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桑学院2003年度F1征文
|   学院首页  |   征文首页   |  征文资料  |   选手积分速查  |
[场外绕圈]乌竹扇
作者:美狄亚

乌竹扇

“江南……就是这样呀?”站在檐下,看着外面连绵的细雨,一脸风尘困顿的灰衣大汉有些感慨地喃喃了一句。话音未完,一阵风夹着细雨从檐外扑过来,虽只是如牛毛般的细蒙蒙,扑在脸上、却让长条大汉抽了抽鼻子,陡然爆出了一个喷嚏。
“他娘的,这毛毛雨可真粘乎——还不如关外白毛风来得干脆些。”立春早过了,灰衣汉子却还穿着一件破了好几处的羊皮袄子,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盯着下个不停的雨,压着嗓子狠狠骂了一句。
骂了这句,忽然想起什么,大汉连忙左右看了看,幸亏这里也是街角了,寂静的很。他有些不安的跺着脚,眼睛再度盯着青石街的那头——该没错,早上来的时候自己问过镇上的人,这里就是周泰的老家。自从周泰犯了案充军宁古塔后,留下浑家福娘靠着挑担儿卖胭脂花粉为生。
自己天刚亮到了这双妃镇上,就找到了地儿过来敲门,却不见有人答应,在檐下等了大半天,去敲左邻右舍的门,却摸了一手的灰——门上拴着粗重的锁,看来不巧,邻屋已经空了有一段时间了,怕是邻人不在。
“阿嚏!”风一紧,吹到檐下来,灰衣汉子忍不住又是一个喷嚏,更为不耐的双脚交替着跺地,袖着手,看着石板巷的尽头,眼睛里急切的神情越来越盛。
福娘……王福娘。大汉心里念着这个名字,困顿不堪的脸上也渐渐流露出一丝异样,鹰隼一样锐利的眼里也透出一点热力,急切盯着石板街的尽头。
该是怎样的女子?真的如同周泰那小子说得那样天上无对地下无双?
“哎哎……铁塔李,你…你不知道……我女人可是个美人儿……。她是双妃镇人呐!那里…那里……出过两个贵妃……”风雪里,大头周泰的头上落满了雪花,乍一看上去活像个大雪球,然而从他那冻得发紫的嘴唇里,断续喘着气吐出的句子却是极其诱惑——特别是诱惑着这些流放宁古塔、已有数年没见到女人的犯人,“咳咳……我打赌,两个贵妃娘娘加起来……咳咳,都没有福娘美……她、她那个水灵……掐一下……嘿嘿。”
那时候不知道有多少人嫉妒周大头……周泰因为犯了窝赃罪被人告发,发配到宁古塔已有八年,算是老人了。八年来,每个刚过来的苦役都会听他喋喋的说起家里仙女般的妻子,眼里流露出艳慕的光。
“她的眼是桃花眼,眉毛和柳叶一样……身段玲珑的……嘿嘿,那小腰儿,一只手就能围的过来。说话声音糯糯的,好听,听的人都要化了。”
冰封雪塑的北国、啃着发黑的窝窝头烧着呛人的马粪时,从周泰的描述里,那些因为长年苦役而麻木僵死的眼睛重新闪亮起来,想象着那个烟雨空朦的江南,那个桃花含笑柳叶拂水的地方,缓缓走来的是如何美丽水灵的女人,围着火堆的那一双双眼睛里,都闪着渴慕而燃烧的光,在稻草堆里反复辗转难以入眠。
周泰那个小子,人猥琐家世也贫寒,小眼睛里总是一副色眯眯的样子——怎么就能娶到这么一个老婆呢?从宁古塔往南走的这一路上,灰衣汉子就一直在不停地想这个问题,一直想到了双妃镇。
终于来到了江南,站在屋檐下,灰衣大汉依然有些做梦般不确定的恍惚感。
他抽了一下鼻子,左顾右盼,见没人过来,再次试着推了推门。木板门很是残破了,一推就发出吱呀的声音,门框上新年贴的对联沾了雨水,软软塌了下来,流下淡淡的红色水迹,染上推门人的手。
灰衣汉子不知为何震了一下,手下意识的缩进怀里去,掂了掂揣着的一件东西。
那是一把旧折扇,似乎有些年头了,被人在手里把玩的久、乌竹的扇骨上已经透出温润如玉的光泽。
“该来了吧……”看着天色已经慢慢暗下来,灰衣大汉喃喃说了一声。

