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桑学院2003年度F1征文
|   学院首页  |   征文首页   |  征文资料  |   选手积分速查  |
[场外绕圈]小鬼难缠
作者:herman


地煞七十二劫数。
白介与独自坐在杭州最大的酒楼聚贤楼里,有一搭没一搭地听着说书人讲老掉牙的三国故事。
“天下英雄谁敌手,曹刘。”白介与听得打了个哈欠。
他不是没事在这里闲耗着,好歹也是少东家,一年总有几次要看看自家的店倒底做得如何。白老爷子七个儿子中,老四白介与是个异数,既不喜欢科举,也懒得长袖善舞地做生意。前些年跑去银枪将军董锋处拜师学艺,本事学得如何不知,模样儿却出众。他剑眉星目,气度酷似师傅董锋,所以得了个外号叫“小银枪”。
白家本是官宦世家,白老爷子又是商场上最精明的商人,虽然恼恨老四不争气,可是资源要善于利用。白介与极少参与家中事务,手底下的钱庄饭馆没两人慧眼识得这位少爷,他也就成了白家考察店里状况的线人。
所以听书的白介与不声不响地四下打量,已是吃饭的时间,这杭州第一酒楼今日格外冷清,只得七八个闲人听那说书先生讲故事。见人少,说书的先生也提不起气力,一篇青梅煮酒,说得没半分神彩。
白介与又打了个哈欠,只见酒楼挂门的醉仙帘被人轻轻一挑,走进两个人来。
白介与见到前面的女子,打心里喝声彩。那女子双十年华,目似点漆,眉如施黛,一张脸像透着光似的,不但是人间绝色,而且是神功内敛的内家高手。
女子见到众人,笑着一拱手,“各位久候了,我相公公务在身,还请各位原谅些。”
待看到她身后的男子,白介与不由得咦一声。男子相貌平平,皮肤黝黑,身上穿着一件差服,背上背着个包裹,行走间脚步沉重,看不出有何出奇之处,不免在心中为女子叫屈。
有人冷冷哼了一声:“七星娘子也有相公?”
原来这女子姓姬,名绣锦,乃是乌江帮江南四平坛的坛主,使一把无骨七星剑,被人称做七星娘子。
乌江帮这两年声势见大,这姬绣锦功不可没,只是近来听说姬绣锦要退出乌江帮,道上才闹将起来。
白介与这才细细数来,发现那几人同着说书先生一共是八人,眼神锐利,功夫只怕不低。感情今日聚贤楼冷冷清清,原是这帮人捣的鬼。
他往角落挪了挪,酒楼虽然是自家的,但白老太爷说,宁原损失点东西,也不要与江湖人士扯上关系。
女子微微一笑,神情中说不出的傲气,一转头眼中却是无限温柔,“相公,你也累了,要不要先吃点东西。”
青年红着脸点头,女子这才坐下,高声叫道:“店家!”
那店小二应声出来,“姬坛主有何吩咐?”
女子卟哧一笑,“连你也来了啊,竟是容不得我安生了,坛上兄弟们还好吗?”
前面说话那人又是一哼,那小二倒是心平气和的说:“兄弟们都好,就是记挂坛主。”
姬绣锦叹一口气,“那日你也见了,输的人是我,咱们走江湖的,讲的是一个信义,各位兄弟又何苦苦苦相逼。”
那七八人都不作声,姬绣锦微微一笑,冲小二说:“先上些酒菜吧,相公与我都饿了。”
说书的老头长啸一声,“姬坛主,你容不得兄弟们不服,那小子算什么东西,我铁口神算倒要会一会试试。”
说着手一抄,竟拿出黑黝黝的一只算盘。
白介与不由得咦了一声,这铁口神算蒋平可不是乌龙帮松江坛坛主,竟千里迢迢跑到此处。
他这一开口,屋里众人都回头往这边看来,蒋平眉头一皱,“吴小二,不是帮里的人你怎么也放了进来?”
吴小二多看了白介与两眼,他眼神独到,竟不知这人是何时来的。其余人等相互并不相识,都是帮中兄弟,见吴小二没吱声,便以为是自己人。
白介与尴尬一笑,看到另一人身上带着鳞皮水靠,已经猜到是翻江龙王贾飞,此人是乌江帮黄河坛坛主,难不成今日十大坛主都在此碰头。
他猜得没错,半个月前,姬绣锦忽然宣布退帮,按照乌江帮的规矩,退帮的人须得凭十大坛主认可,否则乌江帮的追杀令可不是说着玩的。
江湖有一套自己的法则,姬绣锦要退帮,自然得按规矩。
长沙分坛的坛主与姬绣锦乃是同门,不欲相逼,所以没来。倒让误打误撞的白四少爷钻了空子,在冷清清的聚贤楼听了一个多时辰的评书。
无可奈何,白介与只好一拱手,“不瞒众位英雄,在下乃是此间酒楼的主人。”
四下里咦了一声,那吴小二脸上红一阵白一阵。
毕竟是借了人家的地头,连招呼都没打,礼数上说不过去。他心下暗奇这白介与为何不认得自家的伙计,可不知道这白四少爷本是屋里吃闲饭的人,哪里省得许多。
谁知那跟着姬绣锦来的青年看到白介与,吃了一惊,连忙站起身说:“白将军。”
白介与一怔,他的职位不过是个小小的偏将,但因为是银枪将军的弟子,营里面的兄弟都叫他一声将军。董锋手下的几员爱将,甚至有点职位的头目他都见过,这人却是不识。
蒋平一听,冷哼一声,“原来是一家人,难不成是闯天关的帮手?”
