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桑学院2003年度F1征文
|   学院首页  |   征文首页   |  征文资料  |   选手积分速查  |
小心第七
作者:好梦无残

小心,数字七

  黑夜像海一般深沉,乌云遮住了所有三个月亮,也遮住了满天的星星,浓雾则像柔软的帐幕一般挂在沉睡的原野上。
  哈代习惯性的又将黑色的兜帽向下拉了一些,把自己的面孔严严实实的藏起来,只露出一双可怕的眼睛--细小而锋利,如同锥子一样刺人。对他来说,这是多么合适的一个夜晚啊。一切的罪恶都将被漆黑的夜藏起来。在这样的黑暗中,即使山地精灵也无法看到自己伸出的手掌,而他却能在这种浓雾密布的黑夜中充分发挥他的能力。是的,这种黑夜与浓雾简直就是专门为盗贼与刺杀者们准备的。仅仅为了这样一个夜晚本身,哈代都觉得有做一票的价值。
  他满意的回过头对身后的黑影做了个表示赞扬的手势,但是对方没有做出任何响应,仍然跪俯在哪个摆满了兽骨的灵床上吟唱着别人听不懂的咒歌.显然,为了制造这样一场浓雾与乌云,这个法师已经投入了全部的精力。
  "你的要求我们已经办到了,现在该你为我们做事了。"
  浑浊的声音伴随着似有似无的药草味道从哈代左侧传来。他点点头向另一个法师表示知道自己该做什么。然后他开始调整藏在袖管里的匕首的位置,确保在需要的时候能够以最快的速度将它拔出来。
  "大师,我们知道您是这片大陆上最出色的盗贼。"哪个罗嗦的法师还在旁边唠叨:"您是我们的希望所在,只有您能够完成这种任务,能够拿到那唯一一株龙魂草。我们一定要在下次死星穿过银月之前得到它。只要有了还魂草,我们就能够完成一个小小的法术的研究……"
  "为了小小的法术花五万黄金请我出手吗?你们对学术的研究还真让我感动。"哈代冷笑着打断了法师的话,一边检查自己腰间的飞刀一边说道:"不过我不在乎你们真正的目的是什么。你们付钱,我就做事。我只希望等我带着那小草回来的时候能立刻看到剩下一半黄金。然后,我们就两清了。现在,把那东西给我。"
  一只苍白枯干的手立刻从破烂的黑袍里伸出来,里面握着一块小小的,暗淡无光的石头。但这不起眼的小石头表面却仿佛有几条水蓝色的蛇在来回游动。哈代郑重的接过传送石,石头接触到掌心的时候有一种温热而潮湿的感觉,恰恰和法师那冰冷干枯手指的触感形成一种另人不快的反差。哈代知道这小石头的价值:一万块黑曜石里或许能有一块可能被练制成传送魔石,而五千块传送魔石中又只有这样极为特殊的一块能够精准的,不受任何防御魔法影响的完成一次定点传送。
  "大司祭让我转告您。"法师的声音里多了一丝严肃:"这魔石发动之后会安安全全的将您传送到龙魂草旁边。但我们只知道它现在在索蓝特的王宫之中,我们不能保证在它周围会不会有什么警卫或者防御用的机关。大祭祀祈求了神喻。他说,您会成功的。只要……"
  "只要什么?"
  "有些模糊,实际上……"哪个法师似乎有些不安:"神喻说,只有数字七可能破坏这次计划。我们不明白这到底是指什么,但希望能小心任何和七有关的人或事情……神喻就是这样难以解释。"
  "七?"哈代思索了一下,也许在第七重机关会很巧妙并致命,或者他会遇到七个厉害的守卫……或者还可能是七个矮人与一个公主。他短暂的笑了笑,停止思索这些无意义的事情。比起神明模糊的暗示,他更相信自己手中的匕首:"数字七,我会小心的。现在,送我出发吧!"
  黑暗中的法师立刻退后一步开始吟唱咒语,于是一层蓝色的水波样的光芒从小石头上腾起,摇晃着覆盖了盗贼的身体。哈代调整了一下呼吸,然后他听到一个不存在的声音问他:"你要去哪里?"