雨还在无休无止的飘着,飞絮游丝一般,粘粘的惹得人难受。大汉不停地跺着脚,仿佛这样就可以把满身的雨丝震落下去,眼神越发烦躁起来——因为烦躁,还透出一丝丝的凶狠,让这个落拓的汉子看起来眼神有如鹰隼闪亮。
哒。哒。哒。
空空的青石板巷上,忽然传来清晰的足音。灰衣大汉蓦然回头,看着街尽头走过来的一个人——一个红衣女子,提着一个漆编提盒,打着伞从街那一头走过来。
灰衣汉子眼睛一闪不闪的盯着走过来的女子。渐渐地走近了,可以看到那个女子身量娇小,发髻上簪了一朵玉兰花,瓜子脸,柳叶眉,眉目间有着双妃镇女子独有的灵秀。灰衣汉子的心猛地一跳,忽然间有些喉咙发干——是这样的……应该就是这样的女子吧?
那个红衣女子提着提盒,然而眼神活泼泼的四处乱溜,举止有些轻佻。看到檐下灰衣汉子盯着她的眼神,红衣女子脸上腾的红了一下,转开头,却忍不住还是溜了他一眼,抿嘴笑了笑,抬手掠掠发丝。
不是福娘……这个该不是王福娘。
灰衣大汉猛然吐出一口气,站在檐下,看着这个女子的一串柔媚的小动作,自己对自己摇了摇头。
福娘该不是这样子的。
“嘿呀,不是我吹牛,我家娘子可是端庄文雅、知书识礼的——难得吧?她们王家,本来还是双妃镇上的书香世家呢……虽说后来破落了,可我泰山大人,嗯,据说也还是个秀才。”那时候大头周泰这样吹嘘着,胖胖的脸在马粪的火堆旁发亮,“当年我家娘子的陪嫁里,金银财宝没有,嘿,就陪嫁了一把扇子过来——你说希奇不希奇?上面画的人儿花儿倒是不错,可破扇子能顶啥用……不过我也不嫌陪嫁轻了,嘿嘿,谁叫我碰上个仙女也似的老婆呢?皇帝老儿都不如我有福气呀……”
苦役们多半是市井贫寒之徒,本身识字的人就不多,更不用说娶个识文断字的老婆。听到周泰这样的吹嘘,人人心中更加不是滋味起来。
周泰那个小子,人猥琐家世也贫寒,怎么就能娶到这么一个老婆呢?
想到这里,灰衣大汉双脚交互跺着的速度加快了,不耐的耸耸肩,抖掉一些雨水,看着那个提盒的红衣女子——果然不出他所料,经过门前时她飞了一眼给这个盯着自己看的汉子,脚步却丝毫不停地过去了。
灰衣人那时已经不再看她,依旧自顾自转过了头,看着街的那一边。
江南的烟雨空朦一片,仿佛一幅水墨画卷慢慢展开,里面,全部都是黑瓦白墙、桃红柳绿。依稀有士女打伞走过,绢伞上绣着各种各样精致娟秀的图案。
灰衣人看着,眼里陡然就是有些发热——对,对,就是这样的。他从胸臆里吐出一口憋了几个月的浊气来——就是这样的。这就是周泰描述给他听、在他梦里出现过无数次的江南水乡。没有冰天雪地,没有白毛飓风,没有马粪的味道,也没有无数挤在一起长年不洗澡的人的体臭。
他终于从宁古塔来到了这里,也终于要看到周泰描述了千百次的女人。他的手袖在怀里,然而眼里却有止不住的热切和激动。

“你找谁?”在灰衣人看着延绵的雨帘出神时,耳边却忽然传来了女人温婉的问话。
不过是一句话,却让铁塔似的汉子霍然全身都是一抖。灰衣人有些颤栗的回过头去,眼里有惊喜的意味,一边哆嗦着手从怀里掏出那个作为信物的乌竹扇,一边喃喃道:“我、我来找周泰的娘子福娘……”
“我就是呀……”挑着担子的女子应了一句,然而看到他手里的折扇,女子搁下了担子,一步跨上石阶劈手便是夺了过来,“你、你怎么会有我家官人的东西!你——”话音未落,她拿在手里展开只是一看,脸色大变,抬头问来客,声音微微发颤:“你怎么会有我家官人的东西?”
灰衣汉子在王福娘抬头的时候,终于看见了她的脸——在这之前,虽然只是听周泰描述过,但王福娘的脸已经在他心里出现过了千次万次,虽然每一次都不相同,但都是美丽秀雅不可方物的。
——然而现在站在他眼前的、真正的福娘却……
―――――――――――――――――――


