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桑学院2003年度F1征文
|   学院首页  |   征文首页   |  征文资料  |   选手积分速查  |
浪迹天涯
作者:清花


飞砂走石,炎炎夏日。
废墟里一个少年苦苦挣扎。
微风送语:“想报仇?教你一个乖,你奶奶是刀剑不怕。普天下也只有龙魂枪能伤得你奶奶。”无头无尾,一个老女人的身影消失在风中。
***********************************
少年发呆:只怕她说的是真,刚才这把菜刀还未砍到她身上就裂了。难怪身为“人族第一神战手”的爸爸都会死在她手上。龙魂枪?
一瘸一拐地,少年慢慢走出废墟,不禁愕然。曾经繁茂的城镇竟于瞬顷化为残垣。那老女人究竟是谁?竟然能发动传说中的卡伊咒?这镇中大概再无第二人存活。她为什么要留下我的命?为什么要告诉我龙魂枪?
“啊,铃凤!”少年猛地省起,我可爱的姑娘。终也不能逃过这场浩劫吗?
“总算你没良心的还记得苦命的铃凤。”一个蓝发女子悄没声息地站到少年身旁。
***********************************
扇舞之地上生活着各种奇异的生物。数量众多但武器落后的人是其中一种。扇舞之地幅员辽阔,地势起伏。已探明的山有一万余座。有山必有龙。龙是扇舞最可怕的生物。火焰,地震,影子移动……梦魇般的存在。
能屠龙的人被称为神战手。遍数人族,神战手不过三两个。他们往往是天生勇力,趁年轻力壮之时约上一二精擅魔法的同伴,上山屠龙,一举成名。常有狂妄的年轻人自恃勇猛,上山有去无回。在神战手的不懈努力下,人们才在龙的淫威下苟且生存,建立起自己的城镇。
那鲁的父亲在45岁还屠龙不止,被誉为“人族第一神战手”。一般的神战手过了40就洗手不干了,毕竟屠龙是极其危险的事情。勇气,力量,速度,魔法防御体系缺一不可。
那鲁的父亲并非比其他神战手更有力。他中年屠龙依仗的是铃凤。
铃凤,一个不到二十的小女孩,在那鲁十六岁那年突然出现在米娜镇。那鲁的父亲可怜她无依无靠,收留了她,更有心要她作儿媳。镇中居民私下议论,铃凤的那头罕见的蓝发,真不像人类,倒像水系的魔女。未几个月,铃凤惊人的魔法天赋显现出来。如此幼龄女子能使用“雪狼召唤”等高阶魔法,在米娜镇尚属首次得见。那鲁的父亲起初还不放心,上山屠龙带铃凤之余还要请上小镇几个著名魔法师。到得后来,那鲁的父亲大胆只带铃凤一个就上山了。
奇怪的是,频繁的屠龙并没有使山上的龙减少。
*********************************
“你也没事?”那鲁惊喜。
“你不去找龙魂枪吗?”铃凤对那鲁的关切视若无睹。
“那老女人也跟你说了吗?哦,我真傻,她让你活下来自然会对你说。就像对我说了似的。不过好像也不一定。她跟我说不一定也跟你说嘛。”那鲁看到铃凤一脸嗔容,不得已严肃起来,“铃凤妹子,你可知道龙魂枪是什么?”
“你知道枪是什么吗?”铃凤反问。
“听爸爸说是北方精灵锻造的一种神奇武器?”
“对了。枪是精灵炼金文明的产物,用火药驱动,可以远距离射击。”
“那龙魂枪又是怎么回事?”
“龙魂枪是用龙魂石冶炼的枪。”
“龙魂石?铃凤你怎么知道这么多?”