说着话手头算盘一抖。
听他提了这词,姬绣锦脸色一白:“蒋大哥看来是容不得小妹脱身?”
原来若是十大坛主点头,退帮之事就算成。若是坛主中有人不许,就免不了手底下见功夫,非得闯天关才能出帮。而此时已是“反出”帮会了。
姬绣锦本身是坛主,所以四平坛便由吴小二出面。长沙坛的坛主未到,姬绣锦已是占了便宜。
所谓闯天关不过是一团混战,众位坛主一拥而上,竟是三对一,把三人分在屋子的三个角落。
白介与心下叫苦,又不想伤人,只得打起精神周旋,他是万军从中杀过敌将的人,步法超绝,只守不攻,居然在三人的围攻中还能偷空打量其他两人一眼。
只一眼白介与就不由得暗暗心惊。原来那不起眼的青年使的是一把明晃晃的朴刀,以一对三虽然处在下风,但支持百来个回合不是问题。倒是姬绣锦名声虽大,但被功夫最高的蒋平、贾飞与吴小二围一顿抢攻,连兵器都来不及取。若不是吴小二手下留情,早已支撑不住。
姬绣锦见吴小二手头松懈,步子反而抢将上去,长啸一声,手往腰间一探,白光一闪,抖出“无骨七星剑”来。
白介与心下暗想,今日倒是长了见识。那无骨七星剑与蒋平的铁算盘,贾飞的分花峨嵋刺都是兵器榜上前三十位的兵器,虽然位置不靠前,在武林中也是叫得响名号的东西。
有了称手的兵器,姬绣锦终于略松一口气,她一抬头看到那男子处在下风,不由得眉头一皱。
今日本来想着众兄弟会念着旧日情面放她一马,现在是眼见不可。那姓白的功夫虽然高,但明摆着两不相帮,事事还得靠自己。
银牙一咬,她一剑挡开蒋平与贾飞的兵器,身子向后疾退,竟是向吴小二手头的刀锋上撞过去。
吴小二一呆,收手不及,刀锋在姬绣锦身上拉出一条长口,一时间鲜血淋漓。贾飞见有机可乘,峨嵋刺当头罩落,姬绣锦艰难躲过,把空门留给了铁口神算。
白介与大吃一惊,若是命案发生在聚贤楼里这还了得。他回手抓住别在后腰的双枪,枪花一抖,逼退身边三人,飞身欲上前救人。
他快,有人比他更快,只见明晃晃的枪头忽然而来,正打在蒋平的手腕上。铁算盘应手落地,刚准备作为暗器打出去的算盘珠如珠盘玉落,散了开去。
原来那年青人背上背的才是他真正用的兵器——索子枪。一出手便让铁口神算丢了兵器。
满屋的人都静下来,蒋平苦笑一声,“姬坛主,你家相公好快的身手。”
姬绣锦受了伤也掩不住面上的得意,“蒋大哥,你这下明白小妹不是骗你吧,那日里四平分坛的人可是看得清清楚楚,我姬绣锦不敌败阵,愿赌服输。”
“阎王易与,小鬼难缠。”蒋平长叹一声,转身出了聚贤楼。余下的几人也都抱拳离去。
看了看满屋狼籍,吴小二先是与姬绣锦道了声珍重,转头看了苦笑的白介与一眼,伸了伸舌头,偷偷溜了出去。
那青年与姬绣锦也想走,被白介与一把拉住。
“小鬼难缠?可是被称为地煞七十二的兵器?”
青年低下头,答了一声是。
白介与嘿嘿一笑,“原来如此。”
那索子枪本就是兵营里的东西,当兵的哪有机会挑战天下高手,不过是凑巧打落了敌人将领,才得了个排名。没想到董锋军里还有这等能人。
银枪将军手下后来多了双枪营与索子营两支精锐,令人闻风丧胆,那是后话。
只是白家四少爷由于打架生事,被白老太爷罚了在聚贤楼端了一个月盘子,倒成了杭州城里的一时谈资。

★版权声明★ 本网站的图片、文本版权属于作品版权人所有,排版样式由学院拥有,请在转载前征求原作者的同意!多谢