--------------------------------------------------------------------------------

2 —— 沧月 回复于 2003.03.06 01:23


“魏先生远道而来,寒舍简陋无甚招待,随便用一杯茶吧。”将客人迎入房内,女子的声音已经回复了平静,随之递上的是一个托盘,托盘是红木的,但是已经很旧了,暗暗的发黑的颜色,衬得放在上面的蓝花瓷套杯分外晶莹。
“多谢…多谢弟妹。”灰衣汉子魏胜有些尴尬的将满是尘土污垢的大手在破袄子上擦了又擦,才小心翼翼地端起了茶盏,趁机抬眼看了一下从后堂端茶上来的福娘。
周泰那小子…这一点倒是说得没错,他的浑家果然是个看起来知书识礼的女人。这等谈吐身段,哪里是市井里平日常见那些婆娘可比的?魏胜低头喝了口茶,眼角余光看到拿着托盘的那双手——虽是操劳过了,但依然十指尖尖白皙柔嫩,盈盈不足一握。
只可惜,显然情人眼里出西施这句话不是盖的——眼前周泰的浑家,容色却是平平,只勉强可称中人之姿。细眉细眼,鼻子有些塌,脸上有几粒白麻子——即使和方才在街上看见的红衣女子相比,也是远远不及。
魏胜眼里不由得闪过一丝失望——千里奔波而来,看到的却是这样的女子,他忽然就有一种被欺骗的愤怒感觉。陡然间,犹如一只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坐到了椅子上。他终于觉得一路奔走、已经累得要命,便毫不客气的咕嘟一声将端上来的茶喝光。
刚将茶盏放下,抬袖擦擦嘴,却看见福娘端上茶后就退到了一边,也不说话,只是低了头,将手里那把乌竹扇翻来覆去的看——灰衣大汉魏胜心里微微一窒,讷讷说不出话来。
“魏先生…魏先生是从宁古塔那边来的,不知、不知外子在那边可好?”那双柔白的手摊开折扇,拿在手里细细看了半天,福娘的手微微发抖,迟疑了许久,终于对着远道而来的灰衣客出言询问,细细的眉毛紧蹙着,仿佛生怕听到不好的消息——
“周泰……”魏胜有些迟疑,看了看福娘手里的乌竹扇,终于下了决心,“周泰死在宁古塔了!——和人去山里伐木,结果大树锯断了压在他身上……”
“啪。”
轻轻一声响,扇子直直的从福娘手里掉到了地上,女人怔怔盯着地上的扇子,眼泪忽然大滴大滴的掉了下来,却哭不出一丝声音。
魏胜再度有些尴尬的抬起破袖子,擦了擦额角的汗,不知道说什么好,鹰隼般亮的眼睛也黯了——他最看不得女人哭,一时间讷讷无措:“弟妹,弟妹你节哀……”
王福娘的肩膀剧烈的发抖,眼泪一连串的落下来,打在扇面上,扑簌簌的。
“周泰去之前,从炕下摸出这把扇子、说是你的陪嫁,嘱咐我如果遇上大赦,能从宁古塔活着出来,就去一趟江南给你送来——”魏胜将早就准备好要说的话一口气说了出来,舒了口气,斜眼觑着那个女人,叹了口气,“这扇子他一直当宝贝一样收着,压在炕上的枕头底下……”
王福娘没有他意料中的那样大哭大叫,她只是抽噎着,慢慢弯下身子,捡起那把乌竹扇,定定看着。
那把扇子魏胜一路上已经看了无数次——他是个粗人,也看不出什么,只记得扇面上画着红红的桃花林,林子里面有个小小的庵堂,庵堂门口站了一个仙风道骨的老人。似乎也是有年头的画了,白绢透黄,然而满扇的桃花和老人却依旧活龙活现。
“这是唐寅画的《桃花仙人图》……我家传了几辈人。后来、后来当了我的陪嫁……”福娘哽咽着,眼泪大滴大滴的落在扇面上,她颤颤地抬手,用袖子去擦白绢上的水渍,一边有些迟钝的喃喃反复,“上个月刚听说大赦了,可怎么……怎么就死了呢?怎么就死了呢?怎么就会死在那头了呢?”
“说起来,是周兄弟命不好……他不过是个窝赃罪,想来流放几年碰到上个月的大赦,也该回来了。”魏胜看见她不停地流泪,脸色有些发白,心里觉得有揪,只好揉着手在座位上低下头讷讷说,“他在草料场还总是夸弟妹美貌贤惠,天天念着,可不想……”
想拿起茶盏来作作样子喝一口,可一端起来才发现早喝空了。于是灰衣大汉更加尴尬起来,抬起手用破袖子擦了一下额头。
福娘抬手擦着扇子上的水渍,擦着擦着,不知为何,手忽然一颤。
“你看我,光顾着自己哭……”女人收起了折扇,拭着泪,勉强一笑,“魏先生远道而来,就为送个信儿,我还没好好谢你。”
魏胜看到她拭了泪,不再啼哭,心里才自在了一些:幸亏这个女人的脾气倒是和周泰形容的相合,不然他真不知如何是好。灰衣大汉舒了口气,将擦汗的破袖子放下:“弟妹不必客气,在宁古塔那头我和周泰也算是个好兄弟。他最后托付我,我自然为他跑一趟江南。”
福娘看着灰衣大汉放下破袖子,眼睛哭得红肿,却定定看着,点头叹道:“看魏大哥风尘仆仆衣衫褴褛,想来一路也辛苦了——家里清苦,也没什么好招待的,大哥少坐,等福娘稍微做几个小菜为大哥果腹。”
大约是感激这个陌生人千里迢迢的送丈夫遗物回乡,福娘已改口称他为“大哥”,听得魏胜心头一热。说罢,也不待他客气推却,已经转身进了内堂。
外间只剩了他一人,魏胜脸色有些异样,迟疑了一番,却起身走到了门边,转身欲出。然而外面梆子声响起,有巡街的人走来,他立刻退了一步回房,关上了门。
外面还在下雨,天色却已经黯了,魏胜想了想,还是重新坐回到了座位上。
“性子倒是如周大头夸的一般好……可为什么竟然相貌差了那么多?”有些沮丧地,灰衣大汉若有所失喃喃自语,却蓦然而止——已成为寡妇的女主人正新端了一盏热茶上来,眼睛还肿着,却是殷勤相劝:“菜饭马上好,魏大哥该是饿了,先喝盏茶吧。”
―――――――――――――――――――――――――――