“谁像你一天到晚舞刀弄剑,不学无术?这些都是从书上看来的。”
“那龙魂石是什么呢?”那鲁对铃凤的话不以为然,爸爸他也是整日舞刀弄剑,可爸爸知道很多事情,比如神奇的枪。
“你以为你爸爸什么都知道啊?”铃凤猜破那鲁心事。那鲁脸红,低头不说话。
“你爸爸就不知道为什么山上的龙总也杀不尽。”
“为什么?你知道啊?”那鲁心中尽是不服气。
“因为山上有龙魂石啊。”铃凤自然地说道。
“龙魂石?”那鲁觉得头疼起来。
“有一种草只在山上才能生长。那就是火焰草。火焰草春生秋死,草籽撒在山上,来年又发新芽。火焰草死后经风吹日晒雨淋,会发生奇妙的变化。原本柔韧的草叶蜷缩凝结,变得坚硬无比,却像水晶一样闪烁光芒。这种火焰草形成的魔石被称为龙魂石。”
“龙魂石和龙又有什么关系?”那鲁从不知道铃凤还懂这么多事。她以前为什么不说?
“龙魂石最初产生时是很小的一块,肉眼几乎无法看到。无数火焰草形成的龙魂石聚集在一起,当体积超过某一数值,即临界体积时,龙魂石就会发生质的变化。”铃凤一顿。
“什么?”
“会变成龙啊。”
那鲁万没想到龙是这样产生的,一时反应不来,只是发愣。
好一会儿,那鲁才回过神:“那龙魂枪要怎样炼制呢?”
铃凤沉吟:“这个……我也不知道,还是要问精灵工匠吧。”从小包中取出一卷纸,展开来,是地图。“我们先去找精灵工匠吧。”
**********************************
精灵是扇舞之地最飘忽的生物,谜一般的存在。已确认的精灵聚居地只有冰湖。大多数精灵散布扇舞,行踪不定。精灵是元素结合的产物。不同元素按一定比例混合并包裹一块特定的魔石就会形成精灵。从某个角度来说,甚至龙都是一种精灵——火元素,土元素包裹龙魂石的产物。精灵的属性决定了它的特性。而一定职业只有一定属性的精灵才能胜任。扇舞的魔石种类何止千万,精灵的种类也不可胜数。但就人类所知范围,精灵只有两种,精灵工匠和精灵王。也许因为这两种精灵和人类打交道最多吧。
************************************
弯弯曲曲的小径延伸到绯红的天边。回头已看不到化为废墟的米娜镇了。
“真是的,怎么这么多啊?”那鲁抱怨着,挥刀又砍翻一只库奇。
铃凤挥动魔杖不停使用“冰柱术”,百忙之中还不忘好心提醒那鲁:“快点!天黑之前赶不到冰湖就要饿肚子了。”
“好,好。”那鲁应着,手脚麻利地收拾着这一批难缠的库奇。
“铃凤妹子,面包还有没有了?”
