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桑学院2003年度F1征文
|   学院首页  |   征文首页   |  征文资料  |   选手积分速查  |
桂花节的烧烤
作者:leyi


我唯一吃过的一次野外烧烤,已是十年前的事了。
那时正是桂花盛开的时节。自小常去的两家公园每到此时都会办个名曰桂花节的年会。每到此时,前来赏桂消夏的人络绎不绝,而公园的一大特色,野外烧烤也只在此时开放。
其时捷(我的一位损友)正打算要去到遥远的北方,临行之前,约了我和豪(捷的一位挚友)同去一快朵颐。
于是我们三个一人一辆单车,有说有笑地骑了半个多小时,这才到了地方。那时已是初秋,公园的条石小路上的落叶已见昏黄,蒲公英的种子随风飘舞。公园的桦木林中,用石块和灰泥围起一个个简易的烤炉,里面填上木炭,拿铁叉穿了各种洗涮干净的禽肉兽肉,用小刷子刷上蜂蜜,放在炉火上细细焚烤。
说起来烧烤实在应该算是最容易上手的烹饪技巧了,更重要的是即使烤糊烧焦也与人无涉,大家自食其力,甜苦自知。
园中提供的肉类以鸡肉和兔肉为主。别的大多没什么问题,唯有兔子后腿却是比较难弄。
概因兔子后腿个大难以烤得均匀,往往是有些地方已经烤糊,而有些地方还半生不熟。真要烤的好吃,没点耐心是不成的。
那天我叉着个兔腿左转右拨,整整摆弄了二十多分钟。眼见着那兔腿已是通体焦黄,自以为大功告成而放心大嚼。不料吃到一半忽然发觉终究是未曾熟透。捷在一旁劝我再等些时候,我看着手中的铁叉呆了几秒,摇头笑曰:“不熟就让它到肚子里去熟吧。”
豪遂乘机取笑:“茹毛饮血,果是一野人。”
我正色反驳道:“错,英雄本色是也。”
这么一说捷也乐了,帮腔曰:“哪是英雄本色,实是狗熊真身。”
言罢我们三人一齐大笑,笑得几乎连泪都要掉下来。
朋友就是这样的一种生物,当他拍着你的肩膀叫你狗熊的时候,你感到的不会是侮辱,而是深深的幸福。
“不知我们三个,什么时候才能再象现在这样,聚在一起吃烤肉了。”当笑声渐渐平息,豪忽然颇有些感慨地说道。
我听见着话心头一震,抬头看一眼捷。他正眉关紧锁地看着炉中的炭火。红彤彤的火光倒映在他的眼瞳之中,就仿佛两颗沉入海底的红宝石般炽热而隽永。
“明年,明年这个时候。我回来,我们一起来。”那个时候,我记得捷这样说道。在那以前,我还从未听捷以这样认真的口气来说一句话。
然而,时至今日,已是十个年头过去了。捷虽然也时常回来探我们,却终究没能再一起去吃什么烧烤。
我为此总是感到莫名的伤感,而在心中默默地对自己说:“明年……或许就是明年了……我们等你回来,当桂花盛开的时候。”

★版权声明★ 本网站的图片、文本版权属于作品版权人所有,排版样式由学院拥有,请在转载前征求原作者的同意!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