女人走入了内堂,许久未出,只有饭菜的香味慢慢透出来。
魏胜百无聊赖的喝着茶,靠在椅子里看着四周——这确实是个清贫的家,除了几张桌椅以外别无长物,却料理的井井有条,显出了女主人的持家有道。
“虽然长相是差了点,可人真不错……大头周泰还是有福气的——”灰衣大汉喃喃自语,然而说着,猛然打了个寒颤,不再说下去,连忙喝了几口茶,看着窗外。
外面天色已经黑得透了,雨应该还在下,却无声无息。
魏胜坐在椅子里,看着看着,渐渐觉得有些疲惫起来——这一路从宁古塔到江南,他吃了多少苦头。好容易如今到了双妃镇,见着了想见的人,紧绷着的神经陡然就松了下来,居然在人家外堂里就觉得犯困。
福娘还没出来,饭菜香气从内堂透出,可里面是寂静地。魏胜陡然有些心惊,想到这是个念过书的女人,看性子也是端庄贞洁,如今乍闻丈夫凶讯,该不会寻了短见罢?
然而,正在他困乏中胡乱猜测刚要起身去看的时候,轻轻的脚步声从内堂转出,福娘已经一手端了一盘菜走到外堂,放在魏胜面前的桌子上,微笑:“也没什么好东西招待,魏大哥将就着随便吃一些。”
他舒了一口气,抬手擦擦额头的汗,掩不住疲惫的对女人笑了笑:“弟妹客气了。”
福娘看着他抬起的袖口,眼神变了一下,只是笑着布好菜,收拾了空茶盏走开:“魏大哥慢慢先吃,厨下还有几个小菜,等我一并炒了端上来。”
“不用如此客气……”魏胜的话还没说完,福娘又已经下了厨房。烧好的是一盘笋片炒肉和一盘素几,都是江南平常的小吃,然而却香气扑鼻——对于长年在塞外苦役的人来说,不啻于珍馐美食。魏胜虽然觉得乏了,但是闻得菜香,还是忍不住食指大动。
“周泰那小子……果然福气不小。”吃了几筷子,他叹息着咽了一口菜,看着旁边厨房墙上映出的女人身影,家庭温暖而平静的气息弥漫着,让长途跋涉后的人完全松懈了下来。看着那个声音,灰衣大汉眼里渐渐有了明瞭的神色——实在是个好女子。
情人眼里出西施,就是这般的道理吧?

