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桑学院2003年度F1征文
|   学院首页  |   征文首页   |  征文资料  |   选手积分速查  |
[场外绕圈]蒜茄子和蒜泥肉
作者:清花

家父是东北人,做菜喜用蒜,尝被一美国人誉为“Garlicman”。父厨艺精湛,主宰我家厨房,故我家饭菜皆有蒜。长大偶尔在外,食无蒜便总有一种异乡之感。
家父的拿手好菜是蒜茄子,很简单的东北小菜,现在满大街都有卖。可是有时买来尝,却又不是我熟悉的茄子味道。买来的总是酱油太多,蒜又不足。后来索性不再买,打电话问了做法,自己动手试。
家父惟恐我这笨手笨脚之人学不会,亲自演示一次。将长条茄子一盘,洗净蒸熟。蒸茄子过程漫长。人在锅边总归无聊,家父谈起往事。却说蒜茄子在早先农村乃是珍贵一味。不逢年过节很难得见。因蒜茄子也是咸菜,农村贫瘠,人人不得饱,每每咸菜未成,茄子已被哄抢一空。至今做蒜茄子,仍时不时念起当年之苦。说话间,茄子蒸熟。将茄子剖开,预制蒜泥和盐混合物若干埋入茄中。蒜茄子即成。天热怕坏,放入冰箱储藏。
学得蒜茄子做法,尝试数次,均不得要领。虽比市场买来的有味,终不及家父之大作。追问秘诀,家父言“惟熟耳”。无奈。
小时候家父不在时,家母便亲自下厨。家母拿手菜一道:蒜泥肉。做法简单,味道鲜美。五花肉一块,白煮。捞起切片。蒜泥若干,与酱油醋混合。吃时沾之。家母常谓我好养,只一道简单至极的蒜泥肉就不亦乐乎了。我自知爱的是那浓浓的蒜味,从小就弥漫在我三餐之中蒜香。
蒜是北方人所爱,南菜罕见如蒜泥肉蒜茄子这般大量地放蒜。一次两外地人来访。苦于厨艺不精,只得一道蒜泥肉待客。两客一晋一沪。晋女对此菜评价甚佳,而沪人却未多尝。可见蒜于南北待遇不一。
到了南方吃蒜。因独树一帜,吃蒜后的味道特别浓重,为人所避。每食毕总要嚼茶叶,不愉快之事。
一友旅美,屡次抱怨美国的蒜没味道。我悚然。如我至美国,如何享受蒜茄子和蒜泥肉的美味?
总是家乡最好,出了家乡,即便自己会动手,也不免和美食道别。政治书云:民族有地域性。大悟哉。

★版权声明★ 本网站的图片、文本版权属于作品版权人所有,排版样式由学院拥有,请在转载前征求原作者的同意!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