“没了。不过能从废墟里刨出这点面包不错了。”铃凤用“雪花术”解决掉最后一只库奇,笑道。
“从不知道路上有这么多库奇,烦死了。”那鲁边走边继续抱怨。
“那是因为你只在米娜镇周遭玩过啊。库奇不在人多的地方活动。”
“好羡慕爸爸,去过好多地方,知道好多事情。听妈妈说,爸爸是从好远的地方来的呢。不过爸爸似乎做了什么不好的事,于心不安,才到处旅行的。知道发现米娜镇被龙威胁,他才在米娜镇定居下来。”想起亡父亡母,那鲁一阵悲伤。
“现在你不也要去好多地方,知道好多事情了吗?”铃凤安慰那鲁,“刚才砍了这么多库奇,我觉得你的等级上升了呢。”
“是吗?谢谢。”那鲁还是无精打采地向前走。
突然间,一片蓝盈盈的冰面出现在二人面前。冰湖到了。
“这里会有精灵居住吗?”望着一览无遗的冰湖,那鲁不禁对传闻产生怀疑。
“在这下面。”铃凤用魔杖敲敲厚厚的冰面,发出“空空”的声音。
“你怎么知道的?难道你来过?”那鲁疑惑。
“在书上看到的啊。走吧,前面应该有入口。”铃凤轻巧地说,挥舞着魔杖向前跑去。
“还真像水系的魔女呢,在冰面上这么自如。”那鲁叹了口气,跟上去,小心翼翼不滑倒。
“是这里了。”铃凤在一个冰窟窿前停住。
“要下去吗?”那鲁有点害怕。冰湖耶!下去不淹死也得冻死。
“走吧。”铃凤跃身跳下。那鲁又叹了一口气,只得跳下。
水似乎没有浮力倒有压力。身子像大铁坨一般沉,沉,沉下去。不知过了多久,在这黑沉沉的水底竟看到了光亮,在脚下。接着脚踏到了地面,头也离开了水面。
“精灵的魔法好不好玩?”铃凤指着头顶的冰盖。上面是冰湖,水却不会流到下面。“这可是成千上万的水精灵费了一千年才建成的啊,开工前的冰湖完全不是这个样子呢。”
水精灵?开工前的冰湖?一千年才建成。那开工前应是一千多年前了吧?她怎么知道一千多年前的冰湖是什么样子?算了,问她的话,她又要说是书上看的了,还会被她嘲笑。那鲁胡思乱想着。
“看,那就是精灵工匠的住所了。”铃凤指着一团火样的东西。亮光就是那里发出的。
两人一前一后走去。
***************************************
饱餐后,那鲁:“请问龙魂枪要怎样炼制呢?”
精灵工匠甲:“其实也不难,只要603块大小在10卡米到20卡米之间的龙魂石和枪一起放入特制的炼炉里,603秒后迅速取出就好了。”
出了精灵工匠的家,两人一同去买了大量面包便原路返回。
站在冰窟窿下面,一下子就被吸上去,忽忽悠悠地向上浮。四周一片漆黑,那鲁蓦地想起一事。
头刚浮出水面,那鲁就叫出来:“铃凤,即使炼出龙魂枪,又到哪里去找那老女人呢?”
铃凤:“她说枪炼好了她回来找你。”
老女人那么傻吗?那鲁心下嘀咕。但已经了这个地方,还是按计划继续吧。
****************************************
“准备好了吗?”铃凤的声音有点发颤。
“你在害怕?你又不是第一次上山了?以前你不是经常和我爸爸来吗?”
“龙不可怕,我的魔法尽可以克制住它的行动,你上去一刀就OVER了。我怕的是……”铃凤吞吞吐吐。
“好啦,上山吧,出现什么我都能保护你。”那鲁自信满满,一路砍库奇积攒了不少经验值呢。
两人上山,一个蓝色的东东蹦过来。
铃凤低声:“我怕的就是它。”
那鲁不敢疏忽,上去一刀就把那个东东砍翻了。“什么嘛,一刀就死了,还不如库奇呢。铃风你怎么会怕这么弱的小怪物啊?”
铃凤:“它叫锐蓝,不怕我的魔法,大概是水属性的吧。碰上它,我只有挨打的份。”
那鲁:“你不用怕,这种小怪物我能对付得了。”
踏着火焰草,两人细细找寻散落山上的龙魂石。在干掉几条龙,几千只锐蓝和几万只库奇后,两人终于找够了603块符合要求的龙魂石。
********************************
冰湖边,那鲁:“这龙魂枪很像爸爸给我的护身符啊。”
铃凤:“是吗?”
那鲁:“现在龙魂枪有了,那老女人怎么还不来啊?”
铃凤:“那鲁,看着我。”眨眼间,铃凤竟从一个妙龄少女变成了那个那鲁作鬼也忘不了的老女人!
