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桑学院2003年度F1征文
|   学院首页  |   征文首页   |  征文资料  |   选手积分速查  |
野食
作者:wsxl

  要说吃东西,有句古话叫做“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小孩子时候偷点瓜果蔬菜什么的,要比家里的菠菜好吃得多。鲁迅的社戏里面,罗汉豆的滋味,就是明证。这位看官,您说还有一句?笑话,这些东西能值几分,值得那样看管,小孩子惦记上了,还有偷不着的道理?
  我中学语文老师,中年而仍有少女的身材与心境,是极为可爱的人。曾经给我们讲她小时候到人家院子里面爬树偷果子。主人家的主妇发现了,不加怪罪,反而生怕小孩子摔着了——这便是日后她的婆婆了,想来婆媳就此是不生分了的。此等佳话,乡下人家,如此甚多。
  我家教甚严,这些事情很少亲自去做,但是分润一两个枣儿核桃的还是有的。其实要说光明正大的野食,也是常有的。
  1。莲蓬
我偷得最多的就是莲蓬。不过要说路边顺手摘了几个,不算什么,我舅舅家承包沟渠,也种过一些,别人当面摘也只是笑笑。不过说到偷字,那当然是要三四人,动用到蛇皮袋来装战利品的规模了。下水的时候一定要注意脚下:倒不是怕扎脚——那时当然都是长袖长裤,防止被荷叶梗子划伤——而是怕踩断藕根,一截藕就要烂掉,主人会骂,少不得三两个大喷嚏的。
莲蓬要趁鲜才好吃,在城里的时候有时馋起来买几个,吃起来味同嚼蜡。因此都是边摘边吃,次日水塘边一片莲子壳。暑热天躲在荷叶底下吃莲蓬,清凉馨香甘甜,是为三乐,和点蚊香纳凉吃西瓜相比算是贼中风雅的极致了。
  菱角得之全不费力,贪的也是个鲜字,不过和莲蓬相比终是下品。
有一样东西可以略算的上“偷不着”之列:芡实,也就是词中常说的鸡头米。此君可谓浑身是刺,小时候常有外乡人割了大堆去卖,小孩子没有船只皮裤手套之类的装备,只能望洋兴叹。具体像个长刺的石榴,里面是一棵棵的籽,味道吗,芡粉大家都是见过的吧。唯有种子外面那光溜溜的一层皮的滋味,现在还能记得。而今因为无利可图,已是几乎见不着了。这等事物,不知怎么和那么香艳的东西联系在一起。当然,也许是我未曾对比过滋味的原因。(笑)
  2。虾
么叔是沟里摸鱼的能手,每次回乡都不忘来一回。我却没有什么兴致。说起来也许是他们正是饥饿的一代,我和表姐表弟挖荸荠,田里挖出许多泥鳅鳝鱼来,表弟就把它们全部晒在牛车上:不必等到他少年发福,也可以知道他是比我吃得饱的人了。
  水里的肉,田螺是最不费力气摸的,可是大家吃得少,究其原因,做起来麻烦是也。我家隔壁有一次作田螺肉,隔壁左右全部帮忙用针挖田螺肉,好半天才有一碗。带壳作的话,这是喜欢喝酒,耐烦人吃的东西。
  吃虾就略显味道。过去我们塆子里面捉虾,是用像蚊帐一样的兜子,里面放上一团糠,一会儿就是愿者上钩了。这是说的透明的草虾,我们这里叫沼虾,养起来也是颇为趣致。如果是养殖场的罗氏沼虾,个大味美,不过就不是常能吃到的了。
  蝲蛄虾,就是红色大个的那种,愚笨之极,随便用点肉就能钓很多,小学时候曾经有学校附近的沟边到处是钓虾的景象,也算一种不成文的功课了。不过现在倒是到处都吃起这种东西来了。
  最平常的还是鱼。不过要吃鱼下饭的人可没有时间风雅的垂钓:我同学是拿四根鱼钩绑成十字,团上一大团香面,鱼线一头绑在草根上,系着一个小石头和一个易拉罐,一次十来根,听见响声就拉线。他家养鱼,自己却家贫难得吃到,所以跑到外河靠这个打牙祭是也。
