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桑学院2003年度F1征文
|   学院首页  |   征文首页   |  征文资料  |   选手积分速查  |
[场外绕圈]无题
作者:bucock

我盯着站在自己面前的这几名少女,不禁暗自叹了口气。究竟为什么这些还不满十八岁的孩子也会卷入这起事件,我也不清楚。比起揣揣不安的她们,我这个负责侦询的警官心情也未必会好到哪里去。

不管怎么说,这是最后两个需要侦询的了。

侦询室不大,灯光故意调的很昏暗,四面全无一丝污渍的白色墙壁叫人感到窒息。审讯室里只有一张桌子,还有两把椅子,无论造型还是颜色都是最乏味的那一种。人在这种房间呆的时间长了,无论肉体还是精神都会觉得压抑。讽刺的是,我们这些做警官的,反而比被侦询的对象更难以忍受这种氛围。

我打开记录本,扭开笔帽,用纯粹事务性的语气说:

“那么,我们开始吧。”

第一个进入侦询室的是一名十六岁左右的少女,她留着披肩的长发,脸色长满雀斑,神色有些慌乱。她坐到椅子上后,就不停地绞着衣角,两条腿微微颤抖着。

“姓名。”

“卡拉·比瑟斯。”

“年龄。”

“十六岁。”

例行问题结束后,我直接切入了正题。

“昨天晚上,也就是八月二十六日晚12点整,请问你在哪里。”

“……我在家里睡觉。”

“有证人或者目击者吗?”

“自己在屋子里睡觉,怎么可能有目击者啊?”

“就是说没有喽?”

“是……”

“你几点钟上的床?几点钟起来的?”

“我昨天晚上觉得不舒服,所以很早就睡了,大概那时候是10点半吧。早上起来的时间是六点半,因为我听见鸡在叫。”
“这期间,你确定自己没有走出卧室吗?”

“没有…………对了,我楼下的琼婆婆耳朵很好,如果有什么响动她一定会听见,你们可以去问她。”

“我们会去问的。你早上起来,也确定自己没丢什么东西?”

“我不知道啊,还没整理房间,就被你们带到这里来了。”

“就是说,你目前既无法证明自己是否在家里睡觉,也无法证明自己丢了什么东西?”

“你怎么能这么说,你们究竟在怀疑我什么!”

“你的身高。”

“这和你们有关系吗?”

“你的身高。”

“…………一米六零。”

“体重。”

“……四十一公斤。”

“鞋的尺码。”

“二十六……去死吧!你们这群混蛋!”

“腰围。”

“去死!!去死!!我讨厌你们!”

我装做没听到她的挑衅,在记录本上她的名字上划了一道横线。警官不会在侦询期间回答问题,那样子很容易被对方牵着鼻子走。

“下一个。”

下一个进来的少女和刚才是两个极端,衣着暴露,头型怪异,肩膀、胳膊,甚至胸前都印着奇怪的花纹与句子,一条骷髅式的项链从脖子上斜挂着,右手的指甲涂抹的宛如鬼魅。

她一坐下,就似乎不经意地抬起大腿,摆出诱惑的姿势。

“嗨,警官,我好害怕,你会保护我吧~~”

“姓名。”

“桃乐丝·安,不过你可以叫我安吉尔哦”

“年龄。”

“讨厌啦,怎么可以随便问女孩子的年龄。”

“年龄。”

“哼,好吧,还差六个月就是十八岁,真正的处女座哦。”

“昨天晚上,也就是八月二十六日晚12点整,请问你在哪里?”

“这个嘛……我在独眼猫PUB上课。”

“上什么课?”

“爱与和平啦,钢管舞与社交啦,等等等等。”

“有证人可以证明这一点吗?”

“证人,哈哈哈,全PUB的人都可以做证哦。尤其是那几个老头子,都色迷迷地看着我,看了人家一晚上,真是讨厌死啦。”

“你从几点开始,到几点结束。”

“七点吧,那时候PUB刚开门,11点半左右我就不跳了,因为观众好象更喜欢另外一个讨厌的小妖精,那个家伙整天只知道涂胭抹粉,我上次看到……”

“我重复一遍,昨天晚上,也就是八月二十六日晚12点整,请问你在哪里?”

“后来我碰到一个帅哥,我们就聊天喽,聊了好长时间,真是只是聊天而已。”

“也就是说你从十一点半开始,一直都和他在一起?”

“是呀,他好能聊,什么都知道,好厉害。”

“你们几点钟结束的?”

“在我被你们叫来这里前十分钟。”
“他叫什么名字?”

“不知道。”

“他住在哪里?”

“不知道。”

“他有什么联络方式?”

“不知道。”

“你仔细想清楚,真的一点他的特征都想不起来吗?”

“这个嘛…………哎哎,对了对了,我刚才进来的时候,在警察局门口看到他的照片了哦。”

“在哪里?”

“就是写着WANTED的那一栏呀,好象是第三排的第一张,其他照片都好丑,只有这张最帅的。对了,就是他,你们认识呀,那何必问我呢。”

“也就是说,你从昨天十一点半开始,到今天早上八点,都和他在一起?”

“别说的那么暧昧嘛,警官先生你讨厌死啦。”

“你的身高?”

“一米七四”

“体重。”

“四十六公斤,不过抱过我的人都说我好重。”

“鞋的尺码”

“忘记了,很长时间不穿了,最近流行赤脚呀。”

“腰围。”

“真是的……警官你是不是喜欢我……别害羞,我留个电话给你吧,想我的话就呼我。”

我合上记录本,点点头,面无表情地示意把她带出去。


我看了看时间,现在是晚上十一点三刻,距离那起事件发生已经快24小时了。漫长的侦询终于结束,记录本高高摞起来一叠,我揉了揉通红的眼睛,忽然想起来还得写一份报告出来才行。

于是,我一边在心里痛骂那不负责任的上司,一边无何奈何地抽出几张新纸,铺平,叫同事给我送一杯浓咖啡来,看来今天晚上又要通宵了。为什么上面的人一心血来潮,就要让我们这些低级警员精疲力尽啊。

报告书
TO:王子殿下及“王国舞会神秘少女午夜离开事件”特别调查委员会
FROM:首都第四区格林斯潘街区警局
TITLE:关于本区少女不在场证明的调查报告

本局自八月二十七日凌晨六点起,共提审十六至二十岁少女三百六十二名。经查,其中在“王国舞会神秘少女午夜离开事件”发生时有不在场证明、并得以确认者,二百零二人;在剩余一百六十人中,不符合嫌疑少女掉落的水晶鞋尺码者,一百五十九人;剩余一人,腰围为2尺3,与嫌疑少女犯体形不符。

本局辖区内并无少女符合王子殿下所描述的嫌犯特征。

以上

警官 马尔提维柯·朱里安。

★版权声明★ 本网站的图片、文本版权属于作品版权人所有,排版样式由学院拥有,请在转载前征求原作者的同意!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