“魏大哥,魏大哥。”迷蒙中,陡然听到女人唤他的声音,温婉恬静。魏胜蓦的从记忆中醒过来,睁开发涩的眼睛,看到了桌上点起的灯火和福娘歉意的眼神:“菜才炒好,让大哥等得久了。来来,快趁热吃。”
“辛苦…辛苦弟妹了。”他说着,然而一开口就有些失礼的打了一个大哈欠,发觉困的不行了,抬手拿筷子都有些乏力。面前摆着满满一桌菜,虽然都不是什么名贵珍馐,但是色香味俱全,显出女主人的厨艺不错。
福娘在桌子那一头坐下,殷勤给他挾菜,眼睛因为刚哭过还是红红的,然而眼波却是有些奇异。魏胜这样见多识广的人看了心里也是平白的一跳,倒不是想起什么香艳旖旎的事儿,反而隐隐觉得哪里有些不对。
“居然就这样死了……”吃了几筷子,看见魏胜一脸疲乏欲睡的模样,福娘也停了筷子,却不再劝他多吃,自顾自的又从袖子里摸出那把乌竹扇,端详了半天,嘴里喃喃重复,“居然就那样死了……我还以为他会迟早回来,却不想就这样被人杀了。”
最后四个字,仿佛尖刀一样刺入灰衣大汉的心里。他登时困乏全消,睁大眼睛盯着眼前这个女人,厉声问:“你说什么?”
“我说,我丈夫真是冤枉,以为可以回乡,却就这样被你杀了。”王福娘也不抬头看他,只是低头看着扇面,好像刚才滴上去的泪水还没干,她再度伸手拿出一块手绢去细细擦着,嘴里却是冷冷道。
“胡说!”魏胜又惊又怒,一手往怀里摸去,便想拍案而起,然而忽然间脸色一变——动不了!四肢仿佛被定住了一般,软软的不听使唤,他下一句的语气便立刻软了下去,“弟妹莫要乱猜。我是好心赶了那么远的路过来送个信儿,弟妹也是明白人,不要乱猜。”
“乱猜?才不是乱猜。”福娘低着头,桌上的烛火映着她的脸,细眉细眼的女子五官平常,然而眼神却是如同冰雪般冷醒,微微冷笑着,将擦过扇面的绢子抬起,转给他看,“是这把乌竹扇告诉我的!”
魏胜的眼睛忽然就凝固了,定定看着福娘手里那块手绢——
血!有淡红的血色,抹在雪白的绢子上!
这……这怎么回事?明明那时候看过了,扇子上没有……灰衣大汉的喉结上下滚动,好半晌,讷讷说不出一句话。
福娘的手将手绢握的很紧,凑到他面前来:“你说,我丈夫是被木头压死的,死前才摸出扇子托你转交——那么,这血怎么来的?”她顿了顿,细长的眼睛里冷光流动,映着烛火有些令人惊心,淡淡道:“你不会没看过扇子,不过扇面上画的是桃花,血溅上去了也不显,干了轻易就看不出来。不但你看不出,我刚接了扇子也没觉着什么……不料方才擦掉上去的眼泪,却擦出血迹来!”
“我想起来了!”魏胜讷讷了半天,脸色灰白,终于想起了一个理由,忙忙的开口,“我带扇子给你时,路上摔跤受了伤。想来就是那时溅上去的——弟妹你别多心。”
“是么?”福娘定了定,终于抬眼看他。长大的汉子被药力定住了,在桌那一头满头冷汗,女人阖上折扇,低头笑,曼声再问了一句:“那么,我再问你,我丈夫的衣服,怎么会穿到了你身上?——不要欺我八年没见他了,你袖口破了,露出里面夹衣,夹衣袖子上的那个补丁,我亲手缝上去的,记得清清楚楚呢。”
魏胜额上的汗更多,下意识的想把手往袖子里缩,忽然惊觉身体早已不能动。
“你还要不要再对我说,是我丈夫死前把贴身的衣物都给了你?……”福娘掠着发丝,在烛下抬起头来,眼神盈盈,却锐利如针,嘴角噙着一丝冷笑,“当然,你要那么说我也没的挑刺儿——谁叫我没在宁古塔亲眼看到呢?不过——”
女人顿了一下,忽然抬头冷冷看了他一眼:“不过,不要以为我没见过世面就以为好欺负。你说你是遇到大赦被放回来的。可大赦是什么时候的事儿?上个月初九——我虽然是妇道人家,不知道外面世事,可丈夫流放关外,也是天天打听着朝廷什么时候开恩啊……大赦到现在不过一个月多,那点时间,哪里够你从宁古塔一路赶到双妃镇来?”
福娘的眼睛雪亮:“你不是大赦放回来的。你是自己逃回来的,对不对?”
魏胜满额是汗,看着这个女人的眼睛——福娘的眼睛眯成细长的缝儿,细细的眉毛也蹙了起来,带着说不出的奇异神色,他忽然觉得手脚发冷——这个女人…这个女人原来头脑这般的厉害。
“不过我不明白的是——你既然杀了我丈夫,为什么还要特意到双妃镇来一趟?”福娘的眉头蹙得更紧,第一次眼睛里有不确定的疑虑,看着灯下的来客。
魏胜看到她的细眉细眼,映在灯下,更显出五官的平庸,他额上已经不在冒冷汗,忽然呵呵地笑了起来,有些自嘲的摇头,蓦然说了一句话:“我只是想来看看你。”
说完这句话,灰衣客仿佛也知道自己的可笑,放声大笑起来——谁信呢?谁相信、他千里风尘仆仆来到这个双妃镇,就是想看那个叫“王福娘”的女子一眼?
多少次了……听到这个名字,从大头周泰嘴里说出来,带着夸耀和暧昧,那江南灵秀的水气和脂粉的馥郁仿佛在边塞苦役的犯人们中弥漫,引起众人嫉妒的嘀咕。那时候,他坐在被雪堵住的木屋门口,用马粪火堆烘烤着双手,眼神也不由一热——那究竟是什么样的女子……真的…如同大头周泰夸口的那么无双无对?