  "去龙魂草的旁边。"哈代无声的回答道。于是水蓝色的光芒开始旋转,旋转,然后随着一个仿佛气泡破裂般的声音,盗贼穿过时间与空间,被送向他的目标。
  然后他将会带着龙魂草回来,接着众多遵从破坏神意志的同伴会利用这草举行一个小小仪式。法师得意的想着:在这个仪式之后,邪龙夏青将重新回到人间。然后就是鲜血覆盖大地,破坏的意志贯穿宇宙……这是神喻中清楚的说过的。
  只是,要小心数字七。


  只是一眨眼,但长的像一万年。
  哈代的眼睛被瞬间出现的灯光闪住了。在那一瞬间,他低声诅咒自己怎么没想到可能发生这种事情。  凭借着盗贼那异常精确的感觉,他立刻通过听到的呼吸声确定了除了自己之外,这房间里仅仅只有一个人,而且决不是什么强大的对手。但他仍然在立刻向着那呼吸声传来的方向转过身体,只要有一点异常,他就会立刻掷出他的飞刀。
  但幸运的,哈代的眼睛也在这个时候恢复了正常。他发现自己正站在一个稍大的房间的中央。而她面对的居然仅仅是一个老妇人。她看上去有五十多岁,细瘦的身子套在一件老式的深紫色连身裙里,佝偻着腰缩在一张大椅子里。那溜长的身段上挑着一张满是皱纹的脸,如同一根竹竿上面结了横七竖八的一张蜘蛛网。在皱皮之间,一对深深陷在眼窝里的眼白发黄的眼睛正惊讶的望着他。
  "不许动!也不许出声!否则杀死你!"哈代低声的威胁着冲向老妇人身边,同时拔出了匕首。他在瞬间估摸着对方的身份。显然的,从她那不合事宜的装束上就知道她并不是什么贵妇人。而她身上隐隐约约有些草药的味道。宫廷法师吗?哈代微微摇摇头。还好不会,没有法师穿深紫色的裙子。那么,她不会成为一个威胁。或许,还能提供某些帮助……
  "你是什么人?这里是什么地方?慢慢的小声一个一个字的说。否则我割断你的脖子。"哈代手腕翻动,将匕首划到了老太太的脖子上。他的眼睛更尖锐了,像鹰眼般发出黄色的凶光,直直的盯住他的俘虏。
  "不要伤害我……我,我是皇家博物学顾问。我叫梅丽。这里是我的工作间。"老太太哆嗦着身子,眼光显得恐惧而绝望:"我不会叫喊,请别伤害我!"
  "如果你合作的话。"哈代低声说,然后侧耳听了听。房外仍然一片安静。那么,潜入已经成功了。可是行动的目标,那奇妙的小草在哪里?他重新开始打量房间,然后……
  该死!
  房间里四处散乱的摆着架子,每个架子上都有好几层。而至少一半的架子上摆放着种植了花草的花盆!
  "为什么有这么多花草?"他稍微有些焦躁,他从没想过会出现这种情况。值得花五万黄金请人盗取的宝物不是应该装在银瓶里被魔法和机关保护起来?他努力的想要按照雇主描述的特征去寻找一盆根部微微发红的,长三瓣卷曲叶子的没有花的小草。但他发现,符合要求的太多了!
  "一旦有人进贡了没人认识的植物或矿物,"老太太似乎稍微平静了些,仍然哆嗦着,但是清晰而小声的回答了盗贼的问题:"他们就把这些东西送到这里来,由我来鉴定。而有些东西我也不太能确定是什么,那么就会留在这里,直到我查到了足够的资料。哦,盗贼先生,您左手捏着的哪个是传送魔石吗?我,我还从没见过能穿过保卫皇宫的结界送人进来的传送魔石……"
  盗贼凶狠的瞪了老妇人一眼,于是梅丽太太立刻闭上了嘴,全身一动不动。只有两只不安的眼睛灵活的在眼眶里转动。
  好吧,其实,这意味着任务简单多了。哈代试图朝好的一方面去想。只需要让这老太太挑选出那盆花,然后逃离王宫就可以了。这已经比原先预想的要从王宫宝库里抢夺宝物再逃跑的情况好太多了。
  "梅丽太太。告诉我那一盆是那种叫做龙魂草的植物。"盗贼试图让语气听起来缓和一些:"我的目标只是一株小草而不是你的生命。我拿到我要的东西就走。现在,告诉我,那株是龙魂草?"
  老太太显然相信了他的话,开始惊慌的用眼神在四周寻找:"摆在哪了?摆到哪去了?"她焦灼的眼神在四处搜索。"龙魂草,我,我是见过那东西。也许在窗台上……女仆猫依收拾房间的时候总是把东西都摆在窗台上。然后从窗户外面把不要的都搬走……"她又开始哆嗦:"我在找。先生。我在找,一定是我的女仆猫依的错。她老是乱摆我的研究品……有什么办法呢?她似乎和哪个新册封的圣骑士华尔特好上了……有一次哪个圣骑士甚至从我的工作间的窗户跳进来找她,就是哪个窗户,他们真没礼貌!"
