献,以他至高之名!”
说完,那人大喊黑暗主人的真名,将检查官杀害了。


于是检查官的故事,就写进了羊皮书里。

教会派出的三个检查官,只有一个人回到了教会报告。人员失踪的原因据查是,修道院里有被魔鬼诱惑而变疯的人,在迷失了心智的情况下杀害了同院的兄弟。在调查的过程中,另外两名检查官大意之下被凶手杀害,已经于修道院下葬。凶手也在修道院齐心合力之下调查清楚并抓住了,跟检查官一起被押送去了宗教法庭,后来被处以火刑。

古老时代的邪恶,还在不知名的阴影中向人间散播着恐怖和绝望,人也依然还在进行自己的历史,毫不知那两千年时限一点点地正耗尽。

就这样,黑暗的时代过去了。希望的时代,还在等待。


于是,故事就这样写进了羊皮书里。


★版权声明★ 本网站的图片、文本版权属于作品版权人所有,排版样式由学院拥有,请在转载前征求原作者的同意!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