--------------------------------------------------------------------------------

3 —— 沧月 回复于 2003.03.06 01:25


白毛风在他们出逃的时候卷来,虽然吹散了追来的官兵,却也将这两个从宁古塔越狱逃跑的犯人逼入了茫茫的森林内。齐膝深的大雪里,他和周泰深一脚浅一脚的先后走着,按照白日里雪暴背后稍微可见的日光来分辨方位,朝着南边不停地走。
一路上他不说话一句话,节省着每一丝体力,希望能运气好一些,能在遇到一些路过的猎人或者散居的鄂伦春人,要不然,他们多半撑不到走出森林、便要冻死饿死在这片林海雪原中。
“谁叫我碰上个仙女也似的老婆呢?皇帝老儿都不如我有福气呀……”风雪里,周大头一边跺着脚,跟着他走着,却不像他那样沉默,只是在一边喋喋不休的夸耀。
“住嘴!”已经听了好几天同样的话,再也忍不住,他不知是烦躁还是嫉妒的猛然断喝一声,回身凶狠的盯着这个同伴。
“干吗,想想媳妇儿也不行?咳咳……这冰天雪地的,如果不心里念着点啥,我怕我就走不动了……”那时候,周泰仰起那颗大头倦极的看了同伴一眼,冰花已经结在了他眉毛和胡子上,因为寒冷和饥饿,他脚步虚浮。
“奶奶的。”无话可说,他只好骂了一声,自顾自的拖着脚步在齐膝的雪里继续前进。然而心里却蓦然有些空洞:他魏胜又有什么人可以念着?本来就是个弃儿,长大了混成市井一霸,为非作歹,终于一日因为酒后杀了另一个青皮无赖、就被判了流刑充军到宁古塔来……妓馆酒楼的姑娘他也不是没玩过,但是这会儿的大风雪里,居然却一个人的脸都再也想不起来。
还有谁会念着他……他又可以念着谁?……
“她可真俊,柳叶眉,眼睛水灵灵的,一转……呵,一转,就能把你的魂儿都勾跑了……”一路上,喘着气,周泰却依旧喋喋不休,描述着远在江南水乡的美貌妻子,眼里忽然有暧昧的笑意,“说起来……咳咳,双妃镇的女子漂亮的多了去了,却,却没有一个有她那样……那样的女人味。……”
他越发听着烦躁起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带出来的干粮快吃光了所以饥饿,只觉得心里有无数只爪子在不停地挠着,抓着,撕裂着,他狠狠的盯着依然精神饱满的周泰,心里不知是什么样的感觉——这小子,心里念叨着要回去见媳妇儿,所以才那么起劲吧?
他又能念着谁?……他闭上眼睛,极力想搜索记忆中哪怕一张熟悉的脸,然而,始终是徒然。忽然,他看见有人对他笑起来了——白皙的瓜子脸,柳叶眉,水灵灵的眼波,举止却文雅娴静……那个女子在脑海里,对着他笑起来了。那是,那是……
那是王福娘!
那个从来没有见过、只凭大头周泰每日的念叨而描述出的女子,就忽然在他脑海里活了起来,远远近近的对他笑。
他陡然觉得全身血脉都活了起来,迈开了脚步,只想早日走出这个见鬼的树林——走着走着,听到周泰依旧唠唠叨叨:“我打赌,双妃镇出过的两个贵妃娘娘加起来……咳咳,都没有她美……”
不知为何,这一次他没有觉得烦躁,反而呵呵笑了起来,第一次出言附和:“没错!一定、一定是个美得不得了的美人儿……”每听大头周泰说一次那个女人,脑海里那个影子就清晰了一分,他心里对自己说:一定要走出去,一定要走出去!……然后,去看她。
多么可笑的事情……只是凭着大头周泰的描述,他就对那个没有见过一次面的女人着迷起来。多么可笑的事情——然而,即使可笑,却是那样恶劣环境里,他活下去的力量。
风雪,风雪,还是风雪。树林,树林,还是树林……
不知道走了几日,带出来的干粮已经快要吃完了,可沿路还是没有见到一丝丝人烟。大头周泰体力已经支持不住了,然而精神还是很高亢,只是也没有力气再喋喋不休的夸自己的老婆了。
每天可以走路的时间只有三个时辰,很快天就黑了。找了个避风雪的山坳,他和周泰筋疲力尽的倒了下去,裹着破棉袄,瑟瑟发抖。他觉得自己的脚已经没有知觉了,于是坐下来放开绑腿,用力揉搓自己的小腿——一边摸着怀里仅剩的三个硬的象铁一样的馍馍,计算着这样下去,两个人是无论如何不能走出这片林子了。他的眼神就沉郁下去,冷冷的盯着旁边同样死狗一样和衣躺下休息的大头周泰。
周泰的手揣在怀里,大约是一直握着那把命根子一样的乌竹扇,干裂的咀唇翕动着,想来还在不停地默念着,给自己打气。
他的手探入了积雪底下,摸索着,摸索着……指头终于触到了一块冻得冰冷的石头。红肿的手吃力的举起石头来,用尽了全力,对着那颗大头砸了下去——闷闷的一声响,鲜血和脑浆陡然如同桃花般在雪地上盛开,转瞬被冻结成冰花。
他蹒跚走过去,俯下身从脑袋被砸的稀烂的周泰身上掏出剩下的干粮,然后毫不客气的将同伴身上的衣服都扒了下来,一重重的裹在自己身上。最后,他从死人已经冻僵的手里,那把作为信物的乌竹扇硬生生扯了出来,揣入怀里。
脑海里,那个瓜子脸,柳叶眉的女子,用水灵灵的眼睛,对着他笑。