  圣骑士!哈代不由得侧过头盯着窗户望了一眼,他可不想见到什么圣骑士。那些二十四小时裹在银制甲胄里的家伙的生命力据说强的和蟑螂一样。他们会是盗贼可怕的对手。但是还好,窗外仍然一片漆黑,浓雾包围着一切。
  "如果不想死的话,快些把龙魂草找出来!"盗贼凶狠的威胁着:"我再给你三分钟,否则我割断你的喉咙后自己去找。"
  "请不要!"老太太颤抖着身子,结结巴巴的说道。但还好,她没有叫喊。"我好好想想,我太老了,而且太紧张……我会想起那株是龙魂草的!只是这里相似的植物太多了……华尔特先生建议过我制作一些不同的柜子来放样子相似的东西,他说他可以叫他手下的小伙子们从窗外的草坪把柜子抱进来。他自己也愿意帮忙。您知道,他力气倒真大,但是……哦!请不要伤害我!"
  盗贼突然想到了什么。新册封的圣骑士华尔特?那是这个国家的第七位圣骑士,而且恰恰是皇家第七骑士团的团长!哈代在瞬间明白,这就是神喻里所说的小心第七的意思!这个华尔特会带给他麻烦的。他的眼神在瞬间变的狰狞恐怖,然后再次挥动匕首威胁着老太太:"闭嘴,不许再说哪个圣骑士!然后去找到我要你找的东西!否则……"
  "是哪个!"老妇人突然指向侧面稍远处的一个架子,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盗贼看到一盆小小的,有着三瓣卷曲叶子的绿色小草。根部仿佛镀了某种神秘的金属,微微的发着让人心醉的淡红光芒。哈代长出了一口气,好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一大半了。接下来只需要设法出去……他威胁性的又在老太太面前晃了晃匕首,将可怜的老人再次吓的蜷缩在椅子上不敢动弹。然后他小心的挪到那神秘的小草边,用匕首连根将那小草挖起来,然后倒进了随身的袋子里。他特别小心不让那草的汁液沾在身上。谁知道这东西有没有毒性呢?
  然后,他稍微犹豫了一下,又同样小心的挖起了样子相似的几株植物装进袋子里。他觉得这老太婆应该不敢玩什么花招,但他必须慎重。关系到五万黄金啊。
  在他做这一切的时候那老梅丽夫人只是畏缩的坐在那里看着,没有任何动作。哈代相当满意这个俘虏的表现,而接着,只需要向这个老女人打听出最近的通向王宫围墙的方向……
  但就在这个时候,脚步声响了!有什么人正在朝这里走来!
  "是谁?"哈代向门边靠去,低声而凶恶的问道。
  "我什么也没做!"梅丽太太脸色苍白,哭丧着说:"不关我的事。是华尔特先生的脚步声……也许他是来找猫依的。我,我……"
  敲门声响起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来:"梅丽太太,我能进来吗?"
  哈代犹豫了一下。要小心数字七.哪个法师是这样告诉他神喻的。于是他放弃了开门然后丛门后背刺这个圣骑士的想法,转身向窗口奔去。梅丽太太捂住嘴看着他踹碎了窗玻璃,似乎想要叫什么但又忍住了。
  一个被吓的半死,急需帮助的老太太会比一具尸体更能拌住一个圣骑士。哈代盯着梅丽太太想。然后他转过身向窗外的黑暗跳去。他有自信,没有人能在黑暗中追踪一个他这样的盗贼。而就在他飞身跃出窗外的一瞬间,房间的门开了。
  一个比梅丽太太还老的,穿着仆从衣服的老头茫然的用左手举着一盏灯站在门口,他的右手还端着一个盖着盖子的银餐盘。
  "梅丽夫人,我,我来送您的夜宵……可是天啊,您这里是怎么了?"
  梅丽夫人哆嗦着把双手交叉在胸前,从窗外吹来的一阵夹着雾气的冷风使她抖的更厉害了。
  "危险已经过去了,老约翰。"她的声音疲惫而颤抖:"刚有个杀手闯了进来,是为了抢一株可怕的植物。我从来没想到前几天送来的那株漂亮小草居然是那种稀有而危险的龙魂草。哦,太可怕了……"她低下了头。
  "可是夫人,那个盗贼呢?"老仆人惊讶的问道,同时恐惧的向房间四处张望。
  "他跳下去了。"梅丽夫人没有抬头,只是用颤抖的手指指了指那扇破碎的落地窗。
  "跳下去了?"老仆人惊讶而疑惑的问道:"可是这里是钟楼的七楼啊!"

★版权声明★ 本网站的图片、文本版权属于作品版权人所有,排版样式由学院拥有,请在转载前征求原作者的同意!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