铃凤:“我是杀了你父母,毁了你家乡的人,”看着那鲁惊诧莫名又咬牙切齿,铃凤微微一笑:“先听我讲个故事,再杀我。看在我和你一起生活这么多年的份上,答应我吧。”
那鲁缓缓点头,眼睛死死盯住铃凤,生怕一转眼她就消失。内心深处却似乎又极希望她消失。
“人类在扇舞之地上已有几万年的历史。大约一完年前,有一个女魔法师钻研成功了永生的咒语。人们得知后,纷纷来求教。可不知为什么,这个女魔法师什么也不肯说。软的不行,人们就来硬的。刀枪迷药全都上。更有一个英俊男子骗取了女魔法师的芳心,诱她说出咒语。这些你听说过吧?”
那鲁点点头。他知道这个故事,这是扇舞广泛流传的童话。难道是真事?那鲁感到一丝恐惧。
“下面就是你不知道的了。女魔法师拒绝了所有人,于是她被所有人诅咒,所到之处都不欢迎她。她看破了世事,练就了一副冷酷心肠,不为任何事所动。也许是毕生修炼的都是水属性魔法,又或是永生咒语的缘故,她竟成了水属性的人类,一头黑发慢慢变成冰蓝,被人们称为冰魔女。”
那鲁压抑心中的恐惧,举起龙魂枪对准铃凤,却扣不下扳机。
“因为活得比谁都长,冰魔女的魔法登峰造极,还创出了变身术等前所未有的法术。有一天,一个上山屠龙的少年无意中看到了冰魔女变身后的幻影。他竟爱上了冰魔女。”铃凤停下来,思索着,又像在回忆着什么。
那鲁的枪放下了,聚精会神地听她讲,盼望着这个故事永远讲不完一般。
“冰魔女随他到了一个叫南丁的小镇。两个人相亲相爱地和那个少年的全家一起生活。突然有一天,小镇无声无息地毁灭了。只得冰魔女和少年两个人活着。原来每隔603天,冰魔女就会陷入一种无意识状态,胡乱念各种咒语,其中就有卡伊咒。”
“卡伊咒!”那鲁失声叫道,传说中的魔咒。能瞬间毁灭一切的咒语。据说见过的人无一生还。至尽还无人知道卡伊咒的具体性能和使用方法。
“大家都知道卡伊咒能毁灭一切,但没人知道卡伊咒实际是使方圆500万卡米只剩下施咒者和施咒者指定的一个人。即使无意识,冰魔女还是爱着那个少年。于是少年活下来了,却生不如死。他一时冲动想杀了冰魔女为死去的家人报仇。可冰魔女刀剑不入。少年空有一身勇力。后来冰魔女告诉他这世上只有龙魂枪能杀死她。”
那鲁看了看手中的龙魂枪。
“因为枪是火属性武器,龙魂石是火属性魔石中最强的一种。龙比火精灵强就是证明。而冰魔女毕竟是水属性,还是会死。于是少年找精灵工匠炼成了龙魂枪。但面对冰之魔女,他下不了手,把枪扔到一边,走了。他走了很远的路,最后侠义心肠留在了米娜镇。那少年就是你父亲。”
那鲁终于明白了为什么父亲会不开心。也许他后悔当初没有杀了冰魔女?
“冰魔女尾随来到米娜镇,变身为一个小女孩。你知道你父亲当初为什么要收留这个小女孩,也就是我吗?因为我说我是冰魔女的女儿。他看到我的蓝发就信了。可是我忘了603天的周期。无意识的我一定是觉得你爸爸活得太痛苦,如果再次让他失去所有亲人,他会悲伤而死的。所以无意识选择了你的生存。”
那鲁同情铃凤,也理解铃凤,他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开枪。
铃凤笑着:“故事讲完了,你开枪吧。”
那鲁举枪对准铃凤,不,老女人。老女人笑着。
开不开枪?
开不开枪??
开不开枪???