--------------------------------------------------------------------------------

4 —— 沧月 回复于 2003.03.06 01:25


“我只是想来看看你……看看周泰的浑家,是不是如同他整日提的那样又漂亮又贤淑……”自知今日已无法逃脱,也算是经历过生死劫难的灰衣大汉不再震惊,反而冷定了下来,呵呵大笑着,回答,“只是想看看你……王福娘。”
福娘怔住了,手里的折扇轻轻啪的一声落到桌上,人也沉沉坐回椅子里,发楞。
“看…看我?”女人用手支着额头,低着头喃喃重复了一句,细细的眉目间不知掠过了什么样的神色,猛然间从唇间嗤出一声冷笑,“漂亮?……是不是白皙丰润,柳叶眉,桃花眼,一笑一个酒窝?……那个死鬼,是不是这样说?”
“不错。”看到福娘奇异的笑意,魏胜有些奇怪,却只是应了一句。
细眉细眼的女子松开手,仰起头,让桌上昏暗的烛火投到自己有些扁平的脸上,侧头问来客,眉目冷冷:“那么,你说呢?——这么远跑过来,是不是很失望?我丈夫他骗了你。”
普普通通的脸,映着明灭不定的烛火有一种奇异的阴暗变化,女人的眼睛陷在阴影里,闪出幽幽的光芒,不知为何,魏胜看在眼里竟然心中莫名一惊——这个女人,不简单……至少周泰那家伙说对了一点,他的浑家不是个普通女人。
“他是你汉子,情人眼里出西施,那也是有的——”不得已,魏胜不好直承自己的失望,只有这般说了一句。
“哈哈哈哈!”他一句话未落,忽然间,桌子对面爆发出了骇人的笑声,惊得灰衣大汉顿住了后面的话,惊诧莫名的看着陡然间在灯下大笑起来的女人。
“情人眼里…咳咳,情人眼里出西施?”一直都是淡定从容的王福娘陡然笑得失控,剧烈的笑声里,咳嗽着,连连握着自己前襟的衣服,在烛下笑,“什么西施?麻油西施么?……那死鬼、那死鬼到死,都念着那个贱人!”
魏胜蓦然怔住,定定看着女人在灯下显得有些扭曲了的笑脸,有泪水从那细细的眉眼里流下。“你说……周泰说的那个人……不是你?”有些不可思议的,他怔怔问。
王福娘陡地止住笑声,转头看他,咬着牙,冷冷道:“不错!是那个死鬼勾搭上的贱人——‘白皙丰润,柳叶眉,桃花眼,一笑一个酒窝’——是不是?就是孙小怜那个贱人!在前街住着,开着个麻油店,老是穿大红衣服,扭着身段走在街上勾男人的眼睛。”
魏胜吸了一口气,想起在檐下时看到那个走过的红衣女子。发髻上簪着玉兰花,眼是桃花眼,眉是柳叶眉,身段玲珑的,举止活泼轻佻——就是她?
“是她?我方才见过了……”讷讷的,他说了一句。
福娘冷笑着,那眼睛斜觑他:“好呀,那你也不算冤枉跑了这一趟——到底也让你给碰上正主儿了!怎么样,那个小娘是不是够撩人的?”咬着牙说着,泪水却忍不住从女人眼中一连串滴落,她的手用力抓着那把乌竹扇,低下头,肩膀微微发抖:“那死鬼……那死鬼真的是鬼迷心窍了……麻油西施是什么女人?狐狸精!——而且她是谁家的寡妇?是那个死鬼的叔伯!那死鬼知不知道这乱人伦的事、如果一旦被族里人发觉,就逃不过沉猪笼点天灯?——双妃镇上周氏宗族,对这等乱伦的事儿何曾手软过……”
魏胜听得呆了,看着女人伏下身去,痛哭,断断续续的说着。
“真是猪油蒙了心啊!……我要劝,也知道是劝不进去的,为了不撕破脸,也只好当作不知道。可我、可我也不能看着那死鬼等着被人发觉、拉去浸猪笼吧?”福娘的手用力抓着乌竹扇,指节发白,魏胜听得有轻轻“嚓”的断裂声响起。
“怪不得周泰那小子含含糊糊不说是姘妇……这种乱了人伦勾上叔母的事儿,说出来场子里也会被骂猪狗!”魏胜慢慢明白过来,有些忘了自己的处境,怜悯的看着灯下痛哭的女子,点点头,“也幸亏他后来犯了事、去宁古塔做了苦役。”
王福娘陡然不哭了,擦了眼泪,在灯下抬起头,冷冷笑了笑,咬着牙,说了一句话:“他是冤枉的——那一年镇上闹了盗匪,是我把一些细软藏到他房间床下,然后就去官府暗自出首,说我家汉子和贼人有勾结,窝藏了赃物。”
“你?……是你把周泰送进去的?!”灰衣大汉陡然觉得额上冷汗冒出,本来已经横了一条心不顾今日的死活了,然而听得这样的话,依旧感觉有寒意从心底冒起来。
“我要让他和那个狐狸精分开!”福娘蹙起了细细的眉,眼神执拗而凌厉,然而却含着泪光,“不然他八年也活不到!说不定就被拖去浸了猪笼!我什么法子都能用,只要他离那个贱人远远的!——窝赃罪按律不当死,这我也打听过了。”
“我什么都想到了……甚么都想到了。只为保住我丈夫……”女人喃喃自语,脸上却渐渐涌起了一股狠色,咬紧唇角,冷笑,“也是天要我为那个死鬼报仇!——你以为我一个女人家平日里哪里来的麻药?还不是……还不是,嘿嘿,还不是我想着那个死鬼就要大赦回来,那个狐狸精这几天天天打门前扭着身子过,怕是还要来勾他。我一不做二不休,买了药,想什么时候偷偷给那贱货吃了,趁机破了她的相、免得她再出来害人!”
福娘恨恨咬着牙,一提起那个麻油西施眼里就从内里冒出冷芒来,鼻子里嗤出一声冷笑:“我这头买了药,手还在抖着下不了呢,你这头偏生自己撞上罗网来了!——你说,是不是天要我为那死鬼向你索命?”
魏胜看着这个相貌普通的女子,忽然说不出话来,感觉有什么压迫着自己。太聪明了……这样的女人,如果换了他是周泰,何尝不感到敬畏惧怕?
“但是……我没想到那死鬼会为此送了命。死的好…死的好!”说着说着,但是女人的手却是再也忍不住的颤抖起来,她再度掩面恸哭,“居然…居然就死在那边了!我、我还一直以为他会回来……会改了性儿,好好的回来过日子……你也说他夸我贤淑知书识礼,看来他虽然被那个狐狸精勾了魂,可心头好歹还念着我一点儿的……我想这一次遇到大赦他回来了,如果给他生个胖儿子,或许就会栓住他的心……可是,那死鬼居然就这样…就这样死在那边了!”
痛哭的女子蓦然从掌中抬起泪痕斑斑的脸,冷厉的盯着灰衣大汉,眼神可怖。
“你麻倒了我,是要拿住我解去告官吗?”在福娘这样的眼光下,魏胜这样死里逃生过来的江洋大盗都不禁打了一个寒颤,讷讷问。
福娘冷笑起来:“告官?再抓你去宁古塔么?——再让你逃一次?”
女人的眼里都是恨意,然而却是阴沉而森冷:“你是逃回来的……是不是?反正没有人知道你是谁……甚至没有人知道你今天来过这里……”
魏胜陡然觉得不好,然而不待他询问,福娘已经站了起身,进了后面的厨房,传来瓶瓶罐罐碰撞的声音,不知道她在找什么东西。转而,灶下传来噼噼剥剥的声音,浓烟和火气一阵阵透了出来——那个女人…那个女人要干吗?
他心里莫名一阵惊慌,感到有什么极大的危险在步步迫近。他极力想活动手足,然而依然因为麻痹而丝毫不能动弹。本来因为在逃,他一直不敢大声说话,此时感觉到了莫名的恐惧,魏胜再也忍不住的大叫唤人来——然而,叫声出口他才蓦然想起日间看到左邻右舍门前的大锁……没有人,没有人能听得见了。是天、是天真的要他给那个大头抵命?正在他勉力挣扎间,陡然觉得一阵冰凉,有什么东西从顶上一直浇了下来,透心透骨的凉。
“你要干吗?——”魏胜惊骇莫名,脱口问,闻到身上破棉袄上浸透的奇异的香味。正在迟疑,忽然看到福娘放下提壶,转身拿起了桌上的烛台,站到他面前。那烛光映着她的脸,一明一灭,女人的眼里,有疯子一般的疯狂和冷慎。
“香么?那可是上好的小磨香油呀……麻油西施那里买的呢。”
王福娘诡异的笑起来。然后,手一倾,烛台“啪”的一声,落在他衣襟上。
――――――――――――――――――――