  如果说偷鱼还有风雅的偷法,我某位英俊之极的同学有一事颇堪一记。他把鱼塘附近的稻田埂拔开一个小缺口,鱼有洑水的习性,他老弟就在这人工形成的极浅的水道上守稻待鱼,端坐悠闲之状,恍若出尘,可惜手里没有闲着……
  另外,庄惠濠上所辩的鲹子,需用无饵之钩迅速抛入迅速提出,在桥下临风运杆,如蜻蜓点水,也是十分风雅的事。
  3。香瓜
蔬果最常爱吃的当属西红柿,黄瓜和西瓜。西红柿我一直不怎么爱,不过黄瓜当年是很喜欢的。黄瓜之味不在甜而在清气,是节食蔬菜。西瓜不必说,人人喜欢,不过我舅舅家种瓜,每年瓜贱伤农,都吃到无可奈何。瓜卖得好的时候,一个瓜值5,6块,偷起来又太伤人,不过别人馋劲发作是顾不得那些的。
  这里面值得一偷又无伤大雅的就是香瓜,常常是种在西瓜地的渠边。我是主人家的外甥,自然是拿不是偷。不过要偷的话,倒是趣味横生。可以从水沟里面潜过去,在平时路过看好的地方伸手一下,手到擒来。偷到了别忙着吃,瓜蒂旁边是苦的,我就见过周疯向表弟埋怨舅舅家请来看西瓜的民工没有本事,种的香瓜苦蒂特别大,麻翻了不少兄弟,呵呵……
  4。地耳
有样菜城里人难得吃到:地耳。下雨天有时候湿地上长出像木耳一样的绿色果冻状物,炒起来特别嫩。我自己也没有吃过几回。至今不知道这东西属于什么植物种类。
  蘑菇的话,夏天常常在田埂看到白色的鸡苁,可惜往往只有一两个,凑不成一碗。现在当然不讲那些。前几天我在学校草坪上采到一个蘑菇,中饭立刻就用微波炉烧了吃。虽然细小,吃的无非一个鲜字,难道还真的准备饱肚子不成。
  这么说来,上学常吃的桑葚,父母怕小孩吃坏了肚子,常骗说那是打了农药的。覆盆子,或者黑莓,说来应该一样,但是却没有什么人提醒。这东西酸酸甜甜的,小孩子吃纯粹是个味道。我们有时候还吃酸模叶子,那又算什么?还有吃茅草花常有人说肚子里会长毛,不过肚子里面有毛的说法根据国家的不同,可以是茅塞难开的愚笨,也可能是胆大包天的赞誉。
5。虫
养蚕的人家有些是吃过蚕蛹的,我家只有我养过比较大的数量,缫丝后锅里就是一堆蚕蛹,不过我吃不下。另外一个我吃不下的就是那种孵化失败的小鸡,虽然记忆里面味道很鲜,也没有什么厌恶的感觉,但是还是不愿尝试了。电视里面说,泰国人专喜欢吃那种快孵化的小鸭子,总之是很奇怪的了。不过蝉和蝗虫我却觉得没有什么,不知是何道理。也许是移情作用吧?亲近的东西就容易移情,正如西方人不吃狗肉一样。不知道城里的女孩子对此感冒否?
不论是鱼虾还是虫子,以上荤菜是一定需要回家弄熟才能吃的,算作野食似乎有点勉强。也有素菜如此,比如某人就说偷苞米,土豆之类埋在灶里的灰堆里面。要说这样烤的还是红薯为上佳,不过我们家乡似乎很少种的样子?

余记:风雅
小孩子吃这些东西原本是和风雅不沾边的,不过我从小就爱慕风雅,就是吃野味的时候也常常不自觉的想起来。周作人写绍兴的食物,其实不过茶干黄酒霉菜而已,而风雅出来焉。我本人常说的一句话就是“风雅元从附庸来”,只要有心,人人都可以成为食神,啊不,是风雅的人。
四时节庆,比如三月三的荠菜,泥蒿,重阳的艾蒿,菖蒲,七夕的桂花,都是风雅的事物。不过中国人就是中国人,到时候首先想到的却是鸡蛋,粽子,月饼之类的食物。说起来,所谓风雅,就是吃饱了精神有余裕的状态。以上野食都是吃饭之外的花样,故比之为风雅,无不可乎。

★版权声明★ 本网站的图片、文本版权属于作品版权人所有,排版样式由学院拥有,请在转载前征求原作者的同意!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