那鲁扣动扳机,一声巨响,老女人消失了,连尸体都没留下。冰湖的冰面被打下厚厚一层。
把枪扔在地上,那鲁叹气,转身走了。
他已经无家可归了,只有浪迹天涯。
***************************************
一阵寒风从冰湖上吹过,卷起地上的龙魂枪。一个蓝发少女现身了。
第几个牺牲品?铃凤早已记不清了。什么叫永生?就是死不得。想死也死不了,不想死更死不了。龙魂枪也好,菜刀也好,都是一样。水属性也无关紧要,强水克弱火。火属性强如龙魂枪,在冰魔女面前终是小巫见大巫。
多年来唯一的烦恼是旅途中水属性的怪物。几千年了铃凤还是没想出对付他们的办法。虽然不死,受伤也还是痛苦的。所以铃凤想要龙魂枪。无论水属性强弱,只要没到冰魔女的水平,中龙魂枪都逃不了一死。
炼龙魂枪需要龙魂石,而且需要很多龙魂石。山上有锐蓝,所以铃凤必须找一个能保护她的人类同去。能屠龙的人才能上山,不然没能保护她就送命了。
佩带龙魂枪的人不受水系魔法影响。
铃凤会骗神战手和她上山去采龙魂石,龙魂枪到手后铃凤就杀了这个神战手。
那鲁的父亲是例外。他不肯把龙魂枪交给冰魔女因为不想死。即使铃凤用卡伊咒威胁他家人的生命他也不肯屈服。很简单,他交出龙魂枪,他自己的命保不住,家人的命也一样保不住。铃凤一气之下使用了卡伊咒。其实603天的周期是杜撰的,卡伊咒也不能选择人活下来。卡伊咒纯粹地毁灭施咒者以外一切,但是是水属性咒语。那鲁的父亲靠手中的龙魂枪成为唯一幸存者。他杀不掉冰魔女,只有深深后悔不该和她去山上收集龙魂石。怀着对家人的歉疚,他踏上浪迹天涯的路,直到落脚米娜镇。冰魔女一直尾随他想夺取龙魂枪。最后趁他偶尔疏忽偷出了那把龙魂枪,却发现由于长期被那鲁的爸爸用来对付锐蓝,这把龙魂枪的魔力已经耗尽。铃凤恶作剧地把龙魂枪放回去,然后使用了卡伊咒。没想到那鲁的爸爸先知先觉,把那把龙魂枪交给那鲁要他随身携带,却未说明这是什么东西。靠着龙魂枪最后的魔力,那鲁逃过一劫。但这把龙魂枪被卡伊咒击碎。最后那鲁也被铃凤骗上不归路。
那鲁一定是死不瞑目。死前他还喃喃念着:“铃凤妹子,我那么爱你,难道你对我一点感情都没有吗?”他却忘记了铃凤说的“冰魔女被世人玩弄,落得一副冷酷心肠”的事实。他至死都在奇怪为什么他爸爸要收留铃凤。
那真的是因为铃凤的变身术太完美了呢,还感动了那鲁爸爸的侠义之心。
那铃凤为什么要到那鲁家里去呢?因为她一直想要那鲁和她一起上山上收集龙魂石。那鲁有神战手的潜能。
那鲁爸爸严禁儿子上山,只允许在镇周围玩耍。他不希望儿子和他走上同样的路。可惜他的希望落空了。
铃凤笑着。永生的咒语就是卡伊咒啊。她不愿意太多无辜的人为了永生而死去所以隐瞒这一咒语,却落得这个下场。年轻的自己还真是善良呢。
望着一览无遗的冰湖,铃凤想起现在已经被“雪花术”冻结在路上的那鲁,想起坚决不交出龙魂枪的神战手,想起千年前欺骗她感情为换得永生咒语的那个男人。
寂寞的笑,铃凤继续着永生,最后还是只得一个人,浪迹天涯。

★版权声明★ 本网站的图片、文本版权属于作品版权人所有,排版样式由学院拥有,请在转载前征求原作者的同意!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