那夜双妃镇的大火,几年后依然让说起来的人心惊胆战。
不仅仅是因为那起火的火势特别旺,蔓延了半条街,更是因为跟那一场火有关联的,还有两条人命——火灭了以后,在周泰家里找到了被烧成一段焦木的周泰媳妇儿,蜷缩在桌边。那个出名能干贤惠的女子,苦等了流刑的丈夫八年,眼看着大赦令下了就要团圆,却被这一场火活活烧死。
也有人说那火来得蹊跷——那是镇口上的庙祝,想起了那一天白日里,曾有个外地来的灰衣大汉在镇口询问过周泰家的地址,那大汉穿的破破烂烂,一脸风尘仆仆,眼睛冷厉,看上去就不像个老实本份的人……
扑灭了火,青石街前后闹了一夜,个个忙乱无比。所以谁都没发觉一街之隔的麻油铺里发生了什么——一直到第三天,风流小寡妇孙小怜没有扭着身子出现街上,才有人想起去麻油铺看一看——打开门,随着麻油香味飘出的,是浓重的血腥味。
看着房里鲜血横飞的样子,破门而入的人忍不住转身夺门而出,蹲下呕吐起来。
一夜之间,两起命案。双妃镇上报了府里太守,然而查了半天,一个个街坊都盘问过去了,最后却只能怀疑起那个当天在双妃镇露面过的灰衣客。一定是那个陌生的外来客干的。太守派衙役查了半天,却毫无办法。最后只能以疑凶在逃而结案,问了镇口那个被灰衣人问路过的庙祝,画了像、到处张贴着榜文悬赏捉拿。

“呵……”金华府的城门口,出城的一个女人提着包裹,正准备挥手叫一辆驴车,却无意中抬头看了一下榜文,微微笑了一下。然而,很快她笑意就不见了——
“住手!你疯了!难怪…难怪周泰不要你!谁会要你这样的女人!你不是人!你不是人!你简直疯了!你是个鬼!”
火球陡然燃起的刹那,她听到火里那个杀人凶手看着她,声嘶力竭的大吼。她听不得这样的话,惨白了脸疯了一样跳过去,用衣带套上那个瘫软了人的咽喉,便是往死里一勒。
抚摩着怀里那把乌竹扇,王福娘低下头去,扇骨已经有一条被她生生捏断了,她有些爱惜的抚摩着,叹了口气:“我疯了?……我、我不过都是为了那个死鬼好。为他我甚么都做了,还是留不住他……我真的疯了么?”
她的手,慢慢攀上了自己的脸,轻轻抚摩。那里,眼角有一滴泪缓缓流下来。
“夫人,要去哪里?”官道上有一辆驴车路过,赶车的把势停下来问。
要去哪里?……王福娘怔了怔,站在城外,眼前天地茫茫,她却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完】



★版权声明★ 本网站的图片、文本版权属于作品版权人所有,排版样式由学院拥有,请在转载前征求原作者的同意!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