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桑学院2003年度F1征文
|   学院首页  |   征文首页   |  征文资料  |   选手积分速查  |
[场外绕圈]杯子里的豆芽
作者:九曜

当年跟咱爹从军河北,睡炕,炕边立着半截火墙,冬日在空心墙内生火取暖,是不是很奇妙的事情。
咱妈善于持家,苦寒之地也能生出花来,夏天门前种着茄子瓠子,据说第一朵茄子花就被我掐了;冬天火墙头上放着黄白搪瓷缸,黄的搁蒜瓣,白的泡绿豆,外窗台上整整齐齐搁一排红柿子,下霜下雪了,火墙烧起来了,豆芽蒜苗生起来了,坐在暖烘烘的屋子里可以吃结满冰渣子的冻柿子,跑到冷飕飕的屋子外又可以穿着钉了铁掌的棉鞋,去河道上遛冰。
记忆里所有无雪的冬天都无法与那个时候相比,而那朵茄子花就像所有的茄子花,只能开一个早晨,很快我就忽啦啦疯长到上大学那会,闹哄哄的学生宿舍,未来的第一夫人正在跟爱打拖拉机的吴太和血拚女王韩太抢用一个酒精炉子。
去菜场独立采购也是从那时开始,我第一道用酒精炉炒出的大菜就是豆芽,放了些葱,一点点红辣椒丝,还有盐跟醋,几滴小麻油,有白有绿有红,盛在不锈钢保温杯里,正煮快餐面呢,隔壁一同学端着碗蹩过来,毫不客气铲了一勺子,边嚼边含混不清地问:“你做的?”我陪着小心说“是”,她努力把嘴里的都咽了下去并惊叹道:“这么好吃?”
从此我断定世间女子大半是完全不需要任何实践的烹饪天才,少数洗白菜都能把手割破者除外(此人现为三宅君顶头上司,苍天保佑她的未来老公吧)。
毕业大实习的时候,班上一窝男生挤在北京西客站附近一间斗室过活,整天吃馒头和朝鲜小菜,某天有人带回两个香瓜那么大的梨子,一老兄自告奋勇做了道“梨汤”,下厨典礼结束后,4个人扑上去哄抢最大的一份,吃了一口就开始羡慕,谁这么运气居然拿到了最小的那一份。
于是周末就眼巴巴盼着我们2个女生过去烧饭。去了才发现他们根本没盘子,四处搜索找到一堆扁扁的大号瓷杯,那是一个浪漫的男生、如今的南方日报社头牌摄影记者从一辆板车上买回来的,购物原因是觉得它们很可爱,拖板车的大爷又很可怜。
那些杯子上是胖乎乎的英国乡村图案,真的可爱,虽然其中四个已经装满烟灰了。
最后,豆芽啊花菜啊番茄蛋汤啊白米饭啊,被盛在10多个不同型号的杯子里,谁的烟灰缸就是谁的饭碗,小矮人们在老白干和燕京啤酒的箱子上排排坐,总算吃了顿饱饭。
如今,我的遥远的懒惰的兄弟们,有人做饭给你们吃吗?

拜托请给她买套漂亮盘子吧。

★版权声明★ 本网站的图片、文本版权属于作品版权人所有,排版样式由学院拥有,请在转载前征求原作者的同意!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